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九章 凉

第二十九章 凉

  这个世界,皇帝乃天子,至尊之躯,天生便高出万民。

  高出世间万民,便也意味着没有并肩之人,是真正的孤家寡人。

  此刻偶尔真情流露,在这个凉沁沁的皇宫里,却是显得分外的凄清。

  ……

  “我就不觉得当皇帝有什么好。”

  在如东陵的夜色里,林夕拿着一张肉馅饼满足的吃着,和高亚楠行走在一条专卖茶叶的老街里,“到时候弄得所有人都跪着…连个可以贴心讲话的朋友都没有,还总怕位置坐不稳。要操心的事情太多,很多时候还会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高亚楠点了点头,“张院长既然一开始就是青鸾学院制衡九元老,九元老辅政的构架,张院长自然也不可能对那张龙椅感兴趣。”

  林夕沉默了片刻,吃光了手里剩余的肉馅饼之后,才道:“这样的构架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在我看来,对于这个世界的改变是温和渐进的,因为他建立了神一样的荣光,但这个世间的帝王,容许神一样的人物压在头上,是因为他会对这样的人物由心敬畏,但这样的人物不在之后,这样的建筑便失去了最根本的基石…我想他既然采取这样的构架,便不可能不清楚这点。”

  高亚楠的眉头深深的蹙了起来,“你的意思是,张院长他可能…”

  “再美丽的风景和再好的修行之法,不可能让一个人抛下他在意的世间和朋友这么多年…我们青鸾学院入学之时,他便已经离开了青鸾学院十六年。”林夕转头,看着高亚楠美丽的侧脸,轻声道:“我先前以为他是历史知识太少,云秦立国时又太过兴之所至,弄出四不像的朝堂设置,但我先前想的显然是错的,他是想温和的改变这个世间,既然他用了这么多心思,比我还明白这些,他当然十分清楚,十七八年不露面,会给这个世间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所以这么久不回到世间,我虽然不能肯定他是否活着还是已经死去,但他必定遭遇了他没有预料到的意外。”

  高亚楠也沉默了片刻,然后也转头看着林夕:“这便也说明登天山脉之后很凶险,即便是和张院长一样强大,也有可能遭遇些意外。”

  “这种时候我就最纠结,想着总归要去看看老乡到底怎么样,可是要真是一个危险到了极点的地方怎么办,最好的想法也是反正还要遥远,最好不去想。”林夕自嘲般的笑了起来,道:“一切等修到圣师之后再说。”

  高亚楠轻嗯了一声,心想,不管你将来什么想法,若是要去,我便和你一起去便是。

  林夕牵住了她的手。

  和平时不同,她感到林夕的手迅速变得十分炽热。

  她低头,看到林夕的指尖发出了纯净的光芒。

  因为这看似柔和的光明太过明亮耀眼,所以她甚至分辨不清楚,这光明到底是纯净的金黄色,还是纯净的白色。

  她感觉到自己在先前战斗之中,震裂的虎口伤疤,在微烫的感觉中,迅速的脱落。

  “怎么?”

  但她也随即担心和惊讶的出声,因为她看到林夕无奈般摇着头,额头上冒出了些冷汗。

  “很痛。”

  林夕苦笑了一声,看着高亚楠解释道:“怪不得叫牺牲…要放出这种光明,会非常痛。”

  高亚楠松了口气,却不知想到什么,脸色有些隐隐的绯红。

  林夕却是并未注意,自语般轻声道:“原来这速度,也就是魂力析出的速度…想想也是,这相当于汇聚了亮光在魂力里,若是光亮和魂力脱离,速度当然是快了,但就像普通的阳光,还有什么威力。不过要做到和宇化老师一样平静的析出光明,本身倒也是一种修行。”

  “修行痴,接下来你又要带我去哪里?”高亚楠看着自言自语般的林夕,忍不住笑了起来,轻声问道。

  “我带你去看看如东陵的米面铺子。”林夕笑了笑,道:“我去随便看看现在云秦米面生意的一些行情,乘现在晚饭时间刚过不久,很多铺子还没有关铺,应该还来得及转转。”

  高亚楠从林夕神秘兮兮的笑容里面看出了些什么,轻跺了跺脚:“你还有秘密?”

  大德祥和湛台浅唐、南宫未央的黑市生意,是林夕最深的秘密之一。

  林夕之前,的确还没有和高亚楠说过。

  而夏副院长之前之所以能够安心的将林夕放在大德祥的那间小院,便说明即便是整个云秦帝国,也只有夏副院长等极少数几个人

  ……

  云秦的这个夏天,云秦皇帝送别自己的师长,皇宫之中很多地方,便显得更加凉沁沁的。

  御都科开始有序的运转,随着一名接一名的官员被召去接受调查,更多的官员也觉得云秦的这个夏天分外的凉。

  林夕一开始对于刘学青这种清正直臣的顾虑,完全是多余的。

  因为这御都科是否急进,从一开始,便已根本和刘学青的意愿无关。因为即便是刘学青这样才能杰出的大臣明白扫污对于时局的影响,即便想悠着点,但若是一名名官员的确凿证据递送到御都科。罪名清晰的摆在眼前,你办是不办?

  浓污重诟不是一朝一夕养成的,整个云秦,在先前也不是没有专门治腐的部门,但是整个朝堂,诺大的律政司,许多的官员,在很大程度上,却是已经空转了很多年。很多官员也不是不办,而是不能办,因为一牵,便不是牵出一个,而是牵出一串。

  先前长公主插手律政司,亲至地方严查,结果便是九元老都不赞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如东陵那件事发生,便是因为九元老和朝中很多权贵心里都很清楚,这已经不是一个人能够严厉的杀一些人能够解决的事情。

  如果没有一些决定性的政令和机构上的改变,那些贪官污吏,就像是仓库中的硕鼠,杀了一批,又会生出来一批。

  御都科这样的机构,其实本身就是九老和当时周首辅想要催生出来的东西,但是当时在周首辅的想法之中,还会有更加严苛,改变云秦现有朝堂气候的考成法等诸多改革。即便在龙蛇边关面临穴蛮之乱时,周首辅还在犹豫再三,且九元老也是各有想法,未必能得到统一。

  反倒是在这云秦南伐失败,皇帝开始在朝堂之中占决定性优势,一些文官和直臣在汹涌民意的支持下,甚至压倒原先占据绝对优势的军方之后,御都科却是无法阻挡的出现在了云秦的舞台上。

  在随便抓住一个罪名严重的污吏,便能牵出一串的情形下,刘学青已经不是想不想办的问题,而是御都科都甚至有些来不及办的问题。

  朝堂如此,在生意场上,云秦的这个夏天,对于大德祥的许多竞争对手而言,也是分外的凉。

  先前针对大德祥的那十几家商号的联营已经名存实亡。

  因为在这些商号根本无法压制得住大德祥之后,这些商号在面临生意缩减、惨淡引起的诸多问题时,也发现大德祥的对手,已经自然的变成了比他们更强大许多的对手。

  而即便是云秦三大米行之一的苏友记商号,随着云秦和大莽战争的深入,米面供应和利润都越来越为紧张之后,他们也已经赫然发现,他们有被大德祥倾轧至难以生存的危险。

  这个危险,便来自于碧落陵!

  这个大德祥目前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早于很多其它竞争对手,发现了大德祥已经在碧落陵建立了诸多的农场,牧场,其中大批农田出产的第一批粮食,已经开始流向云秦各地。

  在大量征兵,各地劳力不足,良田减产的情况下,大德祥,却相当于已经准备好了一个成本低廉,足以压垮云秦绝大多数专营米面商号的巨大粮仓!

  苏友记恐慌和震惊于大德祥竟然拥有这样的超前意识和经营能力,而苏友记的所有掌柜,也都发现,要想生存下去,在目前而言,便只能跟随大德祥的脚步。

  毕竟虽然脚步落后,但碧落陵分割后的两个行省毕竟还有大量的土地,依旧缺人…以苏友记在云秦帝国先前的累积和影响,能够争取到的一些优惠,或许能够拉平一些先前的落后,减少一些倾覆的危险。

  苏友记的三掌柜薛京尹便承担着这样扭死为生的重任。

  在这个分外凉的夏日之中,他和苏友记的一支带着许多上好种子,以及构筑农场所需的最前期工具的庞大车队,进入了山阳道,开始进入碧落陵分割后的碧水行省境内。

  庞大的载重车队行进在蓝天碧草之间。

  薛京尹在最前方的一辆豪华马车中,一直在担忧的,只是接下来苏友记跟着大德祥学了之后,大德祥那名在生意场上堪称神般的大掌柜,接下来又会出什么样的惊人举措。

  至于安全,他并没有丝毫的担心。

  因为很快便有军队会来接应他们,而且他们的车队中,也有不少武者,还有修行者。

  然而,当夜色降临之时,一道冷厉的光芒,却首先从萋萋草丛中飞出,洞穿了他的这辆马车。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