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四章 人生无常,战局无常

第三十四章 人生无常,战局无常

  张秋玄抬首望天之时,李真石却是低垂下了头颅。

  这一瞬间他想起了很多事情。

  他想到了自己年轻时,成为修行者后,怀着好男儿要成就一番事业的想法,雄心壮志的走进了中州城。

  在中州城里,他遇到了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修为也相仿的年轻人,然后他们一起加入了中州城的某个帮派,一起打了很多架,成了朋友,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情,终于一个人进了皇宫里面,成了太子的老师,后来又成了云秦皇帝的老师。

  而他跟着最早那个帮派的大哥…那个帮派的大哥坐到了重重帷幕的后面,他却是和当年那个曾经一起打过架的年轻人渐渐疏远。

  当年那个年轻人,便是现在他面前的张秋玄。

  当李真石低下头颅,回想往事的这一瞬间,他又似乎回到了往昔,回到了云秦未立国,中州城还只有现在数分之一大小,但却比现在还要鱼龙混杂,他跟着大哥,在长巷中和别的厉害帮派冲杀的时候。

  他记得那一次很惨烈,最终他们只有四个人活下来。

  李真石笑了,笑的是人生无常。他笑自己…笑当年那个修为很低,在中州城中十分普通,经常端着粗瓷大碗站在廊檐下吃面,偷看过往俊俏女子的自己,那个中州城中的三流江湖人物,竟然最终会和自己跟随着的大哥一起,成为云秦的支柱,成为建立庞大帝国,和治理庞大帝国的风云人物之一。

  他笑当年也是属于那长巷中在无数刀斧下活下来的四个人之一的张秋玄,此刻却是反而变成了长巷中的敌手。

  他笑着,鼻中似乎嗅到了当年长巷中的血腥气。

  他身周地面石头缝隙之中长出的长长青草,就像一柄柄坚硬的剑一般,直接折断,往外急剧的削出,地面上和石头缝隙之中的黄色沙尘,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形成了一条瑟缩的潮汐,急剧的往外扩张。

  他的须发皆张,衣衫也往外飞舞,浑身散发着一股神鬼皆杀的霸道气息,似乎要将整个般若走廊,全部碾碎!

  张秋玄只是坐在马上,一动不动,身上气息也没有丝毫改变。

  般若走廊的顶端,一些风化严重的岩洞之中,却是涌出了风声。

  寻常峡谷之中,任何的修行者和军队,都要时刻担心来自峡谷两侧的伏击,但这般若走廊极其宽阔,大型滚木和擂石根本砸不到中间,两侧也有许多岩洞可以闪避,所以此刻虽然江家这一方的人大多都已经警惕的抬首看着两侧的崖壁,然而即便是那些普通的精锐军士,却都并不甚担心。

  这些普通精锐军士也十分清楚,不管眼下两方哪一方代表云秦,但很显然,若是张秋玄这一方获胜,张秋玄绝对不会留他们的活口。他们自然也变得没有选择,唯有死战。

  ……

  寻常军士做好了闪避箭矢和弩箭等军械的准备,而李真石身后的散落的江家修行者们,却只是冷峻的等待着,他们都不是一般的强者,自然不用畏惧普通的军械,然而在一息不到的时间里,绝大多数人的瞳孔都是剧烈的收缩了起来。

  没有任何箭矢或弩箭落下。

  落下的,只是一尊尊森冷的金属身影…这是一名名身穿魂兵重铠的修行者。

  魂兵重铠都是极其的沉重,从高处跳下,内里的修行者,也根本承受不住本身的冲击力…即便是内衬弹性钢的铠甲,也会在落地的瞬间,支撑的一些弹性钢折断,然后内里修行者的骨头折断,皮肉撕裂。云秦没有任何一种魂兵重铠,可以让人从城墙上跳下,直接砸入敌军之中。

  然而此刻这些修行者身上穿着的,却并非是云秦任何一种重铠,他们身上穿着的,是充满肌肉和骨骼质感,黑色金色表面有宝蓝色的光华如同血液一般在流淌的铠甲。

  这种铠甲是全封闭的,就连眼部都是两块透明的白色晶石封住,此刻也在闪耀着白光。

  手臂、肘部、膝部、腿部…全部都有飞翼状的利刃,头盔后脑,还有一条条的发辫,全部是一条条宝蓝色的利刃。

  最为关键的是,这种重铠的身上,都有着一条长长的,黑色和暗金色相间的金属披风,上面的符文,全部都在闪亮。

  这是天魔重铠!

  大莽迄今为止的最强重铠,国士阶之上的修行者才能御使的杀戮兵器!

  许天望的面色依旧冷酷,然而他眼瞳之中的震惊却又浓厚了一分。

  江家的情报,远比另外那些帷幕后的老人要灵通和准确,原本云秦的情报机构,便有大半掌控在江家的手中,早在沐沉允遇到林夕事发之前,江家就已经查到了皇帝的人在和大莽进行着一些见不得光的军械交易,其中就有天魔重铠。

  然而天魔重铠即便是在整个大莽也是极其稀少的存在,一是因为材料稀缺,制作困难,炼狱山交付给大莽军方的本身不多,另外一个原因是,国士阶以上的修行者,在哪里都是十分稀少。

  在南伐至今,整个战争过程中,大莽军队中身穿天魔重铠的将领,都没有超过二十个。

  在江家的猜测之中,皇帝拥有的天魔重铠数量,也不会太多。

  然而此刻,从天空中掠下的金属身影,却是足足超过了四十具!

  ……

  一名身穿正武司军情处正三品官员官袍,腰配朱玉带的官员伸手拔出了一柄碧玉色泽的长刀,面对一尊急剧朝着自己掠来的天魔重铠,他的直觉反应,便是一刀斩杀上去。

  因为他是一名大国师阶的修行者。

  大国师阶的修行者,本身在这个世间,也已经是无比强大的存在,像画师那样的人物,在过往的很多年中,就已经让云秦的刑司和军方十分无奈,而即便是在闻人苍月的请求之下,整个大莽王朝都要杀死林夕,在围杀林夕的数百名大莽修行者之中,大国师阶的修行者也是不多的。

  强大的实力,便自然会造就强大的信心,所以一般而言,修为到了大国师的修行者,便都会自然而然,有种大宗师般的气度。

  这就像是长久以往身居高位的人,自然会有一种威严的气度一样。

  这名军情处官员的第一直觉反应,正是源于自己的修为长久以往造就的信心。

  然而他的一刀还未斩出,他的信心就化为了乌有。

  天魔重铠带着的,不只是对手本身的力量,还有对方,从高处飞掠而下的冲力。

  一瞬间,只是迎面而来的狂风,就吹得他有种立足不稳的感觉。

  于是他不敢出刀,骇然的闪避。

  他避过了迎面而来的天魔重铠手脚上的利刃,但这尊天魔重铠身后的披风边缘,却是从他的身上切了过去。

  用夜魔金制成的金属披风,也就像是一件极薄,极锋利的魂兵。

  这名云秦的正三品大员,整个身体骤然从腰间分了开来,他骇然的尖叫着,碧玉长刀从手中掉落,他的双手想要抓住自己的身体,但不管怎么抓,他的下半个身体,还是和他的身体脱离了开来。

  在这一瞬间,这名惊骇欲绝的军情处正三品大员,才赫然反应过来许多事情……原本在他和很多人的眼中,云秦皇帝长孙锦瑟是很可笑的一个帝王,就像是一个讨不到糖果,只会无用愤怒的小孩子。但是这一瞬间,他知道可笑的反而是自己。

  天魔重铠难得…而且不是任何修行者都能穿的,四十多名国士阶之上的修行者,放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恐怖的力量,而且更为恐怖的是,这股力量,还是见不得光的,还是皇帝未被发现的,不是在明面上的力量。

  那名在很多人眼中白痴和可笑的皇帝,这些年竟然已经暗中积累了这么强大的武力!

  ……

  一尊尊带着披风的金属天魔从江家阵中犁过,犁出一条条深深的血浪。

  所有正面这些天魔重铠的修行者和军士之中,只有两个人能够阻挡从空中冲掠而下的天魔重铠的刺杀。

  李真石抬起了头,他的右手微微的动了一动,就像挥了挥衣袖。

  他的衣袖之中,就像有无数的流云冲了出来。

  一柄无柄,很短,但是异常宽厚的黑色飞剑,出现在了天地之间。

  只听哗啦一声裂响。

  正面冲向他的那尊天魔重铠身后的金属披风被这柄飞剑切开,宽厚的飞剑继续疾掠,拍在了这尊天魔重铠的后背。

  轰的一声巨响。

  沉重的金属身躯骤然飞得更高,从他的头顶高处飞出,重重的朝着地面坠落。

  与此同时,许天望夺过了身旁一人的一条赤红色蟒纹钢鞭。

  赤红色的钢鞭在磅礴的力量贯注下瞬间抖得笔直,如一柄燃烧的长枪,狠狠的冲击在正对着他冲下的天魔重铠的胸口,在轰的一声,天魔重铠猛的一滞的瞬间,赤红色长鞭骤软,将这尊冲势已经抵消大半的重铠捆缚住,猛的抖出!

  沉重的魂兵重铠发出震鸣,就像一颗投石车投出的巨石一般,横飞出不知道多少步,狠狠的撞入一个岩洞之中,撞在其中一座风化了大半的石雕佛像之上,无数碎石砸出,硬生生嵌在了里面。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