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八章 吸引、所谓信仰

第五十八章 吸引、所谓信仰

  江山社稷之争,从来没有温柔收场的道理。

  狄愁飞不仅是仙一学院出身的一名杰出修行者,而且他本身就是龙蛇方面军的一名高瞻远瞩的将领。

  他十分清楚这终究是皇帝和那些元老,还有青鸾学院这种层面之间的争斗,要想在这里面浑水摸鱼,就首先也要有那个层面的力量,在这种局势之下,最终能否得到好处,只取决于依靠的大势力最终是否能够胜出,所以在他看来,乘机杀死几名敌手,或是在朝堂之中会对自己的升迁造成影响的对手,完全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要想在这个时代,在很多和自己一样的人中脱颖而出,便必须抓住关键,拥有一些别人没有的东西。

  当年的张院长在第一次正式出现在中州城时,便是以一种无敌之姿出现,最为关键的原因,是因为他的手上有“大黑”。

  “大黑”不是这个世上的匠师所能制造的魂兵,张院长有,别人没有,所以当时魂力修为并非已经能够压倒中州城许多强者的张院长,却是显得分外强大。

  “大黑”这样的武器,来自世人和修行者的足迹不至的未知之地,不知道张院长是从哪里得到。

  这个世间,有许多的未知之地。

  比如登天山脉之后的冰原,比如般若寺之后的无尽黄沙,比如炼狱山后的魔原。

  而整个世间,人口最为稠密繁华之地的中州城中的真龙山,实际上对于世人而言,却也是一个未知之地。

  因为真龙山,在云秦立国之前,便一直都是长孙氏的封地。

  长孙氏能够在云秦占据一席之地,能够成为先云秦帝国时期,最强大的诸侯之一,和真龙山的出产,也不无关系。

  云秦人对于真龙山的了解,也只局限于真龙山中有金黄色的真龙宝石出产。

  这种宝石,纂以一定符文,或是本身用以嵌制一些符文之后,便可以激发出强大的雷霆,炼制出极其强大的魂兵。

  一颗鸽蛋大小的真龙宝石,便是价值连城,便能碾磨成许多细小颗粒,嵌入许多具魂兵的符文之中。雷霆学院特有的可以激发金色雷霆的魂兵,便是都利用了真龙宝石。

  云秦围绕着真龙山,一直有各种各样的传说,狄愁飞一直就很想知道,真龙山除了真龙宝石之外,到底还有什么样的秘密。

  尤其在进入中州城,每日里能够看到真龙山,想要进真龙山看看的**,就像春日雨季里的竹笋一般,在狄愁飞的心中无法遏制的疯长起来。

  每次看到真龙山,狄愁飞总是觉得,那里面有一个异常神秘的东西,在里面等着自己。

  尤其在接触到一些典籍,知道当年连张院长都在先皇的某些委婉意思之下,没有进入过真龙山,他便更加觉得冥冥之中,自己便就是要进入真龙山的。

  这个心念,成了令他痴迷的魔念。

  ……

  今日中州城之中,会彻底的变成云秦立国前居留氏和长孙氏相争的那种时代。

  各大门阀,必定会先后表态,在京城的大街小巷里,不知道会有多少军队和修行者,修行者和修行者的战斗,甚至不知道会有多少场圣师战。

  狄愁飞也能理解皇帝的某些做法。

  既然本身心中就是抱定了要去除那九道帷幕的决心,豁出去一次性解决,在没有耐心和发了疯的人看来,比起一次又一次的流血要好得多。

  而且瞬间彻底的决裂,反而会打乱一些门阀的部署,让一些门阀有些手足无措。

  那些老人都是层层布局的高手,要讲谋略,要用正常人的手段,想要赢这些老人,倒真是不可能,反倒是这种发疯般的豪赌和完全不合常理,昏庸般的不计损伤的决裂,反倒是有获胜的可能。

  现在皇帝这一方,在这场大变之中,拥有的优势只是来自于军队,即便更加深远的战斗还远在后面,但在今日,皇帝肯定不会在真龙山中,断绝和外界的联系,他必定会坐镇皇宫之中,调集着他所有可以调集的力量。

  这样一来,如果真龙山中还有皇帝的一些外界所不知的底牌的话,今日也应该会聚集到皇帝的身边,或者行走在中州城之中,替皇帝取得一些胜势。

  现在,这座山里面,应该是最空虚的时候。

  但这座山,依旧是禁地,文武百官,擅闯者,按云秦律,便是即刻处死。

  且越是未知的东西,就越是让人会感到恐惧。

  但那股莫名的吸引力,却是压过了恐惧,让狄愁飞朝着真龙山行进。

  这又是他人生之中的一次豪赌!

  ……

  真龙山有条金色的围墙,这条围墙并不高,只有三米左右的高度,任何修行者都可以轻松的攀越而过。

  只是要想接近这条围墙,却是有相当的难度。

  即便是今日中州城的局势,依旧有两百名中州卫,在围墙之外的一些园林、林地之中来回的巡逻着。

  狄愁飞的脸上带着一个银色面具,在穿过一片园林时,他的身体骨骼就咔咔作响,身体骤然矮小了一些,这样从外貌上来看,便谁也不会联系到他的身上。

  就像行走在日光下的幽灵,就在一列中州卫刚刚离开,背影还未消失的瞬间,他极速的越过了金色围墙,一路过花过树过亭榭,朝着真龙山顶端的宫殿群飞速的前行。

  第一梯次的殿宇近在眼前。

  狄愁飞一甩手,一枝暗镖射了出去,钉死了一名发现了他,张嘴欲呼的宫女。

  接着,身穿白色劲装的他就以更快的速度,像一只白色的大鸟,以一种更快,更加粗暴狂妄的姿态,飞掠到一道宫墙上,掠上琉璃瓦屋面。

  他需要速度。

  他从来没有奢望自己可以直接站到真龙山的某些秘密之前,他十分清楚,被发现只是迟早的事情。

  他所奢望的,只是真龙山中此刻没有圣师镇守,他便能凭借速度,多搜索一些真龙山之中的地方。

  ……

  在中州城中巨浪翻滚,狄愁飞暴戾而急速的掠入真龙山第一片建筑群时,林夕和高亚楠等人,已经降落在了原先属于苏友记的车队里。

  被他的箭矢硬生生震得半截身体入土的神象军将领南歧岢虽伤重甚至无法将自己从地中拔出,但却还未死去,也没有像林夕遭遇的一些修行者对手一样,在林夕接近之前了解自己的生命。

  他一直等到了神木飞鹤降落而下,落到了他的面前,等到林夕等人走下,走到他的面前不远处时,他才看着林夕,用唐藏话说出了一段话。

  林夕不懂唐藏话,所以他看了这名头顶上和背上全部都是刺青的唐藏将领一眼,转头问高亚楠,“他说的是什么?”

  “他说这世上根本没有神佛,根本不可能存在什么将神,说你必定会死于他们神象军的复仇之下。”高亚楠看着林夕,说道。

  “你说的不错。”林夕没有丝毫生气,他转回了头,看着南歧岢,好奇般淡然道:“这个世上当然没有什么神佛,只是有许多世人不了解的东西。”

  南歧岢虽然说的是唐藏语,但这只是他表示自己最后尊严的某种方式,并不代表着他不会云秦话,听不懂云秦话。此刻他已经闭目准备迎接死亡,然而林夕的这句话,却是让他身体微微的一震,愕然的睁开了眼睛。

  世人不知神象军创始的那些苦修僧侣和般若寺不和的缘由,但是神象军的每个人都很清楚,因为那些苦修僧侣认为这世上根本没有神佛,认为般若寺的那些教义,僧人,全部都是欺世盗名,捏造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欺骗世人。而这整个世间的人,却似乎都甘心受这愚弄,觉得般若寺所说的神佛是存在的,他却是没有想到,林夕竟是也一口赞同这世间无神,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真坚信这世上无神?”他看着林夕,忍不住郑重的说出这句话。

  “原来你会说云秦话。”林夕看了一眼南歧岢,自然道:“有神无神,还不是要教人懂得敬畏。这又有什么关系?”

  南歧岢想要愤怒,因为事关信仰之争,因为在他们神象军的典籍之中,当时一些苦行僧侣和般若寺的决裂,也来自于一次辩论之中,般若寺一名大师淡淡的说了句,还不是一样。是就是,非是非,怎么会一样?然而此时林夕的这句话,林夕的神态,却是让他莫名的愤怒不起来。

  最终,他只是叹了口气,闭上了双目,对着林夕低下了头颅,死去。

  他没有屈从于林夕的战力和箭技,但是在他生命的最后关头,他却是在心中因为林夕的这几句话,而尊敬佩服林夕这个对手,对着林夕低下了头颅。

  ……

  林夕掀开了数辆马车的雨布。

  闪耀着森冷光泽的闻人苍月积累的军械,展露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