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章 拳头和剑

第十章 拳头和剑

  高亚楠也是青鸾学院的天选,她的修为一直都在林夕之上,虽然林夕在碧落陵出事之后,到现在这一年时间里面,修行的强度连南宫未央这样真正的修行怪胎都自叹不如,但高亚楠和边凌涵等人,在夏副院长看来,却都是像他们当年那十七名青鸾学院一样,是伴随着将神的出现,而应运而生的人物。

  如果说时隔六十年后再次出现在这世间的将神是天空之中陡然出现的一颗最耀眼的星辰的话,那高亚楠和边凌涵、姜笑依这群人,就也是同时在天空之中升起的星辰。

  所以在重新将这些年轻学生召回青鸾学院之后,在夏副院长动用所有青鸾学院资源支持的情况下,高亚楠等人在这一年里面的修为进境,也并不比林夕慢。

  但即便如此,林夕也是在前些天的战斗之中刚刚到达国士中阶,而她也只不过是接近国士高阶的修为,对方却是两名大国师阶的强大修行者。

  两名国士阶的修行者,对敌两名大国师阶的修行者,尤其一名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军中大将,一名是强大而神秘的炼狱山神官,这种战斗,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按照道理,是根本不可能有获胜的机会的。

  然而此刻听到林夕的声音,高亚楠却只是轻嗯了一声。

  此时纪月轮已然出声。

  骄傲而威严的出声。

  炼狱山使徒,在大莽王朝,本身便是身份最为高贵,凌驾于世人的存在,而他和申屠念一样,都是被赋予了超过一般炼狱山神官权力的存在,在这个世间,也已经没有多少人的战力在他们之上,所以他自然有资格骄傲。

  “我感觉到了冰霜的气息。”

  “所以你是周首辅的女儿…在这世间的传说之中,是冰霜巨人的后裔,在传说中,冰霜巨人和我炼狱山掌教一脉本身便是死敌。然而我将会终结这样的传说。”

  “因为我会将你擒住,押回炼狱山。”

  “我们炼狱山有世上最多的农奴,所以也会有世上最低贱的妓院,我会将你放在那里,那些农奴和你产下的子女,将会世世代代成为炼狱山的奴仆,传说中的冰霜巨人后裔,将不再有资格成为炼狱山的敌人,将会彻底成为炼狱山的奴隶。”

  纪月轮威严的声音卷动了火焰,在夜色之中远远的传播出去,就像魔神的宣判一样,就连远处的大军都听得清楚。

  他的这些话,一句都没有针对林夕,全部都是针对高亚楠,仿佛林夕在他的眼中,和死物没什么区别。

  ……

  高亚楠并没有愤怒,因为她十分清楚,在这种时候,愤怒是完全无用的情绪,她只是顺着林夕的松手,从林夕的背上落了下来,站定。

  林夕很愤怒,但他虽然没有风行者的真正潜质,却是拥有风行者除此之外的所有一切技巧和心智,所以越是愤怒,他的脸色却越是冷静,他的双手越是稳定。

  “脑残!”

  他轻喝出这个世上的人都不明白含义的这两个字,然后竖起深红色巨弓,体内的魂力以急剧的速度喷薄而出,直接朝着纪月轮连射三箭。

  纪月轮伸手,体内魂力在他的指掌之间先是化成了一片海,然后又瞬间凝结成一口泉,贯入了他拇指上的火焰宝石扳指之中。

  火焰宝石扳指上所有细如微尘的符文瞬间涌出无数丝的火焰,他的面前,骤然形成一个喷涌着恐怖火焰的火山口。

  三枝白色的金属箭矢射入火焰之中,表面迅速的一层层剥离,迅速变细,变得缓慢,由小手指粗细,在穿过火焰,触及到纪月轮的身上神袍时,已经变得唯有头发丝般细小。

  纪月轮的左手往下拂去,就像是拍掉了三丝尘土,三根细细的白色金属丝,折断,坠地。

  林夕所遇见的所有对手之中,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像纪月轮这么轻松…至少是表面上这么轻松的直接阻挡他三枝箭矢的,但林夕的脸色根本没有丝毫的改变,因为在射出三箭的瞬间,他就已经转身,朝着后方狂掠,瞬间再射三箭。

  这两箭,没有直接射向晋乘云的身体,而是分别落向晋乘云的身体后方,左侧和右侧,只是封堵晋乘云的后退和闪避之路。

  晋乘云和他以及高亚楠,本身已只相距常人三十余步的距离,这三箭才刚刚落地,林夕和晋乘云便已经只有数米之遥。

  晋乘云十分清楚林夕和高亚楠此刻的想法,先行解决掉一名对手,自然是最佳的情形,然而面对迎面而来的林夕和高亚楠,他却并没有任何后退或者逃避的心念,他的双脚沉入了地面之中,然后,他很简单的,一拳朝着迎面而来的林夕和高亚楠轰出。

  这是没有任何花巧,真正简单的一拳。

  但这也是真正强大的一拳。

  因为晋乘云和胥秋白不同,他的战斗经验,都是在阵中冲杀的近战之中累积起来,近身时,本身便是他最为强大的时候。

  而且他不是一般的修行者,他是一支军队的统领,他的身后,还有两万五千余大军。

  他十分清楚林夕和高亚楠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解决战斗,所以他便也不需要有保留,不需要珍惜自己的身体,可以尽情的喷涌自己的魂力,所以这一拳,是他此生之中,最强大的一拳。

  无数丝的光华从他的拳头上流淌出来,他的手臂上的经络和肌肤都发出了撕裂的声音,磅礴的力量,甚至使得他拳头上覆盖的铠甲在符文亮到极致之后,铮的一声,反而一片片裂开,震散。

  强大的将铠,反而被他自身的力量,震碎。

  以超出晋乘云自身反应喷发的光华,在晋乘云的拳头前方,形成了一只四足妖兽的形状。

  这只妖兽,与其说是像四只脚的巨龟,还不如说像是一只活着的奇特古鼎。

  这是大莽特有的妖鼎兽。

  空气因为他体内魂力的超过极限喷发和融魂力量的双重压迫而骤然凝结起来,产生了强大的震动。

  林夕在空中飞跃的身体在这种空气压迫而产生的震荡之中颤抖起来。

  这是纯粹的力量,晋乘云在此刻采用了最不可能有意外的纯粹力量的对敌方式,只是在空气的挤压之下,林夕的身体都已经无法前进,根本不可能靠近晋乘云,又怎么能杀得了晋乘云?

  然而此刻,林夕却没有再进。

  他体内所有的力量,似乎瞬间就消失了,他的身体反而在前方空气的推动下,往后倒飞了出去。

  “铮”!

  一声轻鸣从他的背上发出。

  晋乘云微眯着的眼睛霍然睁开。

  不远处,骄傲而威严的纪月轮的身体也骤然紧绷,身形骤顿。

  银色的剑光,从林夕的身后震鞘而出,急剧的飞起,贴着晋乘云那股强大力量的边缘,以比元气喷发更快的速度,斩向晋乘云的后颈。

  “圣师?!”

  这道剑光代表着的本身的意义,超过了此刻这道剑光的真正威力,晋乘云震骇失神。

  他俯身,转身,抵挡这一道剑光。

  在随着他俯身、转身而横转的强大力量中,银色的剑光飞颤、畏缩,闪避,似乎随时都要熄灭。

  晋乘云骤然反应过来,这一道剑光,并不像真正的圣师的飞剑那般强大。

  然而这一瞬间的失神和慌乱,已经足够。

  吉祥出手。

  高亚楠出手。

  一团白雪在空中像棉花团一般陡然盛开,就在这极短的一瞬间,化成了一道白色的冰剑,狠狠的冲击在侧身的晋承云腰腹之间。

  晋乘云整具铠甲顷刻变成白色,布满厚达一指的白霜。

  压力骤松的林夕一声低喝。

  浑身魂力滚滚的从他的身上涌出,那道如在风雨中飘摇,似乎随时都会熄灭的银色剑光骤然发亮,就在晋乘云一声闷哼,身体真正发僵的这一刻,急剧的飞起到晋乘云的头顶上方,然后以更快的速度,刺入了晋乘云的后颈,退出。

  “噗!”

  一股血泉从晋乘云的后颈涌出,晋乘云的身体往前跪下,身上的冰雪纷纷裂开。

  银色剑光飞退之间,差点直接落地,但在离地数尺之时,却是咻的一声,顽强的飞回到了林夕的手中。

  然后林夕转身。

  身上缭绕着热气和火星的纪月轮已经距离他和高亚楠不到二十步。

  他和高亚楠的身后,晋乘云跪在地上,双手死死的按住颈部的伤口,鲜血从指掌间不断涌出,无法站起。

  ……

  ……

  晋乘云的身后,密密麻麻的大莽军士也在狂奔着,距离林夕和高亚楠也唯有六七百步的距离。

  借助纪月轮身上的火光,这些大莽军人看到了林夕、高亚楠和晋乘云的交手,然而他们的反应和眼睛,却是跟不上这一瞬间的速度,他们眼中的画面,之前一刻还停留在晋乘云一拳轰出的时候,但这一刻,他们却看到自己军中的主帅,已经被击倒重创。

  唯有冲在最前方的数名修行者将领,才骇然的清晰感觉到了那一道剑光,那感觉到了无形的力量包裹着那道飞剑的狂舞。

  这些人,也震骇到了身体僵直,身体机械性的往前移动着。

  “是剑的问题。”

  纪月轮此刻的身影也出现了停顿,他看着林夕和高亚楠,依旧骄傲而威严的说道,只是这极短的时间内,他便已经判断出了问题的症结所在。

  “我有很多世间不知的手段,不止有剑。”

  林夕冷冷的出声,他却没有停顿,反而朝着纪月轮逼近。

  “攻心?这种手段,对于我而言是无用的。”纪月轮摇了摇头,冷漠的说道。

  ***

  (晚上还有一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