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一章 两个半秘密

第六十一章 两个半秘密

  同样是一座没有燃灯的幽暗大殿,内里同样垂着重重的,不是用来隔绝人的身影,而是用来隔绝天地元气的帷幕。

  在狄愁飞的身影接近这座大殿前门的瞬间,一只干枯老迈的手掌倏然推开了金色大门,不知夹杂着多少年练就的强大魂力,握拳,一拳朝着狄愁飞击去。

  魂力聚集在拳上,结成了晶质,前方的空气之中,发出了撕纸般的声音。

  只是这样的声音,才显得这看上去柔顺幽宁的一拳分外的霸道和刚烈。

  狄愁飞的瞳孔微缩。

  这一拳的力量,恐怕和他所能激发出的力量不相上下,但是魂力由体内迸发而出的速度,以及身体出拳的速度,却是显然要超出他许多。

  这便只有一个可能,击出这一拳的人,曾经是一名圣师阶的修行者,只是因为某种原因而堕境,魂力退到了唯有和他相差无几的修为,然而战斗经验和感知和身体以及魂力的力量无关,这样的对手,自然比同阶的对手要可怕得多。

  但他的身体没有减速,滚滚的魂力从他的体内涌出,顷刻间贯入他手中的长剑。

  长剑递出,剑身拍击在拳上,却是没有发出任何的响声,硬生生的黏上了拳上。

  幽暗的殿内发出了一声惊疑的声音,只在这一瞬间,狄愁飞的身体随着剑身的一震,以更快的速度,朝着殿内切入。

  然而就在此时,又一只干枯的手伸了出来。

  狄愁飞的呼吸骤然停顿,心中极其骇异。

  这只干枯的手在伸出之前,竟没有任何的气息,不仅是身上魂力激荡的气息,就连浑身肌肤上散发的热气,都似乎完全收敛在了体内…这只手的主人和先前击出一拳的主人,显然不是同一个人,但关键在于,在这只手伸出来之前,狄愁飞竟是根本没有感知到还有一名这样的对手,就在自己极近的范围之内。

  这只手的主人,就像是迎面给他一拳的那人的一道影子。

  “嗤!”

  但是这只手伸出来的瞬间,却是食指和中指并指为剑,他体内收敛着的力量,就在此刻形成了一柄大剑,朝着狄愁飞猛斩而出。

  云秦三方边军的将领,永远是最会战斗的修行者。

  在这一瞬间,根本来不及躲闪的狄愁飞将浑身的魂力,聚集到了左手,阻挡这柄无形大剑。

  轰然巨震。

  狄愁飞的整条左臂衣袖全部炸裂,露出了内里墨绿色的软甲,他的整条左臂软软的垂了下来,也不知这仓促间一击硬挡之下,是手臂脱臼还是骨骼断裂,他的脸色惨白,唇角溢出一片鲜血,右手的长剑从手中震飞而出,整个身体也被往后震飞出去。

  磅礴魂力的震荡,吱呀一声彻底推开了这座大殿的金色大门。

  内里一条条黑色的沉重帷幔猎猎作响,如黑色浪涛,阳光洒落进大门,狄愁飞看到在这些沉重帷幔之前,根本不止两个,而是三个身材魁梧,容颜十分苍老的老人。

  而且这三名老人只是眼眸昏黄,却并不是瞎子。

  哗啦一声,狄愁飞的背部撞碎了一段玉石围栏。

  三名的战斗方式和一些修为手段似乎和现在的修行者既然不同的老人冷漠和惊疑的看着狄愁飞,他们也不知道中州皇城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竟然有人闯入到了此处。

  在背部撞碎玉石围栏的瞬间,狄愁飞再次喷出了一口淤血,然而出乎所有这些老人的预料,他并没有借势翻飞出去,他体内的魂力,反而急剧的从他的双脚下涌出,让他的整个人,就像是变成了投石车投出的一块石头。

  这座大殿的侧墙上,忽然发出了一声巨响!

  砖石纷飞,一个孔洞骤然出现,狄愁飞的身影,就从这个洞中飞了进来,不顾一切的连过数道帷幔,直扑这个大殿正中。

  三名老人同时厉声怒喝。

  最先出拳的老人再次出拳,一拳轰向狄愁飞的后背,但拳风冲开了数道帷幔,只有极少数冲到狄愁飞的身上。

  狄愁飞一个踉跄,身形往前却反而更快。

  第二只手再次并指为剑,凌空刺击,割裂了狄愁飞后背侧腰处的坚韧甲衣,甚至隐约可见血肉中的白骨,鲜血如瀑,淋得他半片身体都是血色。

  第三只手就要触及到狄愁飞的后背,然而此时,却是硬生生的顿住。

  因为狄愁飞已经到了这间大殿的中心。

  狄愁飞只是看了一眼,便已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知道了为什么身后这名老人不敢在此时狂暴的喷涌魂力,硬生生的收势,他得知了真龙山的这一个秘密。

  就在他作势要用力往下蹬踏,身后那第三只手的主人昏黄双瞳骤然收缩的瞬间,狄愁飞却是轻咳了一声,再次咳出了一口逆血。

  在他的这口逆血喷洒到一条遮挡风流和元气的黑色帷幕上的时候,他的整个人已经掠到了另外的一侧殿墙上,再次撞出一个孔洞,冲了出去。

  ……

  同一时刻,这殿中三名老人都是面色再次大变。

  一阵低微,但是异常密集的声音和元气波动造成的异样风流,从远处传来,让他们清晰的感知到。

  这股异常密集的声音,从后山那座古老的石殿中传出,异常的幽远,似乎这石殿内里,深邃到令人难以想象。

  一股狂风骤然从石殿的门口冲出,卷起了门口石阶上无数的黄色枯叶。

  一些顺着石殿顶部生长下来的青藤,在一道道急剧震动的狂风撕扯下,显得出奇的脆弱,裂成无数段,飞散出去。

  石殿的入口内里,甚至也有一段段碎裂的青藤飞出,像是因为这石殿太过古老,甚至都已有青藤从石殿的缝隙之中,生长到了石殿的内里。

  刚刚知晓了真龙山的一个秘密,撞出一间殿宇的狄愁飞也感知到了强大力量的对撞,他的眼瞳之中开始流露出极为恐惧的神色,强压着伤势,拼命的朝着计划中的逃遁路线开始拼命逃遁。此时,他知道自己期待的完全没有实现,这真龙山之中,没有像他所想的一样,圣师全部抽调去了中州城别处,依旧有圣师在这山中坐镇。

  只是这名圣师,此刻恐怕也遭遇了一名像他一样潜入真龙山的人,而且那人,同样是圣师。

  ……

  石殿入口出的狂风喷涌在十数息的时间内,便震荡了上百次。

  南宫未央的身体首先从石殿入口处出现,她的面容依旧十分平静,只是身上的青衫上多了几道细微的裂口。

  在她的身体完全退下石阶之后,她那道冰冷的剑光,才从石殿入口飞了出来,悬浮在她的身前。

  一名身材佝偻矮小,身穿一件金色大蟠龙古袍的枯瘦老人,接着出现在石殿的入口,踏在了被狂风吹得干干净净的石阶上。

  在此刻的云秦帝国,唯有云秦皇帝和长公主才能穿着金色大蟠龙纹饰的衣衫,但在先皇时期,却还有一批人,因为先皇的嘉奖而龙衣加身。这批人,便是先皇的死士,真龙卫。

  “你必须死。”

  似乎直到此刻,这名已经只在云秦有关先皇的传说中才出现的真龙卫才看清楚南宫未央的身形和面目,因为南宫未央的年轻和强大,他的脸上出现了惊羡的神色,然而他却是又马上发出了声音,异常雄浑和肃杀,带着一丝遗憾。

  “你是云秦立国以来,我见过修行资质最佳的天才…只是孩子,真龙山不是你想来就来,想去就去的地方。”

  面对这名佝偻矮小老人的这句话,南宫未央认真的摇了摇头,却是莫名奇妙的说道,“你没有手指。”

  佝偻矮小的双手和身体其余部位,完全笼在威严宽大的蟠龙金袍里,唯有头颅露在外面,听到这句,他却是没有意外,一道金光从他的袖中飞了出来,却是一道金色的,有蟠龙符文的金色小剑。“没有手指,魂力也可以喷涌得很快。”他看着南宫未央,道:“而且我也有剑。”

  “可是你害怕我的剑。”

  南宫未央再次认真的摇了摇头,看着这名面容平静的老人,“我还没有想明白是什么原因,但你确实害怕我这柄剑…所以你的修为虽然比我高,但留不住我。”

  佝偻矮小老人的身体微微一晃,平静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你连脚趾头也没有。”这个时候,南宫未央却是又认认真真的看了一眼他的双脚处,“我也没想明白是什么原因,但是没有脚趾头,毕竟在飞奔逃离的变向时,不如我灵活,所以你更不可能留住我。”

  说完这一句,这名恐怕是天底下最有个性的圣师,便转头离开。

  她的身体行在前方,而她的那道飞剑,却是就像有生命一样,始终跟在她的身后数尺处。

  佝偻矮小老人的身体再次微微一晃,金色飞剑上的光芒闪烁不停,然而他却终究没有迈出一步。

  “我不是害怕你的剑,只是这冰冷的气息让人想起某些往事。”

  “你已经带走了真龙山一个半的秘密,只是不知道你会不会意识到。”在南宫未央的气息彻底从他感知的世界中消失之后,这名佝偻老人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无奈的发出了一声叹息。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