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三章 战长巷

第四十三章 战长巷

  一辆黑金马车在麒麟巷中前行着。

  一名穿着一件非金非玉的墨绿古袍的浓眉老人眯着眼睛在安静的想事情。

  他是胡沉浮,正是他在云秦立国之前做的许多事情,才使得他坐到了重重帷幕之后,使得胡家成为了超级门阀之一。

  今日江烟炽在御书房前所说的话,虽然传出去,必定会让朝中百官绝大多数觉得过分,然而在他看来,江烟炽已经充分顾全大局,江烟炽的表现,已经让他们这些人松了一口气。

  天子有圣天子剑,在云秦绝大多数人看来,圣意即天意,但对于他们这些人而言,国以法治,无规矩不成方圆,若是长孙锦瑟的表现和在他们的心目中的地位能够超过先皇,他们自然会毫不犹豫的执行长孙锦瑟的任何旨意。

  底线自然是存在的。

  对于他们这些老人,底线便是“辅臣”二字,不管他们拥有何等的权力,他们始终是臣子,始终必须承认这云秦是长孙氏的。

  而在皇帝一方,底线便是祸不及灭族,不及子女。

  这不是默契,而是当年先皇病逝,召他们九人和长孙锦瑟到龙榻前的口谕。

  云秦立国二十年之前,整个云秦修行者不及现在十一,整个云秦越是武力值低微,战斗便往往更加凶险,从一个中州,打下世间最庞大的帝国,不知道要经历多少难以想象的征战,市井间的江湖人物,便能和帝王结下知己之谊,帝王称帝之前的身份和实力之低,也可以想象,那夜暴雨之中的长巷夜袭,这种市井之战,也的确不是一次两次。不只是江烟炽,他们其余八名老人,对于先皇的救命之恩,开国功勋,又岂是一些荣华富贵可以消融得掉。

  之前的长孙锦瑟还是恪守着这条底线,一直等到黄姓老人死去,才将黄家进行一些远调谪守,所以接下来哪怕暗中和胡辟易达成一致,让胡辟易背叛胡家,使得胡家顶梁断裂,胡家和其余这些黑金马车中的老人也并没有任何过激的反弹。

  如果真是不懂得底线,不懂得大局为重的人,恐怕当时先皇和张院长,也不会容许他们坐入这样的马车之中。

  毕竟和江烟炽所说的一样,现在这庞大的,足以让他们引以为傲的庞大帝国,是他们这些老人,花了一般人无法想象的代价,拼下来的,堆砌起来的。他们对于这个帝国的感情,远超过普通的官员。

  然而皇帝在黄家和闻人家退去,周首辅离开之后,权势极度膨胀之下,却似乎已经忘记了这样的底线。

  根本不需要什么解释,皇帝令张秋玄和他积累的一些力量进入碧落陵,便是早已经决定大开杀戒,若是有机会铲除整个江家,他必定不会犹豫。

  只是他恐怕自己也真的忘记了,江烟炽的骨子里是江湖人物的事实。

  除了刑司明面上的一些力量之外,在中州城的市井之间,他依旧是很多已经很老的江湖人物的大哥。

  所以这件事情,就看皇帝接下来的态度。

  只要皇帝接下来还做出过线之事,像江烟炽这种已经彻底表明了态度的人,必定会毫不留情的在中州城中大开杀戒!

  而他们另外几家,也必定会和皇帝决裂。

  “自古之事,都是不破不立,但真的就要这么没有耐心,等到我们全部老死,用温和一些的手段,都来不及么?”

  胡浮沉听着马车外的蝉声,轻声嘀咕着,看着自己双手肌肤上不管多好的滋补品和多高的修为,都根本不能避免的皱纹和黑色的老年斑,嘲讽的想着,这年轻的皇帝经过今日之事,想必应该不会再那么愚蠢。

  然而就在此时,就在许多官员还聚集在宫门外,商议着应该如何做的这个蝉声刚起的炎热清晨中,车厢中这名浓眉老人的眼中,就像是有两团火,陡然烧了起来。

  就在他的黑金马车后,跟着一顶红顶的大轿子,也就在此时,轿子陡然一震,抬着这顶轿子的四名侍从全部一声闷哼,一只苍老的,就像是黄玉爪子一般的手,掀开了轿子的门帘,像是在让某个地方传来的气息透入到轿子之中,又像是在等着黑金马车的命令。

  “去长明巷!最快!”

  胡浮沉的厉喝声霎时响起,响起的瞬间,掀开轿子门帘的黄玉手便消失了。因为这手的主人,已经化成了一条黄色的流光,发出了急剧的破空声,朝着正南方疾掠。

  黑金马车上所有的金色符文开始闪亮,发出一条条游丝般的金色闪芒。

  整个车身似乎骤然轻了无数倍,拖曳着马车的骏马,开始疯狂的奔跑

  七辆黑金马车已经各自归路,距离皇城甚远。

  在庞大的中州城,这七辆庞大威严的黑金马车,也只不过相当于七滴水珠。

  皇宫前百官或惊,或怒,或彷徨,或担忧,或悲泣,然而皇宫区域外的中州城,依旧十分平静祥和。

  有人在走街串巷收废铜烂铁,有捏糖人的引聚了不少孩童,正开始热糖,有许多人正刚刚走进早餐铺子,有想懒睡的被自家婆娘在叫喊…然而似乎就在这一瞬间,就如一块平静的镜片被打破,这些平静里面,却是骤然多了许多锋利的裂口,割出鲜血,风雷大作。

  长明巷中,江烟炽所在的黑金马车已经停了下来。

  聚集在黑金马车之外的数十人,冷而异常愤怒。

  强劲的机簧声响起,暴雨般的森冷弩箭撕破空气的尖锐声音令人耳痛,从四面八方射向这辆黑金马车。

  黑金马车的正前方,站着一个白发过肩,戴着一张雪白面具的男子。

  一声清亮龙吟,在强劲机簧声响起的瞬间响起,步行跟随在江烟炽黑金马车旁的一名青衫中年文士背后身负着的长剑嗡鸣振鞘而出,在空中化成一片青霞,扫掉过半落下的金属弩箭,在一弹指间,便又陡然快了数倍,斩向正前方道上那名诡异的白发白面具修行者。

  跟随着江烟炽经历过无数刺战斗的兄弟李真石已经在般若走廊中死去。

  刑司官阶第三,但修为第一,刚刚突破圣阶的许天望也已经死去。

  然而江烟炽这样的人身边,却依旧有着圣师,有着强大的御剑圣师。

  森冷反光的弩箭下,黑金马车外的数十名侍从,竟也没有倒下一人。

  青霞般剑光虽快,但依旧带着一种有余暇的气息,飞向白发白面具的修行者。

  修行者的白发骤然全部飘了起来。

  御剑的青衫中年文士呼吸骤顿。

  无数丝的白发如无数细小的手臂,瞬间缠住青霞般的剑光!

  青衫文士身上气息一震,剑光如一枝蘸满了青墨的大笔挥洒,瞬间切断无数比钢针还要坚韧的白发。

  然而就只是这一瞬间,无数白发断裂的修行者已经转身。

  他的手中有一个金黄色的短锤。

  “当”的一声爆响。

  金黄色短锤重重的敲击在青霞般飞剑上。

  一片葵花般的金黄色闪电沿着轻薄的飞剑剑身扩散。

  飞剑重重坠地。

  “噗”的一声,青衫文士口中喷出一团血雾。

  飞剑虽然脱离修行者身体,然而在圣师全力御剑之时,身体魂力和飞剑紧紧联系,这一锤击溃他的飞剑,必定令他受创。

  这种伤势,自然不可能致命。

  然而也就在此时,站立在他身旁的一名持萧男子,伸手一动,从萧中拔出一根长刺,就在他口喷鲜血之时,狠狠的扎入他的口心,锋利纤细如美女尾指的白色细刺,穿透了这名圣师的心脏,从胸口透出!

  一声愤怒的咆哮声从黑金马车之中震鸣而出。

  强大的修行者之间生死相击,受伤是很正常的事情,即便是圣师,也都有做好负伤的准备,然而现在杀死这名圣师的,不是强大的对手,而是来自于自己人!

  这名青衫文士没有想到自己平时信任的同僚会变成刺杀自己的刺客,他在不可置信的惊惶和愤怒之间,在知道自己即将死去的瞬间,也发动了决然的反击,体内所有的魂力,从往后挥出的五指间喷涌而出。

  持萧男子的面色变得血红,身体在飞退,手中的短萧变成了五截。

  在他的感知之中,他已然能够避开这名青衫文士的最后一次反击。

  然而就在这时,数声凄厉的蝉鸣响起。

  道旁一株树上数只已经噤声的黄蝉腹部全部爆开,他的心脏也骤然出现了数道外人看不到的裂口,他的整个身体僵住了。

  他知道江烟织是强大的修行者,然而云秦立国之后,也根本无人看过江烟织的出手,却是没有人知道,他的修为,竟然是如此强大和诡异。

  五股已然近乎衰竭的剑气扫过他的身体,这名刺杀了一名圣师的修行者的身体,瞬间变成了很多段,从空中落下。

  鲜血在空中和地下铺洒开来。

  黑金马车周围的空气,骤然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扭曲。

  黑金马车的正前方,响起了叮的一声手指弹击金属刀尖般的声音,而黑金马车的侧方和后方,却只是听到了一声奇异的嗡鸣。

  白发已经全部被切断的修行者一声厉喝,面上的白色面具震裂,露出一张没有鼻子,鼻子处只是白骨森森的两个鼻孔的苍老面容。

  ***

  (明天开始有一些书友群管理兼好友到无锡来聚会兼讨论今年红花会和罪迷线下活动的事情,今年准备举行两次书友的线下聚会。么有经验,但又想弄得正式和有趣一些有朋自远方来,所以会码字的时间略少一些,不出意外,从明天开始到二十号,更新先变回两章,要是其中还有我状态不好或者介绍无锡旅游景点乘机自己偷懒放水的可能,可能会再略有少到二十号之后,便再争取接着三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