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一章 你不是东方不败

第十一章 你不是东方不败

  林夕丝毫没有在意纪月轮的这句回答。

  在纪月轮的声音发出的瞬间,他距离纪月轮也唯有数米之遥。

  他体内的魂力再次狂涌而出,手中的长剑再次发出一声清脆的震鸣,和他的掌指脱离,就要再度飞起。

  纪月轮脸色微讽。

  他在和林夕说话,但是他的目光,却是落在林夕身后的高亚楠身上。

  他的兴趣,似乎始终都在高亚楠身上,就连此刻林夕手中振振欲飞的飞剑都没有吸引他的目光。

  林夕手中的飞剑飞了起来,剑尖开始急速的穿过空气。

  然而与此同时,他和纪月轮身体之间的空气似乎骤然就消失了,骤然被卷入了纪月轮的神袍衣袖之中。

  一根绣花针从纪月轮的神袍衣袖之中飞射了出来。

  这是一根外形和普通的绣花针没有两样的细针,然而这根细针却自然不可能是普通的绣花针…它细长的针身上,有着一丝丝极细的红色符文,还有一条比针身还要细小的湛蓝色锁链,连在这根细针上。

  从纪月轮的神袍衣袖之中飞射出来的一瞬间,这根细针和连着的细小锁链便都充斥着一层赤红色的火焰,且先前卷吸入衣袖间的空气,都似乎变成了这一根针的推动力。

  所以这一根烈焰包裹着的针很快。

  所以这一根针,在空中就变成了一条光线。

  这一条光线,没有落向林夕的身体,而是直刺高亚楠的胸口。

  林夕的身体也根本跟不上这条和他的箭矢一样快的光线,他也十分清楚高亚楠和吉祥在方才配合他重创晋乘云时已然近乎耗光了所有力量,所以他没有丝毫的犹豫,手中的飞剑飞了出去,阻挡在这条光线之前。

  此刻,他也唯有用飞剑,才能阻挡纪月轮的这一击。

  针尖和剑身顿时相撞。

  一圈火浪从针尖和剑身相遇的那一个小点扩散开来,竟没有发出任何的响声。

  林夕一声闷哼。

  缠绕在飞剑上的所有力量,被这一针震散,飞剑上的银光迅速消隐,继续压向高亚楠的身体。

  高亚楠体内的所有力量,毫无保留的在这一刻全部涌出,飞剑在空中停顿,剑身上结满细小的冰棱,高亚楠的身体轻颤,嘴角沁出血丝。

  纪月轮嘴角讥讽的神色继续蔓延,他神袍袖中射出的那一根细针的针尖依旧顶在剑身上,就像被冰冻得和剑身凝结在了一起,然而他身前的空气却是再度急剧的收缩,形成了大风,他体内的力量,就将再次喷发,灌入那一根细针之中。

  很多时候,炼狱山接近圣师的大国师阶修行者都甚至不惧怕圣师的飞剑。

  因为炼狱山出产的火焰宝石制成的魂兵,可以激发出温度极其惊人,对圣师都有杀伤力的火焰,除此之外,更为重要的是,炼狱山有通魂符文,纂刻着这种符文的各种锁链,可以使得魂力贯入兵刃之中,使得这些兵刃,也就像是圣师的飞剑一样。

  ……

  在这一刻,林夕弃剑。

  他彻底放弃了对自己飞剑的控制,开弓,对着纪月轮施射。

  一道金光射向纪月轮的心口。

  纪月轮的魂力由袍袖中涌出,没有贯入细针之中,而是冲向了这一道金光。

  林夕和高亚楠很急。

  但他不急。

  而且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要杀死高亚楠,只是想要擒住高亚楠。

  因为像他这种比晋乘云还要接近圣阶的修行者,听觉要远超正常人,那并不遥远的军营之中发出的声音,已经让他明白了大莽太子的死亡,虽然湛台守持这种傀儡是炼狱山扶上位的,但太子毕竟是太子,纯粹的杀死林夕和高亚楠,并不能消除掉这种负面影响。

  因为刺客在大莽大军之中杀死了大莽太子之后被杀死,是十分正常的事情,所有人都只会觉得这名刺客的强大和壮烈,只会觉得大莽军队犹如豆腐渣,竟然被对方如若无人,连里面太子都可以随意刺杀。

  云秦帝国的周首辅虽然已经下台,已经是前首辅,但周首辅在过去的许多年之中,在民间的影响力很大,而且有关冰霜巨人后裔的传说,更是有异样神秘的色彩,所以在他看来,擒住高亚楠,用最残忍的手段羞辱高亚楠,让周首辅的女儿都成为炼狱山最低贱的奴隶和供奴隶发泄的对象,这才能消除太子刚到前线不久便被当军刺杀的不利影响。

  当然,如果能够擒住林夕,自然更好。

  而此刻他也看得出,在这样急剧的魂力消耗下,林夕的魂力也已所剩并不多。

  所以他此刻第一时间选择先保证自己的安全,没有选择第一时间杀敌。

  ……

  魂力调用和喷涌的速度,永远是比人的反应和意识要慢的。

  即便是获得了般若寺都已经失传的绝学的林夕,身体对魂力也依旧有阻碍,不可能意念所至,魂力就已经到达。

  但魂力喷涌出去之后,想要收回,自然也是比意念要慢的。

  还有一点,修行者在近距离对战之时,感知永远要比眼睛要快。

  也就是说,画面在眼睛之中成像之时,修行者的感知却已经提前一步将这画面在脑海之中形成。

  此刻纪月轮的眼睛自然看不清林夕射出的这道金光,但是在这一瞬间的感知之中,他陡然觉得有些古怪,因为这道箭光似乎太过古怪,太过粗大了一些,而且速度也比箭矢略大了一些。

  然后等他感知清楚这金光到底是什么东西之时,他的魂力已经汹涌的朝着这条金光砸了下去。

  同时,这道金光改变了方向。

  原本射向他胸口的金光,却是硬生生的斜飞落下,落在了他的右侧大腿。

  这在已然清楚的感知世界里,是一副可笑的景象。

  因为林夕射出的这一道金光,不是一枝箭矢,而是一只小鸟。

  将一只鸟当做箭矢射,肯定是射不太远的,风阻会使得这只鸟的速度迅速的减缓,这只鸟也无法承受得住魂兵弓箭瞬间的震荡力量。

  然而在五六米的距离之中,射出的小鸟却才刚刚完成加速,所以速度还不会比箭矢慢多少,而且这只鸟不是普通的鸟,而是金色的小云秦凤凰…瑞瑞。

  在经历了坠星陵一战,这些时日又经历了许多大莽修行者的追杀之后,这只已经有所成长的云秦小凤凰,也已经开始学会如何战斗。

  所以此刻,它变成了一枝有翅膀的,会改变行进方向的金色箭矢。

  再它拼尽全力的扑动翅膀和拧身之下,它便斜斜的落在了纪月轮的大腿上。

  它就像一个黄金尖锤,刺穿而过,瞬间在纪月轮的大腿上切开了一个大洞,带着一蓬鲜血,一时远远的不知飞坠到了何处。

  纪月轮的这条大腿,就像是被瞬间切断了一半,鲜血和失去控制的魂力,疯狂的喷洒。

  一瞬间失去控制的力量,形成了一个夹杂着鲜血和火星的光团,冲得林夕的身体倒退数步,和高亚楠撞在了一起,而纪月轮的身体,更是狠狠的往后抛飞,跌落在地上。

  “你以为你是东方不败?”

  “可惜你不是东方不败,我却是真正的愤怒小鸟…”

  林夕剧烈的喘息着,努力的调整着自己气血和魂力的震荡,同时冷笑着看着凄惨落地的纪月轮,嘲讽的出声道。

  纪月轮不知道什么是东方不败,他不明白林夕此刻这两句话的含义,瞬间大量的失血和剧烈的疼痛已经让他的身体自然的产生了抽搐,他的脑海之中也开始出现眩晕,他也开始意识到林夕先前所说的还有许多世间不知的手段,并不是攻心的虚言,然而他却依旧不认为自己会败在林夕和高亚楠的手上,他的眉毛依旧骄傲威严且强悍的挑起。

  “只是这些手段么?”

  “我最强大的手段还没有施展,你便被震得一时都难以出手了?”

  他看着剧烈喘息着的林夕和高亚楠,冷漠的站了起来。

  在站起来的瞬间,他大腿伤处流淌的鲜血便止住了,他的血肉,变成了黑色,伤口处的烂肉在飞速的生长和受伤着,就像他体内有一条条黑色的柏油在流淌出来,他的身形开始急剧的膨胀,血脉一根根的鼓出,浮现在他的体表,就像一根根的符文。

  一股恐怖的气息,在他的身上节节攀升,震荡得周围的空气呜呜的发声。

  这便是魔变。

  炼狱山修行者最让人恐惧的强大秘法。

  能够完美的控制魔变的炼狱山修行者,便是真正的魔,拥有瞬间越阶的战力。

  此刻后方的大莽军队距离林夕和高亚楠已经不到两百步,狂奔的人群带起的狂风甚至已经吹拂到林夕和高亚楠的身上,令人感到窒息。

  所有这些前沿的大莽军人也都已经看到了纪月轮身上发生的变化,身为大莽人,他们所有人也都知道此刻在纪月轮的身上发生的是什么。

  这对于他们而言,意味着神秘,意味着强大,意味着不可战胜。

  从心中泛出的狂喜和积累了千百年的敬畏,瞬间就压倒了他们先前看到纪月轮受伤的惊骇,一时间,黑压压的大莽军队发出了一声震天的欢呼。

  这样的欢呼和越来越为逼近的轰然脚步声更令人窒息。

  纪月轮这样级别的修行者在魔变之后,便会拥有完全超过大国师阶,甚至超过一般圣阶的战力。

  “你真是南方失败。”

  然而此时,林夕脸上的神色却是更加的平静,他微嘲的出声,然后鼓动魂力,稳定的再次对着纪月轮射出一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