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四章 流血的街巷

第四十四章 流血的街巷

  因白骨森森的鼻孔处此刻又染着些微血迹,所以这名头上白发被绞了的修行者便显得更加的诡异。

  黑金马车和这名修行者之间的空气中,又响起了无数响动,如同许多蜈蚣在爬行。

  无鼻修行者手中金黄色方锤击向前方,嗡的一声,一片金色闪电在前方片片飞散,他的胸口,骤然出现了许多条伤口。

  “听闻江家老大以长刀成圣,但成就圣师之后,却是悟出音震之法,惊世骇俗之技,今日却终于见到。”

  就在此时,一名独腿老人,却是伴随着这样的声音,从侧巷之中走出。

  这是一名极老的老人,面上的皱纹深得几乎让人分辨不出五官。

  他的面目肌肤,似乎沁着一层黑色污油,难以洗净。

  他只有一条腿,然而却是和平常人走路完全一样,在一步跨出之后,便有一股魂力柔和的冲到地上,就像一条无形的腿在支撑着他前行。

  黑金马车外的所有人都身体彻底寒冷下来。

  对于他们而言,让他们心寒和觉得诡异的不是这两名修行者的容貌,而是这两名修行者的修为和身份。

  这是两名圣师!

  两名他们所有人都根本没有从记载中见过的圣师!

  圣师并不是随时可见的大白菜,整个中州城中的圣师数量,都是一定的,都是已知的。

  能够让中州城中出现两名不在那些已知圣师之列的圣师,以常理论,整个中州城,便只有皇帝才有可能做到。

  皇帝真的疯了?

  竟真的敢直接如此决裂?

  所有这些黑金马车旁的江家人都不敢相信这点,然而眼前的景象,却是无比真实。

  一道剑光在独腿老人的身后飞腾而起,瞬间越过了独腿老人的头顶,降临到黑金马车的周遭。

  这并不是一道笔直的飞剑,而是一道蛇形的,剑身滚圆的紫色小剑。

  “嗤嗤嗤嗤…”

  一连串的密集兵刃破空声爆响,十余把兵刃全部朝着这道小剑斩去。

  然而就在飞绕之间,这柄紫色小剑闪耀着光华,竟是形成了无数幻影,就像有上千道飞剑在射落。

  一名修行者的喉管上出现了一条淡淡的血痕,下一瞬间,无数鲜血从他的喉管,以及从他身周的数名修行者的喉管上迸发而出!

  急剧的震鸣声从黑金马车中响起。

  空中似乎骤然多了诸多无形的长刀,紫色蛇形小剑的剑光骤然消失,在空中如同凝滞一般,剧烈的颤抖起来。

  黑金马车正前方,手持金黄色方锤的修行者开始朝着黑金马车前行,速度快得似乎直接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顷刻之间已经距离黑金马车唯有十余步的距离。

  “你们走!”

  黑金马车之中的江烟织发出了一声暴戾的冷喝。

  冷喝声中,那柄紫色蛇形小剑剑身上的符文之中都似乎落下许多粉尘,剑身上光纹黯淡,符文都似乎要被损坏。

  然而黑金马车旁的所有人都明白此时让他们离开的含义。

  没有人离开。

  在黑金马车两侧的人全部挡在了手持金黄色方锤的修行者身前。

  无鼻的狰狞面目上露出更为狰狞的笑容。

  金黄色方锤在空中连击,阻挡在他前方的人全部倒飞而出,身体炸开。

  没有军队参与的修行者和修行者的战斗之中,能够阻挡圣师的,唯有大量的大国师阶修行者或是其他圣师。

  然而大国师阶的修行者,同样稀少。

  且没有人想到,会在此时此地,便发生这样的战斗。

  在这种时候,任何氏族的力量,任何官阶权势,都是无用,唯有纯粹的力量才能决定一切。

  紫色蛇形小剑身上所有的光线骤然全部熄灭。

  蛇形剑身骤然扭曲起来,符文纹理深入剑身,小剑像是被无数无形的钢线切断,在空中变成无数的碎片。

  然而与此同时,无鼻修行者吐气扬声,体内所有的魂力,不顾一切的喷发出来,涌入到手中的金黄色方锤之中。

  金黄色方锤狠狠的敲击在了黑金马车上。

  无数股金色闪电从金色方锤上绽放而出,就像一朵巨大的金色葵花,在黑金马车上绽放。

  黑金马车往上掀起。

  金色方锤上所有符文熄灭,无数比河沙还要细小的金色粉末掉落,黑金马车上无数玄奥的符文中亦然,金黄色全部褪去。

  无鼻修行者胸腹间一条条的伤口全部震开扩大,仰面往后倒下。

  黑金马车之中,江烟织的耳洞之中,流出鲜血。

  独腿老人已至车前,伸出手来。

  他的手距离车门数尺,激荡的魂力,却是在这黑金马车车身符文全部损毁之际,震开了机括,车门洞开。

  江烟织的双手原本空无一物,就在此刻,他伸手,抽刀,从座下软垫之中,抽出了一柄很老,很普通,刀刃甚至许多处缺口的百炼钢黑色长刀。

  这柄长刀,是他这一生用得最多,最熟悉的刀。

  他左手抽刀,右手食指,却是重重的敲击在了这柄刀的刀尖。

  无数的光线从他的指尖和刀身上迸发而出。

  这并不是他磅礴的魂力激发出的光线,他的魂力,在这个瞬间,在他的指尖压缩和凝聚成一个极小的微点。

  这些光线,是人耳所不能听到的某种音频,切割震荡着空气之中某种相合的元气力量,产生的光线。

  没有任何声息,江烟织的这柄刀碎裂成了无数碎片,和无数光线,一起冲向了独腿老人。

  独腿老人身前的衣衫全部化成了粉末,他的面前,有一股力量一收,一炸,就如同一个黑洞爆开。

  所有的光线熄灭。

  江烟织眼中的火光,也开始熄灭。

  似乎没有任何东西接触到独腿老人,然而独腿老人的腹部,已然洞开一个大洞,内里所有的肚肠全部被震得粉碎,似乎被人全部挖空了。

  独腿老人低头,看到了自己洞开的腹部。

  然而他却是没有丝毫的惊恐和震惊,似乎早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似乎很满意这样的结果,脸上却是反而露出了笑容。

  江烟织看到了这名老人的身上,除了那一个洞开的大洞之外,肺部和肩部,还有数个完全不能消失的,显然是长时间穿入锁链之后,甚至**已经自动愈合避开那些锁链而产生的孔洞。

  他骤然想到了这名老人的身份。

  “你竟然还活着?”他不解的看着这名老人,问道:“值得么?”

  “对于敌人…没有什么比破坏敌人最为在意的东西,更值得的事情。尤其是在你的敌人或许已经死去,你已然失去直接报复他的机会时。”这句话很长,而老人的伤势恐怖到不能再恐怖,所以只是说完这句话,这名老人便倒下,死去

  一道急剧的啸鸣掠来。

  一名黄袍老妇人出现在江烟织洞开的车门前。

  她的身上插满着许多闪亮的金属弩箭,在停住的一瞬间,这些金属弩箭全部裂开,全部变成一条条的金属细丝。

  这些金属弩箭,并没有能够在她的衣袍和身上,留下任何一丝破损,反而只是被她的速度,压迫着顶在了她的身上。

  在看清江烟织的模样时,这名显得无比强大的老妇人,却是骤然呼吸停顿,双手都微微轻颤了起来。

  一辆黑金马车,从远处轰鸣而来。

  更远处的街巷之中,也响起了急剧的破空声和黑金马车的轰鸣声。

  在第一辆赶到的黑金马车停下之前,江烟织往前倒下。

  一股气浪从他的身上震出,似乎体内飞出了无数的尘埃。

  在这一瞬间,黄袍老妇的整个身体都微微颤抖了起来,她看到的不是江烟织的死去,她眼中所见的景象,是很多很多年前,中州城的很多条街巷之中,都在流血。

  一片血红。

  ***

  (下一章在晚上,字数会多一些)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