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章 阳光下传递的秘密

第三十章 阳光下传递的秘密

  许笙在一片军营外的一辆马车前等着。

  虽然按例,外来车马不准进入军队营区,他驾着的这辆马车也没有获得特例,但因为他和这里大多数的军士都是十分相熟,且因为他们农场的出产和商贸,整个碧落陵地区的军人生活比起以前都大有改善。不说一些城镇的建立带来了更多的商铺和商品,光是城镇中的热闹气氛便和以前的冷静不同,让军士都觉得在正常服役,而不是像苦役流放一般。所以所有见着他的军人对他都是十分客气,有数名和他相熟的将领还和他闲聊了几句,并送来了几片用井水冰镇的蜜瓜。

  在接近正午之时,数名将领和十余名军士客气的护送着气质雍容,身穿着一件淡紫色宫装的陈妃蓉走了出来。

  远处随即响起一些严厉的呵斥声,原来是许多军士也是第一次见传说中的大德祥大掌柜,有些军士看到真是女神一般的丽人,一时却是看得呆了,忘记了手头做的事情,引起了士官和校官的呵斥。

  陈妃蓉行礼和护送的将领和军士告别,上了许笙的马车之后,却是一阵马蹄声响,一列整齐的轻铠骑军跟在了马车后面。

  “出了什么事情?”

  许笙有些凝重的轻声问车厢中的陈妃蓉。

  自从他来到碧落陵之后,便一直是大德祥在整个碧落陵地区的主事者,平时碧水行省的军方或者各司官僚机构要和大德祥谈什么事情,也只需他出面,然而今日军方前来通报时,却是指明要陈妃蓉前往,而且此刻还有一支数百人的骑军跟随,这自然让他觉得有些非比寻常。

  陈妃蓉轻声道:“苏友记的一列车队在山阳道被劫杀了。”

  “苏友记?车队被劫杀?”许笙的面色微微一变,眉头也顿时皱了起来。

  “没有一人生还。”陈妃蓉看着他微僵的背影,点了点头,轻声平静道:“没有一个活口…这列车队是由苏友记的三掌柜薛京尹带队,一共有两百三十二人,薛京尹进入碧落陵,原本就是准备至天落行省开辟农场,并和天落行省省督府商谈后继事宜的。”

  听到两百三十二人这样的数字,许笙的眼中瞬间充斥震惊神色,“山阳道,即便是西域流寇,也不可能深入到山阳道这种区域…苏友记至天落行省开辟农场,这我们之前并不知道,这是针对我们大德祥。我们和碧水行省省督府的关系好过天落行省,他们去天落行省,会对我们接下来的布局造成不小的冲击。”

  陈妃蓉点了点头,“你说的都不错。苏友记是我们大德祥最主要的竞争对手,这次本身又是针对我们而来…碧水行省里面,除了军方人最多之外,便属我们大德祥人最多,也只有我们大德祥的一些农场和牧场,最适合藏匿大量载重马车。”

  许笙点了点头,“所以刑司和军方有些怀疑是我们大德祥做的?”

  陈妃蓉轻声道:“略有怀疑,程序上要查一查而已,否则也不会担心和我们大德祥交恶,还要特意找我先说明一下情形,毕竟我们大德祥是做正当生意,不可能做得这么肆无忌惮和大胆,这毕竟是两百三十多条人命。这种重罪,没有生意人能担得起,现在最主要刑司和军方都还有些弄不明白劫杀这列车队的人的意图。我记得我们原本明日就有一趟要出碧水行省的车队,等会回去之后,先延后,等军方追查一阵之后再说。我也觉得奇怪,如果是想劫粮,缺粮的流寇是断然不敢深入到这样的地带,但不是要劫粮,只取财物,为什么将那样一列车队全部带走…这样的一列车队,要掩饰痕迹,也实在太过困难和危险了一些。”

  许笙的眉头猛的皱了起来,沉吟道:“难道目标本身便是马匹和载重马车?…难道是做黑市生意,或者有先前积压的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要运送出碧落陵,但若是从碧落陵外调来大量马车,便容易被人通过这些载重马车,追查出调用马车的人的身份?”

  “我和你的猜测差不多。”陈妃蓉平静道:“但能够杀死苏友记这么多人,还能够很快转移走这些车辆,让军方一时还追查不出的,实力必定十分强大。要调集大量马车进碧落陵而不被人发现幕后主使者的身份,还是有能力做到…我觉得最为关键的,是这列马车是现成的,抢这列马车,比从别的地方调集大量载重马车过来,会快很多。这似乎是在抢时间…尽快的做成一件什么大事。”

  “要抢时间,便至少说明有足够威胁的对手,这些势力,都不是我们所能插手的。”许笙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来,看了陈妃蓉一眼,说道。

  “你说的不错,所以我便担心我们大德祥的一些车队的安全,所以惹不起,只能先尽量躲起来,我今日便请求军方搜查我们大德祥各处农场和牧场,并让军方派军队保护我认为有可能会有危险的地方。”陈妃蓉突然微微的一笑,道:“但还有一些危险的事…所以我们恐怕必须让林大人知道,必须让他安排帮助。”

  “通知林大人?”许笙的呼吸不由得一顿,双手有些微凉,他十分清楚自己和陈妃蓉同样很希望再次见到林夕,然而他更加清楚陈妃蓉做事极有分寸,如果不是真的应付不了的危机,是绝对不会去麻烦林夕的。“还有什么危险的事?”所以他有些震惊的轻声问道。

  “阴魂不散的柳家…你不知道我和柳家的一些事情,林大人知道。”陈妃蓉轻轻的摇了摇头,道:“省督大人对我们的确多有回护,今日在军营之中,他便派了人特意告诉我,有柳家的官员调入了碧水行省,似乎也在调查我和大德祥的事情。”

  “柳家先前在龙蛇边关也已经调查我的一些底子,不过在那里的人,都应该已经被林大人他们杀光了。”陈妃蓉顿了顿之后,又补充道:“柳家现在越是不甘心,对我们的报复手段就越会狠戾。所以光凭我们,我便怕应付不来。”

  许笙再度压低了声音,道:“林大人行踪莫定…用什么方法可以很快让他知晓?”

  “我们约好的是用皂膏。”

  想到这是属于自己和林夕的秘密,而且还是一个很强大,甚至可以说是云秦至今最伟大的传递军情和秘密的手段,陈妃蓉便甜蜜的笑了起来,轻声道:“我们大德祥的米面现在还没有遍布整个云秦,但我们的皂膏,却是已经占据了云秦所有的大街小巷,有人洗浴,洗衣物的地方,便有我们的皂膏。”

  许笙怔住。

  陈妃蓉甜蜜的笑着,继续解释道:“最早林大人和我商议好这个秘密之时,便已经开始做好了一切准备。我们的每个工坊都有准备着一套活字花纹镶嵌模子,在我们想要传递消息之时,我们各地的工坊,都会以极快的速度生产出我们要传递消息的皂膏…然后我们还会以一些优惠的借口,将这皂膏的价格故意压下一些…外观更加精美,但质量却是同等,且价格更加便宜的皂膏,谁会不爱?尤其许多商队,许多小商贩,会以比我们铺货更快的速度,将这样的皂膏铺向云秦的每一个角落,甚至最边关。”

  许笙深吸了一口气,有些难以想象般轻声问道:“你的意思是…直接就将想要说的,告诉林大人的内容,印到每一块皂膏上?”

  “是的。”陈妃蓉轻笑道:“林大人和我约定好了一套独特的密文…他写给我的这一套文字,方方正正,很好做活字模子,又像很玄奥的符文一般,皂膏两面都凸印上这样的花纹,非常独特好看。先前试制之时,制了几套送给了几个大文人和一些大官,上面写着的全部都是骂人的话,比如‘附庸风雅不知雅,无病呻吟强作书’,‘贪金贪银一时爽,过后害全家’等等林大人自己写的有趣话。那些文人和大官见了非但不生气,还都非常喜爱,觉得花纹独特,很多估计还在家里摆着看,舍不得用。林大人有时的确有趣,还给我们所有用这套文字制的这系列皂膏,起了一个名字‘另一个世界’。光是这个系列的名字和这些文字的独特纹理,都让许多文人雅士更加喜爱,觉得极有意境和相配。”

  许笙听得完全呆住。

  他从小就在鱼市经营,到现在也已经接触了不知道多少的商人,但是这些想法和念头,不是聪明和不聪明的问题,而是让他觉得,他所尊敬的林夕林大人,脑袋就是和寻常人根本不一样。

  “谁会知道,秘密就是摆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云秦的任何一个大街小巷,放在任何人的眼皮底下?”随着马车的颠簸,他愣了许久,才忍不住说道:“这就是一个庞大,但别人根本想不到的巨大情报机构。且传递消息速度不仅快,还异常的彻底…连朝堂的情报机构都不如…因为朝堂只有那些机构中的官员在传递,但这却是无数的商号和小贩在推波助澜。”

  陈妃蓉笑得眼睛微微眯起,道:“自从林大人决定做黑市生意,他便觉得这在将来肯定会有大用。”

  许笙的心情忍不住有些莫名的激动,“林大人真非常人。”他也笑了起来,感叹道。

  ***

  (这一章过渡章节写得我自己极为满意,不只是因为YY,也和文笔啊节奏啊之类的无关,而是真正的不停动脑子,讲故事的能力真的能变强,真的能感觉自己比起前一些书的进步。一些层层的铺垫,到最后自然的汇聚到一起,很多方面的事情,导致一些人和一些事的发生,然后再层层的推进,再讲述很多地方发生的事情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看出来,反正我很欣喜我的一些进步最后傲娇的宣布,晚上应该还有一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