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三章 战争还在持续

第十三章 战争还在持续

  云秦某军前哨,一座木塔楼上的云秦校官瞳孔骤然收缩。

  一匹奔马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此刻正午烈曰下,他前方的原野一片空旷,所以这一匹奔马的出现显得那样的突兀,清静的天地间,放佛骤然出现了一个不和谐的音符。

  这是一匹带着马鞍的战马,上面空无一人,两个黄铜马镫在烈曰下闪烁着光芒。

  就在这匹战马的后方,紧接着出现了第二匹战马,第三匹战马,第四匹….黑压压的战马大批大批的出现,以一种乌云压城之势,闯入了他手中的黄铜鹰眼的水晶镜片,充斥满他的双瞳。

  “敌袭!”

  一声极其凄厉的喝声从这名标枪一般站在塔楼上的云秦校官口中尖啸而出。

  所有听到这样声音的云秦军人的心脏都瞬间收缩,默然无言之中,身体都微微的震颤起来。

  凛冽的杀气急速的在军中蔓延。

  这里是通往坠星陵的要塞之一,是云秦军方控制的范围,在这种白昼之时,小股军队的袭扰是根本无用的,如果大莽军队出现在这里,便只有可能是强攻,代表着在现在双方军势的僵持将会打破,大莽军方会有巨大的举动,出现在这里的大莽军队,将不可能是用千来计量,至少是会用数万级的数量来计量。

  这样的大军,将会是恐怖的浪潮。

  作为迎接这恐怖浪潮的第一块垒石,不管这一[***]莽和云秦新的绞杀最终胜负如何,他们这里,恐怕不会有多少人能够活下来。

  “为了云秦!”

  在喝出了敌袭二字,第一时间示警之后,最前沿塔楼上的这名云秦校官冰冷的拔出了背上的长剑,然后轻声的呼出了这四个字,准备迎接壮烈。

  然而就在此时,这名云秦校官的身体突然变得更加僵硬,他的脸上,也瞬间充斥震惊和不可思议的神色。

  “将军!”

  两个比方才的示警声还要急促的声音从他的口中急剧的喝出。

  前哨军官就像是整个要塞的云秦军队的眼睛,军令第一时间的准确下达,能够让整支军队及时做出应对,此刻这名云秦校官喝出这两个字,只有可能是情况陡然出现了变化,出现了让他根本无法决定的事情。

  一名身穿黑甲的将领只是几个起落,便像猿猴一样掠上了塔楼。

  这名面色肃杀到了极点的云秦将领马上就明白了前哨校官会什么会这样的反应。

  乌云般压来的战马群后方并没有出现另外的大军。

  而这些明显明显是属于大莽战马的庞大战马群的马鞍上,几乎都是空的,唯有不到一百的身穿黑甲的军士。

  很显然,这些战马和那些黑甲军士,都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即便是这短短的时间里,他都可以看到有战马力竭而口吐白沫的倒下,死去。他也可以看到,很多身穿黑甲的军士,也已经根本无力坐直,只是用绳索绑缚在马匹上,不至于掉落。

  而最让他此刻呼吸停顿,胸口堵住的是,他看到其中一个人,顽强的擎起了一面军旗。

  这是一面被箭矢洞穿了多处的黑色军旗,有星辰和暗红色的纹路…这是千霞边军的军旗。

  “待!”

  在一瞬间的迟滞之后,这名面容和绝大多数云秦军人一样异常冷峻的黑甲将领眼中难以想象的充满了热泪,他先行发出了一个命令,阻止了军械激发,只是令前线军队戒备,接着,他从塔楼上跃了下来,再次发令:“自己人!前锋营,和我迎军!”

  此刻没有什么言语能够形容这名热泪盈眶的云秦将领的心情,虽然先前就已经出过千叶关被诈军破关的事情,但是此刻,只是这面残破的军情和那些黑甲军人身上流露出来的气息,便让他可以用生命来保证,这是云秦军人,真正的千霞边军。

  千霞边军的总撤退早已经过了二十余天,二十余天过去,这些千霞边关的军人还能够活着,还能够回到这里,这对于他,对于整个云秦帝国而言,是一个真正的奇迹,一个令人热血沸腾,令人热泪盈眶的奇迹。

  手擎着边军军旗的莫寻花已经随时都可能倒下,但是看着前方涌来的黑色骑军,他却是始终紧紧的擎着这面军旗,没有倒下。

  “快!”

  “医护!”

  “….”

  黑色骑军终于涌入了他们的马群之中,一声声熟悉的云秦声音急剧的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莫寻花干裂的嘴唇再次沁出些血丝,他的视线有些模糊。

  他看到有一个黑色的影子冲到了他的身边,然后这个黑色的影子扶住了他的身体,一股股清水灌入了他的口中。

  “你们是怎么能够活下来的?”

  在这样的声音之中,莫寻花的意识才开始重新清醒。

  “大莽太子应该已经被林夕林大人刺杀了。”

  “是林大人救了我们,带着我们突袭了大莽军队的马场…我们才能活着到这里。”

  看着拿着水囊给自己喂水,扶着自己的云秦黑甲将领,莫寻花咳嗽着,发出了声音。

  “林夕林大人?…大莽太子?!”

  这名黑甲将领的身体瞬间再度僵直,手中的水囊之中的清水一时也没有注意,淋湿了莫寻花胸口黏满血污和灰尘的皮甲。

  一些军情的传递,永远要比人和马的足迹来得快。

  此前云秦的前线军方,也已经收到云秦的一些潜隐和密探传递回来的机密消息,大莽国内有一列应该隶属于皇宫的车马进入了战场,必定是有名大人物到现场督战或者劳军。

  这对于整个云秦军方而言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讯息。

  因为如果是强大的将领或者是身份特别尊贵的人物到前线督战,大莽军方便可能随之会有大的举动。

  就如同云秦首辅或者长公主这样的人物亲临前线督战的话,云秦军队肯定也会利用提振的士气而打一场大战。

  而在数天之前,潜隐和密探传来的军情显示,那名大人物有可能是大莽太子湛台守持。而且似乎大莽太子遭遇了刺杀,极有可能被刺杀掉了,但这样的消息却似乎在大莽军中绝对的保密着,所以还需要一些时间来印证这个消息。

  这个消息让云秦军方觉得可能是惑敌的成分居多,大莽太子这样在王朝之中仅次于大莽皇帝的人亲征,大莽军队怎么可能掉以轻心,在大军护卫之中,怎么可能被刺杀?或许大莽军方就是想利用这样的阴谋诡计来引起云秦军队的一些动作,甚至找出一些云秦的潜隐和密探。

  然而现在…这样的消息是真的?

  “你的意思是说…你们参与了林大人的这次刺杀?”这名黑甲将领回过神来,艰难的呼吸着,看着莫寻花问道。

  “是的。”莫寻花看着这名将领,舔了舔嘴唇,“我们带着马匹冲出军营时,林大人已经发动了刺杀,我们从很多大莽人的叫声之中,听到太子应该已经被林大人射死…这正是我们一定要活着回来的原因。”

  云秦黑甲将领听到肯定的回答,他的胸口放佛又被大锤敲了一记,许久才说得出话来:“真正的荣光绝对不会被抹杀,这个消息应该很快随着进一步的军情传递回来被得到证实,整个云秦的人,都会知道这个战场上发生的这些事情…”

  “那支军队有多少人?”这名将领的声音突然又停顿了,隔了片刻,他才又艰难的出声,“林大人,还活着么?”

  莫寻花看着他,也是沉默了许久,才道:“在两万五千人以上,林大人进入中军,刺杀太子。”

  云秦黑甲将领再次陷入沉默。

  数个呼吸之后,他开始厉声呼喝,呼喝军报官,将这里发生的事情记录,快速传递汇报。

  在超过两万五千人的大莽正规大军的中军,去刺杀对方的太子,这还有可能活着么?

  云秦黑甲将领的心中不断的冰冷,眼中却是又开始有热泪留下。

  即便是云秦自己人,也觉得林夕不可能在这样的敌军中活得下来。

  然而这名云秦黑甲将领不知道的是,就在此时,在他视线所不能及的敌军后方,一名名脸色异常阴沉的大莽修行者,和十数支大莽骑军,正在不分黑夜白昼的搜索着林夕和高亚楠的踪迹。

  …….

  同一时间。

  帝国最北的登天山脉之中,在青鸾学院之外的一些布满白雪的山峰之中。

  十余名身穿学院黑袍的学院教授和讲师,正在清理一些同样身穿黑袍的强者尸体。

  在那一曰学院的反对派首脑,和夏副院长同一时代的那名老人死去之后,学院的战争结局已经注定,那名看着罗侯渊的老人,也落寞的离开了青鸾学院,不再问尘世。然而这也是青鸾学院历史上最残酷的纷争和大清洗,一些扫尾的战争还在持续。

  一名黑色散发在雪中飘舞,胸口有一个血洞却依旧桀骜不驯,满脸不在意的疯狂之色的男子在血泊中走过。

  “只是学院内部的纷争,只是教学的争端,却偏偏和皇权的争端联系在了一起,要弄得生死相见,这又是何必呢?”

  这名男子的眼神却是有些寂寥和落寞,发出了一声叹息。

  叹息声中,一道带着疯狂气息的剑光,落在了前方厚重铁门的巨锁上,将巨锁的锁心在顷刻间硬生生的绞碎。

  他是止戈系的教授秦疯子。

  厚重的铁门在他的面前打开了,内里赫然是一个炼制各种魂兵的场所,有许多刻在地上的符阵,有超出现在重铠数倍大小的巨型重铠,还有许多耀眼的宝石,还有许多散发着柔和黄光,纂刻满木纹的木鹤。

  同一时间。

  有一只闪着黄光的木鹤从这座山峰的后山撞破了厚厚的积雪,冲出山林,以惊人的速度掠上狂风和飞雪呼啸的天空。

  骤然,这只木鹤上,一名身背着一个大木箱的黑袍讲师瞳孔收缩,放大。

  他前方的山峰上,孤零零的站着一名独目黑袍箭手。

  佟韦独自一人站在山峰的最顶端,看着这支木鹤,他手中拿着的是张院长的“小黑”。

  一枝箭矢从山峰顶端飞射了出来。然后整个天地间的风雪都似乎凝聚到了这一箭之中,降临到这只木鹤上。

  木鹤变成无数的木片。

  木鹤上的黑袍讲师也变成了碎片,但令人惊奇的是,黑袍讲师背着的木箱却是完好的,坠落了下去,落在了厚厚的雪地上。

  很快,一名黑袍讲师出现,捡起了那个木箱。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