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九章 前方的神袍,后方的大军

第九章 前方的神袍,后方的大军

  强行震落三箭,晋乘云的内腑已经有了些损伤,但身体在震荡落地的瞬间,他体内的魂力便又已经滚滚从脚下涌出,推动着他的身体和方才一样强悍的前进。

  看到即便前方箭军很多人都在此刻体现出了狠辣和无畏的一面,甚至直接抛开了手中的弓箭,直接朝着高亚楠和林夕扑上去,但却依旧无法对林夕和高亚楠的突进有丝毫的遏制作用,这名军中的最高将领此刻却是没有任何过多的表示,只是眼神变得更加的肃杀和冷厉。

  “预!”

  一声军令声在他的身后响起,瞬间被令人窒息的巨大金属轰鸣声淹没。

  这如洪水过境冲击在铁墙上一般的巨大金属轰鸣声,在此时只有可能是魂兵重铠发出。

  在浑身如通电一样,符文全部亮起之后,这一尊尊庞大的金属身躯已经完成了最开始的加速,已经达到了最高速的状态,沉重的身躯反而就像是失去了分量一样,一步跨出,就是蹦出七至八米的距离。

  军令声中,这些毫无保留的释放着自己的魂力,达到了最高速状态,甚至一时想要制动都恐怕无法遏制住自己往前的惯性力量的魂兵重铠,迅速的每五具聚集在了一起。

  “杀!”

  其中的一名统领再出军令,声音依旧迅速被巨大金属轰鸣声湮灭的瞬间,绝大多数浑身光焰缭绕的魂兵重铠只做了一件同样的事情,抛出了手中其中一件兵刃。

  大莽的这支大军配备的,是和“夜魔”铠甲同阶的“夜恶”铠甲,左手配着的兵刃是圆盾刃,右手配着的,是粗大的锁链连着的死神镰刀。

  这种拥有可以抛飞出去的镰刀的重铠,本身对于修行者而言便更具有杀伤力,然而此刻这些魂兵重铠还落后在被林夕三箭略阻的晋乘云身后,他们的死神镰刀连着的锁链长四米,自然不可能攻击得到林夕和高亚楠。

  他们手中的死神镰刀,全部都是抛在了位于他们中间的一名同伴身上!

  每四尊“夜恶”重铠,手中的死神镰刀都抛出近一米,缠绕在位于他们中间的同伴身上。

  在锋利的镰刃在同伴森冷沉重的铠甲上拖出火星的瞬间,这四尊“夜恶”重铠的面具下同时发出咆哮,就如马达发动到极致,同时发力,竟是将中间的那具“夜恶”重铠,像重石一样抛飞而出!

  在原本就极高速的奔跑下,每四尊“夜恶”重铠变成了一架投石车。

  “咚!”

  “咚!”

  “咚!”

  ……

  二十具魂兵重铠就像二十块从天而降的陨石,砸入箭军之中,砸入林夕和高亚楠的周围。

  这一瞬间,不知道有多少大莽军人被这二十具“夜恶”重铠坠地时砸死,变成扭曲的血肉。

  二十具整齐划一的半蹲姿势落地的“夜恶”重铠,在鲜血和血泥中站起,身上的金属再次同时发出巨大的轰鸣,再次开始疯狂的加速。

  二十具“夜恶”重铠,就像二十堵金属墙体一般,在顷刻间便达到了恐怖的速度,朝着林夕和高亚楠撞至,要将林夕和高亚楠挤压在最中心。

  林夕的眉头蹙了起来。

  “背着我!”

  高亚楠的眉头也蹙了起来,但是她的眼中却不见任何的惊恐,反而充斥着她那日教训雷霆学院的学生时的那种平时没有的强大神色。

  林夕单手一带,瞬间将她负在背上。

  与此同时,她的双手也伸了出来。

  空中瞬间飘雪。

  雪落地之前,地上就已经聚集更多、更恐怖的寒气,形成了厚厚的冰毯。

  在一息不到的时间里,原本的泥地上,就结出坚硬至极的冰毯,这是连修行者都难以想象的景象。

  然而这样的景象,却偏偏就在此刻真实的发生了。

  “夜恶”重铠沉重至极的金属脚掌践踏在白色的冰毯上,白色的冰毯上只是出现了些微的裂痕,而这些已然疯狂加速的铠甲,却是立足不稳,失去了重心。

  若是一般的修行者,在脚下突然打滑的情况下,还能够凭借魂力的喷涌做出调整,然而魂兵重铠,本身便是将魂力力量全部和重铠融合在了一起,沉重身躯的力量和惯性,根本不是内里的修行者所能抗衡的。

  二十具“夜恶”重铠没有一具能够站稳,全部飞跌出去,其中十数具互相撞击在一起,发出令人耳膜都要震裂的巨响声。

  林夕眉头依旧紧紧的蹙着,身体弓着,在一具凌空横飞的重铠下方穿过,这一瞬间,一条小黑影跃上了他的身体,四只爪子紧紧的抓住了他前胸的衣衫。

  林夕骤然再度发力。

  他体内的魂力以这世上除了谷心音等极少数人之外,其余所有修行者都无法理解的速度从他的体内狂喷而出,将所有从一侧抛飞过来的钩爪全部甩在了身后,脚尖只是再度落地了一次,便彻底的切开了箭军军阵,越过了这片连营的围栏!

  几乎所有眼见这一暮的大莽军士全部发出了一声惊呼。

  难道整支大军,竟然困不住这两名云秦刺客,竟要被对方硬生生的冲脱出去?!

  数千人同时发出惊呼,声音自然大得惊人。

  然而这样的声音,竟然被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和惨叫声硬生生的盖了下去。

  这凄厉至极的尖叫声和惨叫声,就是在林夕和高亚楠以及吉祥刚刚突出的箭军阵中响起。

  发出这声音的,是在冰毯上的许多军士。

  高亚楠竭尽全力瞬间凝成的这冰毯只是笼罩了十余米的范围,然而因为她和林夕所在的地方,始终是军人数量最为密集的地方,此刻,所以在这片范围之中的大莽军人,都发现,自己的双脚断了。

  他们在跑动着,但双脚却没有动,依旧被冻在冰上,而且他们失去知觉的双脚,却就像是被冻酥了的硬纸片一样的脆弱。

  所以他们跑着,却发现自己的脚已经没有了,然后他们便重重摔在地上,因为这极度的恐惧,发出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尖叫声和惨叫声。

  “是周家的人!”

  晋乘云的双脚,此刻就在这些横卧在地,失去双脚的大莽军人之间飞踏而过,在惨叫声的包裹之中,他的嘴角只是微微的抽动了一下,用唯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冷冷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

  林夕已然冲出大军连营,然而他的紧蹙着的眉头依旧没有松开。

  即便不回头,他也可以从身后呼啸的风声中听出,有一名速度比自己快出许多的修行者,正在追来。

  “高阶大魂师修为,比你杀死的胥秋白修为要差上一些,但他身上的将铠不凡。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他的魂力,也在以明显不惜损伤自己身体的速度喷发。”高亚楠也是紧蹙着眉头,看着身后与她和林夕的距离已经十分接近的晋乘云,低声飞快的说道。

  林夕沉声道:“这么说,对方便是不惜自己的生死,也要将我们缠住,好让身后的军队再追上来。”

  高亚楠轻微的喘息着,道:“这人应该就是这军中的最高将领,但他并未发出让军队停止追击的命令,只有这个可能。”

  林夕张了张口,但却一时没有发出声音,只是一股紧张和冰冷的情绪,从他的心中升腾而起。

  因为就在此时,他的视线之中,前方的夜色之中,现出了一片红色。

  那是炼狱山神官的神袍。

  在这种距离下,其余和他同阶的修行者还根本看不到那片红色,但是他却已经可以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名炼狱山神官。

  就在林夕眼中出现这一抹极其危险的红色之时,军营之中,数名大莽礼官和宫女已经抢到了中军帐前,看到了帐内的惨状。

  在极度的惊恐之中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之后,一名礼官发疯般的叫了起来:“太子殿下遇刺身亡了!太子殿下被刺客刺杀了!….”

  “蠢货!难道还生怕敌人不知道太子死了,难道还生怕我们的人不知道,不够影响士气么!”

  一名大莽将领实在无法忍受从一开始就一直表现得极其愚蠢,大呼小叫的这些内廷官员,激怒之下,刀光一闪,直接就将这名礼官的头颅一刀斩落。

  等到这名礼官头颅落下,鲜血从腔内冲出之时,这名大莽将领才略微恢复些理智,知道今日太子死在这里,且自己当众直接斩杀内廷官员,也是死罪,牙关一咬之下,也不说什么,刀光再度一闪,直接切断了自己的喉咙。

  纪月轮静静的站在黑暗之中。

  不需要更多的讯息,只是通过远处大莽军队的怒喝声和厉啸声,他便已经可以肯定逃的就是自己要杀的林夕。

  在觉察到林夕改变了行进的方位,不再朝着他静静站立的地方狂奔而来之时,他的脚步也动了起来。

  他的整个人开始发光,热气和火星开始在他的身外飞旋。

  炼狱山神官降临。

  也直到此时,高亚楠才发觉,前方多了一名炼狱山神官。

  虽然她先前并没有和林夕一样,已经和炼狱山神官进行过两次厮杀,但她是周首辅的独女,她早就十分清楚,能够穿上炼狱山红色神官袍的,都是大国师阶的修行者,而同样是大国师阶…炼狱山的修行者,都要比世间普通的修行者强大得多。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

  她和林夕已经没办法再跑,无路可走。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后面的晋乘云之后,还跟着数目庞大的军队。

  “唯有速战速决。”

  林夕严峻的声音,在此时极低的传入她的耳中。

  ***

  (下章字数再多些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