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二章 决裂前夕

第四十二章 决裂前夕

  一列列身披银龙铠甲的中州卫潮水一般涌出,使得平素空旷而清冷的云秦皇宫骤然变得有些拥挤起来。

  然而不管这些银色的浪潮如何汹涌蔓延,却都不敢踏上皇宫中轴线的金色地砖,不敢阻挡在七辆威严的黑金马车之前。

  所有这些银甲侍卫敬畏不安的看着平生第一次见到的七辆黑金马车并驾齐驱的景象,心中不断产生各种震惊猜想,手心之中全是湿漉漉的冷汗,刚刚吃下不久的早饭在肚子里极其难受的搅动着。

  最先动的那辆黑金马车略微快了一些,脱离了中轴线,其余的黑金马车三三两两,跟着这辆马车,沿着偏道,绕过大殿,最终出现在御书房前。

  黑金马车静静的正对着御书房。

  御书房的门是关着的,内里寂静无声。

  有两名侍官站在门口,面对着七辆静下来的黑金马车,不敢抬头,脸色越来越白,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

  “既然敢做,就不需要逃避。”

  停在最前的黑金马车之中,传出了一声冷漠而暴戾的声音。

  “还不快走?”

  在这声声音发出之时,后方的一辆马车之中,也发出了一声低声的呵斥。

  这个声音,却是对着御书房门口的两名侍官和一些后方的银甲将领所说。

  这句话的语气虽然严厉,然而那两名侍官却是如蒙大赦,眼中流露出一些感激的神色,马上低头告退,一时间,后方的中州卫将领也都退得干干净净,御书房周遭,唯有七辆黑金马车,没有其他人迹。

  御书房中依旧没有任何的声息。

  夏风在殿檐间吹拂,一声轻慢的敲击声响了起来。

  这声音依旧是由第一辆黑金马车之中发出,是指节在敲击马车的金属车场。

  敲击声缓慢但不停。

  一股淡淡的,但令人心悸的气息笼罩在御书房周遭。

  声音似乎交织在了一起,变成了许多人,用手指在长巷之中敲打着刀刃的声音。

  数只攀附在院间树上的夏蝉,陡然惊恐,振翅欲飞,但在飞起的瞬间,整个腹部便陡然爆开,跌落树下而亡。

  “朕不想见,便不见,怎么,难道你还敢逼宫不成!”

  一声同样暴戾,更显愤怒的雷声,从御书房中响起,御书房前骤然起风,黑金马车之间风声呼啸。

  “圣上不想见,不想说,但江某人,却是要将有些话说说清楚。”敲击声停歇,第一辆黑金马车中人冷漠暴戾的说道。

  听到他的称呼,后方一辆马车之中发出了一声极其低微的叹息,似是感叹,又似是略微放松了一些。

  “好!朕倒是想听听你到底要说什么!”皇帝冷笑道。

  “江某人想说说是因为什么,才有资格坐这黑金马车的。”黑金马车中的声音更加的冰冷,缓慢但不停的传出,“云秦立国前二十七年,中州城六帮十三门在建德门周遭街巷,进行了一次大火拼。江某人帮众千人,最后生还者不过七十三名。这一役,事关先皇和居留氏的内务工坊之争。”

  “云秦立国前二十五年,江某人接到消息,西侯乘先皇私访好友之际,在阳春巷一带发动刺杀,江某人发现时已晚,根本无力对付西侯数千人马,在当夜刺杀发动之时,但终于被我查到西侯和数名党羽的所在,江某人和数十名兄弟,杀入西侯和其党羽的隐匿住所,斩下头颅,又一夜狂奔,在暴雨之中赶至阳春巷,叛军刺客见西侯授首,心惊而退去,那一夜暴雨之中,江某人的那些兄弟,连带江某人,只活下来四个。”

  “云秦立国前十八年,除大奸臣邬晨罡及父子,江某人身中十二箭,侥幸不死。”

  “云秦立国前十三年,西夷隐然已有乱象,适逢大灾之后,国库空虚,江某人之长子变卖家资,在河洛一带为先皇征兵,后又战死沙场。”

  “云秦立国前七年……”

  “够了!”御书房中,一声暴怒的雷声打断了黑金马车之中冰冷暴戾而缓慢不停的声音。

  “圣上说够了,显是知道这些事情,提醒江某人不要躺在过去的这些事情上居功自傲?”黑金马车之中的声音依旧暴戾,但却开始充满了讥讽和浓厚的杀意,“然而我觉得圣上可能忘记和忽略了一些事情。”

  “在孙某人遇到先皇之时,孙某人还只是一个市井江湖人物,长孙氏虽已称王,但天下群雄割据,即便在中州,也是有居留氏大患,要抢这中州。”

  “在云秦立国之前,先皇,群雄,甚至张院长都算半个江湖人物,打打杀杀,兴之所至,阴谋算计,肆无忌惮。”

  “然云秦立国,先皇正式成为一代伟帝,立下国之大律,立八司,昔日许多江湖人物,都各司其职,分工井然,行的都是朝堂之事。先皇自那日开始,长孙氏自那日开始,便是圣天子,便是一国之君,自然不再是江湖人物,我们这些人,自然也不再是江湖人物。”

  “既然不再是江湖人物,身在朝堂,便要遵循国之大律,遵循先皇之法。即便圣上看不过臣子所为,即便圣上想要诛杀臣子,也要按律,也要按照先皇制定的规则!”

  黑金马车之中的声音愈发冷厉,“圣上有天子剑,却直接行刺杀臣子之事,这便是已经将己身和我等都视为了江湖人物。”

  “若臣子不行徇私舞弊之事,朕又何须做这样的事情?”御书房中也很快传出了一声冷笑声,“说出这样的话来,你不觉得可笑么?”

  “这世间的许多规则,对于我们这样的人物而言,都是可笑的。”黑金马车之中的声音冰冷道:“然而这却是支撑整个帝国的准则…越是我们,越是清楚这些在圣上看来可笑的规则,是我们必须令帝国绝大多数人执行的,而对于我们而言,这便只是一种底线…只是圣上已经越过了这底线!”

  御书房中皇帝寒声怒道:“勾结神象军,这也是底线?”

  黑金马车中人冷漠道:“我们江家和神象军根本没有半分关系。”

  御书房中皇帝冷道:“有证据?”

  黑金马车之中冷戾的声音道:“总会有证据,但圣上恐怕没有这样的耐心。就如今日圣上不进行朝事,却是留在御书房中,想必是直接便要对付我们江家了。”

  御书房中皇帝冷笑了起来,冷笑声如雷,“那你闯进来见我,只是想告诉朕,朕必须因为你立下的这些功劳,而始终相信你?即便一些证据显示出神象军和你们江家有勾结?”

  “不。”

  黑金马车之中的声音低了些,但每一声声音,却反而像是手指在敲击刀刃的声音,“我江某人是想告诉圣上,是因为我许多兄弟,朋友的死,才让我坐到了这样的位置上,不管圣上愿不愿意承认,是我许多兄弟和朋友的死,才让圣上坐上了这样的位置,然而圣上的旨意,却是直接杀死了我的许多兄弟和朋友,我想告诉圣上的是,圣上这样做,便只有将我逼回江湖人物。”

  “轰!”

  御书房中皆是金色雷光。

  云秦皇帝勃然大怒:“江烟织,你竟然敢**裸的威胁和恐吓朕!”

  黑金马车之中的声音反而彻底平静,冷漠:“不,圣上你可以认为,这是一名江湖人物的最后遗言。”

  “圣上,我相信神象军和江家无关。”

  “圣上,天魔重铠此事,只能化小,不能化大。”

  “一切还需以前线战局为重。”

  “……”

  一声接着一声的声音,从黑金马车之中开始响起。

  “何须你们言?”

  云秦皇帝愈怒,“你们一齐前来,便已彻底表明了你们的态度。江烟织,你说的不错,朕有圣天子剑,便不该行小人之刺,朕今日便要颁下谕旨,令律政司修改律法,即日起,氏族中但凡有从一品以上官员,氏族其余子弟,便不能入朝为官,以先绝望族之祸,今后再设法绝结党之祸!”

  “本身便只是表明态度,既然圣上也已明白,的确不须多言。”

  后方马车之中,一名苍老带着隐怒的声音传出,“圣上想要如何做,只请三思即可。”

  说完这句,这辆黑金马车动,开始离开皇城。

  其余所有黑金马车轰然齐动,也不再多言,纷纷离开。

  御书房中,云秦皇帝长孙锦瑟的双手不停颤动,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

  百官聚集在宫门外,等到了七辆黑金马车再次出现在中轴线上。

  他们并不知道,在今日,这些元老终于用鲜明的方式,在皇帝不断的逼迫之下,进行了最强烈的反弹。

  他们只是觉得窒息,看着这些黑金马车行出宫门,他们只是觉得眼前的天都黑暗了下来。

  “难道真的只有如此么?”

  不同的黑金马车之中,几个不同的老人,在黑金马车穿出宫门之时,都在心中发出了一声喟叹。

  即便是他们,也没有想到,他们的反弹会这么剧烈,他们这样的表态会来得这么快。

  是在骨子里隐藏了许久的真实心性,在江烟织的江湖气中被逼了出来,还是皇帝这样的心性,唯有用和夏副院长一样最直接的手段,才能奏效?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