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五章 天子的分量

第五十五章 天子的分量

  ……

  盛夏里的中州皇城依旧和平时一样,让人觉得凉沁沁的,礼天监的议事大厅地上铺着的是平平正正的青玉,更是让集中在内里的数十名官员心中寒冷。

  此时正值午后,并不是朝堂议事的时候,礼天监是礼司平日管理祭天、祭司事宜和修改礼法的地方。

  然而若是要修改宫中和外面的一些礼法,被传唤到场的官员似乎也并不合适。

  所有这数十名官员之中,属于礼司的官员只有四人,其余大多却都是军方的官员和吏司、工司官员。

  更为关键的是,所有这些官员之中,大部分,平时都没有机会上朝,根本没有机会面圣。

  在令人窒息的沉默之中,又有脚步声响起。

  一名身穿金边紫服的老人,负手走入了这间大厅之中。

  “陈大人!”

  数十名官员之中,大半顿时大惊,纷纷躬身行礼。其余一些原本不知道这名老人身份的官员,听到这样的称呼,再看到那些官阶远高于自己的人都这样的反应,顿时也是心中一震,知道了这名老人的身份,惊恐的躬身行礼。

  老人微颔首回礼,两条雪白的眉毛却是深深的皱了起来,看着厅中那张已然给他准备好的铺着金色软垫的黑色金属大椅,似是在考虑要坐下,还是要离开。

  一些官员用眼睛的余光偷偷打量着这名老人,在心中愈发震惊的想着,怎么连陈家这名平日里端坐在重重帷幕之后的老人都到了此处…圣上到底要在此处商议什么事情?既然这种黑金大椅是给他这样的人物备着的,那另外一张大椅,又是给哪一位元老备着的?

  厅堂中,这些官员的红木大椅的上首,一共有两张铺着金色软垫的黑金大椅。

  这些官员心中的这个问题很快得到了解答。

  又有脚步声响起,一名同样身穿金边紫服的威严老人走了进来,在看到陈家陈兆吉的瞬间,后进的这名威严老人的眉头便顿时紧锁了起来。

  “胡大人!”

  厅堂内所有官员,顿时再次震惊的行礼。

  这是胡沉浮。

  这再次出乎了这些官员的预料。

  这两人都是重重帷幕之后的至高权贵,先皇指定的辅政者,且所有中州城的各方势力都心知肚明,无论是先皇近侍出身,配合皇帝建立雷霆学院的陈兆吉,还是先皇座下骁将出身的胡沉浮,和江烟织一样,都是强大至极的修行者。

  然而所有这些官员也都十分清楚,陈兆吉和胡沉浮之间,一直十分不合。究其原因,早在先皇时期,将领出身的胡沉浮便一直看不起陈兆吉,觉得陈兆吉只是阿谀奉承讨圣上欢喜之辈。一开始能成为先皇近侍,便只是嘴巴甜,说得许多讨喜的话。

  在云秦民间广为流传,最为出名的一件事,是在云秦,日食被认为是不吉之事,一次日偏食,陈兆吉正在先皇之侧,便说些吉言,大约是说了些圣上吉祥,日食只缺一角,就像没发生一样,大吉。此事传到胡沉浮耳中,原本便不怎么喜欢陈兆吉的胡沉浮便冷冷一笑,说了句,只吃了一口屎,就和没吃是一样的么?

  这讥讽之言被陈兆吉得知,陈兆吉自然大怒,当即要和胡沉浮决斗,虽最终被先皇从中调停,但两人从此交恶,本身不合眼缘,官阶又都越来越高,数十年朝堂明争暗斗之下,其中自然更生许多龌龊。所以隔着重重帷幕辅政的九老,在外界很多人说来,一是之间发生的事情太多,看到对方的面目,容易想到往昔的许多不快的事情,二是都互相生厌,地位绝高,不想掩饰,便不想互相看对方憎恶的脸色。

  所以按理来说,要商议事情,若只是召两名元老的话,出现了陈兆吉,另外一人便自然不可能是胡沉浮的。

  ……

  大厅内的空气骤然变得更具压力。

  胡沉浮在看清厅内有陈兆吉在,且只准备了陈兆吉和自己的两张位置时,他便停了下来,看了陈兆吉一眼。

  陈兆吉也看了他一眼。

  两人的面上都没有什么特别憎恶的表情,也不知道两人这一瞬间的目光交流了什么样的情绪,胡沉浮开始缓缓的走入了大厅。

  只是十余息的时间,在胡沉浮和陈兆吉刚刚在大椅上坐下之时,一道金黄色的身影,便跨入了这间大厅。

  数十名官员都是一怔,接着都是跪伏在地,山呼万岁。

  数名每日都要上朝的官员,在跪伏在地的同时,呼吸却都是更加的困难,他们心中震骇的反应过来,胡沉浮和陈兆吉恐怕是感知到了皇帝的到来,才会坐下来…而他们没有能够预先感觉到皇帝的到来,是因为皇帝走进来,似乎根本没有脚步声。

  平时在进出金銮殿时,皇帝的脚步声都是异常清晰有力,如同雷霆。

  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为什么今日皇帝的身体,竟然轻得好像失去了分量一般,而且他的脸色,也似乎比平时要更为苍白一些。

  ……

  胡沉浮和陈兆吉不用像这些官员一般惶恐而不敢看长孙锦瑟,且他们见皇帝的次数,比起所有这些官员要多出不知道多少倍。

  所以在他们的眼中,皇帝和平时相比便显得更加不同。

  除了面容略微苍白一些之外,皇帝和平时相比似乎同样威严,但给他们两个人的感觉,皇帝的身体此刻都好像是空的,他身上的毛细孔中,却似有无数冰冷的杀气在沁出来。

  这种气息,只昭示着一点,他要杀人。

  “钟家反了。”

  像是有一层幽幽的火光在皇帝的眼眸中燃烧起来,他看着胡沉浮和陈兆吉,并没有浪费什么时间,直接幽幽的说出了这一句。

  只是并不大声的一句,整个殿堂之中的空气,便似乎骤然被人抽空,然后塞满了无数看不见的冰块。

  所有跪伏在地的官员全部脸色瞬间变得雪白,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

  胡沉浮的面寒如水,在听到这句话的同时,他的双手便落在了大椅的扶手上,站了起来,直视着皇帝,寒声道:“我不明白圣上这句话的意思!”

  皇帝冷漠的看着胡沉浮,用温和,但显得特别怪异的声音,缓声道:“钟家指使钟天阔勾引朕的妃子,并暗结贱种,瞒天过海,今日已经事发,钟天阔和贱妃供认不讳,确凿无疑。”

  此言一出,胡沉浮的心猛的一落,一股寒气从脚下冲到头顶。就连原本还坐着的陈兆吉,都是面色霎时雪白,猛的站了起来,颤声道:“云妃?…”

  所有跪伏在地的官员心脏都开始抽搐起来,身体跪伏得更低,似乎想要此刻地上生出一个洞来,好让他们的身体陷落下去,让他们从皇帝眼前消失,让自己从这比冬天还寒冷的中州城中消失。

  皇帝看了不可置信的陈兆吉一眼,点头。

  胡沉浮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呼了出来。

  他这一生,经历过无数阵仗,然而今日面对这样的事情,他却是依旧无法让自己保持彻底的平静。

  “钟家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他沉冷的看着皇帝:“钟家不可能反。”

  听到这一句,一些已经都心寒得无法呼吸的官员也如同捞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纷纷大呼出声,“圣上贤明,请明察,钟家不可能反!”

  “不是你们认为反不反的问题,而是已成事实。”

  皇帝根本没有看这些跪伏在地上的官员,只是看着胡沉浮和陈兆吉,冷漠道:“朕已经颁布圣旨,钟家逆反的事实,已经开始昭告天下,朕的军队,已经开始拘捕钟家的逆臣贼子!”

  平整的青玉地面上,骤然出现了无数蜘蛛网般的裂纹。

  胡沉浮没有任何的动作,然而无数细微的蜘蛛网般的裂纹,却是从他的脚下开始延伸,延伸到整个厅堂的角落。

  他的面色,反而彻底的平静下来。

  “你做得太过了!”

  他没有再呼圣上,盯着皇帝冷漠如空洞般的双目,一字一顿的说道。

  “这个决定对于我而言一直极其艰难,就像一座大山始终压在我的胸口。”皇帝自言自语般,面无表情的缓声道:“但真的做了…发现原来也就是如此,朕的心中,此时反而轻松。”

  胡沉浮摇了摇头,眼睛微微的眯起,讥讽的笑了起来:“你真的疯了,既然如此,你将我召到此处,是想要将我也杀死在此处?”

  “不。”皇帝摇了摇头:“我只是想请你和陈院长,在此呆上一天。”

  “然后呢?”

  胡沉浮伸出了手,点了点跪伏在地上的官员,冷讽道:“然后等灭了钟家,再开始清算这些钟家的心腹一样,来清算我们胡家?”

  “这是无奈的事情。”

  皇帝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自嘲道:“在这中州城之中,身为这云秦帝王,朕居然还有许多无奈的事情…然而事实便是如此无奈和可笑。中州城中很多军方的人都是你胡家的,很多雷霆学院的门生,朕却不明白他们遇到这种变故,到底会效忠我,还是效忠他们的陈院长。朕不知道你们会采取何种反应…但朕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朕不留你们在这里,你们应该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朕灭了钟家,朕便不可能灭得了钟家,有你们的插手,这中州城,还不知道要产生多少的变故。”

  “为了保持你们的实力和地位,你们会做出许多大胆到可怕的事情。”皇帝再次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轻声道:“朕只是想灭钟家,只是想你们不要插手这件事情。”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