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章 尽是箭声

第六章 尽是箭声

  上千匹战马,在顷刻之间便冲出了马场,朝着北方狂奔。

  如果是马场大门处能够用马尸赌死,再大的浪头,便也只像是冲击在大堤上,但是这么多马匹已经冲出的情况下,任何冲进马群的零散大莽军人,就会直接像一根洪流中的木头一样被抛飞。

  普通的精锐军士的力量,根本不能和一匹战马相比,能够扰乱和阻止这种洪流的,便只有可能是修行者。

  一名大莽军中修行者怒吼着直接冲破了数顶营帐,以自身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提着一柄和人齐高的重型战斧朝着马流狂冲而至。

  即便只能将这战马形成的洪流截断一截,哪怕只是留下数百匹马匹,便有可能追击截停所有的战马。

  这名身上的肌肉高高隆起,身上的布衣都片片裂开的大莽修行者已经在洪流之中看清了一些身穿残破黑甲的身影,这使得他很轻易的判断出来,这并非是什么云秦大部突然夜袭,而是云秦的一些残军。

  他的脚步狠狠的蹬踏在地上,只差数步,他便准备先行抛飞手中的战斧,斩断马场大门一侧的木柱,先对后方的战马产生一定的阻碍作用,然而就在一脚蹬在地上,往前提起跃出的瞬间,他却好像被谁伸脚绊了一下,整个人失去了平衡,往前飞跌了出去。

  这名大莽修行者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努力往自己方才落脚的地方望去。

  很显然那里是没有任何人的,即便是有普通的军士故意想要伸脚绊他,估计那人的脚也会断掉,不会让他这样飞跌出去。

  这名大莽修行者看清楚了…那里的确没有人,但是却伸着一只脚。

  一只黑黑的,斜斜的往上伸着的,姿势可以用**两字来形容的脚…或者可以说是爪子。

  在他看清楚的瞬间,这只爪子落了下去,落在了地上。

  然后还未落地的这名大莽修行者只觉得地面微微的一震,他眼睛的余光之中,看到地上如生长竹笋一般,冲出了一根晶莹的冰棱。

  他骇然的想要大叫出声。

  然而身体在最后落地的瞬间,已经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闪避动作。

  “噗”的一声轻响,这根尖利的冰棱轻易的刺穿了他的后颈,然后又从他的喉咙中穿了出来。

  低矮的草丛中,吉祥有些疲惫的喘息着,但是对于自己的这一击,它却是十分的满足。在喘息之中,它黑色的眼珠眨动了几下,然后又朝着另外一个地方,飞快的溜了过去。

  …….

  莫寻花和所有身穿残破黑甲的云秦军人都是一脚死死扣在马镫之中,双手扯着缰绳,将自己尽可能的隐藏在马腹下方。

  虽然很多人的身体已经实在支持不住,但这些意志如铁的云秦军人还是将缰绳死死的缠绕在自己的手臂上,哪怕在剧烈的颠簸间,这些缰绳如铁锯齿一般扯得他们的手臂上全是鲜血。

  因为他们十分清楚自己每一个人的生死在此刻都是十分的重要。

  因为这些战马的数量超过了两千匹,要想控制住这么多数量的马匹,便只有他们尽可能的散落在这群战马之中,控制住身下这些头马和老马,并不时动用些手段,让周围的马变得焦躁和惊恐而不停狂奔。

  此刻他们不知道在青鸾学院的调教后已经变得更加乖巧和善解人意的吉祥阴险的截杀马场周围的大莽军人的具体细节,但他们可以感觉得出来,此刻大部分的战马已经冲出了马场,且附近的大莽军人依旧没有组织起有效的拦截,那些零散落下的箭矢落入马群中之后,反而将马群变得更加惊恐,奔跑得更加剧烈。

  也就在此时,他们在一片混乱的暴喝、厉吼声中,有一些尖细的、紧张的声音,还有一些女子的声音,显得分外的突兀和清晰。

  “保护太子殿下!”

  “小心刺客!”

  “…”

  莫寻花和所有被颠簸得近乎麻木的云秦军人,都开始震惊的意识到…现在这个大军里面,那名前来劳军的大人物,竟然是大莽的太子?!

  ……

  “蠢货!”

  中军帐内,已经接到马场被云秦军队残部偷袭,战马正在失控狂奔出军的晋乘云脸色变得铁青,硬生生的将这两个要脱口而出的字咽到了喉咙里。

  “让那些人不要乱喊!”

  “只是一些云秦军队残部,慌什么!难道生怕敌军不知道太子殿下亲临前线,在我们军中么?!派重铠军过来!让魂兵重铠军随时准备突击!”

  “所有军阵扼守原地,不要自乱阵脚,给对手可乘之机!”

  晋乘云连续发布了数道军令,并让帐内所有将领全部不要出去,全部依旧停留在帐中。

  湛台守持的脸色十分苍白。

  他知道自己此刻的身份,也知道身为大莽太子,此刻最好便是保持绝对的镇定,最好能够和先前一样的温文尔雅,但他毕竟没有经历过任何战阵,此刻外面那些惊心动魄的马蹄声和喊杀声却是依旧让他紧张和惊恐的情绪反应到了他的面上。

  “让殿下受惊了。”

  “殿下不用担心。”

  晋乘云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湛台守持此刻心中的真实情绪,连续出声宽慰了两句之后,他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一支残军竟然能够悄无声息的潜入马场,这让他此刻隐怒到了极点,但同时他十分清楚,即便所有的战马加起来,也根本不如面前这名无法控制自己的真实情绪而显得怯弱的太子的一条手臂。

  所以他让自己强大的部署全部停留在了帐中,外面的事情全部依靠其余的部将去做,并将军中最强大的力量也马上调集到这里。

  这是在两万五千大军的中军帐里!

  除非是顾云静那样的强者亲至,否则绝对不可能有人能够冲杀进中军帐,杀死他们所有人,杀死太子。

  虽然此刻湛台守持表现出了让绝大多数军人都会鄙夷的怯弱,但太子是整个大莽的脸面,所以他和这帐中他所有强大的部属,都会阻挡在太子面前,对方要想杀死太子,唯有从他们的尸体上跨过。

  这帐中的部将都是已经追随了他很久,自然明白他心中的想法。

  所以看到在晋乘云极度阴沉的脸色下,显得越发有些惶恐,脸色愈发苍白,嘴角也开始不停的颤抖的湛台守持,一名部将也轻微的咳嗽了一声,出声道:“殿下,我们全部聚集在这里护卫您,只要我们自己不乱,这便是整个大军之中最为安全的地方。”

  听到这名部将的话,湛台守持略微心定了些,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轻松的话,但是在外面狂风暴雨般的声音之中,他一时却是依旧说不出话,只扯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

  晋乘云看了湛台守持一眼,正想又开口说些什么,骤然间,他的眉头猛的一皱,霍然站起。

  就在他身上布满金色符文的黑色锁甲铿然一震,他如山般站起的瞬间,中军帐正前方,传出了一阵厉声喝杀声和急剧如鼓点般,唯有修行者魂力撞击地面,快速行进时才能发出的声音。

  剧烈如厉鬼嚎哭般的恐怖箭矢啸鸣声随即响起。

  大帐正前方的垂幔瞬间被扯碎,两枝带着恐怖白色涡流的箭矢在无数牛皮碎片中出现在晋承云急剧缩小的瞳孔之中。

  “蠢货!”

  面对这两枝威力和速度极其恐怖的箭矢,晋承运在终于狠狠的喝出这两个字的瞬间,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双手按在了自己身旁的湛台守持的肩膀上,阻止湛台守持有任何动作,然后微仰起头,朝着正前方远处看去。

  因为他的感知让他可以肯定,自己和湛台守持都根本不在这两箭的箭路之中。

  这也是合乎道理的事情。

  因为刺客根本不可能隔着厚厚的,甚至有隔音效果的中军营帐,看到营帐中他们每一个人的位置所在。

  所以这两箭,只可能是瞎射。

  而且对方是从正面发动,他十分肯定,自己那些忠实的死士和侍卫,绝对不可能给对方再次出手的机会,这绝对是自杀性的袭击。

  和他料想的一样,在他仰头往前看的瞬间,他的视线之中已经被森冷的金属充斥,原本就站立在帐门外两侧的数十名重铠军士已经彻底将前方的道路堵死,而无数的军械,也已经朝着那名刺客的所在抛飞了过去。

  即便这名刺客不计较自己的生死,他也只需要考虑对方这最后一击,最后的一枝箭矢。

  然而这最后的一枝箭矢却没有落下。

  因为此时的林夕,已经看清了帐内的情形,也敏锐的看清了湛台守持惊恐得近乎瘫软。

  在无数兵刃和箭矢降临到他身上的瞬间,他只是在心中冷静的自语了回去二字。

  ……

  时间回到一停不到之前。

  林夕还在黑暗之中行走,甚至还根本没有暴露身形。

  在中军营帐之中,晋乘云的部将正看着越发惊恐,脸色苍白且嘴角都开始不停颤抖的湛台守持,出声安慰:“殿下,我们全部聚集在这里护卫您,只要我们自己不乱,这便是整个大军之中最为安全的地方。”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林夕已经“看到了”这中军营帐中的具体情形。

  晋承云的自信也没有任何的错误,这世上的确除了顾云静这种级别的存在之外,别人根本无法杀至中军帐,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刺杀太子。

  然而他此刻还不知道,来的是林夕。

  他也不知道,林夕是这世上,唯一一个拥有和张院长一样能力的人。

  林夕是夏副院长他们这种人物都信任的将神。

  他不需要冲入中军帐。

  …

  在晋乘云的那名部将出声安慰湛台守持之时,林夕没有再行接近,反而是在阴影之中不断的后退。

  然后他在一处空营帐的阴影之中,他取出了三枝箭矢。

  这三枝箭矢并不是以速度见长的彗尾箭,而是经过他纂刻过纹路,可以发出令别人难辨出箭地的箭鸣声的黑色金属箭矢。

  他在黑暗之中,竖起深红色巨弓,瞬间连发三箭。

  三枝黑色金属箭矢,消失在黑暗之中。

  整个连营上方的天空之中,尽是箭声。

  ***

  (2013快乐)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