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四章 他还活着

第十四章 他还活着

  青鸾学院的战争随着最后一批替学院反对势力研制强大魂兵的教授和讲师的战死而将近尾声,但大莽王朝和云秦帝国的战争还在继续。

  怀着各种原因越过千霞山进入战场的大莽修行者和林夕之间的战争还在继续。

  被数万大军知晓的事情将不会是秘密,是不可能掩盖得住的。

  大莽太子湛台守持在军中刺杀的消息开始在大莽和云秦方面都急剧的传播出去。

  数名在那一夜没有战死的晋乘云的部将选择了自刎谢罪。

  随着大莽太子被当军刺杀的消息传播出去的,还有那一夜更多的细节。

  死去的不仅是没有什么战力的大莽太子湛台守持,还有大莽名将晋乘云,还有一名修炼了魔变的炼狱山神官纪月轮。

  …

  “林夕林大人没有死,他竟然在大军中逃了出去!”

  “和他在一起的青鸾女学生,是周首辅的女儿?”

  一名最早接到准确情报的大莽前线将领,浑身颤抖着,不能自己。有些军情属于机密,所以他不能透露有些细节,但被难言的激动充斥身体的他,忍不住第一时间发出了欢呼,发出了大叫,“林大人没有死!林大人还活着!”

  “什么!林大人还没有死!”

  “林大人活着!他还活着!”

  一声声的欢呼声和大叫声,在这支军队之中传开,化成了浪潮…这样的声音,席卷向云秦全国。

  ……

  “两名国士阶的修行者,面对两名大国师阶的修行者,且其中还有一名是修炼了魔变的大国师巅峰的炼狱山神官,竟还能战而胜之…他的确有很多的秘密。”

  千霞山之后,大莽境内,刚刚开始重建的夺月城,一间草庐之中,一名身穿月白色长衫,仪态不凡的中年长须男子缓缓从草席上站起。

  “师尊,您也要去追杀这名青鸾学生?”

  他的面前,数名盘坐在草席上,听他传授一些魂力控制和战斗技巧的大莽年轻修行者,顿时齐齐变了脸色。

  “连那名纪神官都死在了他的手中,连大军和那么多名修行者都没有能够杀死他,师尊,你怎么可能杀得死他。”一名他的学生跪拜伏地,不怕他降罪,直言不讳的乞求他留下。

  “我传授给了你们很多东西,但你们还是有很多事情不懂。”

  “既然如此,我也不急着走,再给你们授一堂课再走。”

  身穿月白长衫的中年大莽修行者微微一笑,再次盘坐下来,坐在草席上,看着面前的诸位学生,不急不缓的温和道:“昔日唐藏古国甚至不顾连年和青鸾学院交战,也要将谷心音留在唐藏,便是因为谷心音得到了一门连般若寺都已经失传,或者不得要领的强大修行之法。没有人知道这门修行之法到底是什么样的…然而现在很多人却应该和我一样知道了。”

  “因为林夕便是去接谷心音的青鸾学生…因为从这些他的细节,可以肯定,他的魂力喷涌速度远超一般正常修行者。所以谷心音在唐藏得到的,是一门可以让修行者的魂力喷涌速度完全超过本身极限的强大修行之法。”

  “你们应该很清楚,魂力就相当于我们修行者的拳头,在同一时间,我们可以挥出一拳,但拥有这样强大修行之法的谷心音,林夕,却是可以挥出两拳。所以这是一门可以越阶而战…大大提升修行者战力的强大修行之法。光是这样的一门可以让修行者彻底凌驾于别的修行者之上的修行之法,便已值得我去追杀这名青鸾学生。”

  “然而他身上的秘密,还不止这一点。”

  “他的三尾黑狐猫、坠星天凤,都是可以用来融魂的强大妖兽。”

  “而且他区区国士中阶的修为,便已经能够御剑,这是一柄什么样的剑?这个世上,才第一次出现这样的一柄剑…我自然想要将这柄剑拿到手中看看。”

  “现在大莽军队和云秦军队在交战着,而这六十年来,我们大莽的修行者,也在和云秦的修行者不停的交战着。先前在云秦千霞军和我们大莽军队僵持着的数十年间,千霞山中进行的战争,便主要是我们大莽修行者和云秦修行者之间的战争。而现在,对方也没有在云秦军中,我们那么多大莽修行者过去,是为了要杀死他,这依旧是我们大莽和云秦修行者之间的战争。事关我们所有大莽修行者的荣辱。”

  “对方之所以能够越阶杀死纪神官这样的存在,那是因为他有这么多的秘密,现在他的这么多秘密彻底暴露,虽然他杀死了很多人,但他的可怕程度,他的威胁,却反而越来越小。所以我才有信心,可以杀死他。”

  “……”

  不管是何种形式的权力更替,在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人的本能之中,尘埃落定之后,皇帝便终究是真正的皇帝。就如同长孙无疆的死亡一样,大莽太子湛台守持的死亡,也在大莽国内引起了巨大的震动。

  如果一个国家,一个皇帝在金銮殿中面对百官,进行朝会的时候,却是被一名别国的使臣上前直接扇了个巴掌,然后还拿对方无奈,只能看着对方的使臣潇洒的离开…这样的事情,会让这个国家的国民怎么看?

  皇帝和太子这样的人,不仅代表的是权势,同样也代表的是一个国家的威严和脸面。

  林夕在大莽大军之中刺杀了慰问军队的太子,然后逃离,这便简直就像是当着大莽所有人的面,扇了大莽军方和皇帝一个巴掌。

  再加上林夕显露出来的那么多令修行者心动的秘密,所以大莽国内的很多地方,都开始进行着夺月城草庐中这名身穿月白长衫的修行者和他学生之间类似的谈话,还有很多淡泊名利,但却无法抵御获得更强大力量诱惑的修行者,也开始从大莽国内出发,开始朝着千霞山进发。

  ……

  ……

  四名大莽修行者谨慎的在一片废墟之中行进着。

  这片废墟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一个驿站,但实际上却是先前云秦千霞边关的一个隐秘粮草中转地,许多外表像是普通厢房的房间其实都是库房,内里还有深挖的地窖。

  此刻这处地方已经被大莽军队攻陷扫荡过,所有的房屋都已经被放火烧过,都已经残破不堪。

  “嗖”的一声凄厉箭啸。

  一枝白色的箭矢从一片废墟之后飞出,咄的一声闷响,瞬间洞穿一名修行者手中皮质般的长幡,射入这名修行者的右肩窝,鲜血飚射。

  四名大莽修行者非但不惊,反而都是面露狂喜和冷笑的神色,就连被箭矢洞穿肩窝的大莽修行者都只是眉头猛的皱了皱,便飞速的朝着箭矢射出的地方掠去。

  出箭的人是林夕。

  他们也十分清楚,那就是林夕。

  因为从昨夜开始,他们一行七人就已经和林夕、高亚楠遭遇,然后一路交战、逃、追到此处,他们也已经极其疲惫,也有三人死在了林夕和高亚楠的手上,但是他们也已经可以肯定,林夕和高亚楠已经跑不动了。

  光是从这一枝箭矢的力量,他们就也已经可以肯定,林夕的魂力也已经消耗到了极限,现在不要说杀死他们四人,就连跑出这个废弃的云秦储粮地都根本无法做到。

  林夕和高亚楠的身影从那片废墟之后显露了出来。

  两个人只是缓缓的走出,脸色都是明显魂力耗用太过之后的苍白,的确都是已经消耗到了极限,无法再逃了。

  两人也没有再逃,只是看着这四名越来越为接近,已经和他们纠缠了大半夜和半个白天的大莽修行者,似乎准备平静的迎接死亡。

  “嗤”“嗤!”….

  然而就在此时,一阵密集的破空声响起,一片暴烈的箭雨顷刻落下!

  四名修行者之中,其中一名魂力也消耗得几乎殆尽,无法将魂力顷刻密布全身的修行者直接被射成了刺猬,浑身是血,瞬间死亡。

  另外三名修行者凭借手中的兵刃和魂力的喷发活了下来,发出了震惊愤怒和不解的叫声,但就在一轮|暴雨落下的瞬间,又是十余张金属抛网和一阵弩箭落了下来。

  这三名惊骇的修行者来不及闪避,被一层层的金属抛网裹成了一团。

  他们看到,足有两百余名云秦黑甲军人从两边的废墟之中冲了出来,这些云秦军人身上大多带伤,身上的云秦黑甲大多残破,神容憔悴,但却是都带着令他们恐惧的凛冽杀气。

  一根根长枪和弩箭不停的投射到他们的身上,还有更多链锁。

  这三名大莽修行者拼命的挣扎着,但是在如此密集的打击下,却是根本挣脱不开,只是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三名大莽修行者的身体便无法扭动,变成了插满许多兵刃的尸体。

  林夕缓缓的呼出一口气,微躬身朝着这些躬身朝他行礼的云秦军人回礼。

  很多大莽修行者说的并没有错,一个人赖以越阶而战的秘密全部大白于天下之后,这个人的战力就相当于被大幅削减,就被打回原形,不再具有越阶而战的战力了,但是他们没有想到,林夕此刻已经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他们还以为林夕不在军中,这就还是纯粹修行者和修行者之间的战斗,但事实上,林夕和高亚楠已经找到了一些还活着的千霞残军。

  这些云秦军人的身体都已经十分疲惫,但他们能够到现在还活在敌后,无疑…他们都是意志最为坚定,最懂得战斗的云秦军人。

  除了已经暗中聚拢起了不少这些云秦军人之外,所有的大莽修行者,并不知道,林夕的身上还有更多的秘密还没有显露出来…所以林夕还活着。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