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九章 摸鱼者

第五十九章 摸鱼者

  森冷金属光芒的闪耀下,林夕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眼中闪现出真正震惊的神色。

  高亚楠长长的睫毛也轻盈好看的颤动起来。

  边凌涵的脸色也是骤然变得严肃起来,白皙的脸上有种像玉般的光泽在闪动。

  李五的眼睛看不见,但是他的感知却是让他可以感觉出这些军械的大致形状,他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些震惊的神色。

  能令青鸾学院的黑袍讲师都感到有些震惊的,自然不是寻常的军械。

  林夕伸手拿起了距离他很近的一具重弩。

  这具重弩此刻看上去只是一个还未完工的半成品,但在林夕的眼中,这却是极有震撼力的一件东西。

  这具重弩的旁边,有两种圆盘。

  其中一种是扁平的铁带卡槽之中固定着一枚枚极短的金属弩箭,还有一种圆盘,却明显是混合弹性钢绞成的绞盘。

  这种绞盘,林夕在南陵战场上,一些破损的弩车内部,也看见过。究其原理,便是一些军人合力,就像机械手表上发条一般,将这种独特的绞盘上紧,等到扣销松脱的一瞬间,这种金属绞盘疾松,便能通过弩车中的机构,迅速的转化成强大的冲撞力。

  在完成一次激发之后,军士便再上绞盘,再次激发。

  此刻高亚楠和边凌涵等人还无法看出两种圆盘和林夕手中这架看似没完工的重弩的联系,然而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林夕,此刻脑海之中却是异常的清晰…金属弩箭铁带盘和这种绞盘,都是装配在这种重弩上的!

  等到装上这两件东西,他手中的这具重弩,便能成为一件射速极其惊人的连弩!

  金属绞盘急剧松脱,力量不断带动重弩机括,牵动铁带,并敲射出铁带卡槽之中的弩箭,等到一块上紧的绞盘松脱,便马上可以换上另外一块已经上好的绞盘…甚至不需要其余的军士协助,一些重骑或是普通的军士在据守战中,便就像拥有了一挺连发机枪一般,会射出恐怖的铁流!

  当然这个世间的军士都是身穿着铠甲而战,这种小型金属绞盘力量激发的弩箭最多和普通强弓的箭矢力量差不多,甚至连制式金属铠甲还不足以洞穿,还不足以向神木飞鹤一样,有彻底的变革性作用,但在普通军队的厮杀之中,这的确能够带来成倍的杀伤力。

  而且此刻这种极具创意的强大非制式军械,远不止一种。

  ……

  “这种刃车的飞刃是可以裂开的。”高亚楠的目光,落在了一具刃车的上面。

  她所看的那架八匹马拉着的重型载中平车上,堆着四具刃车。旁边另外一辆马车上,却是堆着些刃片和一些重铠铠甲。

  那些平薄,却有半个桌面大小的刃片上,有着许多纹路,不是符文,而是特意磨出来的隐裂纹,不难判断,这种飞刃飞出之后,只要稍遇撞击,半片桌面大小的巨大刀片,就会化成上百片小刀片,四溅飞射。

  这样一来,修行者想要挺身而出,拦截这种飞刃,都根本无法阻止这种刃片的炸裂。

  “这种刃车还是多刃刃车,一次性还不只飞出一片刃片。”林夕看着高亚楠看着那具刃车,深吸了一口气,又转头看着高亚楠,说了这一句。

  高亚楠的手脚顿时微微一寒,她这才看到,那四具刃车前方,有四道狭长的出刃口。

  内里机构有足够的力量,能够将四片刃片带出强大的力量,飞旋出去,同时又能保证刃车的撞击和震动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不令刃片在飞出之时便炸裂,这不仅仅是加了一点点构思的精巧,而是代表着制造水准超越了目前云秦所有制造制式刃车的工坊。

  “这像是抛网机,但却不是抛网机,而是抛的金属锁链。”林夕摇了摇头,沉冷的抽出了一根长长的锁链,锁链边缘十分锋利,就像一个个枪尖连接而成,上面却还带着一些钩刺,“将这种长长的锁链抛出,虽然覆盖的面积不够金属网大,但是这种锁链极难切断,一次性抛出许多,对于修行者和重铠,却是更具威胁,缠绕在身上,连修行者和重铠军都一时未必能挣得断。”林夕用力扯动,锁链铮铮作响,却是怎么都不断裂。

  “看来闻人苍月手下的这名大匠师很喜欢弹性钢。”边凌涵皱着眉头,看着一些军械和大量的重铠,沉吟道:“而且这人所铸的弹性钢,品质比起一般工坊的要强出太多。”

  “是的。”林夕将目光从冰冷的军械上收回,转头看着边凌涵和高亚楠,安静道:“现在我都怀疑,闻人苍月是不是故意留下了这样一批足以装备一支上万人军队的军械在这里…是不是这些军械,本来就是他备下的一条长线。这样的一批军械,太过容易引起一些人的野心,引起战乱。”

  “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他是否真有这样的想法。”闻人苍月的名字,总是能让边凌涵的心瞬间冷硬起来,她的面容瞬间冷厉了些,冰冷道:“但最终的结果是,他带出碧落陵的部下胥秋白还是死在了你的手里,这批军械,还是落在了你的手里。”

  林夕明白边凌涵的情绪,他温和的笑了笑,道:“一名大匠师带着一个工坊是肯定没有精力完成这么多种类的军械的设计和测试改进以及制造的,所以他的部下肯定有不少大匠师和匠师…也不知道这些匠师现在流落到了哪里。”

  ……

  ……

  围绕着林夕的战斗太多,不用“将神”这样震慑人心的称谓,便是青鸾学院天选和风行者这样的身份,便已经足以将林夕抬到云秦立国前那种江湖宗师的地步,不停的迎接一场又一场的厮杀和挑战。所以林夕最多考虑的只能是眼前和他的足迹有关的事情。所以他虽然很聪明,也有着这个世上绝大多数人不具备的知识和眼光,但他不可能管得到所有的事情。这天下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事无巨细的管得到所有的事情。

  湛台浅唐是湛台莽甚至不惜和炼狱山开战,都想要将大莽交到他手中的人,所以湛台浅唐自然会极其的聪明。

  南宫未央虽然很多时候看上去都会让人怀疑她的年龄和智商,但她当然也是一个聪明到了极点的人物,否则她不可能从闻人苍月的手下逃脱,还让南山暮和他的那支军队存活下来。

  林夕和南山暮并没有怎么接触过,所以他并不知道,南宫未央在碧落陵之中还拥有着一些他想不到的力量。

  他此刻也是因为想到鳌角山的流寇军而联想到要是能够得到一些闻人苍月的部下匠师,鳌角山说不定就能够很快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工坊,消化掉一时无法流通云秦国内的东西,并制造出一些耗资巨大,威力也同样巨大的东西。

  对于一个帝国,还要通盘考虑全局,不能乱花银两,不能将一支军队装备到极致,而让许多军队饿肚子。各司银两的支出,还必须小心统筹着,还必须时刻想着国库是否被耗得空虚,但鳌角山却是根本没有这样的顾虑,只怕银两和积存的矿石用不完,库房到时候堆不下。

  所以林夕也没有想到,湛台浅唐和南宫未央,在这方面的脑子,比他动得早,比他动得快得多。

  就在直臣领袖刘学青在距离家门不远的云秦街道上遭遇刺杀的时候,一些中州军和一些内廷侍卫,便已脸色极其难看的在朝着皇城角落的天牢赶。

  在皇帝连发数道旨意,就连外陵卫的中州军都接到密旨赶往中州城对付钟家时开始,皇宫之中也已经出现了数次针对皇帝和一些将领的刺杀。

  让现在这些中州军和内廷侍卫更是觉得钟家和江家一样太过放肆,太过目无圣上的是,在片刻之前,就连皇城之中的那处关押重犯的天牢都被人劫了,所有的犯人,都被放了出来。他们十分清楚,这里面至少有过半的犯人是修行者,其中有不少估计还有战力,这些人冲入皇宫之中,可是不会有任何顾忌,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祸事。

  只是这些脸色难看而在心中咒骂着钟家的中州军和内廷侍卫,却是没有想到,从天牢之中劫了不少人出去,放了许多人出来的,却不是钟家的人。

  ……

  数辆马车在位于天牢这一侧的中州城街巷之中狂奔。

  数名追上来的修行者都躺在马车后方不远处的街巷之中,更多的修行者和军队已经彻底清楚了这几辆马车的踪迹,分成数个方向,截向这辆马车。

  然而没有人知道,在这几辆马车冲过某处街道时,底部的木板翻了开来,然后很多人从马车底部落下,钻入了一个早已掀开盖板的泄水阴井之中。最后落下的是一名手臂上缠绕着锁链,手中握着一柄剑的男子。他在落入阴井的瞬间,无声无息的将头顶上方的那一块掀开的石盖板重新合上。

  这一日,在中州皇城中混水摸鱼者,不止狄愁飞一人。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