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七章 生命的部分

第六十七章 生命的部分

  林夕垂头丧气的跟在“明哥”的身后。

  “明哥”昂首阔步的走在前方。

  走向已经在视线之中的“落日”马场。

  “它到底能不能听懂我们说的话?”

  在一旁等候的李五和边凌涵、高亚楠也跟上来之后,林夕忍不住极轻声的对着李五和边凌涵问道。

  李五似是根本没有想到林夕会问这样的问题,微微一怔:“当然。”

  “你这真是个愚蠢的问题。”

  边凌涵是佟韦的嫡传,说话起来也带上了佟韦的一些风格,她说出了一句佟韦在青鸾学院授课时经常说的话,然后才看着林夕道:“如果听不懂你的话,它又怎么知道落日马场和神象军有关系?又怎么直直的朝着落日马场来?刚刚又怎么会知道单独和你谈谈?”

  林夕无言。

  他也是方才不停发问,得不到回答,被弄得实在是太过无奈和气馁了。

  因为现在来这落日马场,的确不是他的主意。

  虽然今天正好是落日马场又购了一大批粮食入马场,按道理,如果要运送这批粮食到般若走廊之外,肯定会有神象军的人暗中接应,上次林夕是跟踪卢天福的马车便遇到了那名持有大黑的唐藏将领,那负责接应的,便极有可能就是这名唐藏将领。

  在这个时候进入落日马场,或者暗中观察落日马场的动静,便极有可能发现运送粮食的车队和这名唐藏将领。

  但在林夕看来,这个时候并不是个进入落日马场的好时机,因为先前学院传来的消息,御药系已经在准备对付神象军的毒药,即便能够杀死这名唐藏将领,夺回大黑,也会打草惊蛇,哪怕对方不再用落日马场,换了别的方法筹集粮食,依旧有可能被大德祥察觉,但便又多了无数不可知因素,更难把握。

  然而他管不了“明哥”。

  在发现今日“明哥”带着他们来的地方就是落日马场后,他便请求“明哥”进行一次单独的对话,但刚刚的结果就是把他气得糊涂,无奈得糊涂了。

  不管他说什么,“明哥”都只是同一个样子,根本没有任何的改变,他所做的就只有接受。

  “你有你的想法,它肯定也有它的原因。”高亚楠看林夕的神色和所问的话,便知道“明哥”肯定没有给林夕任何的回应,她看了前面威严的走着的“明哥”一眼,又转头看着林夕,轻声道:“就像以前夏副院长他们做的一些事情,我们不能理解,但到后来自然会明白。”

  林夕心中情绪渐消,他的目光落到了前方昂首阔步的明哥身上。

  学院平乱,那最重要的一战发生在张院长在青鸾学院所住的小院中,那座青鸾学院中最低矮的山峰是学院的禁地,所以除了夏副院长等当时在场的人之外,学院其余的人,外界也根本不知道那一战的具体情形。林夕也并不知道那一战的具体情形,但是此刻看着前方昂首阔步的“明哥”,他的心中却是陡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面色蓦的变得凝重起来。

  ……

  “明哥”继续昂首阔步的走着。

  就像当年它跟着张院长第一次走入中州城,踏上中州城的石板路时一样。

  它第一次跟着张院长踏入中州城,就有修行者嘲笑它不可一世的威严样子,进而嘲笑张院长。

  它发怒,然后张院长笑着告诉它给人一条活路。

  然后它便将那个嘲笑它的修行者打得飞了出去,且衣服全部震裂,光溜溜的挂在了一间酒楼的屋顶。

  太过强势的外来汉总是会引起更多的纷争。

  那时候的中州城修行者的背后,帮派多过师门,有更厉害的修行者找上了张院长。

  大大小小十几次战斗之后,整个中州城的修行者知道了大黑。

  很多人被大黑打成了白痴。

  它和张院长一次都没有败过。

  然后再也没有人敢嘲笑它走路的样子。

  大黑、麒麟,都是它生命中最为宝贵的记忆,是它生命的一部分。

  它伴随着大黑的时间,甚至比张院长还要早。

  在某个没有人迹的地方,它早早的发现了大黑,发现了大黑的强大和不同,所以它守着大黑,下意识的当做自己的私藏,最好的宝贝。直到有一天,那个中年大叔走到了它的面前,看着它,只是说了一句话,“你老呆在这种地方,守着这个东西,守财奴一样,有什么意思,不如跟着我出去看看这个世界?”

  莫名奇妙,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是因为这一句话,它甚至没有和这个中年大叔交手,它便将大黑交给了他,然后跟着他走入了世间,有了这无比精彩的一生。

  所以没有人比它更熟悉大黑的气息。

  它已经感应到了大黑的气息。

  大黑,就在它面前的这个马场里面。

  ……

  落寞的无名唐藏将领坐在马场里一间木屋中。

  他的身后摆着装着大黑的箱子,前面温着一壶酒,放着一盆浓油赤酱的大块五花肉。

  他这一生,也和这大黑休戚相关。

  大黑令他变得更为强大,在唐藏一时甚至几近无敌,然而却也使得他不敢出世,或许没有大黑,今日他反而会拥有更高的地位。

  此刻他微醺。

  人之一生之得失,又有谁能说得清呢?

  若是顺风顺水,今日成为唐藏那数一数二的权贵,一直锦衣玉食,不像之前一直居於陋巷,甚至为了暴露身影而只吃自己做的一些食物,今日便不会感觉得出这份红烧五花肉的美味了。

  “好歹是个更美的念想。”

  他夹起了一块五花肉,慢慢咀嚼着,感受着浓郁美妙的滋味,自嘲的笑了笑,再次想到了当年自己下定决定不惜一切也要占有大黑的理由。

  很多年以前他已经想通了这个理由,今日半醉微醉之间,他不知道为何会再想起,觉得自己居然还在想这个,所以自嘲,然而就在他慢慢咽下这块肉,再次端起酒杯的一刹那,他瞬间明白了自己为什么突然还会想到这个,他也瞬间明白了,自己最为恐惧的事情,也终于降临了。

  难道这终究是逃脱不过的宿命?

  这名落寞的中年男子脸色微白,身上魂力震荡,体内所有的酒气,在一瞬间从他身上的无数毛细孔中被震荡而出,整个木屋,瞬间充斥浓烈至极的酒香。

  他不甘心。

  他的手落在了身后黑色的箱子上,箱子直接震开,他的手落在了大黑上,勾动琴弦,直接射出了一箭。

  此时他只是感知到了一股令他心颤的气息。

  这股气息甚至不足以让其他圣阶修行者察觉,但这些年,他即便在睡梦中,也在担心着青鸾学院的刺杀,所以他对细微天地元气的变化,要比绝大多数圣师都强出太多。

  此时凭借着这样微弱的气息,他还根本无法确定对手的方位,但他这些年早已想好了无数应对青鸾学院强者的战斗方法,他这一箭,是直接射向了马场中的一个池塘。

  这个池塘是平时饮马所用,岸边都被马蹄踏实,寸草不生,水中却是水草幽幽,十分葱绿。

  一股黑色的箭光,无声无息的从这座木屋的后窗窗棂间飞出,画出了一道盘旋过半个马场的弧线,涌入了这片池塘之中,然后化成了一片黑夜,带着大半个池塘的水,顷刻间冲上高空。

  黑夜骤然遮住了马场上方的天空。

  马场中所有的人看着光明和黑暗分明的天空,没有发出惊呼,也没有发出尖叫,因为他们所受的震撼太大,也根本来不及反应。

  被黑夜带起的无数水珠在空中往上飞行,急速的蒸发,化成更小的水珠,整个天空骤然变得冰冷下来,湿润的空气之中,更多的水汽开始凝聚。

  这一箭,就像是一个引线,就像是人工降雨一般,一场大雨,骤然笼罩整个马场周围。

  ……

  林夕震惊的抬首望着天空。

  他震惊于那名落魄唐藏将领真的在马场之中,震惊于对方竟然这么快就能感知到危险的气息,发动了如此惊人的一箭。

  一箭引起一场大雨,这在之前,根本就是他连想象都想不到的景象。

  他方才根本没有发觉,这一箭到底是从哪个具体的方位射出,此刻在这样的茫茫大雨之中,想要发现对手到底在哪里,就更加的困难。

  他不知道明哥有没有能力确定对方到底隐匿在这场大雨里的何处,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此时他和其余人,在这样的对决面前,根本插不上手。

  第一滴雨珠掉落在地上。

  在数片草叶上淋洒开来。

  就在这一刹那,明哥威严的抬头,一道纯净到了极点,也凝聚到了极点的光束,从它的口中喷出,化成一片光明。

  黑夜和白昼分明。

  就在这片光明化出的同时,一片黑夜也正好降临。

  无数黑色的粉末和白色的碎裂光丝,如同火焰在交界处边缘燃烧。

  无声无息。

  唯有磅礴的气息在震荡,湮灭。

  明哥挡住了大黑的一箭。

  前一片黑夜还未完全消失,又一片黑夜不知从何处洞穿而来,降临,压在前一片黑夜上。

  黑夜更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