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二章 所说的敬畏

第二十二章 所说的敬畏

  夏日里,一支整齐划一的骑军护着十余辆大型马车,沿着官道,来道一片青翠山峦之前。

  为首一名青年将领身上的黑色皮甲在阳光下显得有些油光发亮,在他的指示下,三十余骑侦察骑飞奔而出,分成三列,分别朝着前方山峡道路及两侧山峦而去,很快便传回了表示无异常的哨响。

  黑甲青年将领剑眉皱着,沉思着,不知道思考的是什么令他恼火的事情,不快的神色泛在脸上。

  听到侦察骑的哨响,这名黑甲青年将领握拳往上做了个动作,整列队伍又开始往前齐整的行进,正在此时,这名黑甲青年将领却是霍然回首。

  他身后一辆马车的车门帘掀开,一袭干净青衫的林夕,从中走了出来,看着他笑了笑。

  这名原先面上隐然有不快神色的黑甲青年将领顿时面露尊敬神色,手中缰绳微收,座下战马脚步略缓,便到了林夕身侧,微躬身道:“林大人,距离如东陵还有大半日行程,您可安心休憩。”

  “我知道。”林夕看着这名校尉,微笑点头道:“我就是出来透透气,顺便和你说些话。”

  黑甲青年将领恭敬道:“大人要找我说话,只要唤我进车厢谈话便是,在外抛头露面,毕竟比较危险。”

  林夕微笑着看了一眼前后密密麻麻的骑军,又看了一眼前后的十余辆马车,轻声道:“顾大将军让你们这么多人,带着这么多军械护送我,难道还不够安全?”

  黑甲青年将领认真应声道:“林大人,顾大将军亲自下过手谕,您身份特殊,在战场上是明刀明枪,但不在战场上,在云秦境内,却是暗箭难防,不知道会有多少潜伏的奸细和刺客,会对大人不利。”

  林夕笑道:“可能还不止是大莽人,或许还会有很多‘自己人’会对我不利,对吧。”

  黑甲青年将领面色微僵,随即再次对林夕躬身行礼,沉声道:“林大人,不管对您不利的是什么人,那些人,都是我们的敌人。”

  林夕摇了摇头,自嘲道:“我又不是军方将领,又不在朝堂之中,甚至不算是云秦官员,你们为我这么费心费力,可是有些超出待遇。”

  黑甲青年将领恭敬道:“林大人,不管您是什么身份,我们是军人,我们必须严格执行上峰的命令,既然我们接令要将你平安送至如东陵,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所有前线的弟兄们都对大人敬仰至极,若是大人您在我们护送之下出了些意外的话,我们真的唯有一死谢罪,否则我们无颜回去面对他们。”

  “放心,我又不是弱不禁风的花朵,不会有什么事的。”

  林夕看着对自己异常尊敬又十分固执的校尉,又笑了笑,轻声道:“你方才说我的身份有些特殊,你老实说,现在外界对我的看法如何,到底是如何特殊法…这事关我的判断,事关我的安全。”

  黑甲青年将领微微犹豫了一下,认真轻声禀报道:“外界现在已有流传,说林大人您可能是拥有和张院长一样修行潜质的人…说您的身份,是青鸾学院都难得一见的‘将神’。”

  “居然已经不是青鸾学院天选和风行者,已经说我是将神了。”林夕忍不住摇了摇头,自语般道:“看来闻人苍月和大莽方面,在传播这样的消息方面,是出了很大的力气。”

  黑甲青年将领又犹豫了一下,似乎开口想问什么,但最终还是闭上了嘴,没有问什么。

  林夕却是看得出他眼中的意思,微微的一笑,点头道:“越是这样,就越能给我带来更多想要对付我的人,虽然我的修为还不高,在很多人的眼中还很弱小…言归正传,既然顾大将军和你们都知道我在帝国内的行踪变得不再隐秘之后,光明正大的行走在帝国内,反而可能会比在战场上行走更危险,会遭遇更多的暗杀,那你们有足够的力量保护我么?”

  “我的意思是,万一遭遇大国师,甚至圣师…你们有什么东西可以抵挡么?”微微一顿后,林夕看着这名黑甲青年将领,轻声道。

  “有。”

  黑甲青年将领没有什么犹豫,轻声道:“大人,我们这八百骑军之中,有十五名黑旗军的人,其余马车中,有八架刚刚抵达前线不久,我们云秦在穿山弩机的基础上,改进出来的破山弩机,一次可射三枝弩箭,且速度和威力更甚,这些加上我们,应该已经足以应付大国师阶的修行者,至于圣师…我们有两架我们龙蛇方面匠师改造的抛网机,网上粹有剧毒,还有三名身穿青鸾重铠的人在车厢里,现在队伍里面还有“逐日”和“祥云”两匹速度极快的骏马,要缠住圣师,让大人你们逃脱,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

  “最强弩车,抛网军械,云秦最强重铠,快马,也只是能够缠住圣师…圣师的战力,终究还是太过强大。”林夕轻声感叹了一句,却是又笑了笑,看着神色冷峻而凝重的校尉,道:“只是云秦的圣师阶修行者,都是有名有姓,只要出手,便会被知道是谁。至于大莽的圣师,要光明正大的来拼一支军队,恐怕也是没有这样的勇气,尤其出手之后,恐怕也难逃得回大莽,大莽也未必舍得付出这样的代价,毕竟前面两年,他们死掉的圣师已经太多。尤其废了大半个千魔窟之后,又相当于断绝了不少圣师的来源。所以遭遇圣师硬拼的机会倒是不大,最有可能的,反而是各种各样的暗算。”

  黑甲青年将领沉稳的点了点头,听到林夕自己想得这么细,心中对林夕更加敬佩的同时,也是心情微松,道:“我想也是如此。”

  此时队伍已近峡口,林夕微仰头看着两侧青山,凉爽的山风从山林中拂来。

  “想要杀我…已经在外面宣扬我可能拥有将神天赋…既然这样,好歹也不能让他们失望,也要让他们看看我的厉害…让他们懂得青鸾学院所说的敬畏。”

  就在此时,林夕微笑着,轻声说了一句只有黑甲青年将领和他才能听得到的话。

  黑甲青年将领剑眉微皱,他不明白为什么林夕突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那些破山弩机,射程有多少?应该能够轻易的射到这座山顶吧?”就在他转过去之时,林夕又轻声说了这一句。

  他看到,林夕的目光落在官道左侧的那座青山上。

  “射高可达七百步,这座青山不过四百步高,可以。”黑甲青年将领不解,但还是马上认真的回答。

  林夕接着轻声道:“弩车隐藏在车内,弩箭出口应该是对着窗?因为对手若是冲阵的话,从侧面冲阵,总是比正面一路冲杀到中间来要简单得多。应该能在内里调整…瞄准,施射的吧?”

  黑甲青年将领身体微震。

  弩车隐藏在车内的情形,完全和林夕此刻所猜测的完全一样。

  “是!”他马上点了点头,回应道。

  “有人会在这个峡口伏击我们。”林夕微微一笑,道。

  黑甲青年将领面容一寒,轻声道:“侦察军已经侦察过…”

  林夕摇了摇头,道:“既然你是龙蛇边军,你便应该也清楚,侦察军没有发现,便不一定代表着真的没有人。”

  黑甲青年将领深吸了一口气,点头,“是。”

  林夕接着平静道:“发动攻击,也不一定就要人冲杀…滚木、坠石,都能杀人。先前做好布置,只要一个人,便能滚下几株巨木,滚下万斤大石。你看到左边青山上那块就像巨猿一般的山岩了没有?对方就在那块山岩后面。”

  黑甲青年将领不可置信的往着林夕所说的地方看去。

  左侧青山上,有一块巨大的岩石横卧崖侧,如猿猴,重不知多少斤,看上去根本不是人力可能推动。

  而且树木掩映之下,根本不可能看得清那岩石下方,更不用说是岩石后侧的东西。

  “这么多弩车激发,调教得精准一些,应该大部分都能落道岩石后侧,且对方不知道会突然有这样的打击,应该来不及反应。”林夕微微一笑,看着因为震惊和不可置信而有些呆住的校尉,轻声提醒道:“如果你没有更好的杀死一名应该是大国师阶的强大修行者的办法,最好还是听从我的建议,马上下令让弩车调校。这样我们道峡口之前,应该来得及。”

  黑甲青年将领的目光剧烈的闪动了起来,“林大人…这就是传说的将神天赋么?”

  林夕看着终于忍不住问出这句话的边军将领,笑了笑,“如果你相信我的直觉,可以试试。”

  黑甲青年将领躬身,不再多说什么,纵马飞速的在队伍之中穿梭。

  ……

  青山山巅。

  巨石背后,站立着一名身穿月白色长衫的中年长须男子。

  这名面容温雅,脸色平静的中年长须男子,正是在夺月城草庐之中,他的众位弟子都阻止他进入云秦追杀林夕,但他却执意进入云秦,并对诸位弟子上了最后一课,告知他们自己为何要追杀林夕,以及他自觉可以杀死林夕的道理。

  他能够很快的出现在这里,而且能够布置好一个杀局等着林夕,便已能说明他比起一般的大莽修行者要强大许多。

  强大,不止是在修行方面。

  要杀人,也不一定都要靠魂力拼杀。

  在他脚下看似没有任何异常的枯叶之中,埋着数根藤索,只要他发力震断这数根藤索,便会有一根巨木冲撞而来,撞到他面前这块原先即便是圣师都无法推动的巨石上,然后这块已经被他做过手脚的巨石,将会坠下,将数辆马车,一齐压得粉碎。

  在他视线之中越来越清晰的军队和马车已经到了峡口,他距离成功唯有一步。

  而且他也十分懂得取舍,心中丝毫不纠结…能够生擒林夕,便最好,或许能够逼问出他的修行之法,但没有希望生擒林夕的话,将他杀死,接下来设法取得林夕的那柄剑,对于他而言也已经很好。

  能得者,便取,不能得者,莫贪,**太多而不得,空有烦恼。这是他授课时,便对学生说过的话。

  不贪的人,便更能容易成功…然而就在此时,就在他距离他的计划成功实施唯有最后一步时,他陡然觉得天地中突然出现了一片令人寒冷的震鸣。

  然后他看到,一道道对于他的感知而言,都快得模糊的金属流光,狠狠的从天空中砸落了下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