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八章 光明、重铠、君臣

第二十八章 光明、重铠、君臣

  “圣光?”

  宇化山河微笑着转头,“我们祭司殿,只将这种光称为光明。”

  “很玄奥,神奇。”林夕钦羡而认真的说道。

  “最重要的一点…今夜我和你在如东陵,最重要的一点,你要记住。”宇化山河负手看着在黑暗之中重重叠叠的民居,肃声道:“我们祭司在这世间最大的力量来源于信仰,而不是修行之法。正如祭司殿的这种光明,明明可以解除战场上很多战士的伤痛,但却始终只传少数品格能够代表光明,能够进入祭司殿的人,那是因为若是这种光明到处皆在,那些不能代表光明的人都能掌控的话,便不能带来信仰。”

  “这让我想到了一个选择题。”林夕表示能够理解的点头,轻声道:“如果一方是一个好人,而另外一方是一万个好人,杀死一个好人,能够救一万个好人,杀还是不杀?”

  “你的思绪跳跃的确很快,但我能明白你的意思,为了引导更多的光明,带来更多的光明,有些时候必须付出一些牺牲。”宇化山河认真的看着林夕,“如果你是,你会怎么选择,杀掉那一个好人,救一万个好人么?”

  林夕摇了摇头,“不知道,我总是觉得这是个很残酷,很令人郁闷的问题,而且不亲身面临那种时候,我怎么会知道我会做出哪种选择。”

  “我也不知道。”宇化山河微笑道:“这是人的正常反应,所以祭司就是有人性的人,而不是神。”

  林夕微笑,看着那名因脖子上烂疮好了的年少乞丐发出惊喜的呼声,又敬畏神迹般拜伏在地上的样子,他由心的开心,“这种光明只是需要消耗魂力么?”

  “不是。”

  宇化山河摇了摇头,道:“这种光明也代表着牺牲,会付出我们的魂力,精神和体力,就像我们承受掉了对方的苦痛。”

  林夕的面色凝重了些,仔细的看着宇化山河,“这就相当于拿我们的命去救别人的命。”

  宇化山河点头,“可以这么认为,我们修行者的身体比普通人的身体要强壮许多,恢复得也快。”

  “其实最简单的比方,这就像是输血,对方失血,我们输血的话,对方就会好,我们少量失血,很快也会恢复过来,但如果失血太多,我们也会很虚弱,甚至死去。”林夕看着他,说道。

  “你这个比喻非常恰当。”宇化山河看着林夕,眼神之中毫不掩饰自己的满意。

  林夕继续认真的请教道:“那能用来医治自己么?”

  宇化山河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那是你们青鸾学院的明王破狱才能做的事情。”

  林夕笑了起来,再次对宇化山河躬身行礼,“受教。”

  ……

  青鸾学院。

  天工系的一间工坊之中,聚集着数名并不怎么注重仪表,身上黑袍甚至涂满各种污油和沾着一些铁屑的老人。

  谷心音就站在这几名老人的身旁。

  但这几名除了身上的黑袍是学院教授长袍之外,形容和老铁匠似乎也没有太大分别的老人,却似乎连他也并不怎么看得起的样子。

  这似乎很荒谬,但这些老教授却都是有这样的资格。

  因为他们是整个青鸾学院,乃至整个云秦,最卓绝的大匠师,对痴迷于各种冶炼、符文、制器的痴人,对于冰冷金属和符文的兴趣,胜过对人的兴趣。

  这些人,是因为昔日的张院长,才来到青鸾学院…也正是因为有张院长这样的存在,许多各种各样,眼睛长在头顶上的痴人,才会聚集到青鸾学院,成为青鸾学院的强大底蕴。

  现在,这些老人都在仔细的看着在石桌上铺开的一张图纸。

  这张图纸上是从当日那名驾着神木飞鹤离开,却是被佟韦一箭射下来的学院强者背着的木箱之中取出,上面画满了许多符文和一些外人根本无法立即理解的密文,以及许多零件的图案。

  “这是一个构想。”

  一名面容木讷的老教授终于抬头,没有看等待着最终结果的谷心音,却是转头看了另外几名老教授一眼,权威般道:“是一具魂兵铠甲…一具可以用‘圣’字来形容,超越现在所有世间强大铠甲的铠甲。”

  其余几名老教授都是沉默点头,似乎也完全同意这名老教授的看法。

  “什么样的铠甲?”谷心音出声问道。

  老教授皱眉道:“以炼狱山蓝魔陨金为铠,以真龙宝石为符文,洛神玉为内衬的铠甲。”

  谷心音的面色更为凝重,“洛神玉是什么?”

  老教授看了他一眼,道:“一种紫红色软玉,稀少至极,我们这些人这一生所见,加起来恐怕也不会超过两个拳头大小的一块,世间难觅。最为强大之处,是可以起到惊人的缓冲,集于一点的力量撞击上去,也会迅速扩散至整块,或者整片洛神玉。简而言之,即便圣师一击的冲击力,也会有很大部分,被这洛神玉吸收,如果按照这图纸的设想,如果铠甲内里真能全部以洛神玉一指厚度内衬的话,即便是一名大国师阶的修行者,也能连连承受圣师的重击。”

  “蓝魔陨金号称天下最坚固的金属,这世间已经几乎找不出能够破开的东西,再加上这样的材料…”谷心音沉吟道:“那对圣师也自然有极大的威胁。”

  “若是接近圣师,或者本身就是圣师穿上这样的铠甲,你想便会如何?”老教授冷冷的看了谷心音一眼,“还不止。”说出这三个字的同时,他从袖中取出一物,丢在了前方的图纸上。

  这是一团透明浴球般的东西。

  这件东西,林夕和佟韦都不会陌生。

  而现在,谷心音显然也是知道这件东西是具有什么样的用途。

  “怎么?”谷心音的眉头又皱得更深了一些。

  “这件铠甲,会以这团东西为发丝。”老教授看着谷心音,缓声道:“配合铠甲符文,这团东西就真的会像修行者的头发一样,而且就像感知的延伸,会让修行者的感知速度加快,而且可以将魂力透出铠甲之外,甚至可以令飞剑飞得更远。”

  谷心音忍不住摇了摇头。

  他原本才是最强大的御剑圣师,他当然知道,许多圣师之所以无法身穿重铠战斗,是因为几乎所有的重铠都会像修行者的身体一样,对魂力的喷发有着约束和阻碍的作用。一件铠甲若是非但不会阻碍魂力的析出,而且还能使得感知更为敏锐,反应更快,魂力传得更远…这种铠甲,当然是极其可怕,超越目前世上所有铠甲的。

  “这图纸已经有实际运用价值了么?”他摇了摇头之后,认真的看着老教授问道。

  似乎觉得谷心音终于问出一句专业的,有价值的话,老教授的眉头舒展了开来,甚至带着一些期许般重重的点了点头,“只要找得齐这些材料,便已经可以制得出来。”

  “我们青鸾学院从来不惮于制造一些超越世间的兵刃和武器,毕竟最强的,依旧是人本身。”谷心音微躬身,道:“我们会尽力。”

  ……

  ……

  “魂兵重铠不算什么。”中州皇城,御书房中,云秦皇帝阴沉的说道:“朕已有足够的青鸾重铠,天魔重铠,即便魂兵重铠再多,也没有足够的修行者可用,但碧落陵闻人苍月这逆贼的这批军械、重铠之中,却有一批特制的武者重铠。按可靠消息,这批武者重铠关节都辅以弹性钢,是龙醒大匠师逝去前的收官之作,只要是拥有一定力量的武者,便可配备,且可以发挥出不错战力,性能远超青狼重铠。这批重铠,朕一定要得到。”

  云秦皇帝的下首,坐着的唯有一名年老但精神矍铄的皇廷供奉。

  这名皇廷供奉,便是自小便为他师长,也最让他信任的张秋玄。

  “臣很乐意为圣上办这件事。”张秋玄看着云秦皇帝从小长大,对云秦皇帝的心性和想法自然极为了解,所以此刻他也没有掩饰什么,只是微微一笑道:“圣上是对江家不放心,还是想要乘此对付江家?”

  云秦皇帝的眉宇之间瞬间更添几分阴霾,他微微垂下威严的头颅,寒声道:“在整个中州皇城之中,朕本身放心的便只有你和周首辅两人,但现在,能让朕放心的,便只有你一个人。黄家、闻人家、胡家已失大势,新立的御都科,便已经能够钳制住孔家,江家再一去,朕心中的担忧,便已经放下了一大半,朕的脚步,便没有什么人阻拦得了了。”

  张秋玄感慨道:“圣上尽心尽力,一定会成为一代圣君,老臣自当为圣上做好这件事情。”

  “朕很多事情,还有赖先生。”

  云秦皇帝阴沉的眼神之中,也少有的多了几分感慨,他对着张秋玄微颔首致礼,真诚道:“先生一定要注意安危,朕在皇城之中,等着迎接先生归来,为先生设宴洗尘。”

  见到云秦皇帝极少见的真情流露,想到这些年的一路行来,帝国和皇城的变化,始终陪伴在皇帝身边的张秋玄也是有些无语凝噎。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