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章 我们回不去了

第三章 我们回不去了

  夜色中,七名大莽修行者谨慎的检查着一片荒林中的地面。

  在翻开的泥土中,他们发现了一些温热着的木炭余烬和一些鸟骨。

  时谦就是这七名大莽修行者的其中之一。

  他表面的身份,只是大莽一名地方官员的门客,这个身份已经伴随着他的安定和碌碌无为许多年,至今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然而他的真正身份,是千魔窟的核心弟子,而且是忠于李苦的那一脉的核心弟子。

  在炼狱山掌教终于发现了逃亡的李苦的踪迹,并会同炼狱山的所有长老和闻人苍月杀死李苦之后,支持老皇帝和李苦的千魔窟修行者遭遇了残酷的大清洗,有超过半数的千魔窟修行者在大清洗中丧生,现在的千魔窟已经名存实亡,不再是那个可以和炼狱山隐隐抗衡的修行圣地,而成了炼狱山控制的傀儡。

  因为在最后的时刻,千魔窟的一些抵抗者将几个密窟彻底燃成灰烬,再加上知晓他身份的一些千魔窟大人物在清洗中死去,所以这个世间,恐怕已经根本没有人知道,他是某个千魔窟长老的唯一传人,他是千魔窟的“余孽”。

  真正的千魔窟已经不复存在,这世上也已经没有人知道时谦的千魔窟嫡系传人的身份,在已经彻底换了新天的大莽,按理来说,最适合他的事情,便应该是平平安安的渡过他的下半生。

  然而他无法忘记自己还年幼时,自己的师长抚着他的头顶传授他修行之道,无法忘记那些和自己一起玩笑嬉闹的好友,无法忘记那些甜蜜的记忆…他不甘心这样的记忆就被自己从自己的生命中消磨掉,不甘心自己忘却自己的千魔窟传人的身份。

  所以借着这样可以不受人怀疑的机会,他越过了千霞山,踏入了云秦的国土。

  名义上他当然是和其余的大莽修行者一起追杀林夕,但他真正的目的,是云秦帝国里,还有一个人叫湛台浅唐。

  和千魔窟被清洗一样,老皇帝的人也遭到了残酷的清洗,但是在那些还活着的老皇帝的人心中,湛台浅唐却是他们的余生里的唯一希望,也是时谦这样的千魔窟“余孽”的希望。

  时谦并不知道湛台浅唐已经和林夕成了伙伴关系,对于他而言,要和流亡的湛台浅唐联络上,还是十分遥远和艰难的事情,然而就在这些追杀林夕和高亚楠的时日里,他却有了种十分古怪的感觉,似乎闻人苍月和炼狱山想要杀死的林夕,有种可以预知他们这些大莽修行者下一步行动的能力。

  若是换了其余的修行者,哪怕是大国师级的修行者,在他们这么多大莽修行者的搜捕和配合军方的堵截下,恐怕早就已经被围杀,但林夕却是在出手了数次,踪迹被进一步确定的情况下,依旧屡屡逃脱。看着前面还有些温热的木炭余烬,他的脑海之中忍不住冒出了一个古怪的念头:如果这么多的修行者和军队,还不能杀死林夕,那么林夕这样的人,是不是能够最终击败闻人苍月乃至现在的整个大莽王朝?

  这样古怪的念头让他的心情极其的复杂,连自己都有些无法理解。

  ……

  ……

  近百名黑甲云秦军人不发出任何声音的伏在荒草丛中,就连呼吸的声音尽量控制到了最低。

  他们的前方不远处,是一条马道。

  这近百名黑甲云秦军人身上的厚皮甲上都是多少带着些伤痕,其中很多人身上都带着伤,上了药,用黑色绷带包扎着。

  他们的神情十分的憔悴,形容十分的狼狈,就连头发都结满了污垢,看上去不像是头发,倒像是用来敷土墙的搅拌了灰泥的干草。

  但他们的眼神却是依旧十分凌厉,充满着令人敬畏的视死如归的光芒。

  他们都是千霞边军的残部,甚至来自不同的要塞。

  胡辟易因为有着林夕的帮助,在坠星湖南岸最后一次统领千霞军取得大胜后,因为粮草和军械的不足,以及闻人苍月得到大莽王朝的信任,后继援军以及大莽强力军械的源源不断到来,千霞边关还是彻底失守,所有南边半个南陵行省之中的云秦军队,还是开始了战略性的全线撤退。

  距离坠星陵最远的千霞山中的边军部队,原先战斗便最为艰苦,在这样的撤退之中,撤退的距离也是最为遥远,付出的代价自然也是最为惨重。

  绝大部分的边军队伍都被打散了,很多过千人编制的边军在最后只剩下了寥寥数人。

  这近百名黑甲云秦军人从数个被打散的部队之中,在修行者都未必能存活的绝境中,艰难的活到了现在。

  现在这支看上去极其凄惨,极其狼狈的千霞边军的残部,将领是莫寻花,一名来自钱塘行省的二十九岁年轻人,原先在千霞边军中的职务是机要官,只算是军中的文职,但此刻,他脸上的一条还未痊愈的伤疤和坚定和决绝的眼神,却和那些最前线的将领没有任何的差别。

  在确定通过马道的那支大莽军队已经走得足够远之后,莫寻花舔了舔自己已经开裂的嘴唇,缓慢的转身,看着身后所有和他拥有差不多目光的云秦军人。

  “这些天我们没有足够的休息,没有足够的食物,甚至不敢喝太多的生水…我相信你们和我一样,身体已经撑不住了。”

  用力的咽了口口水之后,他艰难的开口,看着这些云秦军人,缓慢的述说着:“我不想这么说,但这是事实…大莽军队袭进的速度,比我们想像的要快得太多,比我们逃亡的速度,也快太多,我们距离坠星湖都还有很远的路程。我想我们应该回不去了,应该没办法再回去,见到我们的家人了。”

  “我真的做梦都想回去,因为本来其实到今年年底,我便能休假回去,迎娶我的未婚妻,但是我们真的已经回不去了。”

  “或许,也没有人会想到我们还会活得这么久,我们应该都已经上了云秦军方的阵亡名单,说不定我们的家人也都以为我们已经战死了。”

  “……”

  莫寻花缓缓的说着,他身前所有的云秦军人都沉默着,没有任何一人发出任何非议的声音,因为他们知道莫寻花说的都是事实,经过这些天下来,他们也知道莫寻花这名名字和外表本身都十分文弱的军队文职官员有着比绝大多数前线军人还要强韧的意志,他们知道莫寻花不会无缘无故的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

  “我们回不去了…但我们无论任何时候,都是云秦军人,都不能丢云秦军人的人,所以我们可以选择,战死在这里,光荣的战死在这里。”莫寻花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很多云秦军人的眼中出现了泪光,但是所有人都依旧咬紧了牙关,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目光反而变得更加坚定和火热。

  “我先前在军中担任的是一些机要事物,接触的东西和知道的东西要比你们多一些,我们方才遭遇的这支大莽军队和其余的大莽军队很不相同。”莫寻花干裂的嘴唇上淌出了些血丝,但是他没有停止,认真的看着这些云秦军人,坚定的说道:“从这支大莽军队的旌旗来看,竟然有仪仗军,而且车队里还有轿乘,刚刚经过时,明显还有一些花脂水粉的香气,这便说明那些轿乘里面,还有侍女的存在。综合这些来看,我可以用我的性命担保两点。一点是这支军队里面的,必定是大莽王朝亲临战场督战劳军的大人物,至少是带着王命的使臣或者相臣,还有一点,就是我说的我们应该回不去的原因…那就是我们处在大莽军队占据的纵深处,而且周围很多里都不会有我们的云秦军队,因为这支护送军队的规模只有数百,想必大莽军方根本没有考虑到,这里会有我们云秦军人的存在,而且附近,就应该有大莽军队的两个大营。这支护送军,只是将这名大人物,从一个大营区,送到附近的另外一个大营区。”

  “既然回不去,那我们就战死,光荣的战死,所以我想,我们就去刺杀这名大莽要员!”

  “不管能不能成功,我们没有辱没云秦军人的名号,就算不成功,我们也吓他们一跳!”

  莫寻花的牙关也咬紧了,从牙齿缝中,冰冷而坚毅的吐出了这样的声音,虽然声音依旧不大,但是却如同金铁,掷地有声。

  他面前所有身体已经到了极限的云秦军人,依旧没有出声,但是都横拳在胸口,做了一个云秦军中宣誓死战的动作。

  “我是云秦人,我叫林夕。”

  就在这时,让眼睛也慢慢有些模糊的莫寻花身体陡然微僵的是,一个声音没有任何征兆的从附近的黑暗中响起。

  而听清出对方自报的姓名的瞬间,这名疲惫和狼狈到了极点,但身上却散发着云秦军人最强大光辉的边军将领和他身前的许多名云秦军人一样,身体都不可遏制的急剧颤抖起来。

  ***

  (本月最后一天了,说到做到即便世界末日,我也没有停止三更,一直到现在所以有能力的,还请支持月票,虽然我不会有奖金,但这却是属于所有这本书的书迷的荣光。)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