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六章 皇城夏雨,首辅谈

第十六章 皇城夏雨,首辅谈

  一场代表着盛夏来临的大雷雨很快席卷了整个南陵行省以至于半个云秦帝国。

  大雨使得道路泥泞难走的同时,也会冲刷掉许多气息和人活动的痕迹,很多大莽修行者在暴雨来临时,沉默的沐浴着雨水,让雨水将自己沾满风尘的身体冲刷干净的同时,也知道在十余天的雨季结束之前,想要再找出林夕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林夕和高亚楠以及霍青等两百余名意志坚韧的云秦军人行走在暴雨之中。

  在暴雨之中容易被雨滴击打发出声音,且浸湿之后分量会很重,更耗体力的云秦黑皮甲已经全部被他们丢弃,所有人只是穿着布衣,兵刃也都用布条包裹了起来。

  这种能见度极低,且雨水会冲刷掉一切活动痕迹的天气,其实是最适合林夕这种风行者活动的。

  但修行者毕竟也是人。

  前些时日不停的战斗,使得疲惫就像潮湿天气里石头上的青苔一样,在他们的体内蔓延,他们身体的恢复越来越慢,而且虽然这些时日不停的杀死大莽修行者,但遭遇大莽修行者的频率却越来越高,而且其中难以对付的厉害修行者也似乎越来越多,这让林夕和高亚楠肯定,他们杀死的大莽修行者肯定不如新进入南陵行省的大莽修行者多,而且按照这样的形势下去,恐怕连圣师阶的修行者都会出现。

  虽然大莽王朝在前一两年的时间里因为插手碧落陵,因为杀死李苦,因为铲除老皇帝的力量,损失的圣师阶的修行者和大国师阶的修行者极多,圣师阶的修行者承担着更为重要的责任…然而当大莽军方和炼狱山发现连那么多大国师阶的修行者都无法杀死林夕之后,那大莽王朝和炼狱山也会相当于被林夕逼上绝境,无奈之下,挤也会挤出一名圣师阶的修行者来对付林夕。

  任何事情都是有底线的。

  林夕很清楚自己修行的底线,所以在这盛夏暴雨来临之后,他选择带领这些军队取道千霞山退走,不再和这些大莽修行者纠缠。

  “轰隆”一声巨响。

  一道明亮的闪电从天空中急剧的蔓延而下,劈中了前方山脚下一株大树,那株大树的树干被劈开,竟燃起了些火来,然后又迅速被雨水浇灭。

  “你的意思是说,在你所说的‘之前的世界’里面,这种闪电是能被利用,甚至储存起来,然后驱动机械的?”高亚楠在雨水中努力的睁着眼睛,轻声的问林夕。

  好奇是任何人的天性,更是少女天生的权利。

  一路上,高亚楠已经让林夕详细的说了很多那个只有用“梦境”才能解释得通的世界的很多事情。

  此刻看到这夏雷的恐怖天威,她便更加觉得林夕所说的那些,更是不可思议和不合道理,但可以当成好听有趣的故事来听。

  “是的。”林夕好久没有痛快的讲过埋在心底里的这些东西,他也很乐意有高亚楠这样的听众,此刻看着在雨水的冲刷下,脸孔显得出奇白净和娇嫩的高亚楠,他微笑着微仰头,用手搭成帘子放在眼前,看着天空,道:“这种闪电是能够用金属来传导的,我刚刚想到,如果是一种这种打雷的天气,若是用一些热气球,带着一些连着铁索的铁网上去,到时候投下来,投到敌军阵中,要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真能电死很多人。只是自己控制的也很危险….因为这雷电威力实在太大,只能再想想办法,一个人控制很多这种抛下铁网的热气球引雷,但自己要做到绝对绝缘。用很长的胶辊?或者让大匠师做一件密闭的胶质铠甲?”

  “估计没有一个大匠师会无聊到一个要看天吃饭的设想而帮你做这些事情的。”高亚楠笑了起来,“除非你能让闪电什么时候落下就落下。”

  林夕怔了怔,突然又不好意思的凑到了高亚楠的耳边,“其实我还有个秘密忘记和你说了…我的魂力,能够和长孙无疆一样激发金色闪电了,就在碧落陵,我和他同时中箭之后…”

  高亚楠也顿时怔住,在大雨之中转过头来看着魏索,“…相当于融魂?”

  “你才是真正的天选,实在太聪明,连我自己都反而有点跟不上你的思维。”林夕有些苦笑,又有些感叹的说道。

  高亚楠深吸了一口气,极其凝重和认真的告诫道:“这个秘密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否则圣上必定难以接受,他绝对不可能容许你拥有长孙氏才能拥有的东西,一定会不顾一切也要杀死你。”

  “当然,他当然不会想让我做太子或是王爷。”林夕苦笑着点了点头,“所以即便我对敌那炼狱山神官,我都没有展露过这个秘密。”

  高亚楠见林夕明白,也不多说什么,沉默了片刻之后,放松了下来,又轻声道:“所以按照碑文上的留言,张院长应该是去了登天山脉之后?”

  “应该是的。”

  林夕沉吟了片刻,道:“只是我想既然张院长都不告诉夏副院长他们,便自然有他的用意,或许便是不想学院的人和他一起去冒险,尤其他到现今也没有出现…我便想着或许他的意思是,只有像我这样的,到了圣师修为之后,去登天山脉之后才会比较安全。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尊重他的意思,还是隐瞒着这个秘密。”

  高亚楠点了点头,在雨中,她却是又将自己的手放在了林夕的手心,平静的说道:“若是将来你要去,我要和你一起去。”

  林夕转头,看着她在雨中显得异常干净和美丽的脸庞,心想着光是有你,到了这样一个世界,便是值得的。于是他温暖的微笑了起来,重重的点了点头,“好,将来我们要去就一起去。”

  ……

  ……

  在夏雨席卷大半个云秦帝国时,大莽太子湛台守持被林夕前线刺杀的消息得到证实,也已经传遍了大半个云秦帝国,传到了中州皇城。

  其实林夕的想法从一开始就很简单,而且对自己也看得很清楚。

  他只是大河里面的一条鱼,根本没有能力改变这个世上很多事的发生和走向,所以他不对自己抱有什么期望,不做让自己做不到而会很痛苦的事情。

  他只是简单的报仇,要杀死胥秋白,杀死闻人苍月。

  在这个报仇和让自己变得更强的修行过程之中,能够救些人,便尽力救些人。

  能够杀死胥秋白,只是因为胥秋白不知道他的秘密,自己临城挑战。

  至于杀死大莽太子,也纯属意外和巧合。

  然而他无意之中做出的这些事情,再加上他始终活着…在整个云秦帝国遭遇这种危机的时刻,给所有云秦人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

  绝大多数的人,自然将他看成荣辱不惊的英雄,他在越来越多的云秦人心中,成为光明的象征。

  他便是代表着荣光和光明。

  文首辅府邸之中。

  云秦帝国此刻第一权臣文玄枢平静的看着房外雨檐下的芭蕉树,看着银线般的雨水敲打着芭蕉树的葱绿树叶,发出好听的声音。

  “登天山脉之后?”

  他光洁的额头上,因为他的微微蹙眉,而泛起了几丝皱纹,好像几条冰冷的剑锋。

  “是。”

  坐在他下首的许箴言冷漠的点头,“按翰林院的司库记录,当时张供奉借阅的那几本,恰好都是记载着有关登天山脉之后的东西的古籍。”

  文玄枢平静道:“这应该不是巧合?”

  “应该不是。”许箴言点了点头,道:“那么多皇庭供奉之中,最厉害的当属大供奉倪鹤年,但是和圣上最亲近的,圣上最信任的,却是从小便是他贴身侍卫的张秋玄。张秋玄也相当于是圣上的半个老师。而且我已经查过,有充分证据表明,张秋玄借阅过那几本书的当天,便和圣上有过会晤。”

  “许多的偶然,有些微的痕迹联系在了一起,便成了必然。”文玄枢放下了手中的案卷,看着许箴言,“你是否明白我的意思?”

  许箴言面色没有什么改变,沉冷道:“大人的意思,是那年还发生了一件大事…张院长离开了学院,然后再未出现。”

  文玄枢笑了笑,不说什么,只是看着许箴言。

  许箴言接着缓声道:“因为库房记录之中没有那几本古籍的详细介绍,所以要想知道这几本古籍的具体内容,以及和张院长消失的事情有没有关联,便还是要对付张秋玄。”

  “那一年的大事,不止张院长离开学院,然后再未出现。”文玄枢满意的点了点头,眉头松开,但脸上的神色却是更加冷静,更加威严,嘴角带出了一丝微讽的意味:“那一年先皇留下的十余名真龙卫不知去向,还有我知道,有数名从不在世间出现的皇庭供奉,也一齐消失了。所以在接下来很多年,圣上才会急着扩充自己的实力,甚至会设法去暗中和大莽做交易。”

  许箴言的呼吸有些凝滞。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