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三章 城中的圣师们

第六十三章 城中的圣师们

  洪鲜花既然能够出现在这里,和许箴言一起审讯张秋玄,便足以说明他是文玄枢的心腹,同时起着监督许箴言的作用,他的能力和心志,也绝对不会像他表面上看起来这么普通。

  然而这个秘密实在是太过惊人。

  张院长在云秦百姓心目中的地位,甚至隐隐超过云秦先皇,这是一个完全被神化了的人,无数云秦人在他的事迹之下寻找着荣光…如果张院长真是被云秦皇帝设局害死,那云秦皇宫,不仅要面对的是青鸾学院的怒火,云秦皇宫要面对的,是所有云秦百姓的怒火。

  这不是一根稻草,而是一根巨木,完全足以压倒长孙氏的巨木。

  “如果真是如此…只要能够找出些确实的证据,展现给世人,那长孙氏便自然土崩瓦解。”洪鲜花的身体颤抖着,身上的绸衣全部被一阵阵的冷汗湿透,“这天下,自然就是文首辅的。”

  许箴言的双手也在微微的颤抖着。

  无论是谁,手中骤然抓住了足以砸倒一个庞大帝国皇室的东西,都会如此。

  “你不要忘记。”

  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转头看着洪鲜花,艰涩而极其阴冷的缓声道:“即便证据是否到手,要怎么做,依旧必须是文首辅决定,而不是我们所能决定怎么做的…还有,要找到证据,唯有两个地方,真龙山或者登天山脉之后的冰雪神原。这同样是只有文首辅才有可能做的事情。”

  洪鲜花一滞,明白了许箴言话语中隐含的意思,苍白的笑了笑,背心之中却是又沁出了一身冷汗。

  “所以这个秘密,要尽快让文首辅知道,且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我们会死得很快。”他看了许箴言一眼,缓解着自己心中紧张和恐惧得忍不住要呕吐的心绪,说道。

  许箴言微微点了点头,低垂下头。

  “不管如何…这至少是杀死将神,或者至少是让将神消失在世间的方法…如果这世上真的有杀不死的将神这种东西存在的话。”在沉默了许久之后,许箴言无比冰冷的,用唯有自己才能听得道的声音,缓缓的自语道。

  ……

  这一日,真龙山的三个最大的秘密,分别为南宫未央、狄愁飞和许箴言知晓。

  这个世上,在修行者的世界里,其实只有两种人。

  一种是朋友,一种是敌人。

  有朋友,就会有敌人…对于每个人而言都是一样的公平。

  对于每一个人,所要做的事情,就是选择自己的朋友和敌人。

  ……

  此刻,中州皇城之中,黄雀观前,一场战斗正在进行。

  黄雀观只是一个散人道观。

  云秦的散人道观,一般都是不得志的文人雅士出世,修身养性的地方。不讲神佛,只讲清净无为,燃灯点香,在散人自嘲之中,也只是为了烘托些气氛,多些可做的事情。

  所以和劝人向善的一些唐藏佛寺不同,云秦的道观反倒是文人雅聚,开导人心性,帮人治病,传授一些养生长寿之道的地方。

  这样的地方,平时并没有太多的人烟。

  黄雀观在云秦立国之前,观主便暗中做过许多帮助先皇的事情,所以在云秦立国之后,先皇赐了黄雀观不少田地,修葺了几栋旧楼,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黄雀观之所以得名,是因为黄雀观位于中州皇城南郊,是中州城热闹街区的边缘,正是跨在闹静两端,观后有一座秃头小山,小山后便是菜园农田,而前端却是大片热闹的集市。有两个巷口通到黄雀观,观前有大片平整的石条地,先前观里的散人这片石条地上翻晒谷物时,往往能吸引不少黄雀,有一任观主本身擅长书画,便索性专门画这黄雀,还做了黄雀观的牌匾悬挂,后来这散人道观,便得名黄雀观。

  因为有这大片石条地,又是闹中有静之地,和中州城一些湖畔垂柳岸一样,这便成了中州城修行者决斗最多的出名地点之一。

  每每有修行者在黄雀观前决斗,便立时会有大量人群涌入石场周围,甚至连临石场周围的商铺酒肆二楼,平房屋面上都坐满了人,然而今日,这里却是没有任何的观众。

  因为这并不是决斗,而是一场皇宫和辅臣之间的厮杀。

  就连平时喜欢搬个板凳,磕个瓜子看决斗的闲散道人,也都一个没有出现,连黄雀观的大门,都是紧闭着的。

  倪鹤年缓缓的从一条巷口走出。

  他身上的大袍,是用数种金属丝线编织而成,有飞鹤的花纹,袖口和领边,有小蟠龙纹,肩上有龙鳞纹。

  这件大袍,看上去异常的细致坚韧,且异常尊贵,人臣中已经极致。

  因为在先皇真龙卫之后,所有云秦臣子,最高的赞誉和赏赐,也没有大蟠龙纹,只能在袖口和领边上有金色小蟠龙纹,至于龙鳞纹,那是皇帝的特别赏赐,寓意着富贵荣华,有我的天下,你的子孙,也可以享受荣华,得到荫蔽,子孙有资格享受封地的显示。

  倪鹤年绝对有资格穿上这样的一件大袍。

  因为他是云秦皇庭大供奉。

  皇庭供奉不止一个,但唯有里面最厉害的那个,才能称为大供奉。

  所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是整个中州城最强大的修行者。

  他这一生之中,也不知经过了多少强大修行者的挑战,而到后来…很多修行者甚至连挑战他的资格都没有了。

  他此刻的对手,是站在黄雀观门口之前,一个皮肤黝黑的黑衫中年男子。

  这名黑衫中年男子的面容十分普通,但负手随随便便站立在黄雀观前,就像是一座大山镇在黄雀观门口,占据了黄雀观门口这一片足以容纳万人的石板地。

  这已经不只是宗师的气度,而是一股人高我为峰,和天争锋的气度。

  倪鹤年平静的走来,但身上的气机也都被这名黑衫中年男子牵引,精神也都集中在这名黑衫中年男子身上,所以这名黑衫中年男子,也只可能是一名圣师,而且不会是一名普通的圣师。

  “你来了。”

  看着走来的倪鹤年,看着倪鹤年身上极贵的大袍,这名气度平和的黑衫中年男子微躬身,执手行了晚辈礼,如同平静的迎接某个熟识的长者。

  “钟城,你降了吧。”

  倪鹤年微躬身回礼,清淡的看着黑衫中年男子,平静但诚切的轻声说道。

  “为什么?”黑衫中年男子平和微笑道:“这世上任何事情,总须要理由。”

  倪鹤年平素并没有多少话语,且与人并不和善,但今日他的面容和语气,却是比平时要平易近人和平和得多。这是因为平时那些人,并没有和他平起平坐交谈的实力,而在他眼中,这名黑衫中年男子有。

  “圣命为天,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他看着黑衫中年男子,平静而缓和道:“天下之运行,皆需要一个规则,任何人都要遵守这个规则。”

  黑衫中年男子微笑道:“但任何规则的制定,都不脱道理二字,做任何事情,都是需要讲道理的,圣上自然也是要讲道理的。”

  倪鹤年微微皱了皱眉头,沉默数息时间,出声道:“钟城,你虽是钟家最强的人,但不是我的对手。整个中州城人口百万,但这百万之中,到圣阶的,也就每家那么一两个,即便是张院长昔日进入中州城,云秦立国前十年,中州城中惊才绝艳之辈云集,圣师最多之时,两双手便也能数得过来。从那之后,中州城中的圣师越来越少…对于我们而言,这中州城越来越大,眼中的景物却越来越为乏味。转过一个巷口面铺,便看到一名圣师,转过一片湖,便看到两名比自己还厉害的宗师论道…至于四五名圣师在某座楼中以小手段切磋技艺,互相感悟,修行者盛世…这种时候,今后都不会有了。圣阶者,都是国之大梁,我是爱才。”

  “你这些话,才是真诚不虚。”黑衫中年男子微笑道:“你和我既然都是圣阶,我们眼中的世界,和普通人自然截然不同。一些所谓的规则,在我们的眼中也是淡之极淡。你惜才,但皇帝不惜。家父为我取名钟城,其意是取谐音,忠于这座城,忠诚。然而钟家百年来对长孙氏如此,忠于这座城,却迎来这样的结果,我自然不得不战。”

  倪鹤年点了点头,“但你依旧败于我手,没有任何意义。”

  “我至少知道,你有后人居于这黄雀观中,所以你必定会因为我来这里而来。我在这里,你来这里,我拖住你,你便不能腾出手来去做别的事情,对我钟家便有意义。”钟城平静的说道。

  “请。”

  倪鹤年微微颔首,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沉静而肃然的对着钟城拱手。

  钟城的神色也肃穆了起来,缓缓伸手,拱手施礼,“请。”

  倪鹤年不动。

  钟城一步跨出,黄雀观前天地之间,平静的元气被打破,无数的旋风凭空而生。

  钟城在这紊乱的风中,朝着倪鹤年前行。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