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六章 何来自信

第五十六章 何来自信

  陈兆吉没有出声,摇了摇头,他的眼中充满了痛苦和失望至极的神色,脸上的皱纹似乎瞬间多了几根。

  “你疯了。”胡沉浮看着皇帝,缓慢的说道。

  “是被你们逼疯的。”皇帝笑了起来,他此刻的牙齿上没有鲜血,所以显得分外的白,分外的寒冷。

  胡沉浮也笑了起来,笑得神容极其复杂,“不是反,是被你逼反。”

  皇帝冷漠的嘲讽道:“若是你们真怀着臣子之心,便根本连这样的话都不用说,这云秦,是朕的,所有云秦人的命,也都是朕的。”

  “你错了。”胡沉浮讥讽的笑了起来:“这云秦,是我们和先皇一起打下来的。立国易,守成难,我们见不得这中州城乱,然而这中州城,这云秦,还是要乱了。”

  “大破之后有大立。”皇帝笑了起来,真诚的笑了起来,“不管你们信不信,今日做出这决定之后,朕每一口呼吸都是新鲜的,朕在这皇宫之中,才算是真的活了,朕真的觉得无比畅快,也是时候了。”

  “你还是错了。”胡沉浮更加讥讽的冷笑道:“你以为积累了这么多年下来,终于等到了青鸾学院内争的时机。终于耗掉了青鸾学院的大量实力…而且青鸾学院那些反对的势力,活下来的人无处可去,只有投靠你,你反而实力大增…但你可曾想过,当年先皇的处境何等困苦,拥有的对手比你现在的对手都要强大,他拥有的实力,却未必有你的十一,然而为什么终究得到了天下?”

  “不是因为你们长孙氏的武力。”

  胡沉浮似乎完全不在意说些大逆不道的话,嘲笑着,“而是因为他有许多人的相助,有许多为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他视别人如手足,别人才以手足待他。你视臣子如草芥,臣子又以何视你?”

  云秦皇帝笑了笑。

  他完全没有一丝警醒之意,反而也是嘲弄的笑道:“那又如何?至少曾经活过。”

  “没有人能够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即便是先皇,即便是张院长。”胡沉浮的面色变得无比的冷漠,他看了一眼云秦皇帝,道:“你连这种事情都不明白,只是不能随心做你想做的一些胡闹的事,便觉得不像活着?你如此心智不全,又怎么有可能超过先皇的功绩?因你这小儿野性,将这云秦和天下黎民当成玩物来瞎闹,便马上不知要失去多少疆域。到时我看你即便是死,又有何面目于九泉之下见先皇。”

  “各人眼界不同,一时得失,又算得上是什么?”云秦皇帝面上没有丝毫的怒色,平和道:“你又怎可断定,当朕扫除了这些障碍,不会政令通达,一改先前颓势,不会令云秦变得更为强大?”

  “你们都是骏马,拉着云秦这架庞大的马车,只是力不在一处,朕便是要将这所有马匹,都往前方拉这辆马车。先前云秦刚定,要你们坐镇着,但现在,为何还要这沉重旧制?”微微一顿之后,云秦皇帝冷漠而傲然道:“朕只是要灭了谋逆的钟家,只是要废了那遮挡在朕面前的重重帷幕,一扫阴霾,朕并不想置你们于死地。朕相信你们至少对于帝国是忠心的,所以朕可以保证,只要你们和黄家、闻人家一样,朕可以保你们的子嗣,平平安安的在云秦活下去。”

  “你还是错的。”胡沉浮讥讽道:“我不会将我的朋友,亲人的生命,交托到一个发了疯的人手里。更何况…你凭什么来拉动这庞大帝国?难道凭文玄枢么?”

  “朕已然不会相信任何人。”云秦皇帝明白胡沉浮话的意思,却是平静道:“朕自然也不会相信他。”

  胡沉浮深深的看着云秦皇帝,沉默了片刻之后,才认真的道:“我真不能理解你何来的自信…你明明知道不管今日我们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你今日的做法,便是将我们彻底推到了你的对立面上,你要对付我们,文玄枢又很有可能随时咬你一口,你到底哪里来这么大的自信?”

  “朕的自信,是因为朕是长孙氏。”云秦皇帝的嘴角浮现出了些狰狞的神色,寒声道:“你们很多人都忽略这点,但你们也应该明白,不管朕做什么,朕依旧是整个云秦,这么多子民心中的皇帝!他们会为了朕,而战尽他们体内的每一滴鲜血!不管这天下,有你们的几分功劳,朕才是他们认定的天子!这是连张院长,都未曾能改变的东西!”

  胡沉浮沉默了下来。

  “所以不管你和朕的想法有何等的不同,现在的事情也只是选择的问题。”云秦皇帝却是看着他,接着道:“你是杀不死我,不可能冲得出朕这皇宫的,朕帮你想过了,你可以做的便只有两个选择,一个,便是在此时刺杀朕,然后死在这皇宫之中,朕也同时开始对付你们胡家。这样的话,不管你们的反噬和江家一样,给朕带来多大的伤害,你们胡家在中州城中的绝大多数人,都不可能活下来。第二个选择,便是在这里呆上一天,等你出去之后,将你们胡家的人,退出中州城再和朕为敌。朕不想和你们太过两败俱伤,所以朕会给你这个时间。”

  陈兆吉脸上的皱纹又多了数条。

  从一开始的愤怒、痛苦、失望,到此刻,他的心尖是近乎麻木的颤抖着。

  他知道这世上先前的许多朝代之中,有无数愚蠢的帝王。

  就如唐藏慧光帝,一生便从未早朝过,平生只好雕刻木鱼和听各种所谓吉兆。有大臣只是在宫廷墙上雕刻出一株白莲,都上书报称是天降吉兆,结果他也信。反倒是一些直臣纷纷被打压排挤。就如南摩国的那名末代皇帝,便是愚蠢且好大喜功到了极点,不务政事,只喜给自己加封各种将军,率大军打仗,结果最后在大败回国之后,在兵力并不占优的情况下,还要亲自率军讨伐某支逆军,结果反而在军中遭遇兵变而亡。

  然而陈兆吉却并未想到,在自己先前眼中的圣明之君,肯苦之君,竟然会一步步走到这样的地步!

  “他真是疯了。”此刻他的心中,只是麻木的不停重复着这样的一句话。

  “我想知道你的选择。”

  胡沉浮却是转头看向了他,沉静的说道:“你应该明白,你我此刻,才是此刻除了他之外,中州城中拥有最大力量的人,才是有可能改变局势的人。”

  皇帝知道胡沉浮此刻的想法,但是他却是也没有出声,只是平静而冷淡的看着胡沉浮和陈兆吉。

  陈兆吉显得更老。

  “我一生不亏长孙氏…我会选择归老。”他沉默了许久,艰难的说道。

  “呸!”

  胡沉浮狠狠的吐出了一口唾沫,鄙夷的吐向陈兆吉。

  陈兆吉自然能够轻易的将这口唾沫震飞,然而此刻心神激荡之下,他却是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这一口唾沫,落在了他的衣襟上。

  他也没有对胡沉浮做出任何过激的反应,只是转身,灰白着面容,坐了下来。

  皇帝不再多言,转身离开。

  有些时候,不是真正面对一个最为艰难的抉择,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会做出如何的选择,但此时陈家已经做出了他想要的抉择。

  有些人觉得玉石俱焚好,有些人觉得在势不可行的时候离开,安度晚年的好。

  他十分清楚,这些老人之中,每个人的想法都会不一样。

  现在陈家既然做出了这样的选择,胡沉浮便也只会接受他的条件,留在这里。因为胡沉浮是冷静的将领出身,他会很清楚,没有陈家的支持的话,胡家的反击也不可能觉得决定性的作用,像他这样的人,便会将战争留到今后。

  “和这些人斗…果然比起整理日批复那些惩戒污吏的折子要有趣得多。”

  皇帝轻快的走在夏日的皇宫里,他微笑自语着,但是他的心中,却并没有什么欣喜。因为他的心是空的,在云妃死去的那一瞬间,他心中便没有正常人的喜乐,只是充斥着怀疑、野心,和不断膨胀的**。

  ……

  一名银甲将领快步的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在距离他五十步的地方,跪伏下来,语气微颤道:“文首辅命我传来消息,律政司替补给事中叶子沁率各司文官二十余人,阻拦军队,称要面圣。”

  “杀了!”

  皇帝冷冷的一笑,“此种时候,越是决厉,便死的人反而越少,传下朕口谕,所有阻拦中州卫执行军务者,便是协助钟家逆反!当军格杀!”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