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一章 七辆中轴线上的马车

第四十一章 七辆中轴线上的马车

  清晨时分,一封密件送入了御书房中。

  距离早朝的还有不少时间,但云秦皇帝长孙锦瑟长久以来都是习惯早半个时辰就在御书房先行处理一些事情,此时这封密件,直接送入了他的手中。

  此时,许多朝臣都已经和往日一样,依次聚集在宫门外,然而今日,许多官员却是发现七辆黑金马车比平时要早出现很久,而且许多排在前列的高阶官员的脸色,都是异常的严肃和凝重。

  “难道前线军情又有大变?”

  这些接触不到机密情报或者消息远不如别人灵通的官员心中都开始揣测起来,只是因为宫门前不得喧哗和知道很快早朝时就会知道,所以才按捺住了,不找亲近的官员问询。

  云秦皇帝稳定的用手指剔除了漆封,打开了密件。

  和文玄枢心中所言一般,这些时日即便因为宇化家令祭司殿给予林夕大祭司的身份,但他的心情却是自去年碧落陵至今最好。

  云妃的身体安康,肚子渐大,已过了最容易小产的时段,且太医确定胎儿胎相平稳,这便代表着数月之后,长孙氏便会再得龙子。这不仅只是意味着云秦再次有了一名小主子,在他看来,更是天命不绝长孙氏,既然能够再添一名皇子,说不定能够有第二个,第三个。

  还有让他心情大好的另外一个原因,是顾云静表现不俗,虽然云秦军队还无力大举反攻,但南陵行省目前的形势已经稳固…维持这样的局势,反而可以利用一些民意和一些文官直臣来推动某些事情。

  “以一市井江湖人物,成为云秦开国定鼎之臣,拥重权而坐天子之侧,重重帷幕之后,黑金马车直驱帝宫之尊…你也应该满足,也应该退了。”

  怀着一些满足,在这样的自语之中,长孙锦瑟的目光落在了手中展开的密件上。

  只是看了一眼,他威严的五官便因为极度的愤怒而扭曲。

  “怎么敢!….怎么敢!…怎么敢!”

  他丧失了理智,连连咆哮出了三个怎么敢之后,才轰的一声,拍碎了身前的一切,雷光涌出御书房,“江家怎敢有这样的胆子!”

  “今日不行早朝!”

  ……

  帝盛怒。

  皇城战栗,一声接一声的传报,传至宫门之外。

  宫门已将启。

  早朝不行?

  在宫门外候着准备早朝的诸多官员顿时一片哗然,这在长孙锦瑟在位这么多年之中,还是根本未曾有过的事,是什么事情,能令天子下令今日不朝?震惊之下,许多官员哪里还顾得宫门外严禁喧哗,纷纷上前相询,尽是压低了声音的急切议论声。

  “嗡!”

  便在此时,一声独特如洪流般的金属震鸣声响起,一辆庞大威严的黑金马车,首先动了,直驱将启未启的宫门。

  “开宫门!”

  一个威严而低沉冷厉的声音,从车厢中发出,冲得朱漆金盘钉的宫门都似乎轰的一震。

  站立在七辆黑金马车之后的百官最前,首辅文玄枢微微蹙眉,后方诸多官员却都是心中齐齐一震,一时纷乱声音徐歇,唯有黑金马车前行时的金属震鸣声。

  “圣上有旨,今日既不早朝…”

  宫门内一人的声音发出,微颤。

  “放肆!”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黑金马车之中,一声怒叱,马车周围的空气,都似乎瞬间扭曲了起来。

  不知何处,一声低沉的咳嗽发出。

  再度有洪流般的金属震鸣声响起,又有一辆黑金马车开始前行。

  这辆马车一动,另外两辆马车也几乎同时前行。

  接下来,剩余黑巾马车齐动。

  宫门轰然打开。

  一些内侍都是面色苍白,身形微颤的站立在宫门两侧,不敢有一人相阻。

  七辆庞大威严的黑金马车并排齐驱,沿着云秦皇城的中轴大道,沿着金色的蟠龙地砖前行,行向金銮大殿!

  整个中州皇城的建造,主轴大道,本身便都是按九乘齐驱而设,但平日里这些黑金马车极少聚合,都是故意错开了时段,此刻虽只是七辆,但并架齐驱在晨光中的皇城中轴大道上,却是分外的惊心动魄。

  一名头发如雪的老臣,看着这样的景象,一时震撼,一时感叹,却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莫名悲鸣,“迫得太紧啊。”,面上老泪瞬间纵横。

  在他脑海的画面之中,上一次出现黑金马车齐驱,已然是十八年前。

  十八年后,再现这样的场景,云秦却是风雨飘摇,九辆马车,现在只至七辆。

  不少像他这样的老臣,眼睛已然看不清楚,心中却是清楚。

  黄家的根基来自直臣,来自民意,来自地方清流,黄家老人病逝,接下来黄家是皇帝借替太子报仇,讨伐闻人苍月的汹涌民意层层削弱,直至今日,黄家氏族及门生之中,就连能够进入金銮殿议事的都一个不留,全部被调任至边疆或者偏远行省。

  闻人家靠的是前朝根基,在于声望和老臣支持,然而闻人苍月逆反,云秦皇帝不正视听,借势用之,直接便让闻人家声望无存,接下来一些老臣又在直谏和反对南伐事上死去的死去,告老的告老,闻人家也不可能重返这中州皇城之中。

  在许多和头发如雪的老人一样的老臣心中,这江家,本身一直都是帮着长孙氏,扶着长孙氏,是始终向着皇帝这一方的啊,怎么到了今日,竟然会被逼到了这样的地步?今日殿前,又将生出什么样的祸事?

  …….

  七架庞大的黑金马车沿着皇城中轴线滚滚向前。

  不少官员,尤其是位于前列的官员,在片刻之间,便都是或仰头,或咬牙,或握拳,下定了决心,迈步朝着宫门行去。

  这个世界对于林夕而言最为可贵的是民风的淳朴,到处可见的真诚。

  而对于朝堂,这个世界最为可贵的是,在一些时刻,总有一些脊梁骨比较硬的人,敢不计生死的站出来。

  “不要进!”

  然而就在这些人准备抗皇命,试图尽自己的力,改变一些对国不幸的事之时,站在百官最前的文玄枢平缓而坚定的出声,“颜面!更乱!”

  在喝止这些官员之后,他只是简单的吐出了四个字。

  但这四个字,却让一些甚至准备不顾他的阻拦的官员,都停了下来,焦急而悲哀的垂下了头。

  皇帝是需要脸面的。

  作为皇帝,比任何人都需要脸面。

  无论江家有什么辩驳,皇帝和江家都已经是彻底撕开了脸面。

  更多人看着皇帝的愤怒,看着皇帝的失态,反而会令事情朝着更不利的状况发展。

  其余的六架马车在这个时候同时进入,便代表着一种态度…他们进去,也不可能比这六辆马车起的作用更大。

  所以不管他们平时对于文玄枢是什么看法,他们也根本不可能知道文玄枢此刻心中的真正情绪,但至少所有这些官员都认同文玄枢此刻的做法是最为正确的。

  文玄枢深吸了一口气,在心中告诉自己这是已经预料中,且必然会发生,在最后一根稻草出现之前,这些都不是值得欣喜的事情,在保证自己不会有任何可以被察觉的真实情绪流露之后,他肃冷的转头,看着身边的中年官员。

  站在他身边的中年官员,是冷秋语的父亲,也是已经入主重重帷幕之后的人,绝对有资格此刻跟着那七辆马车一起进入。

  此刻,他可以不在意身后那些百官的态度,但他必须在意站立在他身侧的这名官员的态度。

  让他真正有些欣喜的是,他看到身旁这名官员,没有动步,只是依旧沉默的肃立在他的身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