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八章 落魄人依旧是落魄人

第四十八章 落魄人依旧是落魄人

  无尽天地元气随着弓身和弓弦上符文的闪亮被吸聚过来,然后化成黑暗,凝聚成一道黑色的箭光,落在湖面上。

  “大黑”这件魂兵的外观完全是一具三弦的古琴,然而它的主人张院长说它是弓,它的攻击方式,也和弓一样,所以这世上的所有人,便都自然认为它是一具弓。

  没有实质性的箭矢。

  从周围空间急剧的抽引出来的天地元气和修行者的魂力,弓身弓弦中的独特力量汇聚,不知形成了何种物质,黑色的箭光在空中飞行,似乎不被任何风流所阻挡,速度自然比普通的箭矢和飞剑更快,且林夕之前的感知是正确的。

  “大黑”发出的一击,全然破空声。

  就好像这一箭,完全是融化在了风里,只有黑色的光芒。

  ……

  黑光以等同于圣师阶修行者感知极限的速度,落在湖面上。

  无声的坠落,撞击在湖面,却是骤然化成了一声恐怖的惊雷,就像是一个沉寂在黑夜之中的世界,在这一瞬狠狠的压在了湖面上。

  整个波光粼粼但平整的湖面,猛的往下凹陷下去,接着,便是一圈巨浪翻开,一根根如金銮大殿中巨柱一般的水柱,冲出水面。

  一道恐怖的冲击波,在黑光坠落之处以惊人的速度,急剧的朝着全湖震荡开来。

  在畏惧青鸾学院而躲藏得近乎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的这么多年里,伴随着这名唐藏中年男子的就唯有修行和这具因为力量而让他舍不得放弃的“大黑”。

  他早已经能够熟悉而精准的运用大黑的各种力量,像他这种人物,也的确不可能因为怀疑有行迹可以的修行者潜入这个湖中而在这里守上几十分钟。

  大人物的想法和小人物的想法是不同的,而每个大人物的想法和处理事情的方式,却又有不同。

  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只是采用了自己觉得最不浪费手脚,最干脆直接的手段,全力激发自己和大黑的力量,对着这个湖面,发出了最为强大的一击。

  ……

  黑夜降临无声。

  在这名唐藏中年男子取出大黑,发动这一击时,林夕和高亚楠已经到了湖底最深处。

  一切显得静谧而朦胧。

  然而骤然间,在惊雷声刚刚从湖面上响起,声音还未往下扩散,湖底依旧无声之时,林夕和高亚楠的心中,便同时被一种莫名的巨大恐惧所充斥。

  在两人的感知之中,就在这一瞬间,两人身周的冰冷湖水,被一种强大的力量,压得不再像是水,而是冰冷沉重至极的金属。

  两人的身体,就像被凝固在了金属之中,遭受着金属的挤压,两人身体的骨骼,许多处关节都隐隐的发出了轻微的响声。

  在下一瞬间,透明水泡般扩散的冲击波便降临。

  整个湖的湖水,都猛烈的一震,无数的水团,在水中爆开。

  然后巨大的声音,再震!

  林夕和高亚楠的耳膜,如同瞬间被长针狠狠的扎透。

  有数十米的柔水缓冲,两人的身体还能够承受得住水压和大黑力量导致的紊乱水流的冲击,然而这种冲击波和音爆,和江烟织领悟的强大音震之法有异曲同工之效,轰然一震之下,这湖中不知道多少游鱼瞬间肠穿肚烂而死去,林夕和高亚楠也只觉得整个脑海轰的一声,瞬间丧失意识,昏迷过去,连身上的弓和剑都被震脱,身体不受控制的浮上水面。

  在身体出水和水面相击的瞬间,在阳光的热力之下,林夕才恢复了一些意识,直接推动了脑海之中的“轮盘”,再次动用了自己的能力。

  ……

  时间倒转到一停多之前。

  在冰冷的幽暗的湖水之中,高亚楠已经看不出林夕神色的变化,但林夕却是已经紧张得有种浑身都要抽搐和呕吐般的感觉。

  这大黑翻江倒海般一击的力量,实在太过恐怖。

  在方才那样一击之下,只要自己和高亚楠浮出水面,便必定落入对方手中。

  不管对手是否确定他们就在这湖中,不管对手接下来还会怎么做,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似乎就只有保证自己在对方的这一击之下,不会浮上水面。

  因为在水中无法出声,林夕强压着自己恐惧和紧张的情绪,让自己尽量冷静,他用力的捏了捏高亚楠的手,不容高亚楠质疑的,将高亚楠的双手都抓到自己腰间,让高亚楠紧紧的抱住自己。然后他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将背上背着的弓外面的布条解开,将自己和高亚楠的身体都横跨在弓中,即便这样,也觉得不保险,再用布条将弓身和自己以及高亚楠的手紧紧的捆缚住。

  接着,他还扯了数团小布,堵住了自己和高亚楠的耳洞。

  这一切都在无声之中进行,高亚楠感觉出了紧急和他的急切,在配合着他的举动之时,双手也马上用力,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

  最终,林夕还用数根布条将自己和高亚楠的腰都捆了一捆,然后设法横卧下来,甚至一只脚狠狠的卡入了水底两块石头的间隙之中,将自己彻底固定下来。

  在完成了这一切之后,经过十数息令人发疯般的沉寂等待,黑夜降临到了湖面上。

  等待死亡比突然迎来死亡的感觉更恐怖。

  在周围的湖水骤然凝结的一瞬间,林夕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猛的收缩,对于修行者而言体内五脏六腑之中平时不会分泌的物质大量析出,在冲击波和音爆在水底炸开的瞬间,他的心脏就似乎停止了跳动,整个人的身体机能也处于一种奇异的急剧激活但又像是突然死亡的状态。

  因为自己没有信心控制,不知道最终结果如何,所以这种时刻,比起林夕平时任何一次修行,都要来得恐惧。

  整个湖巨震,林夕顷刻间失去意识。

  ……

  湖上,水柱喷涌,水浪冲倒了一片片岸边的芦苇。

  无数水鸟和虫豸从远处的芦苇丛中和荒草草甸中飞出,惊惶的逃离。

  射出一箭的唐藏中年男子双手轻抚着弓身,将大黑缓慢的装回背着的黑箱之中。

  死去的鱼虾一层层浮上水面。

  很快,整个水面密密麻麻的浮满了死去的鱼虾,变成了厚厚的银白色。

  唐藏中年男子的目光扫过这片浮满鱼虾尸体的湖面,在扣上黑箱上的两个金属锁扣之时,他没来由的想到了当年在战场上,为了找出和最终磨死那名学院的风行者,那密密麻麻的无数大莽军人尸体。事实上他的归隐和躲藏,不仅是惧怕青鸾学院的报复,还在于他当时作为那支军队的最高将领,他必须为自己下的军令负责。在当时绝大多数的大莽人看来,用整整一支军队,无数人的死亡来最终杀死一名云秦强大修行者,尤其是杀死一名青鸾学院的风行者,和青鸾学院结下这样的仇恨,是完全不必要,不可理喻的。

  那些因为他下达的命令而死去的大莽军人的家人,也不停的咒骂着他的名字,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的名字代表着耻辱,所以他都甚至强迫自己不要记得自己的名字,强迫自己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像是听到一个陌生人一样无动于衷。

  所以他真的很多时候都想不起自己的名字,只是以落魄人自居。

  在目光扫过这片湖面之后,这名唐藏中年男子并没有什么停留,摇了摇头,然后循着一些林夕和高亚楠来时的痕迹,继续以魂力分开荒草,快速的前行搜索。

  在三十余停的时间过后,这名唐藏中年男子的身影又出现在湖畔,然后又是看了一眼开始弥漫死亡的鱼腥气,画面就像定格般的湖面,然后退去,离开。

  这些时间的搜索下来,他确定自己已经无法找到这里途经的修行者的踪迹。

  既然如此,他就不会再无谓的在这里消耗时间,寻找一些可能和自己并无任何联系的身份不明的修行者。

  为了自己的安全起见,他自己也必须尽快的离开这里。

  至于这片歇马湖,在他看来,除非是圣师,也难以在水里躲藏这么长的时间,尤其是圣师的话,在自己未明对方行踪的情况下,也根本不需要采用这种方式逃脱。

  ……

  ……

  在唐藏中年男子离开十余停的时间过后,一片死寂的湖面上有了些异动,一团水花冒出,林夕和高亚楠浮出了水面,泅渡到湖边之后,脸色异常雪白的两人也没有丝毫的停留,在穿过芦苇丛,在荒草丛中穿行之后,才开始压抑着的喘息,开始极低的咳嗽。

  每一声咳嗽,林夕和高亚楠都咳出了些血沫出来。

  唐藏男子那一击的震荡,对于他们的身体损伤并不大,但是在瞬间被震晕之时,两人却是都呛了些水,接下来屏息的时间实在太久,即便能够勉强换上几口气,两人的肺腑却也已经不可避免的受了些伤。

  然而即便是不停的咳出些血沫,林夕和高亚楠也依旧没有停止逃离,一直等到视线中的戊人城已经极其清晰,两人才坐倒在地上,大口的喘息起来。

  “好险,好厉害的大黑。”高亚楠用手拍着林夕的背,庆幸着,却反而露出了笑容。

  林夕又咳出了些血沫,血沫呈现粉红色,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然而他却是也笑了起来:“是好险…不过总算还活着,这次应该还能让我们的魂力修行提升不少。”

  对于两人而言,被追杀得狼狈已经是十分经常,十分习惯的事情,所以高亚楠也完全没有意识到,在这种情况下她和林夕还能笑得出来,还能笑得很开心,落在别人的眼中将会是很变态的事情。

  她听到林夕的呼吸终于匀了,便笑得更加灿烂了些,“这算是因祸得福吧。”

  “还不止。”林夕笑得也更开心了些,“我们或许有机会可以抢掉闻人苍月的那批军械。”

  (今天《仙魔变》网游终于要拨开云雾见青天了,不删档封测我来啦!我虽然不是练级最快的男人,但一定是最快进游戏的人吧哈哈哈,能成为第一批冲进自己游戏的人,这感觉好爽!

  进游戏别忘激活新手卡,里面有很多实用的道具可以帮助大家修行。没有的话速度去官网参加活动,或者加交流群:54794141,里面找gm拿,gm都是老无的好基友,所以不管是激活码还是新手卡,都别担心人人都有份!这次不删档测试的新内容大家要好好去体验哦,宠物强化啦、五行套装啦、还有武器神魄系统都是非常给力的哦!尤其是宠物强化系统,我建议大家把小无罪和无罪本尊这两只妖宠好好强化下,把它们改造的牛一点,你会发现不管哪个都能变成非常厉害的神宠,谁叫那两只都是以我老无为原型做的宠物呢哈哈!可以把小无罪玩到后期还会体验到更多给力的变化,大家慢慢挖掘惊喜吧。另外,游戏内外有很多有趣的活动,礼品很丰厚大家也千万别错过!

  还有说了这么多,其实我最想说的,其实是今天可能会比较忙,所以晚上的更新可能会很晚如果实在没时间弄出来,那只能欠着啊表骂我第一次出游戏也好,第一次做什么什么也好,第一次总是比较紧张,比较兴奋的)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