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五章 那些曾掌管这座城的人们

第六十五章 那些曾掌管这座城的人们

  在张院长当年带着大黑走入这座雄城时,倪鹤年还只是个谦虚学习着的修行者,看着那一场场的战斗,试图寻找出自己可以在这座雄城中安身立命的战斗之法,但很多年过去,他悟出了某种妙道,现在已然成为整个中州城最强的人。

  所以没有任何中州卫出现在黄鹤楼附近拦截钟城,因为出现任何一名中州卫,都是浪费。

  至于已经被相忘于江湖的夜莺,完全只是意外,在倪鹤年和钟城交手的最关键时刻,她的音震之击,救了钟城,伤了倪鹤年,这本身便已经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在过往很多年里面,这座世间最大的雄城里面,都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够有资格挑战倪鹤年,他这名皇庭大供奉,就像是一块镇城石,是镇住所有圣师不敢乱来的人。

  倪鹤年在她的一击之下,闷哼了一声,一名圣师如果无恙,自然不可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只是这依旧无法改变任何的结果。

  这名最后的江家圣师和钟家最厉害的钟城,已经根本挡不住他的一击。

  倪鹤年的强大,不只是在于他领悟出了魂力玄奥之中的某一种秘密,拥有极其强大的战斗之法,还在于,他的魂力修为,本身就比一般的圣师要强出太多。

  他本身是已经到了圣师巅峰,距离大圣师只有一步的人。

  所以他很快,夜莺和钟城穿过了两条街巷,倪鹤年便已经距离两人不到五十步。

  钟城咳出了一口血。

  他也不认识早已经被这座城忘记的夜莺,但他知道从夜莺出手开始,便代表着这是江家人。

  所以他咳着血,平静的转头对着夜莺笑道:“我伤得太重,你先走。”

  夜莺脚步微顿,谁也不知道这名隐居了数十年,将自己的花容月貌最终隐居成了无数皱纹和记忆的女子此刻做了什么决定,因为就在此时,一辆华贵的马车出现在了她和钟城面前的巷口。

  车帘掀起,露出一张感慨而苍老的脸,露出一身红色的祭司长袍。

  “想不到你还活着。”

  这名头发是黑色,脸上刻满无数皱纹的红袍大祭司,走下马车,看着夜莺,无限感慨的叹息。

  钟城和夜莺都认识这名红袍大祭司,但不明白这名红袍大祭司此时的立场,不明白对方是自己的朋友还是敌人,所以两个人都是停住。

  倪鹤年的眉头深深皱起,也是停住了脚步。

  这名祭司院红袍大祭司的任何举动,便都能代表着朝堂之中另外一个庞大的门阀,宇化家的决定和立场。

  这足以让任何人的心神凝重。

  “你们上车走。”

  这名红袍大祭司手指上盛开了一朵光明的花,无比圣洁,花朵转瞬即灭,散成无数光丝,沐浴在钟城身上,沁入他的身体。

  只是简单的话语,简单的动作,便已彻底表明立场。

  钟城的平静的眼中闪现出一丝感动和热血的神色,他没有停留,躬身行礼,和夜莺掠过这名红袍大神官的身体。

  倪鹤年一声厉喝:“诸葛千山!这是你的决定,还是宇化家的决定!”

  “是我的决定。”

  红袍大祭司睿智的微笑着,“祭司院还在等待着陈家和胡家的消息,然而我觉得不能再等下去,我相信我做的事情,也会帮助他们下决定。”

  “乱臣贼子!”倪鹤年的面上出现了真正的杀意,他的身体,破风前行,两侧的街巷,在他身体带出的狂风中,如同纸片一般被撕裂,倾倒。

  “真正的祭司,代表的永远是光明。”

  红袍大祭司郑重的宣誓,微笑,然后他的身前大放光明。

  无数极其纯净的光线,明亮到根本看不出颜色的地步,瞬间充斥这个街巷。

  此刻整个中州城阳光普照,然而这条街巷,却是最为光明的地方。

  倪鹤年一声低沉厉喝,双手伸出,阻挡在自己的双目之前。

  在这过往六七十年间,他也见过许多祭司院大祭司的战斗,明白这种光明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

  平素这种光明,在他看来,用于治疗的力量远大于用于对敌的力量,和炼狱山的火焰根本无法相比,然而今日,这光线却是分外的强大,强大到令他震惊的程度。

  所以这唯有一种可能…这名红袍大祭司,是完全不顾自己的损伤,就像燃烧着自己的生命一般,在发出光明。

  在这样的光明面前,他无法保证自己最薄弱的双目能够抵挡这种力量。

  所以他用自己的双手,帮助双目抵挡。

  红袍大祭司依旧平静的微笑着。

  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光线,在倪鹤年双手之前化为虚无。

  倪鹤年的魂力在他的双手前形成了无数沟壑,像无数把纂刻着符文的锉刀,将光线锉碎。

  红袍大祭司的身体,在此时猛的一震,在这一震之间,他的双眼变得透明,然后射出两道异常纯净,明亮的光束。

  这两道光束冲破了倪鹤年双手前的无数透明沟壑,撞在了他的手上。

  倪鹤年面色大变,双手被撞开了一条缝隙。

  只是一条缝隙,便已足够,许多丝纯净的光线沿着缝隙散开,照落到了倪鹤年的双眼上。

  倪鹤年已经闭上了双目,但是这种光线的力量,依旧映透了他的眼皮,深深的刺入了他的眼球,刺伤了他的双目。

  倪鹤年一声厉喝,双目之中留下两条细细的血流,他的身体继续前行,双手分开,印在了这名红袍大祭司的身上。

  红袍大祭司微笑着倒下。

  他自己的眼睛在射出光束之时就已经瞎了,看不见了,但是因为相信自己做的是对的事情,所以此刻他死去之时,心中却是一片光明。

  因为无愧无悔,心中才充满光明。

  ……

  在这名祭司院的大祭司倒下之时,中州城东角的一座城门打开了。

  中州城极大,一共有十九处城门楼。

  其中十二处是平时正常人等进出所用,其中七处,是应急疏通,或是军队进出等朝堂机务所用。

  此刻中州城的有些城门开着,但一些皇帝要杀死的人,却是不可能逃得到那些城门。

  有些城门关了起来,有些人即便能够逃得到这些城门处,也无法冲得出去。

  城东角的这座城门,应该是关闭着的,上面的守城弩等强大军械,本身也是应该全部锁定着城门处。

  然而这座门却打开了,上面本身操守军械的军人,却是被调集开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谁下的命令!”

  一名随着数百重骑赶到的银甲中州卫将领,面目苍白的厉声狂喝着,追查着这座城门打开的原因。

  按理这根本不是那几家门阀能够插手的,这毕竟是中州卫,而且在圣上下密旨之前,所有中州卫都已经进行过清洗。

  骤然间,这名银甲中州卫将领想到了一个可能,一个几乎是唯一有能力做到这样的事情,曾经掌管过中州卫的人,“周首辅?”这名银甲中州卫将领惊骇失声。

  ……

  这是事关整个云秦的事情,所以所有的云秦人都会做出选择。

  在周首辅所在的老宅,身穿着普通布衣的周首辅洗净了双手,然后就像平时出去闲逛一般,走出了宅门。

  ***

  (依旧三更,下两更的字数会多一些)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