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九章 食为天,由食引

第三十九章 食为天,由食引

  有种人叫厉害,有种人却叫传奇,是注定会留在史册和一些故事书上的。

  对于云秦大大小小的商号而言,大德祥的女大掌柜陈妃蓉就是传奇。

  大德祥所有的人自然因为这种传奇而骄傲,想到自己的名字可能会因为大德祥的继续壮大,而长留在后世的一些故事中,他们便自然对陈妃蓉无比的尊敬。

  然而陈妃蓉十分清楚,给她带来这一切的,是大德祥这间铺子后一间客栈里正在等着她的那个年轻人。

  ……陈妃蓉穿过了大德祥的皂膏铺子,走进了只有前后两进的客栈。

  这家客栈十分普通,用的都是大德祥栖霞行省的一些没有子女的老人,就如养老院,但栖霞行省的商人和旅人在外却很喜欢照顾自己人,所以这家客栈反而就像成了栖霞老乡会馆,经过这些集镇的栖霞行省的商队和旅人都会选择这家客栈,生意倒也不差。

  对于陈妃蓉而言,这样的一家客栈意味的便是绝对的隐秘和安全。

  像大德祥这种规模的商号,朝堂甚至一些竞争对手大商号,自然会相反设法的安插进一些人手,但这间客栈里的雇员都是在栖霞行省土生土长了六七十年的老人,自然不可能被安插得进什么人手。而且朝堂和竞争对手,对大德祥这样的产业,也不会有任何的兴趣。

  因为到了碧水行省之后,这些栖霞行省的老人经常会被许笙接至农场参加一些聚宴,在陈妃蓉到了碧水行省之后,这些老人见到陈妃蓉的次数却是比一般大德祥的雇员还要多,所以见到陈妃蓉进来,这些老人却是并不显得过分意外和吃惊。

  只是和陈妃蓉上次到来一样,有老人专心的帮她沏茶,有老妇人下厨做了几份栖霞行省才能吃得到的精致点心。

  在和这些老人聊过一些家常,仔细询问过一些老人的身体和习惯方面的问题,陈妃蓉才走到了客栈后院二楼,敲门走进了一间僻静厢房。

  缓缓带上房门之后,陈妃蓉看着微笑的那名年轻男子,深深施了一礼,微笑道:“好久不见。”

  “君若安好,便是晴天。”林夕笑道:“以前我看这句话的时候,总觉得这句话很酸很腐,不过现在却又觉得,这种话很适合重逢相见时的心情。”

  说这句话时,他看着越显端庄艳丽的陈妃蓉,觉得女子的确是和男人不属于同一星球的生物,气质这种东西,在女子身上,比起男人似乎越加明显。

  “大人总喜欢说些旁人听不懂的胡话。”

  陈妃蓉笑了笑,看着朝着自己回礼的高挑美女少女,抿嘴道:“想必这就是亚楠了,周首辅家的千金,你当年从碧落陵受伤昏迷离开时,一天都会喊个很多遍名字的人儿。”

  高亚楠的脸色顿时绯红。

  “南宫未央居然也这么八卦?”林夕大惊出声。

  只是陈妃蓉这一句调侃,这个僻静厢房内里便顿时鲜活起来,充满了烟火气。

  “八卦又是什么新鲜词儿,是多嘴多舌的意思么?”陈妃蓉坐了下来,轻笑道:“南宫未央倒是并不多话,只是我会多问一些关于大人身体和精神状况的各种问题,她又会很严肃认真的回答,所以我便知道了。”

  “太过实诚也总让人无奈,她要是个和尚,就是个老实和尚。”林夕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又说了这一句“胡话”,然后问道:“她和湛台浅唐那边最近的生意做得怎么样?”

  “比我们预计的要好太多。”

  陈妃蓉认真了些,看着林夕和高亚楠,轻声道:“现在南陵行省大战正剧,即便是一些朝堂工坊,有些矿石都吃紧,一些民间的大工坊原料都开始出现短缺,所以龙蛇方面的出产价值更高,只是因为黑市流出太多恐怕会引起朝堂一些权贵势力的注意,所以他们还压着量。最近他们已经在自建工坊,只是匠师难寻一些。”

  “治国之才用来做这些,真正的大材小用,做得多好都不会让我意外。”林夕笑了起来,“既然是拥兵自重,精良的军备是必须的,以他们的能力,有厉害的工坊消化一些积压的货物,只是迟早的事情。”

  陈妃蓉也笑了起来,“以南宫未央和湛台浅唐的能力,又相当于有整个大荒泽穴蛮的支持,我生怕将来到时候鳌角山的流寇一露头,反而比云秦的精锐军队装备还好。”

  “现在大德祥所做的每一个投资都有很不错的回报,没有一个生意是亏钱的,大德祥也不缺钱,他们那地方的钱暂时没去处,不计成本的堆在自己身上,军备…我们到时只要拭目以待就好。”林夕看着陈妃蓉,认真道:“你和许笙在这边,做得也实在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多,我去年来的时候,这里还是相当于流放犯人用的边疆,现在却是已经有这些集镇建立起来,已经热闹到这种程度了。”

  “大人你这算是在夸自己么?”陈妃蓉抿嘴笑道。

  “从无到有,要做点成绩出来会成效更快,而且时局不断变化,再精明的算计,也时也是要撞到别人的大势。”林夕的脸色凝重了下来,“我原本是担心柳家方面你应付不了,但眼下看来,大德祥恐怕有更严重的危机,一个不好,我们先前这么多的谋划可能就全功尽弃,大德祥也就一下毁了。”

  陈妃蓉的眉头皱了起来,认真道:“什么事情这么严重?”

  林夕看了高亚楠一眼,高亚楠看着陈妃蓉,道:“神象军…唐藏最强的军队神象军出现在了般若走廊。按军情,是江家的人勾结了神象军,目的是为了夺取闻人苍月秘密藏匿在碧落陵的大批军备。”

  “是极其严重。”

  陈妃蓉的眉头皱得更深,她清楚周首辅虽然已经下野,但这么多年的首辅下来,所能知道的消息,恐怕比云秦绝大多数权贵知道的还要快。现在大德祥的整个重心,赖以压垮苏友记等商号的基石全部来源于现在云秦和大莽的战争,来源于他们在碧落陵占得的先机。云秦和大莽的战事在加深加剧,在接下来的秋冬肯定无法结束,所以只要今年秋冬,大德祥就有可能再次腾飞。在这样的情形下,若是碧落陵再有大的战事,那就相当于将整个大德祥的粮仓,将整个大德祥现在的根基都一把火烧掉了,巨大的投入没有任何回报,大德祥恐怕连翻身都做不到。

  “还好我们的大量银钱投入大多在碧水行省,就算战乱马上爆发,要烧到我们这里也没有这么快。”林夕看着陈妃蓉,道:“周首辅有些不信江家会勾结神象军,但目前一切证据都指向江家,而且江家和皇帝因为般若走廊之变,已经撕破了脸。天落、碧水两行省的走向尚且不明,至少我们在天落行省的一些农场等开辟计划要先耽搁一下。”

  陈妃蓉点了点头,沉吟道:“既然有神象军这样的消息,有一件事情,倒是显得分外可疑。”

  林夕轻声问道:“什么事情?”

  “除了军方之外,碧水、天落行省现在戊人城和一些集镇的粮食和曰用品自然都是由我们大德祥提供的。出了苏友记车队被劫的事情之后,许笙清查账目的时候发现,在数十曰前开始,一些谷物、玉米面等粮食的出货量多了许多。但在最近几曰,谷物、玉米面、还有普通米面等出货量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水准。”

  “这的确很可疑。”林夕的眉头微蹙:“光是清查账目就能看出明显的差别,想必这量不是一般的大…苏友记的车队载了大量的粮食和种子,所以应该可以认为,先前那些谷物、玉米面的出货量大,是因为神象军的到来,因为那些神象的食量都很大,接着出货量的下降,应该就是苏友记车队载的粮食满足了神象军暂时的需求。”

  陈妃蓉看着林夕和高亚楠道:“我先前想不出个中联系,现在听到神象军的消息,想的便和你一样。”

  高亚楠轻声道:“这个消息军方知道么?”

  “我等着大人来定夺,并没有告诉军方。整个碧落陵,无论是军方还是朝堂,还是其余大商行,都不可能查得出这样的事情。”陈妃蓉看着高亚楠,平静而肯定的说道。

  “不错。”林夕点了点头,“大德祥现在的生意在整个碧落陵相当于垄断,实际上就相当于碧落陵最强最大的情报机构。这几曰你和许笙有没有查清楚这些多出的粮食的去处?”

  “查出来了。”陈妃蓉道:“大多去了落曰马场。天落行省落曰丘陵附近原先碧落边军的一个军马场,在战事中废弃之后,划分行省之时,便从军部脱了出去,交给了一名姓卢的商人经营,是河洛行省人士,马场规模不小,不过应该用不了那么多粮,而且也应该没有大规模扩建的态势。”

  “你们查得很细。”林夕想了想,转头看着高亚楠,道:“在来时我倒是没有想到丝毫对付神象军和挽救大德祥的这场严重危机的办法,觉得好不容易打造起来,已经有些模样的一个金钱帝国恐怕被这莫名其妙的战事搞得会骤然轰然倒塌,但现在这件事情,倒是给了我一些对付神象军的主意…不管神象军到底是江家的,还是别家的,对大德祥和云秦造成这样的危机,都肯定是要对付的…亚楠,你恐怕要设法帮我主动联系一下你的父亲和青鸾学院,我需要些他们的帮助。”

  看着高亚楠点头,微微一顿之后,林夕接着道:“既然有大黑这样的张院长遗留下来的东西出现,又有先前的仇怨在,学院应该也会有所准备…把这个消息告诉学院和你父亲,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和我一样的想法,能够帮我准备些东西。”

  “你是什么样的想法,想要准备什么?”高亚楠和陈妃蓉互望了一眼,都看着林夕问道。

  “毒药,大量的毒药。”林夕看着两人,平静道:“神象军在唐藏国内也无处可去,不可能就抢了一批东西就走,只要继续停留在碧落陵附近,他们自然还会需要大量的粮食,而且凑巧这碧落陵中供给的粮草,还都是我们大德祥提供的。而且之前他们也用得惯了,等到苏友记那列车队的粮食消耗光之后,他们自然还会要通过人从我们手中获取粮食。除非他们要马上开战。”

  “所以你想在粮食里面混入毒药。”高亚楠想了想,道:“这的确是个很好的想法。”

  林夕点头,道:“神象军的厉害在于那些白色巨象,白色巨象食量又大,在它们的口粮之中混入些毒药,应该不容易被发觉。所以关键在于接下来我们确定进入马场的粮食一定会去神象军,而且保证粮食不在马场就被发现有问题。关键还要学院和你父亲帮忙确认哪种食物是白象用的,白象这么庞大的身体的抗药姓。当然学院能够有把握某种毒药连神象军军士都觉察不出来,都能毒倒,那自然更好。现在我唯一担心的就是能够能准备得出那么大剂量的毒药。比如我身上虽然有闻人苍月部下公孙泉的流沙剧毒,但量却太少,不可能用在这种地方。”

  “这些东西学院和我父亲自己应该会权衡。”高亚楠看着林夕道:“我们只要准备好我们的事情,先将马场的事情彻底查清。”

  “是的。”林夕微微一笑,又看着陈妃蓉道:“柳家方面现在什么动作?”

  陈妃蓉道:“已经明确给了我期限,若是这月内我不让出大德祥的部分利益,或者直接为他们所用的话,柳家就会动手。”

  林夕想了想,道:“他们应该是手头已经有些证据,看来龙蛇边关方面的事情也给了他们很大压力,他们也忌惮你的实力,生怕你和他们鱼死网破,不然不会给你期限之类。你把他们碧落陵中主事人的行踪告诉我,我再给他们些警告….权贵就怕更大的权贵,我让他们觉得自己撞到了个更大的,根本无法惹得起的权贵,他们今后便都不敢插手大德祥的事情,而且还能给大德祥披上另外的一些掩护。”

  陈妃蓉笑了起来,有些感叹的看着林夕,道:“柳子羽还老是想和你斗,以你为敌,每次和你谈起柳家的事情,我就都只是忍不住想,他今后要是知道你是大德祥的大东家时,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他可是花了不少力气对付我。”林夕微微一笑,道:“我倒是希望今后有机会真的能亲眼看看他知道时的反应。”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