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四章 相忘于江湖

第六十四章 相忘于江湖

  这一日之内,即便是脚程最快的圣师也难以踏遍没一个角落的庞大雄城里面,就像云秦立国十年左右,那个修行者世界中最热闹的日子里一样,注定有很多世间本来罕见的圣师战。

  圣师战,就如同发生在真龙山里南宫未央和那名真龙卫之间的战斗一样,一提起,便让人想到强大的飞剑。

  但这个世间最大的雄城,本身就是各种流派的超凡脱俗的宗师们,汇聚的地方。

  在倪鹤年怀念的云秦立国十年前,用各种方式战斗的圣师,比现在多得多,又岂止是飞剑一途。

  他和钟城的这场战斗,也没有出现飞剑。

  钟城在无数旋风中行走,走向倪鹤年。

  本来阳光明媚的天地,因为无数的风流,而使得周围的景物都好像陷入了一片迷茫之中。

  钟城就像行走在一片迷雾里面,这片迷雾,遮住了这座城。

  他的人在这无数风流产生的光线扭曲之中,也折闪出了许多镜像般的影子,元气的紊乱,使得无论是从感知还是视线,都会判断不清他和自己之间的具体距离。

  然而倪鹤年却是神容平静,鹤发被风吹拂得在空中乱舞,他的身体却是一动都没有动,只是看着钟城的接近。

  钟城走到倪鹤年的面前。

  他的双手抬起,置于丹田之前,虚抱,磅礴到了极点的圣师魂力,从他的双手臂间,胸腹之间,尽情的喷涌而出,顷刻间他双手和丹田之间尽是光华,就如同抱起了一轮明月。

  然后他就抱着这轮明月,极其简单的朝着倪鹤年撞了过去。

  是为明月捶。

  是为一击道。

  先前以魂力在体内的蓄势,震动紊乱天地元气,引起风流和扭曲光线,产生幻象和让对手无法判断清楚具体距离,这些在于寻常修行者而言十分神妙和难以想象的手段,却并非是钟城最强的道。

  他这名钟家最强的修行者,苦修的最强道,便是一次性将所有的力量迸发出来。

  **的力量,魂力的力量,一次轰出,只有一击。

  一击之下,他便也再没有发出第二击的力量。

  成也一击,败也一击,所以这一击,便分外的霸道,一往无前。

  钟城抱着明月,身体也彻底化成捶势的一瞬间,他周身地面上的条石,便全部往上震跳飞起。

  周围的空气,随着他的魂力的急剧喷发和收缩凝聚,急剧的凝聚在他抱着的那一轮明月之中,跳起的条石,依旧违反了世间重量的规则一般,不见丝毫下坠之势,反而似要悬浮在空中。

  这些年里面,精彩的中州城中,常住着的圣师也好,来来往往走入过,走出过中州城的圣师也好,没有几个人敢在钟城的面前动飞剑。

  因为曾有那么两个御剑圣师,对钟城用了飞剑,结果他们的飞剑在钟城这明月捶的一击之下,便化成了碎片,碎片便倒飞到了他们的身上。

  能够打造成飞剑的,都是这世间最为坚韧的金属或者晶石,否则难以承受住一瞬间无数次的击刺和冲撞,无法承受住圣师本身磅礴的魂力贯注,彻底击溃一柄飞剑的力量,自然恐怖到了极点。

  然而面对钟城的这一击,倪鹤年的双手也只是从极贵的袍袖中伸了出来,平静的搭在了钟城的双手上。

  无数条石悬浮在空中。

  倪鹤年的双手搭在钟城的双手上的瞬间,这所有悬浮在空中的条石通体一震,经过许多修行者踩踏的石头表面骤然出现了许多裂纹。

  然而倪鹤年并不是想要以自己的双手硬生生的按住钟城的这一击。

  在这一瞬间,他只是平静的朝着钟城的体内贯入魂力。

  ……

  在这唯有圣师阶的修行者方能反应的极短时间内,钟城感觉到了对方魂力的迅速透入,冲入自己的丹田,他平静的眼眸之中,出现了难言的光芒。

  他终于知道了倪鹤年的最强手段,终于明白倪鹤年为什么是这些年中州城中最强的圣师,唯一不可动摇的大供奉。

  每个修行者的魂力,都可以驱动魂兵,对于魂兵而言,就像是魂兵的燃料。

  这个道理十分简单。

  然而魂力本身实则也是十分玄奥,就像流淌于每个修行者体内的鲜血,精神凝聚着某种独特元气的能量聚合。

  每个修行者的魂力就像自己的鲜血一样,性质都差不多,但却又有着细微的差别。

  也就是说,每个人的魂力对于魂兵一样,都可以当燃料烧,但是每个修行者的这燃料虽然都能烧,但却又是不同的燃料。

  一名修行者体内贯入别人的魂力,完全就像是体内植入了不能相容的别人的器官。

  这器官,自然会坏死。

  所以即便是般若寺将自身当成容器的绝学,也是用自己的魂力组成晶壁,护住自己的经络,让对方的魂力只是在自己的经络通道中穿行,而并非是和自己的魂力结合。

  若是魂力能简单的由一名修行者灌给另外一名修行者的话,那这个世界的修行者的修为提升就不只是冥想修行一途了,只要如故事书里说的那种灌顶大|法,功力传继就可以了。

  而且魂力这种东西,除非是像云海那样自行抽引对方魂力进入自己体内,否则即便是高出对方一阶两阶的修行者,强行将魂力贯入对方体内的话,都会和对方的**,魂力冲撞而震荡开来…所以像圣师这种级别的修行者,随手将一名寻常大国师阶的修行者轰成粉碎容易,但要将魂力贯入对方体内的某处,却是难以做到。

  修为水准接近的修行者交手之中,魂力和魂力相交,便是瞬间冲撞之势,纯粹的力量和力量的对击,绝不可能一方的魂力能够贯入到一方的体内的。

  然而此刻,钟城却是感知得清清楚楚,倪鹤年的一股魂力,涌入了他的魂力之中,涌入了他的丹田。

  这和力量的大小无关,只可能是某种强大的修行秘法。

  这便是这数十年间,无人可以撼动倪鹤年皇廷大供奉的原因,属于倪鹤年的秘密。

  ……

  倪鹤年的这一股魂力,就像一支墨笔深深的没入一盆清水之中,一股股浓墨,便瞬间融于清水之中,氤氲开来。

  钟城的许多魂力,便顿时如同坏死,不再是他所能控制的魂力。

  他抱着的明月,光华便骤暗,力量迅速缩小,而且不受他控制的坏死魂力,就将他和倪鹤年短暂的僵持之势间,在他的体内乱撞开来。

  这就像云秦立国十年,中州城那个对于修行者而言最好也是最坏的百花齐放的年代,完全是两种不同修行之道,不同的战斗方法的冲撞,这种战斗,不像两柄飞剑相交一样看上去惊心动魄,但却是更加细微,更加凶险。

  而只是这一瞬间,胜负就将分出,倪鹤年依旧是中州城中最强大的圣师,钟城便应该会死去。

  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叮”的一声响起。

  这声音,是有人在敲击着刀尖。

  就像是当初江烟织敲击刀尖一样,叮的一声,骤然转化成无数的响声,尤其转化成无数频率高亢或者低昂到人耳根本听不到的声音。

  这些声音,如无数看不见的丝线在空中切割而过,又落在了倪鹤年的身上。

  倪鹤年身上的极贵长袍上骤然显现出无数光纹。

  他的眉头微皱,一声沉闷轻哼,惊诧的转头看向黄雀观关着的大门。

  这一瞬间,倪鹤年持续朝着钟城体内贯入的魂力因为这一击而中断,钟城浑身的毛细孔之中,冲出许多道血污和元气,他就在这样的血雾和激起的狂风中往后急速退却。

  悬浮在空中,原本已经布满许多裂纹的条石被无声的音线彻底的割裂了,全部变成了一块块碎块,掉落下来。

  倪鹤年身上的长袍没有一丝破裂。

  黄雀观那扇大门却是裂成了无数块三角小片,就像一片片的刀尖。

  碎裂的大门后面,站着一名很老了的老妇人。

  这名黄脸老妇人原本是这黄雀观中看看菜园子的闲散人,平时手中拿得最多只是浇水的水瓢,然而她现在的手中,拿着的却是一柄刀,一柄和江烟织用惯的一样的刀。

  她叫夜莺。

  在云秦立国前十年那些岁月里,她只是中州城烟花柳巷中的女子,曾经和江烟织有过一段缠绵,后来江烟织将她赎身赎了出来,她却是厌倦了那些繁华,最后选择在这个黄雀观里归隐,很多年以后,她和江烟织也早已相忘于江湖,江家和她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

  然而江烟织死了,江家彻底亡了,中州城中,已经没有江家的人了,在此时,她却是反而站了出来,成为这中州城中,最后一名江家人。

  “叮!”

  洗净铅华,忘记了江湖,甚至已被江湖忘记了的这名女子不再柔嫩的手指再次重重敲击在了刀尖上。

  “想不到江烟织的音震之法,在这中州城中还有人会。”

  倪鹤年的眉头皱起,伸出了手。

  无数破碎的声音有声无声,冲击到他的身前,他身上的长袍上没有再出现任何的光纹,他的手上却是出现了许多道光纹。

  他的脸色略白。

  夜莺手中的长刀,却是碎裂。然后她也随着钟城,狂退。

  倪鹤年开始动步,开始追击。

  这对于皇帝而言,是两名可怕的对手和刺客,所以他不能让这两人活着离开中州城。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