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章 真龙山之秘

第六十章 真龙山之秘

  寻常人看这世界,是用眼睛,然而修行者更多时候,却是可以用感知来看这世界。

  天地之间有无数看不见的风和元气在流动。

  即便是吹拂不动树叶的微风,在修行者的感知世界里,也会十分的清晰,一些比这种微风还要细小的元气变化,也会被修行者敏锐的感知到。

  狄愁飞在真龙山中暴烈而急速的突进,他只是在赌这真龙山中此刻没有圣师镇守,只是想在有圣师到来之前,尽可能的看到真龙山中更多的地方。

  他一直都是仙一学院最为优秀的学生,已经是和湛台浅唐修为相差无几的大国师巅峰的修为,他的感知,让他很快发现了有些异常气机的地方,在数息的时间,他便连掠三座殿宇,从殿顶屋面上狂掠而下,轰的一声,直接从那间殿宇的窗户中撞了进去。

  殿内没有燃灯,光线随着被他撞开的窗户而洒落,但整个殿内依旧十分昏暗。

  “嗤!”

  他的双脚一错,于瞬间连掠七步,伸手抽出腰间的长剑,正中一名宫女的咽喉。

  血花一溅,他的头颅往前微低,一道寒光从他头顶掠过,他手中长剑于腋下反刺而出,再次刺穿一名宫女的咽喉。

  不待剑尖和这名宫女的咽喉脱离,轰的一声,气息再震,他的身体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撞入了这名宫女的怀中,将这名宫女的身体顶着,撞到了后面一人的怀中,撞得那人筋骨尽碎。

  于这一息之间,狄愁飞一气呵成,瞬间连杀三名修行者,甚至没有让这三名修行者的口中发出一丝的声音。

  “什么人!”

  然而与此同时,一声厉喝还是响起。一道剑光贴地飞起,在狄愁飞旧力用尽,新力未生之际,直挑狄愁飞的小腹,瞬间刺透狄愁飞的雪白外衣和内甲,刺入了血肉一寸。

  狄愁飞一声低沉厉喝,手中长剑倏然如长河滑落,紧贴着这人的剑光,迅速前掠,竟以剑身和剑身磨擦之势,硬生生的黏住了对方长剑,让对方的长剑在这顷刻之间无法再行深入,也无法在他的体内旋转。他脚下金色地砖在这瞬间尽碎,身体往后退出一步,脱离了这柄长剑。

  “仙一贴剑击!你是仙一学院的人!”

  对方身上魂力再发,整个殿内如惊涛骇浪,但一时之间,竟发现不管自己的长剑如何细微动作,对方之剑势始终紧紧贴着他的长剑,将他的长剑带得滑向狄愁飞身侧,只在他瞬间反应,发出一声厉喝之间,狄愁飞的身体已经沿着他的剑,滑入他的身体,一肩撞在了他的心口!

  “噗!”

  这名修行者口中鲜血狂喷,冲击在狄愁飞的白衣上,如同开出了一朵鲜艳至极的巨大红色玫瑰。

  狄愁飞的身体借势前进,手中长剑脱离了对方剑身,刺入了这名修行者的咽喉。

  “啪!”

  这名修行者落地。

  狄愁飞迅速扎紧了自己腹部的伤口,这一剑创口并不深入,但是剑身上魂力的激荡,却是已经伤及了他的内腑,然而在这略微停留喘息之间,他的眼神,却是越发的火热。

  这最后一名被他击杀的剑师,不是女侍,是一名面容五十余岁的男子,然而这名男子和被他杀死的三名宫女一样,双眼都是凹陷的,都是瞎子!

  所以这四人在这种黑暗的殿宇之中,根本不需要燃灯。

  真龙山本来就是禁地,而此刻就连里面的人,用的也都是瞎子,这便更加说明真龙山并不只是长孙氏皇室祖地这么简单,而是肯定有什么不能为人看,不能为人知的秘密!

  在喘息之间,狄愁飞感知到让自己觉得异常的气机在这殿内更深处传出。

  他没有丝毫停留,双足连点,飞快穿过十三道从殿顶及地的帷幔,他看到帷幔的正中心空旷,地面上有一点金色的光芒,然而同时,他的身体却是猛的一震,又倒退了十余米,俯身往脚下看去。

  他所站的位置,脚下的不再是金色的地砖,而是某种森冷的青色金属,上面纂刻着一条条深深的沟壑….像是一条条符文!

  青色金属和金色地砖的交界线,是圆弧的,他屏息连掠数步,便已然确定,他站在一个方圆数十米的金属圆盘上!

  这个青色金属圆盘嵌在地上,不知道深达多少,而中间那一点金光,却是十余颗鸽蛋大小的真龙宝石聚集在一起。

  这完全是狄愁飞没有见过,超出他认知的东西,所以一时间,他有些微微的失神。

  ……这一曰,在中州皇城之中浑水摸鱼者,不止狄愁飞一人。

  湛台浅唐带着十余名被他从天牢中劫出的囚徒,行走在中州城下的排水井道之中。

  中州城不缺水,且地面不是石条铺地便是泥地,渗水极好,所以排水井道并不像唐藏流沙城一般完美和经过严密的规划,大多排水井道只是简略的通往某条河流,且大多狭小,根本不容人在里面随意穿行。

  只是穿行了近百步,湛台浅唐和这十余名囚徒前方就已经十分狭小,根本不容人穿过。

  然而跟在湛台浅唐身后的十余名囚徒的眼中,却是没有丝毫绝望的神色,有的只是震惊。

  他们看到,他们的前方被略微挖开了一些,铺着一些干草,而干草上面,有五个很大的,超过半人高度的蛋。

  因为这种淡黄色的蛋不仅高,而且直径也是滚圆,所以显得分外的庞大。

  在这些囚徒震惊的目光之中,湛台浅唐就走到这三个蛋前,手指轻轻的敲击在了其中一个蛋上。在他手指敲击发出的沉闷如铜般的声音响起只是,这些囚徒听到,巨蛋的内里,也开始响起了一些碎裂的声音。

  ……这一曰,胆敢进入真龙山的,也不止狄愁飞一人。

  南宫未央不仅聪明,而且她从小都是在中州皇城之中长大,十分熟悉中州城和中州皇宫,最为重要的是,她做事情从来都比这世界绝大多数人认真、专注,而且她也绝对比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要胆大,敢做,不计后果。

  对于她这样的人而言,云秦的任何律法,世间的任何规则,本身就是浮云。

  真龙山,她是早就想进了。

  只是在跟着长公主离开中州皇城之前,哪怕是用了不到二十年的时间,就突破到了圣师修为,南宫未央也十分清楚,中州城里的圣师比任何地方都要多,整个中州城里比她厉害的人物有很多,她还不能撒野,而且她也知道真龙山上平时肯定有厉害人物,不可能一名圣师想进去看看,就能安然无恙的看了就回来。

  她和湛台浅唐,本身只是想得到一些匠师和一些其余方面有用的人,才在林夕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到了中州城。

  正好撞到皇帝和钟家这样的大变,她的飞剑比起之前已经更强,更会战斗,在这种情形之下,她当然比狄愁飞更有理由进入真龙山。

  在狄愁飞冲入不到半山的某座殿宇,发现自己战立在一个巨大的金属盘上面之时,南宫未央正在后山,将要接近山巅,站在一座很老的殿宇的门口。

  这座通体是石制的殿宇位于一片山崖的下方。

  这片山崖只有四五十米的高度,但因为尽头就已经是一侧山顶,抬头往上,就像连着天空一般,所以给人的感觉便有些雄伟。

  山崖上的青藤都已经诚仁大腿般粗细,一些分支细藤垂落下来,非但覆盖着整片崖壁,而且垂落到下方很古老,看上去似乎就是就地取材,切了这片山崖上的岩石建立的古殿上。古藤的枝叶茂盛,铺在石殿上,又遮住了不少阳光,使得这处石殿显得格外幽静,甚至有些恐怖。

  南宫未央的感知自然比狄愁飞更强。

  她从后山上山,还未去过别的地方,第一时间被吸引到此处,不是因为这座石殿的古老,而是因为这座石殿之中传出的气机。

  在这座石殿的前方,依旧是一脸认真神色的南宫未央少见的犹豫了片刻,然后她还是动步,朝着前方走去,沿着布满斑驳阴影的石阶,朝着分外幽静的石殿中走了进去。

  ……真龙宝石对于狄愁飞而言自然也是极其宝贵的,一块真龙宝石,便有可能为他增添一件厉害的魂兵,如虎添翼,但是这超出他认知的巨大金属圆盘上的气息,却使得他不敢妄动,不敢设法挖掘中心的真龙宝石。

  他掠出了这座殿宇,然后继续在真龙山中以最快的速度突进。

  感知之中,经过的殿宇之中,又出现了足够吸引他,但是已经有些略微熟悉的气息。

  他的眼中开始充斥震惊的神色,面具下的冷峻面具上,也是神色明显变化,出现了震惊神色。

  这一股股和方才金属圆盘同样的气机,似乎隐隐的昭示着一些隐秘,但是他却一时无法明白。

  蓦的,他霍然抬头,往上看去。

  他感知到了一股分外强烈的气机,那股气机,就从无疆大殿下方不远处的一座大殿中透出!

  这是一种接近某个秘密的结果的直觉,他的心脏微微抽搐了起来,不顾身后一些破空风声,他再次将自己的魂力激发到极致,朝着那座大殿掠去。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