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二章 找寻还活着的人

第十二章 找寻还活着的人

  这一箭,直射纪月轮的腿上好像被黑色柏油糊满般的伤口。

  魔变还未彻底完成,但纪月轮却已足够强大。

  原本宽大的红色神袍已经被他变得异常魁梧和庞大的身躯充满,就像是变成了紧绷着的皮甲。

  面对着林夕的这一箭,已经变得足够强大的纪月轮从喉间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咆哮,白色彗星般的箭矢,硬生生的被他一只手抓住,森冷的金属箭身在他的掌指之间剧烈的旋转着,让他的掌指尖一片血肉模糊,然而这一箭,却是硬生生的被他一手抓住。

  眼见纪月轮只是单手便硬生生的抓住力量惊人的箭矢,林夕和高亚楠身后如潮水一般逼近的大莽军队又是发出了一声震天的欢呼声。

  然而在这震天的欢呼声中,刚刚用力的呼吸着,享受着强大力量充斥体内感觉的纪月轮,却是变了脸色。

  他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多了些本身没有的东西。

  这些他体内本身没有的东西,急剧的改变着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就像漏了气的皮球一样,那股让他骄傲和欣喜的力量,迅速在他的体内消失。

  他看着林夕和林夕身后潮水般的大莽军队。

  在这整支大军都在为他欢呼的时候,他却开始极度的恐惧。

  他开始逃跑。

  在体内的力量还未彻底瓦解和消失之时,开始不顾一切的逃跑,因为他要将这个足以令整个炼狱山恐惧,对整个炼狱山而言都极其重要的消息传递回炼狱山。

  整个大军的欢呼声和吼声戈然而止。

  因为所有最前沿的大莽军人,都看到纪月轮原本还在庞大的身躯竟开始缩小,他们还看到,纪月轮开始狂奔,但是却没有冲向林夕,而是绕开林夕,朝着他们大莽军队冲来。

  在这样短暂的时间内,他们看不清纪月轮因为恐惧和震惊而扭曲的面目的,但是光是凭直觉,凭纪月轮奔跑的身姿,所有最前沿的大莽军人,便都可以第一时间肯定,这名一息之前还在魔变的炼狱山神官,此刻是在逃跑。

  怎么会这样?

  所有这些大莽军人,心中根本无法理解,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此时,林夕转身。

  对着身后的大莽大军再次连发三箭。

  三枝白色箭矢,极稳定精准的分射冲在最前的三名修行者将领。

  “噗!”“噗!”…

  两名修行者将领的头颅直接被箭矢洞穿,还有一名修行者将领手中的盾牌堪堪挡住这一箭,一声巨响之中,身体被震得硬生生倒退三步。

  林夕弯腰。

  高亚楠趴在他的身上,他开始朝着小云秦凤凰坠落的地方狂奔,一气呵成。

  此时潮水般的大莽军队已经距离他和高亚楠不到百步,但是其中三名修为最高的修行者将领两死一伤,其余所有人,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身影越来越远,却是无法追上。

  林夕就在这支大军的眼皮底下,消失在前方的黑暗之中!

  “嗤…”

  纪月轮狂奔的身体在距离最前沿的大莽军人还有十余米的时候,狠狠坠地,口中鲜血狂喷。

  一枝白色的箭矢从黑暗中射来,洞穿了他的身体,从他的前胸透出来。

  此时的纪月轮身体已经缩小成原来的样子,浑身都流淌着血水和汗水,身上的肌肤,甚至有些都裂开,掉落。

  “啊!”

  许多大莽军官和军人不由自主的骇然大叫着,一名炼狱山神官,且是巅峰大国师级,能够魔变的炼狱山神官,对于大莽、对于炼狱山而言,绝对和太子一样重要。

  然而这名炼狱山神官,却马上就要死去。

  太子已然死去,晋将军也已伤重难治,这名炼狱山神官,也要死去。

  这一夜之间,这里,竟有三名大人物,死在对方的刺杀之中!

  纪月轮的意识在迅速的模糊,若是换了别的修行者,此刻恐怕已经彻底死去,然而这一刻他的意志却是超越了生死的极限,在口中鲜血狂喷之时,他用尽了所有力气,发出了最后一声喝声:“他们已有克制魔变的药物,将我的尸体交给炼…”

  他的这一句话终究没有完整说完,然而许多和他距离只有十余米的大莽军人却听到了这一句话,都知道他最后没有完整说完的,只能是炼狱山。

  不知道被什么样的情绪所笼罩,正支大莽军队开始停了下来,陷入死寂。

  看着就在眼前的炼狱山神官的尸体,一名大莽校官瞬间浑身就被冷汗湿透。

  “克制魔变的药物…炼狱山的魔变…青鸾学院都已经能够克制了?”

  这名意志如铁的大莽校官,在这一瞬间,对于战争必胜的信念,开始有了动摇。

  ……

  小云秦凤凰很疲惫,而且那一下撞击让它很晕,所以在被林夕拾起之后,它就很干脆的睡了过去。

  在它睡着之后,空气中开始有一丝丝难言的元气开始流动,开始和吉祥修行时一样,沁入它的身体。

  “学院原来已经研究出了克制炼狱山魔变的药物?”高亚楠在林夕的耳畔,疲惫但满足的轻声说道。

  在去年那个令她和林夕等人都刻骨铭心的夏季里,闻人苍月从天而降的突袭,使得姜钰儿永远的离开了他们,在那一场改变了他们所有人的刺杀里,除了那名没有什么特长,只是没有什么坏心,学院准备让她将来承担起安可依承担的一些事情的怯弱女生之外,云秦的太子,他们的朋友长孙无疆也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间。

  而今天,林夕和她,也杀死了对方的太子,还杀死了这支大军的最高将领,以及一名强大的炼狱山神官。

  所以她没有办法不感到满足。

  林夕理解高亚楠的情绪,他的鼻子有些微涩,心中同样满足。

  “是的,我先前到安教授那里,便是协助她研制这克制魔变的药物。”他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轻声的回答高亚楠:“这原本是学院的机密…不过现在夏副院长让你们连更高的机密都知道,这自然不算是什么机密了。”

  “这名炼狱山神官的死会让炼狱山发现这点。”

  “是的,不过你说这个,我想起了一个连安可依老师都不知道的秘密。”

  “什么?”

  “安可依老师手里的那张药方…炼制这克制魔变药物的药方,是不对的。其实我在当时炼制的时候,没有完全按照药方,改变了一些其中药物的调配剂量。因为当时没办法解释我为什么那样做,再加上这种药物的配料就连学院也难以凑得齐,所以我当时便没有告诉安老师。”

  “所以说现在就连安老师都以为她手里的药方没有问题,而再按照那药方炼,是炼不出克制魔变的药物的…”

  林夕点头:“是的。”

  高亚楠看着点头的林夕,慢慢的笑了起来,“原来将神天赋对我们御药系也有用。”

  林夕也笑了起来。

  两个人的笑容里面,包含着很多东西,并不只是因为这谈话本身。

  “还有闻人苍月。”高亚楠轻声道:“最好他也去学个魔变。”

  林夕笑着摇了摇头:“我们还不够强,就算他学了魔变,我们也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可以逼得他魔变,或者将药物打入他的体内。”

  高亚楠轻轻的咳嗽了起来,她略微的动了动,把自己在林夕的背上调整得更为舒服些,她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轻声问道:“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绝大多数人应该会认为,我们占了这样大一个便宜,都正巧刺杀了太子…肯定可以回去了。”林夕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他认真的回答道:“但就算云秦的许多朝堂官员都不明白,其实我们要的并不是什么名利和功绩。既然在这里还会遇到千霞边军的残部,我想再往里,…而且再往千霞边关去,还会有云秦军人活着。”

  高亚楠明白林夕的意思,点了点头:“好,我们再往里去,去寻找那些还活着的云秦军人。”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