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二章 死人会说话

第六十二章 死人会说话

  真龙山的秘密自然很多。

  真龙山里面,有长孙氏的一些起源,一些修行之法,还有许多外面没有的孤本典籍。

  但是秘密有大有小,对于这名在外人看来应该已经死去的真龙卫老人的眼中,整座真龙山最大的秘密便只有三个。

  这三个秘密,都足以对整个云秦帝国的走势造成决定性影响。

  在他的眼中,他无力阻止的南宫未央带走了一个半秘密,只是南宫未央无法从那半个秘密上面,推究出整个完整的秘密。

  此刻他却还并不知道,狄愁飞也看到了三个秘密中的其中一个。

  而云秦帝国另外一处地方,许箴言却是已经接近了南宫未央估计无法推究出的那一个完整的秘密。

  ……

  许箴言在一辆黑色的马车里。

  他的身旁,坐着一名面目滚圆白胖的中年锦服男子,脸色始终是笑眯眯的,显得分外的和善。

  然而在身上的气息特别阴沉冰冷的许箴言旁边,对着一具遍体鳞伤的身体,还能笑得如此和善,好像对着一堆美食一样的胖子,却根本无法让人心中生出觉得他和善的心念,只能觉得他的笑容分外的阴森。

  他和许箴言对面的人,是张秋玄。

  天子之师,中州城中最为强大的圣师之一,此刻的形容十分凄惨,身体上找不出一块好肉,连一个眼球都被略微挑剔出了眼眶,带着诸多血管耷拉在眼眶上,十分触目惊心。

  然而张秋玄的面容却是还依旧十分平静。

  “花了这么大力气,不惜显露神象军和动用大黑这样的东西,这么大的阵仗,生擒住我,只是为了想要知道那三本古籍的内容?”

  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看着就吊着他头顶上方的一个水囊,平静的看着许箴言和文玄枢的心腹之一,洪鲜花,微嘲道:“这古籍的内容,对于文玄枢就真的那么重要?洪鲜花,你的名字很有特色,但我没有想到,身为吏司一个文官,刑讯逼供,你的手段却不在这许家小子之下。”

  洪鲜花依旧和善的笑着,道:“这说明文首辅看人看得比你要准。”

  张秋玄的嘴角出现了些嘲讽的神色:“圣上连周首辅都不相信,又岂会相信文玄枢,你们跟着他,最终就是一个满门抄斩的谋逆大罪。”

  “你应该心中清楚,我们关心的并不是这三本古籍的内容。”许箴言平静的在此时出声,淡淡的看着张秋玄,“我们想要知道的,只是那三本古籍和张院长消失在这世间的联系。”

  微微一顿之后,许箴言看着张秋玄,接着平静道:“你在修行和朝堂上,都算得上是文首辅的前辈,你自然应该明白,青鸾学院很多时候采取忍让的态度,只是因为不想搞得云秦生灵涂炭,即便他们想要和皇帝争斗,也会始终将自己局限在一定范围内,采取一些破坏性很小的渐进性手段。但现在青鸾学院内乱已然平定,若是张院长的消失真的和你那三本古籍有关,若是出于皇帝的原因,青鸾学院便或许会采取和江家一样决烈的手段…可惜青鸾学院不是江家,如果青鸾学院不在意一些人的死伤,我想或许皇帝应该也挡不住青鸾学院的刺杀。”

  张秋玄沉默了下来。

  “你说的不错。”他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所以张院长的失踪自然和那三本古籍以及和圣上没有任何关系…我不知道你们为何会产生这样的联想,但这除了时间上有些巧合之外,根本没有半分的联系。你们也不可能从我的口中知道那三本古籍的内容。”

  “不一定。”面对张秋玄这样的回答,许箴言冷漠的摇了摇头。

  张秋玄的眼神也冷漠了下来,声音微寒道:“我虽然落在了你们的手中,但败在大黑这样的东西手中,却并没有什么丢人的,当年张院长在第一次进入中州城时,魂力修为比起那名唐藏将领还略逊,但却击败过不少比我还强大的对手…我说这么多,只是提醒你们一点,不管我现在如何没有反抗余力,修为尽废,但我毕竟是圣师。像你们这样的修为,恐怕根本无法理解,要成为一名圣师,需要多么强大的意志,所有这些折磨,这些痛苦,对于一名圣师而言,哪怕放大百倍,都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不。”

  许箴言幽冷的看着他,再次摇头,“我虽然无法体会圣师的境界,但我在鬼牢之中已然呆过很久,我逼供的修行者数量,比起绝大多数刑司的人都要多,你的这些反应,你的话多,只能让我肯定,你的心中在恐惧…和那些不怕死的修行者一样,不是因为自己而恐惧,而是生怕秘密暴露。其实是有一种方法,有可能从你口中得知到我们所需的东西的。”

  在说完这句话的瞬间,他闪电般伸出手,咔嚓一声,卸下了张秋玄的下巴。

  张秋玄发不出完整的声音,只是用被侮辱的愤怒和不屑的目光看着许箴言。

  许箴言对他的目光丝毫不在意,只是从袖子之中取出了一个琉璃药瓶。

  “多说说话,能让人缓解一些紧张的情绪,也能更容易让人的意志松动。”许箴言拔出药瓶的盖子,将药瓶中的微刺鼻黑色药液全部灌入张秋玄的口中,“鬼牢里面,为了能够从修行者口中掏出东西,会用一些药物辅助。其中有些药物能增加痛楚,有些药物能削减些意志。不过听你的语气和观你的神色,似乎你十分清楚,这世上还没有一种药物能够彻底松动圣师的意志。”

  “这药物,的确也不能。”

  “鬼牢之中很难坚持,一般的掌管鬼牢的官员,很快就坚持不住调走了,而我算是坚持得最长久的人之一了,而且在我任内,恰好有许多特别硬骨头的闻人部下,所以我无意中也发现了一个有可能让你这样的人都说出秘密的方法。鬼军师的修为不如你,但是意志恐怕不会比你差多少。他便是我用这种方法撬开了嘴,闻人苍月那批军械的具体下落,就是从他的口中审出来的。”

  “人在濒死之前,意识会模糊,那时意志的强弱,便和能否保守秘密没有任何关系了。”

  “那极短的一瞬间,配合着药物,至少可以让我来得及问几句话。”

  “我称之为…死人也会讲话。”

  ……

  听到许箴言的这些话,张秋玄面容上的神色瞬间全部改变,他赫赫出声,面容都扭曲了起来,眼中甚至出现了某种请求的神色。

  然而许箴言却似乎依旧没有看到他脸上的这种神色,只是再次从袖中取出了一瓶药液,然后缓缓的倒入了张秋玄的口中。

  这一瓶气味微甜,却是足以让张秋玄死去的毒药。

  张秋玄的意识很快开始模糊。

  他很快开始真正的死去,气若游丝。

  许箴言飞快托回张秋玄的下巴。

  始终微笑着的中年胖子也开始紧张起来,丝的一声,张秋玄的呼吸彻底停顿,就在这一瞬间,许箴言手中出现了一根长长的金针,在他另外一个药瓶中沾了一沾,猛的刺入了张秋玄的心脏。

  张秋玄停止跳动的心脏,再次跳动起来,再次出现了呼吸。

  “在张院长失踪之前,你借了三本古籍,然后圣上将整个古籍库房都搬入了真龙山,那三本古籍,和张院长消失,到底什么关系?”许箴言俯下身体,用最平静的语气,清晰的在张秋玄的耳畔问道。

  “登天山脉之后…上古仙魔战…青鸾学院起源…我们告诉了张院长…”

  张秋玄极其细微的声音,却是如惊雷一般,在许箴言和中年胖子的耳廓之中响起,让两人忍不住连呼吸都彻底屏住,放佛他们才是将要死去的那人。

  “青鸾学院起源,有什么古怪,告诉了张院长之后,然后呢?”许箴言不由自主握紧了拳头,感觉自己接近了云秦最大的秘密,问道。

  “有传说有可能是真的,不可知之地,有古法传承,我们将张院长引向了那里。”

  “将张院长引向了那里?哪里?登天山脉之后,青鸾学院的起源之地么?具体到底在登天山脉后面的哪里?”许箴言知道时间已经十分局促,也开始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焦急的问道。

  “冰晶谷…冰雪古城之后…青鸾宫…”张秋玄的声音开始骤然变得低落。

  许箴言的身体猛的一震,嘶声道:“张院长到底死了没有!”

  “不知…”张秋玄的声音,戈然而止。

  “不知?怎么可能不知的!”许箴言的脸色骤然变得雪白,他的双手不自觉的用力拽紧了张秋玄的双肩,用力的摇晃。然而张秋玄的气息已经彻底断绝,其实他自己也明白,张秋玄已经不可能再回答他的任何问题,只是当一个惊天的隐秘骤然断在此处,使得他的心神承受不住这种冲击。

  “这么说张院长的失踪,是被他们故意传给张院长的讯息,引得去了登天山脉之后?”洪鲜花的身体也是不停的颤抖着,他脸上白胖的面皮如同白花花的肥肉一般抖动着,他连连深吸着气,不可置信的自语着:“他们从三本古籍上得到了一些线索,后来又经过一些查证…证明登天山脉后的冰原之中,真的有传说中的古修行之地?张院长就被他们设局引入了那些地方?张院长的失踪…竟然真和他们有关?竟然真是事关圣上的某个阴谋?!”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