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三章 女子手中的棋

第五十三章 女子手中的棋

  云秦皇帝长孙锦瑟从来没有和天下人交过手。

  若是他离开中州皇城,自然会有军队,会有供奉跟着,他从来未在任何人面前,显露过自己的战力和修为。

  然而谁都知道有着真龙血脉的长孙氏都是天赋极佳的修行者,而此刻那名清秀宫女即便已是大国师巅峰的修行者,在面对云秦皇帝长孙锦瑟时,身上的气息,却明显要逊色许多。

  所以长孙锦瑟的修为到底到了何种程度,至少躲避过他一击的清秀宫女会十分清楚。

  在这一瞬间,云秦皇帝眼中和感知世界中的画面,当然比一般的修行者更多。

  他看到清秀宫女在不停的咳着血,但是脸上却是有一种很古怪的笑容。

  他看到有不少侍卫和银甲军士正在赶来,但却是已经被一些判断出情形已经彻底控制住的官员喝止住,一些谨慎的搜查正在飞速的展开。

  有皇庭供奉出现,在开始询问一些事情。

  这些画面之中,身前数十步的地方,那名身穿银甲的年轻中州卫将领脸上的神情,却最为让他觉得突兀。

  他的目光,没有聚集在咳着血,还没有死去的清秀宫女身上,而是落在了这名中州卫年轻将领身上。

  能够率军在皇城内轮值巡防的将领他自然都认识。

  这名中州卫年轻将领姓钟,名天阔,是中州城中年轻人中的俊杰,朝堂未来的大梁之才。

  最为关键的是,他是九老中钟暮邻的长子之子,平时也甚得皇帝欣赏,按理像他这样的人,自然不可能在此时做出任何触犯皇帝威严的事情。

  然而即便是皇帝阴沉至极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他的头颅还是抬着,而且他的目光,竟还是没有落在皇帝的身上,而是落在了皇帝的身后。

  此刻皇帝的身后,只有一个云妃。

  所以钟天阔这名年轻将领,自然只可能是在看云妃。

  他失神的看着云妃,天子面前,竟失魂落魄,等到身旁其余人低沉的咳嗽了一声,他才略微回过神来,面容苍白的低下头来。

  然而即便不管他眼中莫名复杂的神色,只是方才那直直的盯着云妃,直勾勾的看着皇帝的女人,已是大不敬!

  ……

  圣师眼中和感知中的世界,和一般人是截然不同的。

  所以这一刻,云秦皇帝的脑海之中出现了无数让他自己都不明白的色彩,侵入他身体的剧毒已经被他驱除出身体,然而这一刻,皇帝的身体却是反而比方才中毒时还要觉得寒冷,他的双手,也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他缓慢的转身,看着云妃。

  云妃微垂着头,安静着,如同没有看到他的目光。

  他的双手颤抖得更加剧烈,再缓慢的转过身去,看着钟天阔。

  钟天阔身旁的修行者都不明白为什么钟天阔会有这样失常的反应,他们只是觉得有种令他们异常不安的气氛在空气中凭空的生出,也令他们觉得异常的寒冷。

  “挖出他的眼睛。”

  云秦皇帝沉默了片刻,缓慢的寒声道。

  钟天阔的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双拳,脸色变得雪白,但他没有出声,也没有抬头。

  他身旁其余几名修行者通体彻寒,一时在心中犹豫,要不要遵从云秦皇帝的命令。

  云秦皇帝没有出声,只是他的面容变得更加的冷厉。

  钟天阔咬了咬牙,伸出了手,就要抠出自己的双目。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一声声音却是在云秦皇帝的身后响了起来,“不要。”

  “不要!”也就在这一瞬间,钟天阔猛的抬头,也发出了一声同样的声音,他的整个身体都开始剧烈的颤抖。

  他身旁数名修行者没有抬头,但心中更加巨震。

  云秦皇帝霍然转身,看着云妃,他的面容,也变得无比的苍白。

  云妃看着他,就和平时说话时一样,柔声请求道:“圣上,让其余人先下去吧。”

  云秦皇帝的嘴角僵硬了许久,和平时相比却是无比艰难的出声:“在蕴芳宫外候着。”

  这个旨意自然不包括钟天阔。

  钟天阔僵硬的站着,其余的修行者,浑身被冷汗湿透,飞快的退出蕴芳宫。

  云妃慢慢的跪了下来。

  在跪下来的瞬间,钟天阔的身体,便又猛的震了一震。

  “此事和他无关。”云妃看着云秦皇帝,轻声道:“他并不知情。”

  云秦皇帝的面容都有些扭曲了起来,在云妃这句话开口的瞬间,他的心倏然沉了下去,沉到了最低谷。

  “是我贪图富贵和圣上的宠幸,所以才诱惑了他。”云妃看着他,认真的说道:“他并不知道我的身份,我见他,也都只是用普通宫女的衣衫,他只以为我是普通宫女。所以一切的罪责都在我。圣上要杀,便杀我,和他无关。”

  云秦皇帝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但是一时竟是无法呼吸,整个胸口都开始撕裂般的疼痛。

  此时,心中也下了决定的钟天阔却是猛的抬起了头,咬牙强声道:“此事和云妃无关,都是我…”

  “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团恐怖的雷光充斥在他和云秦皇帝之间,他的身体,往后被震飞出了数米,跌落在地上。

  云秦皇帝长孙锦瑟的身上,全部缠绕着一条条拇指粗细的雷光,他的一只手,抓在了云妃的头顶,五个手指狠狠的抓着云妃,似是要将她抓着头,直接提起来。无数条雷光,在他的手臂上吞吐不息,如同一条条金色的蛇,随时就要朝着云妃的面容噬去。

  “你们怎么敢…”云秦皇帝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他的声音说不出的嘶哑,都完全不像平时的声音。

  钟天阔咳出了一口血,但还是站了起来。

  他看着云秦皇帝手掌下的云妃,眼神之中充满了悲哀。

  云秦皇帝的另外一只手伸了出来,伸出了一根手指,隔空点着他,这根手指,也在不停的发抖。

  “朕现在只想知道一点。”

  云秦皇帝用力的呼吸着,看着在自己手下的云妃,用了浑身的力气,才用自己他和云妃听得见的声音,艰难道:“你肚子里的种…到底是我的,还是他的。”

  云妃艰难的露出了一丝微笑,认真的柔声道:“圣上认为是圣上的,便是圣上的。”

  云秦皇帝的手一紧,云妃的面目也有些扭曲了起来,“到此时你还敢说这样的话,难道你以为朕真的舍不得杀你么?”云秦皇帝脸色铁青,手依旧不放开她,却是弯下腰来,看着她的面目说道。想到面前这名女子令自己迷恋和依赖的面目和柔软的身体,竟是被另外一名男子亵玩,想到她身上任何一处地方,都可能被另外一名男子肆意的揉捏过,想到自己和她做过的一切事情,她都和这一名男子做过,他就越来越为暴戾,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圣上需要一名太子。”

  云妃脸上依旧不见痛苦的神色,她依旧柔声请求般道:“能否激发出金色雷霆,这只是其次…关键在于,圣上需要有后来接替圣上的皇位。关键在于,太子是长孙氏。”

  云秦皇帝笑了起来。

  笑得分外的诡异和森寒。

  “朕平时听些你的意见,难道你便觉得能教朕怎么做了?”云秦皇帝笑着,看着她,“朕还年轻…还有,朕就算需要考虑你说的方法,哪怕随便掳来一名儿童…难道会容许别人低贱的汗水流淌在朕的女人的身上,难道会容许别人低贱的污秽,注入朕的女人的身体?”

  “任何人欺骗朕,欺骗朕的感情,便要付出百倍的代价!”云秦皇帝面容扭曲着,异常冷戾道:“朕再问你一次,你肚子里的种,到底是朕的,还是这个逆贼的!若是你不回答,我会立时下令,令人对他进行凌迟之刑。”

  云妃也笑了起来。

  “他只是见到我的面目,那一瞬间神色有异,你便立时想到了这方面,让我想捏造些别的欺骗你,都根本不可能应付得过你的疑心。你自身便都已经对你能否在我身上留下种不自信。”她笑着,看着云秦皇帝道:“其实我方才的话,你也应该听得出答案了,你只是自己还在欺骗自己…既然如此,我可以告诉你,是他的,日子清清楚楚,应该是他的,不可能有意外。”

  “很好。”

  云秦皇帝轻咳了一声,嘴角沁出了一缕血丝,他笑了起来,牙齿分外的白,但唇齿间却全部都是鲜血,异常血红。“所以若是没有今日的刺杀之时,朕不曾发现你和他之间的关系,云秦帝国的下一位皇帝,便会姓钟,便是钟家的人。”

  “圣上不用想得太复杂。”云妃看着他,道:“这只是男欢女爱的事情,且我先前已经和圣上说得很明白,只是因为我贪图富贵和圣上宠幸,所以才谋划出了这样的事情。想着他此种中州卫将领,根本不可能有进内宫的机会,我便觉得向他借种十分安全,没想到今日有刺客,他却正好统领中州卫在巡防,冲了进来,让他见到了我的面目。”

  “朕想得太复杂?”云秦皇帝凄厉的笑着,看着她,摇了摇头,“你不要忘记,朕当日选你当妃子,便是因为觉得你没有机心,不贪慕虚荣,不假意奉承,你的心性,本身便视荣华为浮云,根本不在意这些,你现在却说,是因为贪图荣华富贵?”

  云妃沉默了片刻,轻声道:“圣上,人是会变的。且你也看得出来,他的确并不知道我是皇上的女人。”

  “他不知道,难道别人就不知道?”云秦皇帝在她的耳畔,寒声道:“朕当然看得出来,你是真的喜爱这名逆贼,难道那些老不死的,便不会故意安排这样的一个男子,入你的眼帘?”

  云妃柔声道:“这真的只是我一人之错,圣上可以不相信我的话,但难道连钟老都不相信?”

  云秦皇帝缓缓的直起了腰,用衣袖直接擦去了嘴角的血迹,冷漠道:“连你都欺骗了我,朕还能相信谁?”

  “朕对于宫闱一直管理严苛,你是什么时候,能和他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看着自己的足尖,寒冷的轻声问道。

  “在太子死去的那些时日。”云妃缓声道:“你在真龙山上的时日很多,那段时间,对我们的一些监控也不甚过问,我便经常命宫女和我调换了衣衫,偷溜出去,到了很多平时不能到的地方,也见了许多平日里根本见不到的人。”

  云秦皇帝沉默了下来,他的面容没有太大的改变,就连身上的金色闪电,都彻底的消隐,然而他身上的气息却是更加的阴冷,似乎有一股死气,在从他的身上透露出来,令人不寒而栗。

  云妃在心中笑了起来。

  她等待了这么久,演了这么多年的戏,终于等到了想要的结果,终于将云秦皇帝,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孤家寡人。

  她很开心,但看着那名被皇帝重创依旧站起来的年轻男子,看着被自己利用的这名男子望向自己的目光,她却是真正满含着愧疚和真实情意,看着他,道了声:“对不起。”

  她饱含着真正真挚情意的目光,落在钟天阔的眼中,这名年轻中州卫将领的心脏却更加刺痛。

  在他看来,云妃这样的女子,只是一名对外面抱着憧憬的纯真女子,然后在不恰当的时机,遇到了他,今日里,便迎来了这样凄厉的结果。他的心脏剧烈的抽痛起来,“是我用强…”他不顾一切的想要再次出声帮云妃开脱,想要帮云妃开脱掉一些罪责,尤其今日…他是因为见到云妃鼓起的腹部,震骇的想到云妃肚子里的,有可能是自己那几夜的缠绵的结果,他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神,才会让皇帝一下子察觉出来。他毕竟是个入世不深的天真年轻人,他心中还有一点奢望,想要保住云妃的姓名,想要保住自己的孩子。

  “住嘴!”

  然而就在他的声音刚刚发出之时,云秦皇帝的身体,已经横跨长空,一道金色的闪电,冲击在他的面目上,绞碎了他的舌头,冲瞎了他的眼睛,让他的身体再次往后重重飞出,“朕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云秦皇帝的脚尖,踏在了他的身上,踏碎了他的裆部。

  云妃欣喜的心情因为这一幕而难过了起来,痛得无法呼吸。然而她马上悲哀而自嘲的笑了起来,想着对于一名马上要死去的人而言,这样的情绪真的是无聊而又完全不必要的。在云秦皇帝转头看向她的瞬间,她伸手拔下了自己头上的玉簪,然后冷静而准确的,刺透了自己的心脏。

  “啊!”

  在她心口的鲜血喷涌出来,形成一条鲜亮的红色血箭之时,云秦皇帝尖戾的叫了起来,他疯狂的往外掠了出去。金色闪电如同狂潮一般,在他的身影出现在那数名在蕴芳宫外候着的数名修行者身前之时,便将那数名修行者全部吞噬。

  ……

  同一时间,在文家的宅院里,文玄枢只是安静的在看着面前的一局黑白棋局。

  任何事情的诞生,都是有原因的。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就像闻人苍月的反叛,最开始的缘由,只是因为九老否决了让他替补黄家坐入重重帷幕之后。

  就像如果神象军的那一批军械,若是落入天落行省军方的手中,便会让那名江家的人,更有信心的发动一些影响西边全局的兵变。

  像他这样的一名云秦重臣,要逆反,要想图谋皇位,自然也不可能无缘无故,自然也需要足以对他产生诱惑,让他觉得大有可为的重要原因。

  这个原因,便是很多年前走到他的面前,和他下了一盘棋,告诉了他很多布局的女子。

  这名女子,就是先前在云秦皇帝和朝臣眼中,平凡的妃子云妃。

  但唯有文玄枢知道,这名改变了他一生轨迹的女子,她的名字,是居留云颦,是为居留氏。

  她是居留氏的最后一个人,所以从今日起,云秦再无居留氏,复仇的居留氏,便再也无人了。

  “居留氏再也无人了,长孙氏,也应该绝了…”文玄枢轻轻的摇了摇头,在棋盘上,放下了一颗黑子。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