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三章 皇帝的力量

第三十三章 皇帝的力量

  在这个世上,每天都有无数忠诚和背叛的故事在发生。

  只是有些时候,是人选择了命运,有些时候,是命运选择了人。

  般若走廊外不远处的一座山头上,许箴言站在夕阳下,看着不远处的般若走廊,看着身前自己父亲的侧脸。

  所有云秦人,都知道镜天湖是整个碧落陵最危险美丽的地方,都知道般若走廊,是云秦帝国和唐藏古国的天然界限,也都从许多故事和书上,知道夕阳下的般若走廊和后面的无尽黄沙沙漠一片金黄,十分的壮观。

  然而在去年那个盛夏之中,许箴言第一次来到碧落陵时,却是根本连镜天湖和般若走廊都没有机会看到。

  因为在那时,他还太过弱小,不够资格参与很多事情。

  “谁会想到,闻人苍月居然不把军械藏匿在靠近自己军队的地方,却是藏匿在般若走廊里。”

  许天望自语般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许箴言看到自己父亲脸上的神情依旧坚毅、自信,冷酷且强大,然而已经十分熟悉自己父亲性情的他,却清楚自己的父亲已经有些担心,已经开始惊疑。

  ……

  许箴言和许天望前面山脚下通往般若走廊的山林和齐腰深的荒草从中,到处都是充溢着血水的味道,比鱼市的味道更腥。从他们此刻所在的高处往下看去,可以看到山林里到处都是死尸,有的尸体躺在地上,有的尸体却是挂在树上,有些尸体却是尽管穿着重铠,却都四分五裂,景象十分的凄惨。

  其中一半以上的尸体,都是身穿云秦制式黑甲的云秦军人。

  还有另外一半,都是身穿最普通的粗麻布衣衫。

  此刻战斗还在继续。

  数百名云秦军人,还在山脚下方的山林和荒原地带,和散落藏匿期间的敌人战斗,时而有羽箭的破空声,时而有厉喝声和鲜血喷洒的声音响起。

  江家对闻人苍月藏匿在碧落陵中的大量强大军械和重铠势在必得,所以江家这次投入的力量,也是空前。

  不仅大批的门客,死士,甚至连许天望这种在刑司都举足轻重的人物,都调集到了碧落陵,而且还动用了江家在军方的力量。

  追查闻人苍月的党羽以及私藏,本身便是刑司要做的事情。

  搜查出来的东西,自然会由碧落陵军方负责运送。

  所以江家不需要先行准备载重车辆至碧落陵,只需要自己的人到碧落陵就可以了。

  在江家的布置之下,刑司从一开始,那几名闻人苍月的旧部的口供,就将是机密,接下来军方的发掘和过程之中,一些江家真正所需的东西,也绝对不会出现在账面上。

  刑司、军方、一些监督官员,这三方,按照道理,自然可以将一件事情弄得非常透明化,然而江家这种存在,却自然可以保证三方认定的结果都是一样。

  然而眼下,这些阻截江家势力的刺客,虽然身穿的都是最普通的粗布麻衣,但从这些人的战斗方式来看,所有人却都可以肯定,这些人肯定也是云秦军人,而且都是很会战斗的云秦精锐军人。

  这便说明,已然有另外一股强大的势力插手了这件事情。

  许箴言和许天望身周一共有三十余人,这些江家人之中,有一半是和许天望以及许箴言一样身穿官服,在朝堂之中有各自司职的人物,其中还有一半,是江家的死士和修行者。

  所有这些人都没有出手,只是和许天望一样平静的看着军队和阻截他们的人交手。

  他们当然清楚,有他们的加入,这种战斗会结束得更快,但是他们同样清楚,既然有一个足以挑战江家的大势力插手,那真正的战斗,便还在后面。

  ……

  山林间和荒草丛中的箭声,兵刃相交的声音越来越稀少。

  一地尸首,到处都是粘稠的鲜血。

  身穿黑甲的云秦军队彻底击溃了对手,从开始的绞杀,到开始有序的搜寻,看有没有活着的敌人。

  一名浑身血淋淋的布衣刺客从死尸堆中站了起来,不等他做出更多的动作,十余枝黑色羽箭已经准确的落到了他的身体上,那人的身上再度喷出一股股血水,然后重重倒下。

  这一轮箭声发出之后,便再无箭矢声和兵刃相击声响起,唯有脚步践踏在血水之中的声音。

  许天望和其余所有背负着使命而来的江家人开始下山,穿过遍布尸体和血水的山林。

  数百名经历过一次战斗之后,身上糊满了血水的黑甲军士和这些人在夕阳还未落下之时,进入了般若走廊。

  这是一条如同神迹般的天堑,一条巨大的峡谷。

  空旷的风从头顶两侧的悬崖上方和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峡谷另外一侧吹拂而来。

  碧落陵的这一端,悬崖上面是葱绿的树木和荒草,山壁上有许多青草如瀑垂下来,还有很多股细小的清泉,从山崖中渗出,或喷射,或流淌下来。

  黄沙荒原这一端,在风的吹拂下,却是不断有黄沙,像真正的瀑布一般,从悬崖上倾斜下来。

  这是一种视觉冲击力极强的对比。

  而置身在看不到根本看不到尽头的空旷峡谷中间,任何人都会只觉得这个峡谷是一条巨大的道路,通向无尽远处,不知道通向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两侧的崖壁上,都有一些风化极其严重的石窟,有些残破的石佛像位于其中,更显神秘。

  夕阳未暗,但般若走廊之中,已经变得幽晦,一声低沉的示警声在江家人的阵中响起。

  一名骑者,平静的出现在他们的后方,出现在般若走廊神秘的黯淡光线中。

  马蹄上有血,马匹缓慢踱步,朝着峡谷中停下来的江家人和军队前行,马匹上的人在风中身影飘渺,凌然若仙。

  许天望看清了这人的面目,看清了这人的白发和白须,他冷酷的双目之中,出现了一抹震惊的神色。

  这名身影飘渺,凌然若仙般的人,是张秋玄。

  许天望在这些人之中,并不是最先第一个看清楚来人是谁的人,也并不是在江家来的人中,身份和地位最高的人。

  “张秋玄,是你疯了,还是圣上彻底疯了?”

  一名身材佝偻的紫服老人,看着对他而言并不陌生的张秋玄,冷冷的出身,银发在风中飞舞,然后缓缓的直起了身子。

  似乎再也站不直的佝偻身体,突然直了起来,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改变,一股说不出来的气势便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异常磅礴的向着上空四周散发。

  这股气息,霸道至极。

  完全超过了一般修行者所能想象的极限。

  所以这只能是一名圣师。

  张秋玄看着这名身上气势霸道异常的老人,平静道:“李真石,你我曾同窗修行,读的都是圣贤书,你应该明白,身为云秦臣子,如此非议圣上,乃是大逆不道。”

  “看来你们都疯了。”

  李真石看着张秋玄,声音异常洪亮,“难道你们不知道任何事情,都是有底限的么?”

  “底限?”张秋玄摇了摇头,悲哀般道:“我只知道王命为天,云秦的任何人,都是圣上的臣子,都是圣上的奴才。什么时候开始,奴才都已经开始反对天子,斥责天子了?”

  李真石沉默了片刻,看着张秋玄,认真道:“你应该明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张秋玄目光微微一黯,道:“所以必须改变,让这一切都回到正途上来。”

  李真石讥讽的冷笑起来:“不管你怎么想,现今云秦,已然如此,要想改变,就必须付出代价…苏友记的那一支车队,是你们劫的吧,圣上要建立自己的力量,建立外界不知的私军,这无可厚非,但这种手段,想要将一家家拔除,不管你承不承认,却是已经超出底限。”

  张秋玄看着李真石,沉默了许久,感慨道:“我之前便辩驳不过你,而且也和你一向志不同,道不合,所以我常伴君侧,你却成为江家大幕僚,所以我只是和故人多说几句,并不是还要和你争辩什么。”

  “算是为我送行?劫杀那一支苏友记的车队,便是为了伪装成闻人苍月的人,将我们杀死之后,便可说是闻人苍月的人做的吧。我也不想和你争辩什么,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越老,和我一样老到快要死了,却反而行事越没底限?”李真石冷笑了起来,“皇帝想要杀死臣子,不动阳谋,却是用这种阴谋暗杀的手段,这也的确太过可怜,太过可笑了一些。”

  “中州城像我和你这样的人,也就那么些个,其余那些人,一动也会被人察觉。皇帝想要用这样阴暗的手段,便不能动用那些人。”李真石收敛了冷笑,伸出手指点了点许天望:“现在我们有两个这样的人,你只有一个,我倒是好奇,皇帝这些年暗中到底积蓄了多少底子,这么有信心,可以将我们全部杀死在这里?”

  一片安静。

  所有江家一方的人,全部心中泛出无比复杂的情绪,或恐惧,或绝望,或悲伤,或激越…在今日,云秦九大支柱之一,竟是被逼着彻底的站到了皇帝的对立面上。

  张秋玄没有再说话,只是在这空旷的般若走廊里面,有些莫名悲哀的抬头望天。

  (1月18日14点《仙魔变》不删档封测就能大家见面啦,第一个梦想近在眼前了!游戏客户端今天开始已经可以去游戏官网下载了,建议大家提前去下载,这样开测当天就能第一时间体验到游戏了。另外,不删档封测的激活码也在很多地方有发放,上了《仙魔变》官网看看就知道啦。当然没账号的朋友别忘了先注册个游戏账号,然后再去激活游戏。上次参与过首次封测的朋友们这次有福了,你们不用激活就能直接参与不删档封测啦。官网地址:www.yawen8.com,群号:54794141)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