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章 冲军

第八章 冲军

  要卸甲脱衣,就必须停下手上原本正在做的事情,而全部停下来,开始卸甲脱衣时,所有大军连营内的大莽军人,便都突然发现,整个营区骤然安静了下来。

  接着所有原先许多处于震惊和极度紧张之中的大莽军人便很快反应过来,原来只要自己不乱,这营区就根本不怎么乱,大多数的动静,全部都是自己人引起的。

  中军营帐前方不远处,发出了卸甲脱衣命令的晋乘云只是冷冷的等着。

  他可以确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林夕不可能已经逃脱出营区。

  只是片刻的时间,原本已经沉寂下来的整个大军连营的东南角,骤然发出了一阵尖厉的呼喝声和示警声。

  数十枝燃烧着的磷火箭在那片区域飞射上天,一片耀眼。

  晋乘云的眼睛眯了起来,在眼瞳中映出这些白色火光的瞬间,他体内的魂力便已滚滚的析出,整个人以直线的方式,朝着连营东北角疯狂掠出,一顶顶的营帐在他身上散发出的磅礴力量的冲击下,依次绽裂而飞,如同一朵朵巨大的蒲公英在沿着一条笔直的线在盛开。

  “魔铠!”

  “箭军!”

  “弩钩军!”

  几个简单的字节如同一个个惊雷一般从他的口中冰冷的喝出。

  这几个简单的字节,对于十分熟悉他的那些大莽校官而言已经足够。

  有一百具庞大的钢铁身影一直在沉默的等待着,在听到“魔铠”二字的瞬间,其中一名统领便发出了一声咆哮般的低喝。

  “轰!”“轰!”“轰!”….

  这一百具在黑暗之中原本好像全无生命力的钢铁一般的身影,身上所有的符文骤然发光在下一息的时间里,金属震荡和轰鸣声便形成了一片浪潮,这些大莽的魂兵重铠,也开始了全速的奔跑,沉重的身躯冲击着地面,使得整个营区全部震荡起来。

  ……

  别说是高亚楠不可能脱衣,就连林夕也不可能脱衣。

  因为只要吉祥无法造成混乱,即便他和这些大莽军士一样卸甲脱衣,也会被马上发现。

  晋乘云卸甲脱衣的命令,的确是最为简单,却最为有效的小手段。

  所以在命令下达的一瞬间,他便和高亚楠全速朝着营区外突袭。

  现在这整支大军已经没有骑军,只要不被大军围困住,他们依旧有可能逃脱。

  “嗤!”“嗤!”“嗤!”….

  在全速突击,身影暴露的极短时间内,狂奔着的林夕便连连开弓,连射十余箭。

  这暴烈的十余箭如十余条白浪沿着他和高亚楠周身往四面八方飚出,有一枝箭矢竟连续洞穿了五名大莽军士的身体才止住了去势。

  这十余箭出手,林夕单手将弓挂在身上,寒光一闪,已然拔出背上的淡青色长剑。

  也就在这一瞬间,一片密密麻麻的黑色箭矢已经铺天盖地般朝着他和高亚楠坠落。

  晋乘云在行进间发出的惊雷般响彻全军的命令依旧简单而有效。

  他对整个营区的军力分布了如指掌,所调动的,除了魂兵重铠之外,其余两支都是正好在林夕突击路线上的军队。

  ……

  面对瞬间笼罩而至的箭雨,林夕的脸色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凝重而冷静。

  他手中的淡青色长剑瞬间银光流淌,在他的手中以惊人的速度往前方斩出,瞬间斩飞所有对他和身后的高亚楠有真正威胁的箭矢。

  在白色磷火箭的火光之中,堵截在林夕和高亚楠突进路线正前方的这支近七百名箭军的大莽统领瞳孔急剧的收缩着。

  他见过许多修行者硬冲箭雨的情形,但几乎所有的修行者,都是用魂力布满全身而硬冲,这样一来即便普通的箭矢虽然未必能够刺破修行者的血肉,但可以令修行者的魂力消耗速度极其的惊人。

  对于军队而言,击杀战力远超精锐军士的修行者,最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困住修行者的身形,限制修行者的速度,以及尽可能快的消耗修行者的魂力。

  然而林夕在这一瞬间,却只是用剑斩飞了所有对他和高亚楠真正产生威胁的箭矢。

  对方身背胥秋白的深红色巨弓,显然就是林夕无误。但按照军情,对方只是国士阶的修行者,但在这一刻,对方却偏偏做成了连高阶大魂师都未必能来得及反应和做的事情。

  这名大莽箭军统领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只黑色的爪子,却是在他自己的影子里无声的伸出,落在了他的小腿肚上。

  他的小腿肚直接失去了知觉,只在强大的恐惧充斥他的心间,条件反射的转身往下看去的这一刹那,一股凛冽如刀的寒气已经沿着他的体内,狠狠的冲入到他的心脏。

  他的心脏瞬间冻结,停止了跳动。

  一声声厉喝声和惊叫声在这支箭军阵中炸响。

  这名大莽箭军统领死亡,浑身冷气泛出,周围的军士才骇然的发现底下有一条黑影在飞速的穿行。

  有些军士反应了过来这条黑影是林夕的妖兽伙伴,但却根本跟不上吉祥的速度,在黑影在人群中飞速乱窜之时,一条条凛冽的寒气,却使得一名名军士连吭都没吭一声就马上倒下死亡。

  此时的吉祥,才像是传说中的真正瘟疫之兽。

  它的爪子、尾巴,只要落到一名军士的身上,这名军士便马上失去了温度,马上死去。

  这支箭军,只在第一拨的箭雨之后,便陷入混乱。

  空中飞洒的箭矢,变得稀疏而散乱。

  而在斩飞了第一轮密集箭雨中对自己和高亚楠真正有威胁的那些箭矢之后,林夕便和高亚楠换了个身位。

  高亚楠冲到了他的前方,手中出现了那名炼狱山老神官的长幡。

  落到她身前的稀疏箭矢全部被她手中的长幡卷飞出去。

  此时,林夕在奔跑中转身,反手将剑插回剑鞘,单手取下身上斜挂着的深红色巨弓,顷刻之间,嗡嗡嗡三声空气震响,他朝着正后方连发三箭!

  他的正后方,一顶顶营帐不停冲气般膨胀,炸裂。

  一条黑影,以恐怖的速度而来,正是此间的最高将领晋乘云。

  林夕这三箭,全部射向晋乘云的胸口。

  面对这三箭,晋乘云发出了一声震天怒吼,浑身铠甲上的符文就像火焰般燃烧起来,他的整条手臂,就像一根铁锤般砸往胸前。

  “当!”

  只是发出了一声爆响。

  三枝彗星般的箭矢全部被他这一记铁拳砸得横飞出去。

  但一声愤怒的闷喝马上从他的口中随着数丝鲜血喷涌出来,他的身影在空中也猛的一顿,停滞下来。

  高亚楠和林夕切入了前方箭军。

  在高亚楠的魂力贯注下,炼狱山的长幡变得就像是一扇燃烧着的长方形门板,所有阻挡在她前方的大莽军人,全部被拍飞出去,身体都燃烧起来。

  ***

  (这章时间上来不及了,所以字数少些,下一章字数会多些补足)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