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章 除衣

第七章 除衣

  林夕竖弓,以自己目前修为的极限,射出三箭,然后直接转身,全速撤退。

  箭声充斥天空。

  ……

  莫寻花和十余名身体状况最好的千霞边军位于马群的最后。

  在凄厉的箭声响起之时,超过两千的马匹已经全部冲出了围栏,已经距离最外围的塔楼两百余步。

  后方的怒吼声和箭矢声不断的响起,但在所有马匹被他们带走的情况下,后方的大莽军队对他们暂时已经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胁。

  这些云秦军人听清楚了这箭声,他们知道此刻林夕已经在军中发动了刺杀。

  “莫大人!”

  数名马腹下的云秦军人同时热泪盈眶,在此时同时发出了一声大喝。

  “不要停!我们走!”

  莫寻花很清楚身周这些云士的想法,但是他却是异常坚决的嘶声下达了命令。

  “我们此刻回去,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

  “我们一定要活着回去!”

  “如果我们不能活着回去,谁将林大人这些事情传播出去?谁知道这夜在这里发生了什么?”

  在异常坚决的嘶声下达命令之后,莫寻花这名原本军中的文职,却在生死逃亡之中成为冷峻将领的存在,眼中也再次充斥热泪,嘶声继续厉吼。

  箭矢和箭声,都要比这名普通的,代表着云秦在这一战之中很多低阶将领缩影的将领发出的军令声要快得多。

  中军营帐之中,大莽从一品左锋大将晋乘云猛的皱起了眉头。

  在箭矢脱离弓弦,旋转切割空气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这出箭的地方距离他和太子湛台守持所在的中军大帐相距不远。

  但一瞬间,已经满天都是箭声,即便是他,也根本无法感知得出这箭矢到底从何处发出,落至何处。

  这一瞬间,他只敏锐的反应过来,在这南陵行省之中,在这片两国交战的诺大战场之中,能够射出这样箭矢,发出这样箭声的人,唯有那名杀死了胥秋白,正处在数百名大莽修行者的追杀之中的云秦持弓祭司,林夕!

  这人竟然没有逃往云秦军队的控制区,反而…竟然敢潜入这样的大军之中,夜袭刺杀?!

  但这样的想法也只是在晋乘云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瞬。

  因为他头顶上方的帐顶,已然破了。

  在修行者的感知之中,是箭矢穿破了帐顶,带的风流撞击得帐顶塌陷,裂开。

  但在普通人的感觉之中,却像是有一座小山陡然从高空坠落,压在了帐顶上。

  晋乘云一声如雷般的震喝,头上的黑发如钢丝般全部往后飞刺而出,他身上黑红色铠甲上所有如岩浆般的符文全部闪亮,一拳往上砸出。

  因为在他的感知之中,一枝黑色的箭矢,已然直落他的右胸。

  “当!”

  他拳头上金属甲片亮得耀眼,整个拳头就像是变成了一块烧红的刚铁,一声金属震响之间,速度已经超过人眼极限的箭矢被他这一圈砸飞出去。

  然而就在这当的一声金属震响在营帐中响起之时,两声与之相比显得轻微的声音也接连在晋乘云这种级别的修行者都无法来得及反应的极短时间内响了起来。

  大莽太子湛台守持惊恐而茫然的仰着头。

  他就只是感觉到好像有座大山陡然从空中压了下来。

  他都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然后他的头颅,就掉了下来。

  箭簇洞穿了他的喉咙,绞断了他颈部所有的骨骼,然后尾羽带着的力量和涡流,使得他的头颅整个折断了下来。

  他的头颅落地,就像一个酒杯落地,落在他身下的皮毛毯子上,发出一声轻响。

  同时,一名和他距离最近,正挡在营帐大门方位的大莽将领,头颅也掉了下来。

  ……

  晋乘云的脸色骤然变得雪白,眼角骤然出现了数条皱纹。

  这一瞬间,不知经历过多少战阵的他甚至无法接受发生在眼睛里和感知里的事实。

  这三枝箭矢分别锁定太子和包括他在内的两名距离太子最近的大莽修行者。

  很显然,林夕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刺杀亲临前线督战和劳军的大莽太子。

  从外面那些愚蠢到了极点的皇宫侍女和侍者的惊呼声中,判断出营帐里的是大莽太子不稀奇,但对方怎么能够在不看营帐之中的具体情形,就如此精准的锁定他们的身位?

  难道对方的感知,能够比顾云静这样的圣师还要强,能够清晰的隔着那么远的距离,感知出营帐内的一切?

  而且这三枝箭矢在时间上都有着极其精准的把握。

  第一箭就是直接射他,这使得他直觉的进行防卫,而第二枝箭矢,就在他已经无法做出更多反应的极短时间内,落在了湛台守持的身上。

  至于那第三箭射杀他的那名部将,已经只能算是附带。

  这种精准的层次刺杀…不是近在眼前,看着施射,怎么能够做到!

  营帐内,六七名都是修行者的将领看着这一瞬间太子便死去,看着掉落在地上茫然的睁着眼睛的太子头颅,震惊和恐惧的浑身颤抖。

  “太子殿下!….”

  一名将领甚至单膝跪地,撕心裂肺的不停叫喊着,似乎通过这样的叫喊,能发生奇迹,让太子活过来。

  这不只是一个大人物的死亡和他们将面临的责罚的问题。

  一个王朝的太子,是一个国家的颜面,在大军之中被刺杀,这传出去,是整支大军的耻辱,也是整个大莽军方的耻辱。

  “他不可能跑得出去,杀了他!”

  一声极冷的声音从晋乘云的口中发出,喝断了那名将领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在这声声音发出的瞬间,晋乘云一步就跨出了中军营帐,他额头上的皱纹也顷刻之间多了几条。

  他不知道太子的死亡接下来会引起什么样的震动,但他十分清楚,自己若是今天还不能杀死林夕,那自己便只能自杀,一死谢罪。

  一名大莽军士手持着火把迅速的点燃一座帐前的数个火盆。

  就在这时,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因为他嗅到了一丝淡淡的血腥气息,且身旁一顶营帐前战立着的一名身穿大莽军服的人似乎显得有些过分冷静。

  然后他很快在燃起的火光之中发现,这名“大莽军士”的面目十分陌生,且显得有些过分柔美。

  他骤然反应了过来,想要发出一声大喝,但就在他张口的瞬间,那名“大莽军士”已经到了他的身前,一掌就震碎了他胸口的所有骨骼和心脏。

  “刺客往那边跑了!”

  就在此时,有人连连尖叫出声。

  连营之中,又不时有惊叫声和火盆落地声响起,十分的混乱。

  一列大莽军士循着声音和因为两名大莽军士的倒下而急速的冲进数个营帐,然而让他们和外围包抄过来的大莽军士不可置信的是,这几个明显有声音发出的营帐之中,没有任何的人迹。

  “再往外围搜!他肯定是要往外逃的!”

  在数名校官的喝令声中,一名名大莽军士继续急速的扩散,点燃更多的火盆,往外围搜索。

  在一批军士从某个营帐中撤出之后,在营帐的角落,一个倒扣着的行军小铁锅边缘,突然伸出了一个小爪子,然后这个行军小铁锅便翻转了过来。

  蜷缩着的吉祥伸展了身体,马上又飞速蹿出了这个营帐。

  那名面容秀美的“大莽军士”自然就是高亚楠。

  在一击杀死了发现自己的大莽军士之后,她极其迅速的将这名被她杀死的大莽军士拖入了身后的营帐之中。

  也只是数个呼吸的时间,这个营帐一侧突然裂开,林夕从裂口之中极其迅速的钻了进来,飞速换上她已经准备好的一套大莽校官的衣甲。

  然后他和高亚楠,又从那处裂口中钻了出去,潜入后方阴影之中。

  ……

  ……

  “怎么会这么乱?即便是有云秦军人配合他,此刻也早已经应该被击杀了,不可能乱成这样地步。”

  就在中军营帐外不远处,一名脸色苍白的大莽将领站在晋乘云的身旁,不可置信的出声。

  要杀死林夕,就必须要先找出林夕。

  然而此刻的形势,却是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里面搅局。将整个大军弄得鸡飞狗跳,却不见人影。

  晋乘云的脸色也依旧雪白,然而面色却是已经比平时还要沉冷。

  “你们不要忘记,他不是普通的箭师,而是最擅长隐匿的风行者,而且他同样擅长近战,最为关键的是,他还是一名灵祭祭司。”

  晋乘云寒声道:“黑色的黑狐猫,在这种情形下,自然是用来搅局的最佳手段。”

  “这个时候制造混乱,即便是圣师,也比不上拥有一头小型强大妖兽的灵祭祭司。”

  听到晋承云这样的声音,周围的大莽将领的脸色越发苍白了几分,他们反应过来自己忽略的事实,而这个事实更是消磨了他们找出林夕的信心…怎么能在这种不停的混乱发生的情形下,找出一名极擅潜隐的修行者?

  “这种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设身处地。”

  晋乘云冰寒的声音再次响起,他一边飞快的思索着,一边缓缓的说着,理清自己的思路:“如果是我,我肯定会设法换上我们大莽军士的衣甲,这样更不容易暴露。然后还可能会跟随着往外围搜索的军士,这样更容易逃出去…如果有人在这个过程之中帮忙,完成的会更快。按照先前传回来的讯息,那名青鸾学院的女学生也一直和他在一起作战,所以那名女学生,也应该和他在一起。”

  “所以这便有了一种简单的小手段,可以将他寻出来!”

  晋乘云的眼中,瞬间闪现出了实质性的寒芒,体内的魂力,也瞬间汹涌澎湃,“令所有军士,全部脱掉身上衣甲!精赤上身!”

  “所有违令不马上脱除身上衣甲的军士,全部格杀!”

  如雷声般的军令,从他身前迸发而出,瞬间,在他身周部将的呼喝下,这样的军令,迅速响彻整个军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