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一章 变革

第五十一章 变革

  林夕坐过飞机,但从未坐过神木飞鹤这种“敞篷飞机”。

  虽然明知道那条带住自己身上的墨绿色皮扣带是用某种妖兽的皮革制作,绝对不可能让自己从神木飞鹤上掉落下去,但乘坐着这种只是以魂力驱动的死物越飞越高,感觉天空中的气流变得越来越为强劲,林夕还是只能用惊悚两字来形容这样奇妙的旅程。

  触摸着极其坚硬且闪烁着黄光的神木飞鹤的木质,林夕越来越能理解为什么自己将自己那个世界源源本本的告诉了高亚楠,但高亚楠却是根本无法理解,只能用她能想得明白的道理来解读。现在虽然明知道是魂力的力量,使得这神木飞鹤飞在天空之中,但和林夕之前熟悉的世界还是有些抵触,林夕还是会忍不住浮现起一种“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飞”的感觉。

  ……

  神木飞鹤越飞越高。

  底下草甸间一些道路,看上去都开始细小得如同符文。

  林夕突然又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惊悚只是来自于自己潜意识中不可能飞的东西在带着自己飞,现在飞得高了之后,他却并没有什么恐高,反而是之前跳崖修行跳得多了,看到这样的高度,心里都有种忍不住想要往下跳的冲动。

  “跳着跳着习惯了,看到高的地方就想跳…这可是有些变态了。”

  林夕在心中自嘲了一句,还未来得及开口问什么,十分熟悉林夕心性的边凌涵已经出声道:“江家已经没有了。”

  风声很大。

  边凌涵虽然是转着头,在对着林夕和高亚楠说话,但是声音在狂风之中,还是有些变异,显得有些虚无和不真实。

  “什么?”林夕蹙起了眉头,想要边凌涵重复一遍,看看自己是否有听错。

  “江家没有了。”边凌涵看着林夕和高亚楠,声音更大了些,“江家江烟织在面圣之后,回江家大宅途中,便被刺杀,江家开始了反击。”

  林夕听清楚了这些在狂风中显得有些虚无的声音是真实的,便陷入了微微的沉默之中。

  中州城最强大的力量,自然还是皇城和中州军。

  江家虽然厉害,但在中州城中,不管反击有多决烈,有多血腥,从开始的一瞬间,便已经注定了江家灭亡的结局。

  他和江家之前并没有什么大的纠葛和交情,但这样一个庞大的门阀,陡然轰然倒塌,自然也让他产生了众多的感触。

  “怪不得神象军要故意让军械落到天落行省的军方手中。江家的人控制着天落陵,等到这江家的人发现他已经是江家最后的人,得到了这批军械,他当然也会和中州城里江家的那些人一样,不惜一切的展开玉石俱焚的反击。”林夕想象着那座还未踏足过的雄城的街巷中会有多少的鲜血淋洒,想象着许多值得尊敬的云秦人为了某个信念而慨然赴死,他叹了口气,又看着边凌涵问道:“其余那些家什么反应?”

  边凌涵沉重道:“中州城死了许多官员,目前的形势很乱,情况还不明朗。按照学院的判断,接下来的走势,主要还取决于皇帝的态度。”

  林夕想到了那名唐藏中年男子的态度,便肯定的点了点头,“和神象军勾结的决不会是江家,以皇帝前些时候对付黄家、闻人家以及应付其余这些元老的手段来看,他绝对不像所有人以为的那么愚蠢,即便有一些证据,在一些可疑的疑点尚未彻底查清的情况下,他不可能愚蠢到直接当街刺杀江烟织的地步。尤其这么多年培植自己力量的他,绝对不可能在没有彻底做好防范措施的情况下,就直接动用这样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手段,让自己的许多力量折损在江家的反击之下。”

  边凌涵点了点头。

  “学院现在什么态度?”林夕蹙着眉头,沉默了片刻,接着问道。

  边凌涵很简单的道:“展示一些让人敬畏的力量…开始反击。”

  林夕和高亚楠的目光落到了李五身后的“明哥”身上,两人都能理解边凌涵的这句话。

  “他们其余人怎么样?”林夕看着边凌涵的侧脸,问道。

  “其余人也都已经出了学院,除了张平已经离开了许久,不知去了哪里,其余人应该你很快都会见到。”边凌涵的面容柔和了一些,道:“你关于对付神象军的想法,学院觉得可行,已经在准备之中。”

  “不知道我们和那名持有大黑的唐藏将领的遭遇,会否引起对方的警觉。”林夕皱了皱眉头,“毕竟我们是在追踪那名马场场主的途中遭遇了那名唐藏将领。”

  边凌涵平静道:“为了有可能完成的事情,付出一些代价,自然是值得的。夏副院长本身让我带给你一句话,任何事情,不用想着百分之百的成功。”

  林夕点了点头,感知着李五体内魂力析出,贯注于神木飞鹤符文中的速度,抬高了些声音,请教道:“李老师,这神木飞鹤消耗魂力,似乎并不十分厉害?”

  “是的。”虽然双目已盲,但听到林夕的话,李五还是习惯性的回过头来,“看着”林夕,神情专注的回答道:“消耗魂力最多的时候只是在升空之时,此种飞到高空之中,就像是用线牵着风筝,利用风流和滑翔,我们付出的魂力,只是相当于始终扯着那一根线而已,并不是需要时刻举起这支风筝的力量。”

  林夕想了想,郑重问道:“这神木飞鹤,难不难制?”

  李五道:“一名大匠师约一月的时间,能够制出一只神木飞鹤。制这神木飞鹤的神木出自登天山脉,大多已被学院控制。照目前的情形来看,我们学院一月的时间,应该能够制出三只神木飞鹤,中州皇城一两个月的时间,能够制出一只神木飞鹤。”

  林夕呼出了口气,说道:“这么说,这木料当世有产出,皇帝也得到了制作手段,只是材料得不到足够供应…不管怎么说,一个月的时间加起来,差不多也有四只左右的神木飞鹤出现在这世间,所以虽然稀少,但不能用珍稀来形容。”

  李五点了点头,“你的说法不错。”

  “所以这是足以引起许多变革的东西。”林夕看着身下这头可以用凶恶来形容,但绝不能用优美来形容的神木飞鹤,感慨的说道。

  “是的。”李五能够感觉出林夕的意思,认真道:“神木飞鹤的飞遁速度,至少是奔马的数倍之上,光是一些路途的相应缩短,以及一些传递消息的速度的加快,便能对这个世界造成翻天覆地的重大影响。”

  林夕苦笑。

  比这个世界的人拥有更多知识的他自然十分清楚他那个世界的工业革命便只是来自于一个叫做蒸汽机的东西。

  而在这个世界的修行者世界里,神木飞鹤这样的东西,便很有可能会是蒸汽机这样的引线。

  神木飞鹤的速度、飞行高度,视野,长途飞行能力…使得对手必定要花莫大的力量来研究如何应付这样的东西,必定会引起军械、一些魂兵的变革。

  将来的战斗,或许便不止于地面上这么简单。

  若是现在唯有学院拥有这样的东西,或许林夕还暂时不需要担忧什么,但皇帝也拥有这样的东西,只要有神木飞鹤流传在外,便会引起很多必须要担心的事情。

  神木飞鹤上的敌方箭手和修行者,将会拥有更强的力量。

  广阔的视野,会使得许多修行者原本隐匿身形和行踪的手段全部失效。

  肯定超过马匹和修行者全力奔行的速度,将会使得修行者的逃遁不像之前一样简单。

  “要想避免敌手的神木飞鹤的不利影响,最好的办法是自己备着一只神木飞鹤。”李五却是笑了笑,道:“所以夏副院长让我为你来架鹤,我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听从一些指示,专门为你架鹤,飞在高空,却是勉强能行。”

  林夕的心神微微的震颤。

  “一切为了学院。”李五可以感觉得出林夕此刻身上的气息震动,他也知道林夕的心情,但他依旧只是“看着”林夕,说了那一句之后,补充道:“同样是为了云秦。”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在狂风之中微眯了双眼,肃穆而缓慢道:“是的…唯有重树令整个世间都敬畏的力量,云秦才不会流那么多血。”

  “车队。”高亚楠和边凌涵几乎同时出声。

  神木飞鹤对于这个世间,的确是变革性的东西,林夕和高亚楠本身都已经近乎放弃搜索,然而在这高空俯瞰,却是很轻易的看到了一支车队,在丘陵之间辗转,朝着山阳道方位行进。

  而就在高亚楠和边凌涵出声之前,一道柔和的白光,已经从“明哥”的身上发出,射到了李五的面前。

  这道光的热力似乎给了李五很明确的指引,李五准确无误的御使着神木飞鹤,朝着车队行进的方位飞掠而去。

  林夕看着“明哥”身上发出的这道白光,一时不知感知到了什么,怔了许久。

  ***

  (今天这章过渡写得有些蛋疼写到了晚上一点多,所以只能下章看字数能不能多些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