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二章 刺帝

第五十二章 刺帝

  就在林夕看着“明哥”身上散发的白光发怔的时候,一只大黄蝉在中州城中盛夏的阳光中落到了一株梧桐树上。

  在吸食了自己最喜欢的梧桐树汁液之后,这只大黄蝉开始兴奋的引吭高歌,完全没有意识到,虽然这株梧桐距离它的出生地只有千米的距离,然而这株梧桐树周遭却显得分外的安静,唯有它这样一只大黄蝉在发出高亢的声音。

  一根黄竹竿陡然从树叶间穿过,准确的刺中了这只大黄蝉,这只大黄蝉急切的想要飞走,然而却是被竹竿上的蛛网死死的缠住,再也无法挣脱。

  树下一名宫女伸手轻柔的将竹竿收回,取下大黄蝉,浸入了身旁的水桶之中。

  真龙山下的云秦皇宫很大,然而有着这些宫女的粘蝉,整个皇宫却是都没有什么蝉声。

  没有蝉声,不会让宫中的贵人心中烦闷,然而却显得这整个皇宫更加清冷,更加没有人间的烟火气息。

  云妃正在蕴芳宫中画画。

  蕴芳宫是整个云秦皇宫之中,夏日最为舒适的一处宫殿,前后皆有一片荷湖,且几处楼阁都大量饰有沉香木,有一处真龙山上引下来的溪流推动着两架水车,将湖水淋洒到几处楼阁顶,沿着屋面水槽流淌下来,即便是炎炎夏日,也是十分凉爽,气息芬芳,少有蚊虫。

  云妃的五官不算特别,比不得长公主那样的丽质,更不比秦惜月的多一分便太浓,少一分便太淡的美丽,但别有一份恬静的气质,这使得她的面目越看却是越耐看,看得越久,就会觉得越舒服。

  琴、棋、书、画,她无一不精,最为关键的是,她极爱看书,各种知识典故,她足以和大学士论道。

  且她拥有绝大多数男子最需要的一点:善解人意。

  需要她说话的时候,她便说话,需要她安静的时候,她便只是安静沏茶。

  需要她开心的时候,她便会陪着你一起开心,绝不扫兴。

  你有兴趣谈论某件事情的时候,你会发现她也很懂得这件事情,而且会让你产生更多的谈论这件事情的兴趣。

  所以即便没有怀上龙子之前,云妃也已然是云秦皇帝最为宠幸的妃子。

  ……

  身穿龙袍的云秦皇帝身影出现在了园子里,随行的礼官宫女做了个手势,阻止了看到皇帝驾临而准备通报的侍女,云秦皇帝便安静的穿过了白色的廊桥,进入了云妃所在的楼阁。

  呼吸着这个楼阁中芬芳的气息,看着那个正对着阁楼外湖面作画的女子,看着湖面上的荷花,云秦皇帝脸上的戾气略少了几分,眉目间也略微柔和了下来。

  皇帝对外是天子,然则实质也自然只是个人。

  尤其他是普天下最为庞大和强大帝国的皇帝,然而相应之前这个世界的一些朝代,相应别的国度,他却又同时是一个可怜的皇帝。

  从坐上龙椅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任何决定和意志,都需要受到那九个老人的挟制,令他连觉得在这皇城之中呼吸,都不得自由。

  在身为皇帝的同时,他也是一名父亲。长孙无疆是他看着长大,且长孙无疆的心性和一些品质,让他也十分的喜欢,他对长孙无疆倾注着父爱的同时,也希望长孙无疆将来能够成为他至关重要的帮手,帮他打破目前的处境。

  然而对于他而言,这个世上最为重要的人,他最疼爱的儿子,却是死在了碧落陵。

  他当然要承担起一部分长孙无疆死亡的责任,因为他的确有着令闻人苍月消磨青鸾学院一些实力的想法,想尽可能的让青鸾学院的力量和闻人苍月去硬拼,但青鸾学院也清楚他的底线…他的底线,就是长孙无疆好好的活着。不管青鸾学院和他如何争斗,青鸾学院就应该遵循他的这个底线。

  然而长孙无疆死了。

  他也是个人,同时应该是这个世上最有权势的皇帝,所以很多朝臣认为他的暴怒不智,但对于他而言,他能够保持一些理智,已经很不容易。对于他而言,长孙无疆的死,只是让他彻底决心去做一些事情。

  为什么不能做?

  身为云秦皇帝,无论做任何事情,他始终都是占着最大的优势,始终都是有着很大成功机会的。

  权力越大,**就会越大,一些情绪得不到宣泄,情绪就会更容易失控,性情就会更容易暴戾。

  在每次早朝时,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朝臣,看着许多令人生厌的面容,身为一般的权贵,最多只容易在心中产生要对付某人的想法,而身为皇帝,很多时候都会油然产生要将这些人全部杀光的暴戾想法。

  云秦皇帝很清楚任何人坐上龙椅之后,恐怕都会时不时有着这样的冲动。

  在自然不能真正付诸实施的情况下,所能做的,便只能尽可能的控制自己的心态,让自己不要彻底的发疯和变态。

  能够想到控制自己,对于他这样的一名皇帝而言,已经很不容易。

  他总觉得,云妃身上的气息,她所在的这些地方的气息,是可以冲淡他一些戾气和不理智的冲动的。

  所以尤其是在出了江家的事情之后,他到云妃这里来的次数就越来越多,甚至在心理上,对这名善解人意的女子也越来越为依赖。

  ……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恬静作画的女子回过首来,看到是皇帝到来,她却是也不吃惊,微微的一笑,放下画笔,然后这才盈盈施了一礼,看着皇帝眉宇间一些未散的戾气,她也没有多少顾忌,就和平时说话一般,柔声道:“都已经过去这么多时日了,圣上还被弄得如此烦心?”

  “烦心事只会多不会少。”云秦皇帝冷笑了一声,摆了摆手,让云妃好生坐着,自己也在她身旁坐了下来,犹有怒气道:“时至今日,还依旧有官员被刺杀。朕要补缺,却还要担心补上来的官员,不是江家或是其它对朕不利的对头的人。”

  云妃温和的看着他,道:“整个云秦都是圣上的,即便出这样那样的事情,也只是家事,闹来闹去,最后这整个云秦也依旧是圣上的。圣上耐心些看得清淡些,便不用这么烦心了。能够应付得过去的事情,便终究不是事情。”

  “只是有些人,恐怕不觉得这云秦是朕的。”云秦皇帝重重冷哼,但脸上的神色,却是已经好看了不少。

  云妃微微的一笑,“那圣上更不用和那些蠢人置气,慢慢的办就是了。”

  云秦皇帝看着她恬静和煦的笑容,看着她高高隆起的腹部,心中骤然变得柔软了起来,森冷的嘴角也微微带起了些笑意。

  他有些出神的握住了她的双手,沐浴在清凉微润的风中。

  云妃没有再出声,她知道这个时候是云秦皇帝在平静的思索着一些重要决策的时候,这个时候她最能令云秦皇帝满意的做法,便是保持着沉默,保持着安静和微笑等到云秦皇帝的注意力再回到她的身上。只是和平时不同的是,这次她的心中,看着这名骄傲而强大的皇帝,却是也觉得这名皇帝十分可怜。

  因为他最后的一些依赖,也会在今日,被无情的打破。

  任何皇帝,因为身份和地位的高高在上,都是孤家寡人,而这个皇帝,将会是比任何皇帝都真正的孤家寡人。

  一代多疑和虚伪,一代睿智和宽厚,这难道是长孙氏一脉的特点?只可惜,睿智和宽厚的长孙无疆死了,这个多疑和虚伪,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多少真正信任的人和朋友的皇帝,今日过后,伴随着他在这个皇宫里的,恐怕便只有孤独和暴戾吧?

  云妃微笑着,平静而心中冷讽的迎接自己和许多人一生中最为重要的时刻到来。

  ……

  云帘微动,一名宫女端了一份冰镇桂花百合羹上来,送到了云妃的手中。

  和往常一样,云妃递给了还在思索着问题的云秦皇帝手中。

  云秦皇帝下意识的端起盛在玉碗中的冰镇桂花百合羹喝了一口。

  桂花很清香,百合很酥软细腻,只是糖水有些甜腻…且是有些过分的甜腻。

  云秦皇帝霍然抬头。

  在他的感知之中,这唇舌间的过分甜腻,便已经瞬间变成了吞噬他身体生机的猛兽!

  “噗!”

  一口还未咽下的糖水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在脱口喷出的瞬间,这一股糖水,就变成了一股金色的闪电,直击那名三十余岁面目的清秀宫女!

  即便是在此处,任何的膳食在端上来之前,便都已经经过尝检,唯一有可能做手脚的,便只有这名最后接手的宫女。

  清秀宫女身影飞退。

  在云秦皇帝霍然抬头之时,她手中的托盘便已朝着云秦皇帝飞来,一股磅礴的力量,便已推着她的身体急剧的后退。

  带着雷声的金色闪电根本没有来得及触及到她的身体,一击落空,炸在当空,就像一根金色数根,骤然产生无数的分叉。

  清秀宫女的身上散发着大宗师的气度,她的身体直接撞破了身后的墙体,在还未落地之时,她就已经拔出了扎着头发的一根发簪,轻柔的朝着楼下一名侍卫丢了过去。

  身穿银衫的内廷侍卫的身体骤然如被马车撞中,胸前爆出一团血雾,整个身体倒飞而出,狠狠地坠向身后湖面。

  只是这一息之间,云秦皇帝的脸色就变得如墨般漆黑。

  一丝丝金色的雷电,从他的肌肤下开始沁出来,使得他的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诡异和狰狞。

  但面对着飞快逃遁的清秀宫女,他却是并没有追击。

  因为这毕竟是在宫闱之中,是在云秦皇宫之中,即便对方是一名巅峰大国师级的人物,都绝对不可能逃得出去。

  只在面容冷厉到了极点,黑气开始消退的皇帝站到被清秀宫女撞出的大洞之前时,一道金色的箭光,不知从云秦皇宫何处高处落下,狠狠的坠向化成一条流影的清秀宫女。

  清秀宫女的双袖卷出,扫中了这道金色的箭光。

  一声巨大的炸响声中,清秀宫女的双袖全部炸得粉碎,身形一顿,落在地上。

  一道道极快的身影在顷刻间冲入了荷花湖的这片廊桥,和这名清秀宫女展开了普通人根本无法看清的交手。

  清秀宫女的身影开始连连后退。

  在她被逼得反而距离皇帝所在的楼阁不到六十步时,她的身上已经有了六处伤口。

  她的身体飞掠了起来,想要落入旁边的湖中。

  然后就在此时,一只手掌落在了她的腰腹之间,落时为掌,接触在她腰腹的瞬间,又化为拳,连续发力,轰的一声,这名清秀宫女的身体崩飞而出,没有能够落入湖水之中,反而是被这一推,一崩之力,直接推送出五十余步,坠落在楼阁下方,皇帝的面前。

  这围攻清秀宫女的数人或身穿宫女服,或身穿内廷紫官袍,或身穿银甲。

  在清秀宫女坠地的瞬间,知道清秀宫女绝对不可能再有站起来的力气的这几名修行者,全部躬身,准备请罪。然而就在此时,其中一名身穿银甲的年轻将领,在看到云秦皇帝身后的云妃的一瞬间,整个人却是瞬间僵住。

  ***

  (明天开始到月底尽量三更看看)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