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七章 射湖

第四十七章 射湖

  “先前苏友记有一支车队,现在这支车队最终落到了我们手里。”

  仿佛一件生锈的兵刃被重新打磨光亮,焕发出神采的中年男子,看着林夕,微笑道:“现在这支车队正行往桂柏草甸方向。闻人苍月最精锐的一批军械,就都在这支车队里面。”

  林夕皱眉道:“那是天落行省通往山阳道的区域之一,难道你们能够突破军方的封锁,送进云秦帝国?”

  中年男子笑了笑,“要想突破军方的封锁,送进云秦帝国,那是不可能的,我们正是要让这批军械最终落到天落行省的军方手中。”

  林夕眉头皱得更紧,“这又是什么阴谋?”

  中年男子看了林夕一眼,道:“这个问题用不着我回答,等到一些消息传过来,你自己便会明白是为什么了。”

  “好。”林夕点了点头,看着他,“最后一个问题,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们的?在戊人城中,还是在这道间荒原中?大约多少停的时间之前?”

  “对于这件事情,你居然问得这么仔细,不过我能理解,身为风行者在潜行之时,被人发现,心理上是有些难以接受。”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道:“我不知道戊人城里面到底有没有青鸾学院的强手,自然不会贸然进入。我只是在这边等着卢天福要交待一些事情,却正好撞见了你们…其实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们是怎么能够发现卢天福有问题的?”

  “这么说,最多也就是数停的时间之前,才发现我们的?”林夕没有回答中年男子的问题,只是接着飞快的问道。

  中年男子有些惊讶的看着林夕,但还是点了点头,“看清你们的形容花了我一些时间,但最多也就是五六停的时间之前。”

  “很好,这便让我们有机会活下去,可以让你的天赐梦真的变成一场梦。”林夕看着中年男子,认真道。

  中年男子呼吸一顿,才觉得有些不对,脸色微变之间,林夕已经在心中习惯性的轻喊了一声回去,推动了脑海之中那个“轮盘”。

  ……

  折断的青草变成了原来的模样。

  一切如梦,而梦醒人不知。

  双鬓染雪的中年男子静静的坐在道旁的一块长着青苔的石头上,和周围的空气融成了一体,等着远处道上那辆马车前来。

  他全然不知,就在很短的时间之前,他曾经将整个天下,握在了手中。

  他并非是狂妄愚蠢之辈,李苦说得其实很对,这个世上最值得敬畏的,最终还是力量。无论是皇权,军队,青鸾学院,炼狱山…代表着的都是力量,之所以会乱,会有纷争,那便只是没有一个人拥有强大到可以随意的来去,杀死任何人的力量。

  青鸾学院和夏副院长虽然强大,但是有炼狱山和炼狱山掌教。

  若是有一个人拥有可以轻易击败夏副院长和炼狱山掌教这样的两个人联手的实力,那这个人,自然是整个天下的王。

  张院长本来就是这样的人物,所以他一手就建立了整个世间最为庞大的帝国。

  李苦也想追求纯粹的力量,但最终却被炼狱山汇聚闻人苍月的力量绞杀。

  这名唐藏中年男子已经是圣师,拥有大黑这样的力量,恐怕可以对付这世上绝大多数的圣师,然而他当然没有信心对付数名圣师,或者哪怕是两名圣师的联手围杀。

  但如果拥有了明王破狱,拥有了祭司殿的光明,拥有了般若寺的观自在降魔,再拥有大黑这样的魂兵,已然是超脱一般修行者概念的圣阶的他,很快就会超过谷心音和闻人苍月这样的圣师,接着,应该会很快蜕变成这个世上最强大的修行者。

  若是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若是他用高亚楠的生死为要挟,以林夕的性格,也应该真的会将这些东西和他交易。

  然而这个世界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将神天赋到底是什么。

  所以这个天下,他只是握住了很短的时间。

  此刻,他的心中只是陡然有了一些莫名的警兆,感知之中,似乎有一些异样的,属于修行者的气息,搅动了正常的天地气息和风流。

  似乎有修行者在远处活动。

  于是这名因为青鸾学院之变,才敢再次在世间露头的落拓唐藏将领,皱起了眉头,弓着身子在草丛中站立起来,身上散发的魂力开始极其轻柔的排开周围的荒草,无声无息的开始在草丛中飞快穿行。

  ……

  “什么人?”

  同一时间,道中行走的马车很远处的某处荒草从中,高亚楠紧张了起来,看着身旁的林夕,极轻声道。

  她身旁的林夕,面容有些苍白,额头上有些汗珠。

  对于拥有大黑的唐藏中年男子而言,方才事情就如同一场记不住的梦,但对于林夕而言,却是真实发生的事情,那种压力和虚弱,以及知道一名可以轻易杀死他和高亚楠的强大圣师就在这片荒原之中的感觉,是不可能不让他的身体产生一些直觉反应的。

  在正常潜行的情况下,林夕的神色骤然发生急剧的变化,高亚楠在南陵行省也已经见了很多次,她也十分清楚,林夕突然之间有这样的反应,便只代表有极大的危险正在逼近。

  林夕没有第一时间回答高亚楠的问题。

  拥有大黑的这名唐藏圣师,在某种程度上比佟韦还要可怕,大黑的威力和速度,可以弥补掉一切箭技上的不足。只要被对方发觉,锁定,他和高亚楠便根本逃不掉。

  而他方才动用掉了足足八停的时间,现在他最多还能够回到两停之前。

  他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决定怎么做,来保证自己和高亚楠的安全。

  “有圣师箭手可能会发现我们,跟我来。”

  在数息的时间之内,林夕便做出了决定,飞速的在高亚楠的耳边说了这一句,坚决而极快的往后沿着先前经过的路线,退了出去。

  高亚楠已经许多次经历过这样的场景,所以她根本连任何多余的思考都没有,便随着林夕开始了紧张的逃亡。

  一股湿润的清亮水汽迎面而来。

  林夕和高亚楠的身前很快出现了一片清亮的湖泊。

  这个湖泊周围没有什么山林,虽然水域辽阔,但一眼还可以望到尽头,湖畔也只有许多数人高的芦苇丛。

  湖中心可以清晰的见到数股涌泉,搅动得整个湖面波光粼粼,不甚平静。

  湖面上长着一些开着白色小花的浮萍,浅水处,依稀还可见有筷子长的银色细鱼在游动。

  这片湖泊自然不是镜天湖。

  在西夷人的习惯中,这片湖泊叫做滚珠湖,而碧落陵归属云秦帝国之后,这片湖泊的名字就十分简单,就叫歇马湖。意思是从戊人城出发的一些商队,到了这里,就可以歇息一下,可以补充一些可以饮用的洁净清水。

  “跟我进湖里。”

  林夕和高亚楠来时也经过了这片湖泊,只是在外围芦苇丛中绕过,但此时退到此处,林夕却是仔细的看着湖中的水色,努力的调息着,看着高亚楠道。

  高亚楠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也马上开始调息。

  林夕看准了落脚点,但就在他已经准备往前掠去的瞬间,他却是又想起了什么,解下了身上挂着的皮制水囊,将水囊之中的水全部倒在了湿地中,然后鼓动魂力,灌入空气,将整个水囊都灌得鼓了起来。

  高亚楠不知道林夕是因为陡然联想到了当日在东港镇时张龙王利用井底水道逃脱的事情,因为想到张龙王和他描述过的逃脱过程,他才想到要多带些可以让他和高亚楠换几口气的空气到水下,但她何等聪明,只是见林夕这样的动作,她便明白了林夕的用意。

  以她和林夕现在的修为,纯粹屏息的话,最多也只能在水下支持二十几停的时间,这样的时间还不够久,出来之后,依旧可能会被那名圣师发现。然而若是能够多换几口气,她和林夕在水下支撑的时间便能延长数倍。

  像圣师这样的人物,除非十分确定,否则绝对不可能在浪费超过五六十停的时间,在一个地方“无聊”的蹲守着。

  越是强大,越是尊贵的人物,时间就往往越是宝贵。

  …….

  林夕和高亚楠很快入水。

  在入水之后,林夕便一手持着灌满空气的水囊,一手牵着高亚楠,拼命往湖中深处潜去。

  有着背上长剑和巨弓这样的沉重之物压身,要让自己的身体不浮起来还是非常轻松,但拥有大黑的圣师的莫名压力,却是依旧让林夕的心脏有种不断抽搐的感觉。

  他现在自己的修为远不到圣师,所以根本无法体会到圣师的感知到底会到何种程度,唯一能做的,便只有尽量潜得离岸远一些,潜得足够深一些。

  在底下越来越冷的湖水之中,林夕努力的张着眼睛,超乎常人的视力,使得他能够看清这个湖底是一个漏斗般的形状,最深的地方明显在湖心,有几股涌泉喷涌往上的地方,那处地方应该深有数十米,原本碧落陵的地貌,似乎到处都是平原,即便有丘陵也是土丘,这个湖周围都是泥土,连块石头都看不到,但那处地方似乎已经到了地下暗河的岩石架,在涌泉的冲刷下,明显可以看到一些嶙峋的石头。

  林夕牵着高亚楠的手,不断的朝着那最深处潜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

  波浪粼粼的湖边芦苇丛中,出现了一个人影。

  他的身上背着大黑箱子,正是双鬓染霜的落寞唐藏将领。

  他朝着戊人城的方位看了一眼,又朝着这个歇马湖看了一眼,略微想了想,他便反手一拍,背上的大黑箱子两个铁扣弹脱开来,内里的“大黑”从打开的箱子中落入他的手中。

  一个漆黑的光团瞬间包裹住了他的全身。

  这名落寞的唐藏中年男子很干脆的,直接用大黑,朝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射出了一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