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四章 天下最强的弓

第五十四章 天下最强的弓

  碧落陵中。

  用染蜡雨布蒙着的一辆辆沉重的马车在泥道上缓慢的行进着。

  所有拉车的马匹都十分的疲惫,这些马车上载着的军械比它们先前拉着的稻谷种子和农具更为沉重,且它们一路上得到的休息更少。

  坐在最后一辆马车车头上的南歧岢缓缓的抬起了头。

  他带着一顶遮阳的竹凉帽,竹凉帽内里的脑门上,却是剃得精光,没有一根头发。

  从头顶到他的后颈,却是有着玄奥的莲花纹刺青,就像一条条符文,色泽深入他的肌肤。

  其实他的背上,也同样有许多文字和鲜花般的刺青。

  光头、刺青,并不魁梧但异常结实的身体,这都是神象军最鲜明的特征。只是这些特征平时也都隐匿在金色重甲之下,便是在唐藏,所知的人也是极少。

  南歧岢是神象军的将领之一。

  世上的人都很难理解,为什么甚至可以用天底下最神秘、最强来形容的这样一支军队,会死守着萧湘这样已经失败的枭雄,不肯臣服于唐藏皇宫。然而事实却是极其的简单,因为神象军虽说是一支军队,但同时也像是一个宗门。

  创立神象军的人,本身便是从般若寺走出来,和般若寺的想法和理念不合的一批苦行僧人。

  谁也不知道当时那些苦行僧人是质疑般若寺的哪些道理,和当时般若寺的其余僧人又有什么样的恩怨,但很多年以来,神象军便一直是站在般若寺对立面的教派。

  所以很简单,自般若圣女入主唐藏皇宫开始,神象军便自然选择了唐藏皇宫的对立面,皇叔萧湘。

  身为神象军的将领,南歧岢很清楚,他们的合作对象是文玄枢。

  云秦皇帝野心太大,所掌控的实力对他们而言也太过危险,若是和云秦皇帝合作,难免就会出现兔死狗烹这样的事情,而文玄枢的实力在他们看来不强不弱,刚刚好,而且最为关键的是,文玄枢和神象军合作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把柄,所以这样的合作,双方各取所需,都会很愉快。

  在文玄枢那黑白分明的棋局之中,等到天落行省江家的人得到这批军械,和碧水行省的云秦军队战到两败俱伤之后,神象军就可以出来收拾残局,占领整个碧落陵,继续东进,便可以对整个云秦帝国施以巨大的压力。

  南有闻人苍月,西有神象军,中州城之中有文玄枢。

  庞大的云秦帝国,便很可能土崩瓦解,接下来只是诸强如何瓜分这一块巨大的疆土的事情。

  所以南歧岢当然也十分清楚,他的任务,只是将这列车队,送到江家那名省督心腹将领的辖区之内,送到江家人控制着的军队手中。

  然而按照极确切的讯息,拥有神木飞鹤的,除了青鸾学院,便只有云秦皇帝。

  此刻车队之中的其余人还看不清楚,但他却已然可以看清,那天空白云之间的一道黄光,便是一只神木飞鹤。

  所以他沉冷的从身后的雨布中,抽出了一根金色的禅杖。

  ……

  “可以了。”

  天空之中,闪耀着黄光,周身纂刻满符文,可以用凶恶来形容的神木飞鹤上,李五转过头,对着林夕点了点头,出声道。

  “可以了?”林夕怔了怔,看着下面还只能依稀看得见装束,但却还看不清面目的车队中人,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李五这句话的意思。

  李五笑了笑,解释道:“这便是夏副院长特别让我来为你御使这神木飞鹤的原因。”

  林夕和高亚楠互望了一眼,都同时明白。

  神木飞鹤的出现,必定会给修行者的世界带来极大的变革,让修行者的战斗方式,出现很大的改变。

  将来的一些战斗,恐怕会在天上,将来修行者深入敌后之后,或许在黑夜之中,会有一只这样的神木飞鹤突然出现,将他接走,或者再次发动一次令敌手根本想不到的长途夜袭。

  所以李五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是学院要让林夕尽可能早的适应这样的战斗,适应将来的一些改变。

  “学院这些时日的损失很惨重。”

  李五虽然看不见林夕和高亚楠,但是感知之中,却是可以感应得出林夕和高亚楠的动作,以及一些细微的神色变化,他的神色变得凝重了些,“反对夏副院长的学院讲师、教授,甚至一些出去的学生,至少占了半数。虽然自从张院长离开学院之后开始,夏副院长就早知道有这样的一天,虽然获得了这一战的胜利,但即便是那些被杀死的对手,先前也都是学院的力量,尤其很多出去的学生…这种损失,对于学院的破坏,难以想象。和夏副院长预料的一样,我们的人手变得极其紧缺,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无法像先前一样有很大的保障。所以不仅是你们,我们所有人都必须适应这样的变化。”

  林夕很能理解这种难以想象的破坏。

  他点了点头,取下了背着的深红色长弓。

  在抽出了背上箭囊中的一枝箭矢的同时,他却是顿了顿,忍不住问道:“大黑到底是怎样的一件魂兵长弓?”

  李五没有半分不耐的神色,认真的点头道:“威力很大……圣师阶的人施展,其余圣师阶的修行者,在没有强大魂兵或者强大铠甲的情况下,光凭自身的力量,便不可能抵挡得住。但最为关键的是,它是世间射程最远,箭矢飞行速度最快的弓箭,它是一体的。”

  林夕想到了那片降临的黑夜,想到了黑光落下时的无声,他的眉头微微蹙起,道:“它是不需要箭矢的?”

  “是的。”李五“看着”林夕,道:“纯粹用魂力激发,且魂力和弓身的力量凝聚成的箭矢,是一种很奇特的物质,这种物质几乎没有风阻。”

  林夕的眉头跳了跳,“所以箭光飞行在空中,非但无声,而且可以射得极远,而且力量也不会有多少衰竭。尤其是在夜间,或者黑暗之地,修行者恐怕根本来不及反应这大黑的一击。”

  李五的面上浮现出一些难言的意味:“不止于此。”他微微的顿了顿,道:“大黑有三弦…风行者的三指控弦法的最后一部分,便是针对大黑。只是佟韦也没有接触过大黑,所以他不能直接教你…但可以肯定的是,通过这三指控弦法,可以令这大黑的箭光,拥有许多不同的箭道。”

  “拥有不同的箭道?”林夕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眼中全是震惊的光芒,“这箭光…可以不直直的飞向一个地方?”

  李五点了点头,“甚至可以绕一个圈子,射向某处…在一些需要箭师不暴露身形的时候,这样的箭光,便能让对手很难知道箭师真正的方位,所以这是最适合风行者的一具弓箭。”

  林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所以这也是整个天下,最为强大的一具弓。”

  李五道:“是的…所以明教授来将它取回来。”

  林夕看了一眼那头威严的鸳鸯,不再说什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箭矢搭在了弓身上,开始在高空的狂风中,感知着这些风的流动,开始控弦。

  ……

  南歧岢等着这只神木飞鹤落下,等着杀死神木飞鹤上的人。

  然而让他觉得很奇怪的是,这只神木飞鹤一直在很高的地方,似乎一时根本没有降落下来的打算。

  在那样的高度,飞剑不能及,即便是强大的箭师,也会面对强风,恐怕根本无法做到精准的打击。

  在强风两字在脑海中划过的瞬间,这名神象军将领的眉头猛的皱了起来,凝成了川形。

  天空之中,骤然有凄厉的风声响起。

  一道白色彗星,将天空中的无形风流都洞开了肉眼可见的孔洞,带着一条涡流坠落而下。

  这一瞬间,在他的感知之中,他已被这一箭锁定。

  他十分清楚,自己根本来不及闪避。

  所以他的整条脊柱骤然绷直,就好像一根柱子陡然坐实在了地上。

  他手中的金色禅杖,举火烧天一般,往上撩起。

  凄厉的风声骤然化成了恐怖的金属震鸣声。

  南歧岢头顶的竹笠首先破碎,接着,他的整个上半身的衣物,都被箭矢和他禅杖冲击产生的无数气流击碎。

  他头顶的刺青花纹显露了出来,背后的刺青花纹也显露了出来,整个身体的每一条肌肉,都像岩石一般冷硬,震颤着。

  他的整个身体,都往下陷了下去,直至膝盖。

  他手中的金色禅杖还举着,但第二道白色彗星般的箭光,又已经降临。

  “当”的一声爆响,他的身体再度下限,近乎大腿根处,他手中的禅杖,被硬生生的挣脱,碎裂的金属箭矢的碎片,细丝,冲击在了他的身上,瞬间深入他的体内,在他的身上留下了无数细小的伤口。这些密集、细小,但是却深入内腑的伤口,让南歧岢的身体同时射出了无数股细小的血泉。

  他的意识和力量在迅速的消失。

  “这就是将神?”然而此刻,微微抬起头颅的南歧岢却是明白了发出了两箭的人的身份。

  ***

  (晚上晚些时候还有一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