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一章 热

第三十一章 热

  林夕和高亚楠在如东陵停留了许多天。

  长时间连续战斗导致的身体和心理的疲惫,也唯有时间才能慢慢的抹去。

  两人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来通过如东陵了解更多云秦的一些细微局势,或者说等待青鸾学院的下一步消息。

  在林夕看来,既然青鸾学院内变已然平定,接下来的扫尾应该花不了太多的时间,夏副院长便应该会传递许多对自己更有价值的讯息过来。

  一直等到如东陵的大街小巷之中,开始出现印着他最为熟悉的文字的精致皂膏,他才开始想起了自己在碧落陵之后的那个秋天,在那个山镇的寂寥小院里让陈妃蓉做的一些安排。

  “柳家还不死心么?”

  “这一列消失的马车,到底代表着什么含义?”

  在帝国这新一年的盛夏里,行走在蝉声中的林夕想到了去年的那个夏,他手里拿着一块皂膏,走回了军方安排的住所中,走到了高亚楠的面前,将皂膏递到了高亚楠的手中,然后轻叹了一声,“我们要回那个地方去看看了。”

  ……

  同一时间,在一个驿站,一名身穿褐色绸衫,面目英俊的中年男子,正在用冷水洗脸。

  他的面目似乎比冷水更冷,没有任何的灰尘,只似在用冷水洗去一丝长途跋涉之后的憔悴和疲惫。

  许箴言垂手恭立在这名冰冷、威严的中年男子身后。

  自从他调出天牢,成为御都科的三巨头之一之后,便已经极少需要像今日这么恭敬而谦卑的站在别人面前。

  然而他现在却必须这样的姿态,因为这名中年男子,便是他的父亲,许天望。

  “你可以自行先去休憩,不用先行给我请安,除非我有事寻你。按最新情报,山阳道有些事情发生,所以此次在驿站之中我们只休憩两个时辰,你不要浪费时间。”用冷水连续洗脸数次之后,许天望放下湿巾,转过身来,看着许箴言平静的说道。

  许箴言微躬身,示意自己已然明白,但却依旧出声道:“父亲大人,山阳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似是觉得许箴言已经有向自己问询一些事情的资格,许天望在床榻竹席上坐了下来之后,缓声道:“苏友记这个大商号你应该知道。他们有一支车队在碧落陵中被劫了,那支车队的载重能力足以能够承载大量的铠甲和重型军械。”

  “有可能是闻人苍月的党羽已经开始动手,或者是别家的人?”许箴言皱了皱眉头,冷道。

  许天望点了点头。

  许箴言便不再多说什么,便躬身行礼,告退。

  “等等。”但还未至门口,许箴言被又被喊住,在他有些意外的转过身时,却看到自己的父亲,床榻上那名森冷而威严的中年男子,脸上却是出现了一种之前从未有的狂热和欣喜的神色。

  “终于到了。”

  许天望更为罕见的声音微颤,像是自语,又像是要让许箴言见证某个时刻一般,吐出了这四个字。

  只在他吐出这四个字的瞬间,他身上的气息骤然一变,就像有一道神光,在他通体的肌肤下闪过,他的人没有变化,没有变得更加的高大,但只是因为身上气韵的骤然变化,在许箴言的眼中,他便骤然变得更加高大起来。

  许箴言的眉头皱起,瞳孔骤然一缩,然后他深深躬身,不让许天望看到自己脸上的真正情绪:“恭喜父亲大人破阶成圣。”

  许天望微微颔首,伸出了手,一股磅礴的力量由他的手中析出,方才他洗脸的那一盆冷水,在他手中涌出的力量一震之下,从盆中全部震飞而出,又直接被压成一个不到拳头大小的晶莹水团,如同水晶般从窗口弹飞了出去。

  一直飞出数百步,才哗啦一声散开,水珠溅射的力量,依旧将下方一株桃树打得支离破碎。

  “这就是圣师的力量…你要多加用功。”许天望看了深躬着身体的许箴言一眼,欣喜而感慨的说道:“力量便是根本,只要到了圣阶,便所有人都不敢小瞧于你。你便可以站立在绝大多数的人头上。”

  听到许天望这样的话,许箴言点头,看上去是敬畏的受教,然而此刻他的嘴角,却是浮现着一丝讥讽般的冷笑。

  “父亲,圣师也并不算是最为强大的力量吧…去年的那个夏天,我便亲眼见到了几名圣师在闻人苍月的手下死去…我要到多少年才能到圣师?让人迅速变得强大的东西,始终是真正的权势,而不是个人的修为。”他在心中摇头,冷漠的自语道。

  人的心,有时候可以比夏天还火热,有些时候,却可以比最严寒的冬天还要冷。

  云秦九大元老是九股强大的势力,九个巨大的门阀,九个兴旺的氏族,所以在重重帷幕后的老人,不只是要为自己的权势考虑,还必须为自己的氏族、子孙,跟随着自己的官员、门生负责。

  对于许箴言成为御都科的三巨头之一的结果,江家一直都很满意,甚至在背后有推波助澜的成分,因为许家一直都是属于江家门生,且刑司、一些重要的情报部门,也都一直在江家的掌控之中。在林夕的判断之中,御都科在今后恐怕会进化成类似锦衣卫一样的机构,然而在之前,江家其实一直在拥有着锦衣卫这样类似的实权。

  在江家看来,再能够控制一个御都科,既然是再好不过。

  但皇帝在过往的时日,尤其是在近两年之中的表现,却充分说明皇帝并不是傻子,即便刚愎自用,即便拥有狂妄的野心,甚至被某种思想蒙蔽住脑子,但在玩弄权势方面,却是根本不在所有的老人之下,所以要想不像黄家和闻人家一样倒下,江家便要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碧落陵闻人苍月的大量秘藏,便是江家所要的话语权。

  数量庞大的重铠和军械,江家也是势在必得,所以甚至将许天望这样身居高位的重要人物,都派了出来。

  ……

  在江家派出的人火速赶往碧落陵时,整个大莽王朝,也沐浴在盛夏之中。

  炼狱山的夏天,绝对要比这个世上绝大多数地方都要炎热得多。

  张平站在一间不通风的黑岩屋之中。

  他的面前是一个涌着火焰的火口,上面架着一个铁架子,上面搁置着无数根金属箭矢。

  地火从一些岩浆流中引来,经过工匠的设计和调教之后,在火口中喷出来时,火焰和热气的温度,便正好在能够将防止在上面的金属箭矢一直保持通红,将化却不化的状态。

  这样工匠便能利用一些工具,更为轻松的在箭身上纂刻出所需的纹理。

  张平此刻的面前,便是有一个可以稳定的固定箭矢的旋转架子,他的一手是防烫的石棉厚手套,一手是一根蓝色的细钢针,只是依靠这根细钢针的勾剔,他便熟练而迅捷的在一枝枝通红的金属箭矢箭身上剔出精美花纹般的导风槽。

  这种金属箭矢,都是配合魂兵长弓使用的特殊金属箭矢。

  虽然胥秋白和林夕这个级别的箭手很少,但军中普通的修行者箭手却很多,自南伐开始,这种金属箭矢的用量就一直在不断的增加。

  张平在过往的时日里,给所有接触过他的炼狱山中人的印象,都是沉默寡言,但做事极为认真严谨的一个人,这种只专心实干,却不抱怨的性格,自然会赢得很多赏识,所以在十日之前,他便已经被调来了这个制器工坊。

  在炼狱山里,这种制器工坊再上面的阶层,便已经是有关符文和一些特殊材料的制魂兵的工坊,只要能够进入那些工坊,便能够拥有炼狱山正式弟子的身份,在大莽,便也有了立足之地。

  按这样下去,张平或许在数月的时间之内,就能够做到进入那些工坊。

  但即便能够进入那些工坊,又要多久时间脱颖而出,脱颖而出之后,又能够接触到炼狱山多少真正的秘密,却又根本是未知之数。

  此刻的张平很热。

  这种工坊内里的温度,要比外面烈日下高出十余度,本身便是唯有修行者才能承担的劳作。

  所以此刻的张平,只是穿着一条裤子,上身只是在脖子间围了一条毛巾,以免脸上的汗水滴落到箭矢上面,就像局部淬火一般,对箭矢的性能造成影响。

  就在此时,一名身穿红袍的女子走进了这间纂纹间,走到了张平的面前。

  “常师姐。”

  张平有些慌乱的放下手中的工具,起身行礼。

  这名身材高挑,面目平常,比他略长几岁的女子是这间工坊的掌管者之一,是炼狱山的神官,虽然平时十分和气,对他多有照顾,且只是让所有工坊弟子称呼她为师姐,但所有的奖赏责罚全部在她之手,不管她的态度对他有多温厚,他自然不可能觉得自己真的拥有和她相近的身份,真的可以用师姐弟的身份相亲。

  一站起来,想到自己上身**,张平心中便又更加慌乱。

  五官只是普通,只能用不难看来形容的年轻女子看着张平,看着张平裸露的古铜色肌肤,看着上面暴满的一颗颗汗珠,她的眼中,开始浮现出了一股莫名的意味,“你是云秦人。”她抬起了头,看着张平的眼睛,缓缓的说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