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八章 人生便差一步

第六十八章 人生便差一步

  林夕大雨纷飞,黑夜越来越浓,林夕根本感知不出大黑的箭光是从哪里射来。

  无数黑色的粉末飞洒,粉末凝聚在一起,越来越大,就好像有无数只黑色的蝙蝠,在明哥的身外飞出。

  黑色和白色的交界处,那无数碎裂的白色光丝,却是越来越细小,越来越凝聚,就好像一颗颗无比纯净的细小钻石,每一颗钻石的表面,都在折射和闪耀着光华。

  这幕画面看上去很简单,只是越来越多的细小钻石一般的光星飘洒在空中,越来越多的黑色蝙蝠在黑夜中翱翔,然而林夕和高亚楠等人站在明哥的身后,只看到这简单的光暗明灭,却是根本没有感觉到力量的震荡,很显然,所有袭向明哥或是他们的力量,都被明哥准确无误的抵挡住。

  这种看似简单的对决,却恐怕已经超过了寻常圣阶的范畴。

  所以看着眼前的这幕画面,所有人都震撼到了极点。

  明哥依旧威严而昂首挺胸的站立着,它的身躯很小,但是随着身外光星的堆砌,它的身体,却显得越来越为庞大。

  黑夜的力量似乎缓缓出现了颓废,所有的雨丝和黑夜,似乎都要被光明尽数驱散。

  但就在瞬息之间,天地之间突然多出了一道流星。

  一道黑色的流星,从天空之中坠落,就像一柄无比巨大的黑剑,一剑将天地之间都划出了一条黑色的深痕。

  这条深痕就像最为原始的符文,落在明哥身外的无数光星上。

  一颗颗无比璀璨凝聚的光星如同一座座细小的雪山一般迅速崩塌。

  明哥的身体,出现了微微的摇晃。

  林夕和高亚楠等人的呼吸骤然变得艰难,从这名无名唐藏将领动用大黑和明哥开始交手,他们第一时间感受到了真切的压力。

  此时的天地之间,就好像多了一座黑色的巨山,缓缓的往下压落,林夕甚至听到了自己身上的骨骼开始轻微的发出响声。

  更多的光亮从明哥的身上散发出来,林夕等人压力骤轻,然而林夕的双手手心之中,却是不自觉的沁出了细密的冷汗。

  从过往的一些经历和见闻之中,林夕隐约可以肯定,夏副院长和炼狱山掌教应该不止圣阶,应该是到了传说中的大圣师阶的存在。

  眼下明哥展现的力量,显然也已经不止圣阶,它也是这世间最强大的大圣师。

  林夕从未怀疑过它的力量,但他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所有人都没有考虑过,万一明哥不是这名手持大黑的唐藏将领的对手怎么办?

  毕竟这名唐藏将领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是圣师。

  在得到大黑之后,他又深居简出的修行了许多年。

  大黑又是如此强大的一件神兵。

  最为关键的是,明哥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在世间,它的骄傲和自信,会不会还停留在许多年前对这个世界和修行者的印象上面?会不会因为这点,而产生错误的判断?

  这一瞬间,林夕对明哥产生了怀疑。

  因为即便是明哥此刻又抵挡住了大黑的强大一击,但是他看到,此刻明哥的身体在摇晃着,而且它的身体,明显低矮了下来,头颅都似乎有些低垂了下来,不再像之前始终昂首阔步的威严样子。

  大黑和大圣师间的交战,这不是现在的林夕所能理解的,但通过这些细节,他已经感觉到,明哥已经到了极限,开始走下坡路,开始不支。

  “对于明教授来夺取大黑,夏副院长有没有说什么?”

  林夕忍不住转头,看着身旁的李五,出声问道。

  “没有。”李五转头对着林夕,摇了摇头,“他对明教授来找你,很放心。”

  林夕怔住。

  只是这一句,他黑暗的心间就蓦然闪现了一片光亮。

  他骤然明白了。

  明哥不是只是因为它自己而有信心,而是因为和“将神”联手而有信心。

  它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当年的张院长是多么的强大。

  所以即便林夕只是一个未彻底长成的将神,恐怕在它的心中,也已经足够。

  一个和张院长来自同一地方的人,加上曾经陪着张院长在这世间打服所有强者的自己,难道还拿不回大黑么?这个时候,林夕如同走进了明哥的内心,明白了它的骄傲,想到了更多的东西。

  他伸出了右手。

  他的指尖上,也开始大放光明。

  一道道透明纯净耀眼的光丝越来越粗,变得浑圆,最终变成一条条圣洁的光束。

  放佛无穷无尽的光线,从他的体内喷射而出,让越来越浓的黑暗都似乎变淡了不少。

  然而这圣洁纯净的光线,并没有射向那天空之中的黑痕,而是形成了一条光虹,源源不断的贯入了明哥的体内。

  明哥再次骄傲而威严的挺起了身体。

  它再次张口,喷出了一条光束。

  马场外某处,落魄的中年唐藏将领盘坐在地上,他的右手五指都已经肌肤龟裂,鲜血都似乎将尽流干,整个身体都摇摇欲坠。

  在之前那一瞬间,他以为胜利就要来临,然而这一刹那,他的面色骤然雪白得近乎透明。

  一口血从他的口中溢出,流淌到了他横放在双膝上的大黑上。

  明哥口中喷出的光束,化成了无尽的光星,燃烧起来一般,演变着无数个庄严的日出一般。

  所有的黑暗,天空之中的所有黑痕,所有淋洒下来的雨滴,全部被吹散,清空。

  光明里,林夕的面容也十分苍白,眉头紧蹙,难掩痛苦,然而他平静的眼神之中,却是现出了一丝欣喜。

  整个天地,再次恢复清明,除了少了大半个池子的水之外,整个马场,风淡云轻,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马场外的草甸之中,落魄的唐藏将领想要站起来,然而他的身体晃了一晃,却是被大黑压着,根本没有站起。

  不是没有站起的气力,而是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信心。

  ……

  明哥昂首阔步,吧嗒一声,跨出一步,朝着落魄唐藏将领的所在行去。

  在重重跨出一步的同时,它回首,看了林夕一眼,微沉头颅。

  这似乎是有些满意和赞许。

  这是它给林夕的第一个回应,虽然它的姿态依旧那么骄傲,但林夕却是没有再觉得无奈,只是心中莫名的肃穆。

  明哥走到了唐藏将领的面前。

  唐藏将领迷茫的抬起头,他看到了明哥和林夕等人。

  看着威严的看着自己的“鸭子”,他的身体开始发抖,惨笑了起来,“我真的是不配拥有大黑,连跟着他的一头妖兽我都不如。”

  明哥依旧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也和面对林夕时一样,只是一动不动,看着他。

  唐藏将领的头颅缓缓的垂了下去。

  他看出了自己要做什么。

  他颤抖着,伸出了手,将大黑捧起,递到了明哥的面前。

  明哥威严的转头,看了林夕一眼。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上前,抱起了大黑。

  大黑的入手非常沉重,就像一块沉重的黑色条石。

  在抱起这件看上去就像是普通的三弦古琴形状的绝世魂兵时,林夕莫名的想到了当时张院长带着明哥和那一头麒麟,走进中州城,看着好大一座城时的景象。

  是惊叹还是满足?

  林夕想象不出当时那一名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中年大叔的心情,就如此刻,他也有些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

  复仇?传承?责任?

  这件大黑对于学院和他而言,蕴含的意义,实在是太多。

  “人死如灯灭,在我临死前,能不能回答我几个问题?”落魄的唐藏将领在交出大黑的一瞬间,眼中的神光就开始黯淡了下去,似乎生命的光华也开始消隐,此刻他抬起了头,看着明哥和林夕,面容却是有些平静了下来,请求般问道。

  林夕看了一眼明哥。

  明哥依旧只是一动不动的威严站着,如同一座雕像。

  “可以,不过你也必须先回答我几个问题。”林夕沉吟了一下,道。

  落魄唐藏将领点了点头,躬身致谢。

  “朝中到底是谁和你们神象军勾结?”林夕看着他,问道。

  落魄唐藏将领看着林夕,道:“文玄枢。”

  林夕的眉头微微一蹙,点了点头:“你来这里,是帮神象军运送粮草如果我在粮草中下毒,你不出现,你觉得有没有成功的可能?”

  落魄唐藏将领的呼吸骤然一顿,他的面容微僵,他没有想到林夕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没有想到林夕竟然会直接问出他这样的一个问题。

  然而想到这世上的一切和自己已经并无关系,他僵了一僵之后,还是叹息了一声,点了点头,“有成功的可能…只要车队正常运送,神象军会有人接应。平时我担心车队被发现,遭遇云秦军队,也并不跟着车队行动。”

  林夕想了想,平静的看着他,道:“你有什么问题?”

  “你刚刚用的是祭司院的光明…你应该就是青鸾学院的天选,拥有将神天赋的林夕?”落魄唐藏将领看着林夕,问道。

  林夕点头:“是的。”

  落魄唐藏将领有些吃力的呼吸着,难以理解的问道:“你是怎么肯定,我就在这里的,如果我没有感觉错,张院长这一头鸳鸯的寿命将尽…只要再差一些时间,你们找不到我,我便可以逃过此劫,你们怎么会在这种时候便能找得到我?”

  “其实我们遭遇过,只是你不知道是我们而已。”林夕看着他,道:“你朝着歇马湖射出了一箭,而我们那时候就在湖里。”

  “只差一步…”落魄唐藏将领呆住,有些失神的呢喃,“原来只差一步,我便可以改变这一切。”

  “很多事情,都是只差一步便完全不同。”林夕看着他摇了摇头,“在灯已要灭时,再纠结这些,还有什么意思?”

  “是没有意思…”落魄唐藏将领落寞的低声苦笑着,“最终都是不服命。”

  林夕看着他,看着手中的大黑,没来由的说出了第一次进入青鸾学院就看到的一句话,“和命不命无关,这个世上,没有谁是无敌的。”

  落魄唐藏将领再次一呆,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多谢指教,只是我明白得太晚了一些。”

  说完这一句,他的头颅就低垂了下去,口中的鲜血开始不断的漫出,身体开始变得冰冷。

  没有人觉得惊讶,因为所有人都可以感觉得出,就在明哥到达他面前时,这名已经绝望的唐藏将领,已经用自己最后的魂力震断了心脉。

  ……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明哥的身上。

  因为明哥在这个时候转过了身,看着林夕。

  它依旧没有出声,依旧和平时一样的威严样子,但它开始再次发出光明,耀眼而纯净的光明,在所有人震惊和不解的目光中,开始落到林夕的身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