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二章 盛宴和狂欢

第三十二章 盛宴和狂欢

  张平苦涩的咽了口口水。

  他知道面对这样的一句话,自己最应该做的,是露出震惊、不解、冤枉等众多情绪,但是从对方的眼神里,他知道对方并不是在试探,而是肯定,以及带着某种很古怪的情绪。

  他自己,也很清楚在大莽,在炼狱山,被人发现是云秦潜隐,会是什么样的后果,所以他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但却偏偏无法做得出来。

  他的脸色变得苍白,原本在不停出汗的身体,却似乎不再出汗,“为什么说我是云秦人?”他有些无力的看着面前的这名身穿炼狱山威严红色神袍的女子,艰涩的说道。

  “你只知道称呼我常师姐,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五官只是普通,但因为身穿分外威严的炼狱山神官红袍,而身上带着某种魔性,某种神性的年轻女子,并没有回答张平的话,只是平静的看着张平的双目,道:“我叫常净香。”

  张平没有出声。

  看着笼在艳丽红色神袍中的女子,他知道对方越是平静,越是不急着质问他,便越是说明对方已经掌握了足够的线索,所以他此刻的心完全沉了下去,他的身体此刻是空的,脑海里面只有那名面目比皎洁的月亮还要美丽的女子。

  “你做的几批箭矢都有问题。”

  常净香平静的看着身体开始有些颤抖的张平,就如审判般,缓缓道:“我负责这工坊已经两年,看每个人的水准,对于我而言是简单到了极点的事情,从七天前开始,以你表现出来的水准,做一百枝这种箭矢,出问题的箭矢最多两枝,最有可能的是一枝都没有,因为你在这方面很有天赋,而且做得很认真。”

  听到箭矢二字开始,张平的脸色便已变得更加的苍白,他清楚,自己再辩驳都根本没有用。

  常净香没有停止,继续看着张平说了下去:“但是你每十枝箭矢之中,就会有两枝出问题,而且动的手脚都很小,外表看上去甚至没什么太大的异样,只是实际几条刻痕略深,箭道会偏,真正施射时,箭矢便会射不中。你很细心,你应该仔细偷偷观察过工坊检查箭矢的程序,并注意到了检查箭矢只是抽检试射,而且那名检查的匠师总是习惯性的只抽第三、第五、第七支箭矢试射。所以你做手脚的箭矢,一般都只放在第四,第八或者第九枝。”

  “只是一次两次,便是巧合,但每批你做的箭矢,都是如此,这便自然不是巧合。”常净香看着张平,静静的微笑道,“你还有什么解释?”

  张平低垂着头,摇了摇头。他知道以炼狱山的能力,发现这些,已经足够,他再多的解释,也根本没有用。

  常净香看着他,安静道:“但是我想知道原因,你是出于什么想法,才要在这些箭矢上做手脚?”

  张平握紧了拳头,沉默了片刻,缓缓抬头,看着充满着神性和魔性的红袍女子,出声道:“因为我是云秦人,这批箭矢出去,自然是用以对付云秦人,我便想着,只要射偏一根箭矢,便有可能少死一名云秦人。”

  “你很善良。”常净香深深的看了他许久,摇了摇头,轻叹道:“但你太不成熟,你不知道要让你能够到这里,云秦要花多少代价,结果你却为了这样的小事而暴露…你不是个合格的潜隐。”

  张平艰涩道:“我的确不是个合格的潜隐。”

  “任何潜隐,无论是云秦还是唐藏,还是大莽,在做潜隐之前,都会接受一些训练,至少知道,一名潜隐只要不被发现,只要活着,便永远能够给国家带来更高的价值。至少知道,要做潜隐,便只有完全抛开自己的个人情绪,将自己就当成是对方的人。你应该知道,从你进入炼狱山开始,就要将自己当成是炼狱山的弟子,除非帝国要用你的时候。只是任何口头上,或者书本上学习的知识,却总是不如血淋淋发生在眼前的事情,来得深刻。”常净香安静的看着张平,认真道:“听从我的命令,我可以让你活下去。”

  张平霍然抬头。

  他不想死…但是他十分清楚包庇潜隐将是多大的罪名,所以他不敢相信这名身穿红色神官袍的女子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让他更加的震惊,让他更加的难以置信。

  “脱下你的衣物,一件不留。”

  常净香的脸色也微微苍白了一些,眼神之中多了更多莫名的情绪,但是她的面容,却是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定,更加具有神性和魔性,不容人拒绝。

  她将手伸到领口,将身上华丽而威严的红色神官袍解开。

  神袍如红霞落下,露出洁白如玉的身体。

  她身无寸缕,红色神袍下没有任何的衣物,身上最为隐秘的部位,全部骄傲的暴露在张平面前。

  张平呆住。

  越是身份高贵的女人,对于男子而言越是有吸引力。

  长公主对于云秦男子而言如此,眼下这名炼狱山红袍女神官,亦是如此。

  且这个世界并不像林夕的那个世界一样,像张平这样的年轻男子,之前根本没有见过青春女子曼妙迷人的**|身体。

  他近乎窒息。

  “别忘了我方才的话和命令!”

  常净香修长的白皙**也在微微的轻颤,她走到了张平的面前,**的肌肤接触到了张平的胸膛,她的嘴唇距离张平的面目极近,认真且威严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然而张平更加难以呼吸,身体更加僵硬。

  常净香轻声叹息了一声。

  此时张平还不知道她为什么叹息。

  她的双手落了下去,张平也变得浑身**。

  “抱紧我。”

  她抱住了张平,命令道。

  张平的大脑一片空白,他的身体和思绪似乎都不属于自己。

  然而常净香的唇开始落在他的身上,开始引导他的身体动作。

  他开始呼吸,然后越来越为急促,“要想活下去,活着回云秦,便要听清楚我的每一个命令,听清楚并照着我的每一句话去做!”常净香在他的耳边喘息,威严而严厉的发出声音,火热的身体和他交缠在一起。

  这句话让张平蓦的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低吼,他僵硬的右手狠狠的握住了她的胸部,用力揉捏着那一团雪白的软|肉,另外一只手将她狠狠的抱至悬空,然后一低头咬到她雪白的肩头上。

  “啊…”

  在进入的一瞬间,常净香发出了一声低微的呻吟。

  她痛苦的皱起了眉头,但她的身体却反而松弛了下来,只是双手勾住了张平的脖子,任凭张平发狂般的在她身体上肆虐,任凭张平将她按倒在粗砺的铁桌上。

  张平很快发出了一声更加低沉的野兽般吼声。

  “继续…但这次温柔些。”

  常净香再次发出了声音,但这次却没有那么威严。

  张平陷入了沉默。

  开始缓慢的听从她的命令。

  在许久之后,常净香紧紧的抱着这个身上的汗水和自己的汗水黏结在一起的男子,在他耳边道:“你要告发我。”

  张平的身体骤然变得更加僵硬,他不能理解常净香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箭矢的事情,我已经帮你处理了,我相信经过这件事情,你会成为一名合格的潜隐。”常净香在他的耳边,接着平静道:“我也是云秦人…也是云秦潜隐。”

  张平的整个身体一震,他霍然抬身,呼吸停顿的看着常净香。

  “我执行了来自帝国的一个命令,完成了一个任务,然而身份注定很快暴露,我必死无疑…所以你要揭发我。你揭发我,便能立功,在炼狱山中会升得越快,也会更没有人会怀疑你。”常净香看着他,依旧平静的说道。

  从她进入到这间屋子到现在,发生的事情对于张平而言太过难以理解,他根本无法让自己的心神保持正常,他此刻张了张口,想要说话,却是说不出话来,只是发出了一声非人般的声音。

  “我知道你肯定想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常净香笑了起来,她看着张平,道:“其中一点是我有些私心,因为我快要死去,不想自己的人生如此不完整,连男欢女爱是什么感觉都不知道,而且你也是云秦人,也是我喜欢的善良的云秦男子…还有一点,是因为唯有和我最亲密的人,能够看清楚我身体每一处地方的人,才能够告发我。”

  “从现在开始,你要看清楚我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特征。连一些最隐秘之处的一颗痣,你都要记得。”

  常净香和张平分离开来,她张开自己的身体,让张平看清楚,然后翻身,翘起了身体。

  这是一个极其具有诱惑力的姿势,然而此刻,对于张平而言,却是唯有空白和震惊。

  他看到常净香雪白的后背,左肩胛骨上,有一个深深的,有些渗出血丝的,梅花般的创口。

  “我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和某人交手过,对方重伤但没有死,而且很清楚伤到了我这里,很清楚我的大致修为,现在虽然炼狱山还不知道是我,但是接下来,肯定会在整个炼狱山之中,查找这里受伤的人。他们会先问,会查。一开始未必查得出我,但是在查不出的情况下,炼狱山会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命令所有人脱下衣物检查。”常净香趴着,让张平继续看着自己的身体,看清楚她的每一寸肌肤,“所以我一定会被发现,一定会死。”

  “既然一定要死,对于我们而言,自然要死得更有价值一些。”

  “所以你一定要记住我对你说过的每一句话。处死我之后,他们必定会检查我的身体,可能会问一些问题,以此来验证你是否和我之前一直是情人关系。然后炼狱山还有一种专门用于审讯的药物,按照炼狱山的习惯,一定会让你喝下。这种药物会让人变得浑浑噩噩,就如同喝醉了一般,很容易吐露出实情…所以最关键的一点在这里,我不止一次自己和用人试过这个药物,你只有一种方法可以捱得过炼狱山的这种审查,那就是在服下这种药物之前,尽可能的忘记所有事情,在脑海之中不停的重复,自己是炼狱山弟子,自己忠于炼狱山…脑海之中就像疯子一样,只有这样的话,你才能通过炼狱山的审查,从此并能获取炼狱山的彻底信任。”

  “我的背面,看清楚了么?”

  常净香缓缓的翻过了身体,面对着张平,“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而且一定要做到,这样我和其余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潜隐的死,才有意义。”

  张平看着她的身体,他的身体颤抖着,发不出声音,他的眼中有泪流了下来。

  他抱着她,再次进入了她的身体。

  ……

  ……

  盛夏中,炼狱山下了一场大雨。

  炼狱山的雨水一直都很少,所以在盛夏里别的地方很多见的雷雨,对于炼狱山而言,却是十分的少见。

  所以这种大雨之时,绝大多数管农奴的炼狱山神官,也罕见仁慈的让管辖的农奴享受一下雨霖,冲刷一下他们身上的硫磺气息和汗水的恶臭。

  在这场农奴的盛宴和狂欢之前,炼狱山处决了一名女神官,一名云秦的潜隐。

  一名告发了这名女神官的炼狱山弟子,通过了一些考验,被证明清白,且绝对忠诚于炼狱山,获得了嘉奖。

  ……

  大雨中,获得了嘉奖和提升的张工,走在黑色的矿山上。

  暴雨冲刷在黑色的火山灰上,溅起了无数的黑色花朵,泥浆溅满了他的身体。

  雨水太大,所以谁也不可能看见他的泪水。

  在冰冷的雨水之中,他蹲下身上,双手十指狠狠的抓入了黑色的砂土泥泞之中,他的十个指甲全部裂开了,都流出了鲜血。

  “你完成了你的任务,你死得有价值…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有没有想过,我还要在这样的地方呆下去,我还要活着,还要在这个令我窒息和发疯的地方,好好的活下去…”

  张平手指上的鲜血流得越来越多,但是他脸上的泪水,却是越来越少。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