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八章 借你的手,添你稻草

第三十八章 借你的手,添你稻草

  张秋玄倒在对手的面前。

  他前所未有的疲惫,无力,虚弱,然而他还是努力的支起自己的头颅,在支起头颅之前,他便已咳嗽着出声,“你居然敢到般若走廊来。”

  这世间,唯有“大黑”,才能朝天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将神木飞鹤击溃,也只有“大黑”,才能一箭便将他和他体力全部力量,全部击溃。

  所以此刻站在他面前的陌生人,便只可能是那名曾经杀死了青鸾学院一名风行者,夺得了“大黑”之后,却又畏惧得不敢呆在军中,只敢躲藏在唐藏流沙城中的唐藏将领。

  “唐藏虽大,但却无片瓦之地容我立足,唯有一拼。”

  对手缓缓落寞应声。

  落入张秋玄眼帘的,是一个已经被长期躲藏而消磨了所有豪气和斗志,磨去了所有棱角,面上不见豪气和威严,唯有感怀和失意的落拓男子,双鬓皆是白霜,眼角也都是深深的皱纹。

  张秋玄对这名隐名埋姓许多年,甚至很多唐藏人都终于忘记了他的名字的男子面目并没有什么兴趣,他努力的支起头颅,只是想再看看已经许多年没有见过的“大黑”。

  他看到了。

  然后他再度觉得心颤,导致整个身体,都开始剧烈的颤抖。

  若是此刻林夕能够看到,他必定会觉得十分不解和惊奇。

  因为落拓男子手中的,根本不是一具黑色的弓,而是一具黑色的古长琴。

  一具通体墨黑,就如同最深沉的黑夜的颜色,至少在外观上,和琴极其接近,有着三根黑弦的东西。

  然而张秋玄在很多年前见过“大黑”,所以他知道这就是世间最强的魂兵巨弓“大黑”。

  眼下即便这具“大黑”不在那人的手中,但张秋玄却似乎依旧可以感觉到那人的光辉,遗留在这件魂兵上。

  张秋玄浑身颤抖着,忍不住出声道:“你错了,你真的不配拥有这件东西。”

  落拓男子看着张秋玄,他能够明白张秋玄的情绪,但是他的嘴角,却是浮现出了极其嘲弄的意味:“你和皇帝,还不是在试图和我们做一样的事情?”

  张秋玄一呆,一时说不出话来。

  落拓男子却是深深的看着他,意味深长道:“只是我不明白,我们和青鸾学院为敌,那是被迫无奈,最正常不过的,但云秦皇帝和你,怎么会有胆量对付青鸾学院,难道你们已经可以肯定,张院长已经不在这个世上?”

  只是这一句话,张秋玄的脸色骤然变得更加雪白。

  然后他注意到,有人在神象军的碾压下,从两侧拼命的逃走。这些人有些是身穿天魔重铠的修行者,有些是重铠骑军。

  这些修行者之中,肯定也有人认出了这是“大黑”,而那些不认识的人,也肯定从那方才一击,知道这名落拓唐藏将领是圣师,所以根本没有人敢试图冲击,都只是拼命的从两侧逃遁。

  然而神象军却似乎并不紧张,只是由着其中一些人逃遁。

  “天落行省的省督,是你们的人?!”他骤然想到了某个可能,呼吸骤然停顿,看着面前的落拓男子,嘶声说道。

  “不。”落拓男子摇了摇头,弯下了腰,拍了拍张秋玄的身体,用唯有他和张秋玄才能听得清楚的声音,道:“长孙锦瑟要查…会发现是江家的人。”

  张秋玄的身体猛的一颤。

  他骤然想明白了更多的事情,他张口想要说话,然而他的整个身体在对方的一拍之下都已经发僵,却是已经说不出任何的话。

  落拓男子看着张秋玄的目光,似是有些同情,嘲讽的一笑,在张秋玄的耳边,轻声道:“你想的应该不错。先前长孙锦瑟要进一步削弱黄家的力量,分设碧水、天落行省,其中的官员任命和调动,都是经过文玄枢之手。所以这一切,都是经过文玄枢的安排…否则没有云秦一国首辅之力,神象军诺大一支军队,如何能够做到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云秦帝国的边缘?文玄枢表现出来的实力和现今的权势,让我们神象军,觉得值得和他合作,值得和他一拼。”

  ……

  ……

  中州皇城之中,文玄枢缓缓走出御书房,平静的走回自己的内阁府邸。

  想着身后御书房中方才对自己温和而威严的皇帝,他抬起头来,看着皇城上方的碧空,脸上淡得一丝情绪都没有,但眼眸之中,却是充斥了一种冷讽的笑意。

  在过往十几年里,他一直在以周首辅为镜,比较着自己和周首辅相比的不足。

  这么多年的比较和学习下来,他总是肯定,若是周首辅是云秦皇帝,那一定比长孙锦瑟更难对付得多。

  因为周首辅是整个中州皇城之中,最懂得掌控平衡的人物。

  这么多年各司、各元老之间相安无事,而且彼此之间的权势都没有出现明显的此消彼长,都是因为周首辅的调衡。

  不引起任何一股势力的强烈反弹,又能使所有势力为皇城所用,哪怕不是出全力,这就已经十分可怕。

  如果周首辅这样的人物是云秦皇帝,那他这样的人要有异动的话,要对付的,就是所有那些力量。

  然而现在的长孙锦瑟虽然极强,虽然懂得隐忍和蓄势,在玩弄权谋方面,也是表现出了先皇的遗传天赋,已经让整个天下的人都发现自己的判断失误,然而他最弱的一点,便在于制衡。

  文玄枢对自己了解得很清楚,他知道自己在某些方面的能力,还是比不上周首辅,但要配合皇帝,令平衡失衡,让皇帝承受一些失衡后的反噬,对于他而言,却是极其的简单。

  今日皇帝的心情显是极好,想必他觉得张秋玄已经在碧落陵得手,按照消息的传递速度,恐怕就在明日清晨,他就会收到消息。

  如果到时他发现自己接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的消息,甚至连最信任和亲近的张秋玄也是没有逃得出来,那他会什么样的反应?

  震怒之下,要对付江家是必然的。

  早在顺着皇帝的意思对付黄家,碧落陵设省之时,初掌重权的他便已经埋伏好了构陷江家和神象军勾结的引线,在明日的消息传递到皇帝的手中,接下来的一切证据,包括那些在般若走廊中存活的人的证词,都会显示出和神象军勾结的是江家。

  在太子死后,碧落陵这三个字对于皇帝是个禁忌。

  牵扯到碧落陵的事情,将会使得皇帝的判断力和理智大大的降低。

  在潜意识里,皇帝恐怕就会心中产生江家和神象军会和闻人苍月一样逆反,占据碧落陵的想法。

  而且在之前许多天,宇化家已经采用让林夕进入祭司殿的方式开始反击的情形下,皇帝自然会认为,江家和其余那些门阀,当然也会采取各种手段反击。

  所以接下来和江家彻底决裂,这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到底要多少稻草,才能彻底将你压垮呢?”

  文玄枢转头,朝着皇城后方的真龙山望了一眼,在心中轻声说道。

  他不知道到底要多少根稻草,才能压倒皇帝。

  所以他所能做的,就只有借皇帝的手,不停的在皇帝的身上,压上一根又一根的稻草。

  ……

  天落、碧水两个行省的高阶官员都快疯了。

  沿途能够看到最快秘密军情汇报的云秦官员也快疯了。

  唐藏神象军绝对是世间最为强大的重铠军。

  在军部的一些绝密资料的记载之中,要对付唐藏的神象军,只有三种方法。

  第一种就是由数名圣师领衔的许多修行者连续刺杀。

  第二种是设伏,用大量强大军械击杀。

  第三种便是用大量的军队厮磨。

  但这三种中的第一、第二种,执行起来还都没有太大把握。

  因为神象军的可怕,不止在于金甲巨象的力量,还在于这种金甲巨象的耐力和速度都很强,一些沉重,难以运送的军械,对于这支军队而言,却没有任何的难度,所以这支神象军,可以随时带着大量强大军械奔袭。不止是一支重铠军,还是一支重械军。

  哪怕云秦真的能够抽调出几名圣师,面对这样的军队,都要做好圣师和修行者死伤惨重的准备,更何况,其中还有一名圣师阶,有张院长“大黑”在手的唐藏将领!

  这样的一支军队,不主动攻城的话,他们倒是可以很轻松的带着大量重械四处转战,但云秦军队要带着大量重械追击,设伏,却没有那么容易。

  所以最可行,便唯有用数万军队围杀厮磨。

  不满千人的神象军,在唐藏军方和云秦军方的高层看来,本身就相当于一支数万战力的强大军队。

  若是在以往,在闻人苍月镇守碧落陵时期,数万规模的敌军军队,也不算什么。

  然而现在却是在云秦和大莽交战如火如荼,前线本身十分吃紧之时,若是碧落陵大战再起,那云秦帝国,真是有如后院又陡然失火!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通过军情的描述,这恐怕还牵扯到江家和皇帝之争。

  国之重梁和君之争,这会不会导致大厦再倾一角?

  …就在这密报一路朝着中州皇城传递,一些已然知晓的官员和势力已经震惊而无奈的准备应变之时,一辆从大德祥的农场行出的马车,行到了碧水行省新兴的大德集镇,进入了一家专卖皂膏的铺子。

  碧水行省现在除了省督府所在的戊人城之外,其余还根本没有建立城廓,数个常居人口过万的集镇,都是大德祥援建,其中原本十之七八都是大德祥的雇员,虽然现今进入碧水、天落行省的人越来越多,大德祥的雇员已只占三至四成,但最早为了满足大德祥雇员的生活各项所需,大德祥规划得十分细致,各种店铺都是自己开了,所以即便是在现在,碧水行省的数个大集镇,几乎所有满足平日里生活所需的店铺,甚至是一些看病的诊所,也都是大德祥的。

  这家铺子后面的数家客栈酒楼,一间大工坊和旁边一间专卖豆油的铺子,以及斜对面的面馆,米行,南北货铺子,都是挂着大德祥的旗号。

  随着外来人口的越来越多,这些原本只是为了满足大德祥雇员本身所需,许多甚至亏钱的铺子,也开始赚钱,将来恐怕随着人口规模的扩大,反而会给大德祥带来不错的盈利。

  这家专卖皂膏的铺子是碧水行省中大德祥最大的皂膏铺子,碧水行省现在所有的皂膏,都是由这家铺子后的工坊制成,工坊内里有数个库房,这家铺子前厅只是陈列和少量零售。

  看到停在铺子口的马车上有大德祥的旗号,铺子里一名掌柜便迎了上去,等看到从马车之中走出的,是一名艳丽的锦服女子,这名铺子里的掌柜便顿时震惊、意外且激动的朝着这名女子躬身行礼。

  铺子里认出这名艳丽女子是整个大德祥的大掌柜的数名伙计,一时也是激动得忘了自己手中的事情,手足无措的呆在当地。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