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九章 等待和白云间的黄光

第四十九章 等待和白云间的黄光

  千霞山中段。

  望霞关将塔之中。

  四名侍女缓缓的在一个青铜大鼎下加着干柴,干柴慢慢的燃烧着,青铜大鼎中盛满了深褐色的药液,浓厚黏厚,不停的冒着一个个泥浆泡般的热泡。

  闻人苍月就像泡澡一般,坐在这青铜大鼎沸腾的药汁内。

  浓厚的药气,弥漫在整个将塔之内。

  两名身穿血样神袍,头戴高帽的炼狱山神官站在他的面前。

  闻着浓厚的药气,其中一名面色苍白,带着一些奇异浅蓝,分外威严的中年炼狱山神官伸手扶了扶头顶的红色高帽,声音渐寒道:“我知道大将军一生征战,身体必定遭受一些沉疴隐伤,经常用祛伤汤煮煮,的确会对身体好一些。但前线将士士气低落,连受败绩,大将军甚至只在这千霞山军部休养,这泡药汤一泡便是十余天,大将军这是什么意思,我倒是想请大将军解释解释。”

  闻人苍月原本闭着眼睛,几滴细小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滚落,从睫毛上滴落。听到这名炼狱山神官的话,他才睁开了眼睛,冷漠的看着这名威严的炼狱山神官,“行军打仗之事,我不需要给你什么解释。”

  两名炼狱山神官的面色都是微变。

  “是么?”面色苍白而带着一丝奇异浅蓝的中年炼狱山神官寒声嘲笑道:“是不想解释还是没办法解释?还是说大将军已经胆寒,自认不是顾云静的对手,前线军队被顾云静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而原本应该足智多谋的闻人大将军,只会下达立地龟缩坚守的命令?”

  闻人苍月浓黑如墨的眉头微挑,看了这名身穿红色神袍,充满威严和神性的炼狱山神官,说道:“在我的军中,怀疑和反对统帅者,所言所行不利于军心者,插手军务者,引起不良后果者,皆要诛杀。”

  “你想杀我?”中年炼狱山神官平静的冷笑了起来:“你不要忘记,你的七军大统帅,是谁给你的,还有你的夺月城大胜,是谁的支持。我提醒你更不要忘记一点,这整个大莽,包括这七军的主人,不是大莽皇宫,不是你,而始终是炼狱山。”

  “充其量…你只是我们炼狱山养的一条狗。”微微一顿之后,中年炼狱山神官平静而冷漠的看着闻人苍月缓缓说道:“若是这条狗不懂得咬人,那这条狗便也自然失去了价值。”

  “可惜。”

  闻人苍月摇了摇头,冷漠的看了这名中年炼狱山神官一眼。

  中年炼狱山神官身体骤僵,他反应过来什么,再次张开口就要厉喝些什么,身上一股爆炸性的气息,正要爆发而出。然而他发现自己的口中多了一层冰冷,然后他发现自己舌头已经碎了,他发现一柄铁尺般的魔剑已经嘲笑般的刺入了他的嘴。

  紧接着,这柄直接塞入他嘴中的飞剑直接从他的后脑透出,切断了他的颈锥,让他瞬间失去了意识和生命。

  “啪!”

  中年炼狱山神官的尸体往前栽倒在地,头上的血红色高冠碰在了青铜鼎上,从他的头上歪脱了下来。

  “可惜你不够资格对我说这样的话,可惜你修炼了魔变,却还是太慢,连我的一剑都抵挡不住。”

  七曜魔剑飞回闻人苍月身后,落在他的衣物旁,而闻人苍月看着倒在他面前的这句尸体,却是嘲弄的冷笑了一声,他身体的姿势都甚至没有任何的改变。杀死了一名炼狱山的重要神官,对于他而言,却放佛如同踩死了一只老鼠一般微不足道。

  四名侍女似乎也已经见多了这样血腥的场面,只是低垂着头,依旧缓慢的添着干柴。

  “你…你竟然敢杀死翰神官!”

  另外一名炼狱山红袍神官兀自不敢相信闻人苍月做出了这样的事情,看着身前那具脑后洞穿的尸体,看着一滩鲜血蔓延开来,他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开始恐惧的后退。

  “我不会杀死你,若是想要杀你的话,你也不可能活着走出这座将塔。”闻人苍月微微抬头,看着这名恐惧和震惊的炼狱山红袍神官,冷漠道:“你活着可以让别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你要明白,你们所有人,都不能代表炼狱山和炼狱山掌教。除非青鸾学院和云秦帝国已经灭亡,否则你们这样的人,根本不具备站在我面前说话的资格。”

  “因为自己无能,出动了这么多人,而根本杀不死林夕这样一名修行者,而想将怒气撒在我的身上,更是大错特错。”

  “还有,若是想私自调动七军中任何的将领和军队,被我知道,无论是你们之中任何一人,我都会毫不留情的用军法处置,杀死。”

  “带走他的尸体。”

  在闻人苍月停止说话之后,这名先前无比威严,甚至用蔑视不屑的目光看着闻人苍月的炼狱山红袍神官才敢动作,他发抖着抱起了地上的尸体,飞快的退出这座将塔。

  闻人苍月再次眯上了眼睛,等到足足一个时辰之后,他才从变得近乎焦黑的药汤中站了起来,跨出了大鼎。

  四名侍女马上用准备好的温水和干净毛巾开始擦洗他的身体,换上了一件干净的青布衫之中,闻人苍月缓步走出了将塔,走到了这座关卡的最高处。

  深深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他开始用魂力震荡身体的每一个细微深处。

  想到方才那名炼狱山神官的言行,他的嘴角再次出现了一丝嘲弄的神色,心想这世间人的愚蠢,真是和身份地位以及修为全无半点关系。

  在这样的时局之下,面对顾云静这样强大的对手,现在对于大莽军队和他而言,最好的战略自然只是稳守和等待。

  顾云静比他老得多,云秦帝国又比大莽要动荡得多,云秦帝国最糟糕的时候还没有来临,他急什么?

  这样的战争,胜负之分,根本不在于多消灭一些军队,多杀死一些对方的军士,而在于大势。

  ……

  ……

  就在闻人苍月杀死了一名炼狱山的重要神官,觉得身心更加舒畅的进行着他的一些修行之时,林夕和高亚楠速度很快的穿行在如海一般的草甸之中。

  在一处很细小的草甸间溪流旁,两人停下来稍作休息。

  “先前我们说了那么多,可似乎我们说的都是些废话。”在就着清水吞服了一些用于医治肺部损伤的伤药之后,高亚楠倒了些药粉在林夕的手中,看着林夕就水吞服下去之后,认真的说道。

  “是的。”

  林夕看着她微垂的眼帘,看着她微微颤动的好看长睫毛,苦笑了起来,“先前我们说得那么起劲,那么开心,可是找不到这支车队,一切都是白搭。”

  “真的不能确定那支车队在哪里?”高亚楠看着林夕干净而清澈的眼神,轻声问道。

  林夕摇了摇头,“除非是在我的感觉世界里发生过的事情,我才能知道,否则我不知道…所以我只能肯定有这样一支车队在往山阳道行进,可是具体这支车队走的是什么路线,我却是不知道。”

  高亚楠点了点头,有些担忧道,“不知道时间上还来不来得及。”

  林夕恩了一声,道:“所以看来我们也不用赶得这么急了。”

  那名忘记了自己名字的唐藏落魄男子不知道自己错过了青鸾学院的“将神”林夕,更不知道他在得意和骄傲之下,即便依旧小心,没有说出神象军到底是和云秦的谁有关系,但依旧透露了对他和神象军而言,已经无关紧要,但实际对于林夕而言十分宝贵的消息——闻人苍月在碧落陵经营这么多年,累积的大量强大军械的下落。

  其实那名唐藏中年男子和林夕说了那么多,透露的消息也只有这一点。

  至于他认为这条消息并不重要,可以透露的原因也很简单,这批军械,本身就是神象军准备让天落行省的军方发现,准备让这批军械落入天落行省军方的手中的。

  虽然此时江家在中州城中开始血腥反击,被血腥镇压,整个江家开始在云秦灭亡的消息还未传至碧落陵,但林夕和高亚楠也能隐约猜测出神象军的用意。

  因为先前般若走廊之中,皇帝和江家已经撕破了脸面,而有证据显示,天落行省的省督何竹葵是江家的人,那如果皇帝和江家的矛盾激化,天落行省的一些军队又在江家的掌控之中,得到这批强大的军械的话,那就是再一次的碧落陵之乱。

  天落行省和碧水行省,恐怕立时就会有一次大战。

  能够在军方之前,劫下这支车队,对于林夕而言,那就是黑吃黑,那才是真正的天赐。

  至于如何窝藏和运送出去,这也不是问题。

  只要随便将这批军械送入某一个荒凉的草甸河谷,保证一定时间不被发现,通知湛台浅唐和南宫未央,以他们两个人的能力和才智,自然可以解决掉这批军械。

  龙蛇边关鳌角山上的流寇,武装到牙齿都根本用不了闻人苍月这么多年的累积,这批军械,完全可以建立起一支更为强大的集团军。

  在逃过唐藏落魄男子的追杀之后,林夕和高亚楠只是回到了戊人城中准备了治疗的药物,带上了吉祥和瑞瑞,给陈妃蓉留下了些讯息,便马不停蹄的前来劫这支车队。

  想到这是闻人苍月许多年的经营积累,是一批连皇帝都十分垂涎的军械,林夕和高亚楠在一路上,自然也十分兴奋的谈论了得到这批军械之后,接下来怎么怎么用…这自然是一件很容易让人开心的事情,然而这批军械诱惑力太大,两人一路聊得极其高兴和兴奋,的确都有些忽略,所有一切都是建立在能够先于军方找到这支车队的基础上的。

  而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赶路和搜索下来,能够及时找到这支车队的可能性却似乎越来越低。

  ……

  就在林夕和高亚楠准备无奈的接受这个事实之时,一道微弱的黄光,却是正在从远处的高空中飞来,飞在天空的白云之间。

  ***

  (昨天我的更新不够完美,不过不删档封测的表现有些完美有兴趣的依旧可以加那个群问群主要号参加测试。今天下一更在晚上,二十号之后尽量三更来感谢大家的支持,鞠躬,退~~~)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