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六章 对鸭弹琴?

第六十六章 对鸭弹琴?

  周首辅和平时一样走出了宅门。

  他老宅的附近有一条清幽的街巷,有一个豆腐店,兼卖些撒着小虾皮和榨菜末的咸豆花。

  和平时一样,他要了一碗豆花,慢慢的喝完了,然后走出了这家豆腐店。

  然而在和平时一样走出豆腐店的时候,这家豆腐店的老板,一名五十余岁的灰发跛子却是感觉到了些和平时不一样的地方。

  这个看上去平淡无奇的跛子明白了些什么,眼中出现了震惊和惊恐,身上开始发出光亮。

  但是这家豆腐店,已经开始结冰。

  这个跛子身上的光亮刚刚闪现,就开始熄灭,他的身上首先结满了一层透明的坚冰,然后,烫着的豆花大木桶也结冰,豆腐也结冰,所有的一些,迅速的结冰。

  周首辅跨出这家豆腐铺子的门槛,身体完全脱离这个铺子的瞬间,这个铺子里的一切,全部都冻住了,连空气里,都是一层层透明的冰晶。

  周首辅走向了下一个地方。

  中州城在清扫,他也开始在这老宅附近的街巷之中开始清扫。清扫掉那些对手派来看住他的人。

  而这些对手派来看住他的人,第一次惊骇的发现,恐怕昔曰整个中州城中,最强的未必一定是倪鹤年,然后这些人就被冻结,死亡。

  ……一辆马车行走在道上。

  马车内,坐着南宫未央和湛台浅唐。

  南宫未央一直在低着头,眉头皱着,似乎要将面嫩的少女脸上硬生生挤出几条皱纹。

  “虽然中州卫大多都调往了中州城,且那些方面的势力都在和皇帝争斗,我们行事会更加方便。”湛台浅唐看着已经沉默了许久的南宫未央,忍不住苦笑道:“可是我们已经劫了好几个牢,难道你还觉得不够么,人要是再多…返回路上可就是不好弄了。”

  “我不是在想这件事情。”

  南宫未央抬起了头,皱着眉头看着湛台浅唐,认真道:“其实在帮你引走那个影子供奉之后,我进去了真龙山。”

  “什么!”

  湛台浅唐吓了一跳,明显也不知道南宫未央偷入真龙山的事情。

  “我发现了真龙山的一个秘密。”南宫未央看着湛台浅唐,道:“真龙山里真的是有龙的。”

  湛台浅唐再次吓了一跳,脸色都有些白了,“真的有龙?”

  “已经死了。”南宫未央点了点头,认真道。

  湛台浅唐一怔:“死了?”

  南宫未央点头:“真龙宝石已经没了。”

  若是别人,可能根本无法适应南宫未央这种很跳跃的思绪和对话,但是湛台浅唐却是已经很适应,所以他能够感觉出南宫未央这两句话之间,存在着某种必然联系。“到底怎么回事?”所以他也不心急,只是凝重的看着南宫未央,问道。

  “真龙山有个石殿里面,有个很深的矿洞,里面有一具龙的骸骨,应该是极强的,传说中的那种妖兽,只是死去的时间已经太长了,连骨头都已经变成了石头。”南宫未央看着湛台浅唐,道:“有些骨头上,有些圆形的凹孔,和真龙宝石的大小一致。”

  湛台浅唐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微白,有些不可置信道:“你的意思是…真龙宝石,只不过就是那具龙骨上结出的骨珠,或者是魂珠一样的东西?”

  “或者你也可以认为是髓珠,就像是琥珀一样,骨髓流出凝结成的宝石。”南宫未央看着湛台浅唐,点了点头,道:“现在那些真龙宝石都已经挖光了…真龙宝石的数量,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稀少。”

  湛台浅唐凝重道:“你真确定别的地方没有这样的骸骨,没有真龙宝石出产?”

  “那种骨骸的元气十分独特,只要真龙山里还有,我就一定能感觉得到。虽然后来那影子供奉也追了上来,我没有办法多转真龙山里的别的地方,但是我在山脚下就能感知到那种独特的气息,所以我可以肯定,真龙山里只有那一个地方有。”南宫未央看着湛台浅唐,认真的答道。

  “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秘密。”

  湛台浅唐沉默了许久,忍不住吐出了这一句。

  世间所有人都知道,真龙宝石和真龙山,是长孙氏的命脉。

  正是因为真龙宝石的强大和极其珍贵,当年才让长孙氏有了争雄天下的本钱。

  如果真龙宝石有一条矿脉的话,那这条矿脉,就是长孙氏的真正龙脉。

  可是现在,真龙宝石竟然已经绝了!再也没有出产!

  不管先前还有多少稀少的存量,只要没有出产,便是绝了。

  “张秋玄身上那件真龙宝衣,一定让长孙锦瑟非常心痛…怪不得长孙锦瑟这些年这么急躁。”湛台浅唐又沉默了片刻,忍不住看了一眼南宫未央,接着道:“看来这恐怕是最为重要的原因之一。”

  南宫未央点了点头:“长孙氏的根基已经断了,是人都会急。”

  “有些事情急是没有用的,他并不是个好对付的人,肯定有其他把持。”湛台浅唐低头说了这一句,又抬起头来,看到南宫未央依旧紧锁着眉头,已经很了解南宫未央的他便有些奇怪,“既然只是这样的一个秘密,那你还有什么事情是想不通的?”

  “因为那个殿里不止有真龙宝石断绝的这一个秘密。”南宫未央看着湛台浅唐,道:“那里面还有不少棺木,里面躺着的都是一些当年真龙卫的尸体。”

  “当年那些云秦先皇身边的,云秦最为厉害的一批修行者,真的都已经死了?”湛台浅唐眼睛霍然睁大,他没有想到此点,因为当年云秦先皇逝去之后,那批真龙卫的消失也是一个迷,有些人认为是已经归隐,不问世事,有些人便认为是藏匿在真龙山中,守护着中州城。直到这近二十年过去,即便云秦有些大事发生,也依旧不见一名真龙卫出来,世间人才开始怀疑这些真龙卫都因为什么事情而死去了。

  “还有一个人活着。修为比我高,我打不过,但是他追不上我。”

  南宫未央的说话一直很认真直接,没有多少废话:“他没有手指头,没有脚趾头。那些棺材里面的真龙卫尸体,也没有手指头,没有脚趾头。”

  “没有手指头,没有脚趾头?”湛台浅唐愣住,他是绝顶智慧的人物,自然马上明白困扰南宫未央的,是这个问题,而他也根本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修行某种秘法?”他也皱起了眉头,探询般问道。

  “不像,也没见有什么特别厉害。”南宫未央摇了摇头,“那些棺木里的尸骨都没有什么外伤,不知道是怎么死去,只是手指头和脚趾头,不是利器切断,倒像是坏死掉落。就算要试探修行某种秘法,也不会这样。”

  湛台浅唐想了好久,抬起了头,苦笑:“这的确是个想不明白的难题。”

  南宫未央的眉头微挑:“想不明白的,换了那个家伙或许就不会花力气去多想,只是要忍住不去想,倒也麻烦。”

  湛台浅唐笑了笑,看着南宫未央,一时不说话,好像觉着南宫未央的脸上开出了朵花来。

  南宫未央不解的看着湛台浅唐,认真道:“你这样子什么意思?”

  “最近你提林夕可是越来越多。”湛台浅唐笑了起来。

  “那这种算是思念么?”南宫未央眉头微蹙,看着湛台浅唐,“然后你这种算不算吃醋?”

  “吃醋?”湛台浅唐差点一头撞到车厢壁上,他无语的看着认真探讨般的南宫未央,终于摇了摇头,“看来要让你明白什么是强烈的男女之情,真是比想明白这件事情还要困难。”

  …………“你知道张院长去了登天山脉后面么?”

  “他把你留在青鸾学院,除了让你帮忙镇守着青鸾学院,有没有交待一些别的事情。”

  “比如…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你知不知道他到底是否还活着?…他有没有交待,如果他在登天山脉出了意外,要我们怎么做?”

  碧落陵里,草长莺飞,这样的谈话正在进行着。

  说是谈话,但实际上只是林夕一个人在不停的发问,得不到解答。

  他谈话的对象,是一头威严的“鸭子”,明哥。

  林夕现在甚至有些怀疑,张院长留下来的,这头被他称为鸳鸯的强大存在,到底听不听得懂他所说的话。

  因为不管他怎么说,这头鸳鸯只是昂首挺胸,用不可一世的威严姿态看着他,也不发出任何的回应。

  “好吧。”

  林夕有些气馁,他伸出了手,一点光亮从他的手指上渗出,变成很多丝比阳光明白许多倍的纯净光线。

  “明教授,这是祭司院的‘光明’,和你发出的威能,是一样的东西么?”他看着威严的“明哥”,忍不住探询般的问道。

  “明哥”依旧只是威严的看着他,依旧没有给他任何的回应。

  林夕终于彻底气馁,“好吧,我们出发去马场…看看有没有可能遇到大黑。”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