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九章 强大之道,宗师之道

第六十九章 强大之道,宗师之道

  林夕的面容十分肃穆和尊敬。

  他不知道这光明落到自己的身上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但他明白这头被当年那名中年大叔从某个不可知之地诱拐出来的强大妖兽,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已经是在做着最后的交待。

  所以他一动不动的让纯净的光线,落在他的身上,沁入他的体内。

  “噗”“噗”“噗”“噗”…

  林夕的身上响起一阵极其细微的轰鸣,无数肉眼都难以看清的细砾从身上喷溅而出,带着各种各样的血腥气向四周散去,仿佛是他体内积蓄了很久的尘埃。

  这一瞬间,即便是聪慧如高亚楠,都不可能来得及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唯有林夕自己,才感知得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进入龙蛇边军开始,在大荒泽,在碧落陵,在南陵行省,在千霞山,他经历了很多一般修行者难以想象的艰苦卓绝的战斗。许多战斗都是面对修为远高于他的修行者。

  即便有着特有的天赋,但很多时候,面对越阶的修行者,他都只能以自己身体的负伤为代价而杀死对手。

  他受过很多次伤。

  还有许多连南宫未央都忍受不了,都无法做的修行,也给他的身体,内腑留下了很多损伤。

  即便所有的伤势表面上都已经好了,但很多暗伤隐疾,很多骨骼、肌腱重生处,都会有些异样,有些创伤复原之后,哪怕是看不出疤痕,有些血肉组织可能就会变得比之前粗粝,这些对于普通人而言,可能要到老年气血不足,阴天下雨等气候变化时才容易感觉出来伤痛,但对于修行者而言,这些暗伤隐疾都会影响魂力在体内运行流淌的速度,都像是一条顺畅的沟渠之中,有许多堵塞水流的小石子。一些暗疾的累积,严重,必定会对将来的修为有所影响。

  林夕体内有很多的暗伤隐疾。

  然而此刻,明哥发出的光明涌入他的体内,却是以强大磅礴到令林夕此刻根本无法想象的力量,直接将堵塞在他体内的那些“小石子”全部瞬间冲出了他的体内。

  只是这一瞬间,林夕的体内便是一片通透光明,在感知之中,林夕甚至觉得自己是纯净而透明的。

  所有的暗伤隐疾,在这一刹那便被明哥的力量所剔除烫平般治愈。

  这的确是祭司院的光明,但应该是比祭司院更强的光明!

  林夕的心神震撼着。

  然而在他感知世界里发生的事情,却是令他的心神更加震撼,令他的身体都开始不停的颤抖起来。

  他感觉到他体内的魂力在对方庞大的光明力量推动下,开始流转,他的体内,开始生出自己的光明,然后他自己生出的无数纯净光线,却是在对方强大的力量推动下,凝聚,极速的贴合在自己魂力流经的每一条经络之中。

  他的经络内壁上,生成了一层光明的壁,每一条经络,都如同变成了一条条光明的通道。

  这是一种强大的秘法。

  林夕可以感知,可以明白这是对方在传授自己这种秘法。

  然而这种秘法,似乎和谷心音和自己讲述过的,般若寺云海小和尚修成的那种秘法,极其相似!

  他失神震撼着,却没有多少时间去思索。

  因为他体内有更多魂力化成了光明,然后对方此时发出的力量,却是并没有再推动着他体内的光明汇聚在他的经络内壁,而是顺着他的经络,急剧的喷涌了出来。

  林夕的双手十指和双瞳,都开始发光。

  开始发出纯净至极的光明。

  无数微小如钻石的光星喷涌出来,又形成纯净至极的光束。

  高亚楠等人都是骇然的看着这副不可思议的场景。

  林夕的双瞳之中,都在发出纯净至极的光线。

  在中州城祭司院那名无怨无悔的红袍大祭司和倪鹤年的对决之中,红袍大祭司的眼中发出光明,伤了倪鹤年的双目,但自己的眼睛也被自己发出的光线灼瞎。

  但此刻,林夕的眼睛却是并没有瞎,安然无恙。

  在他的感知之中,对方传授给他的光明,和祭司院的光明似乎只有微小的差别。

  就像是分别由两名大画师,画出来的两朵看上去一模一样的花朵。

  然而只是画法上面的一些细微改变,他此刻发出的这光明,却更为纯净,力量更为强大。

  ……

  明哥身上的耀眼光明开始熄灭。

  在林夕的感知世界里,这一段时间十分的漫长,然而实际上,却只是极短的一两个呼吸的时间。

  明哥眼中的光亮也很快的黯淡了下来。

  它看了林夕一眼。

  事实上它当然听得懂林夕等人的任何一句话,只是有些时候,即便连带它走入这个人间的中年大叔都没有留下更多的东西,它便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因为它很明白,那名中年大叔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不想让自己的某些决定变成后来人的负担。

  它不知道林夕此刻到底有没有完全领悟它传授给他的东西。

  但它看着抱着大黑的林夕,感到十分满足。

  它已经没有时间…正是因为它本身已经没有时间,所以张院长才将它留在了青鸾学院之中,此刻在它生命的最后时光,最后的光阴里,抱着大黑的林夕,让它想到了一生中的很多片段…让它想到了中年大叔走到它面前的那一瞬,让它想到了中年大叔带着它第一次走入中州城,让它实际上吓了一跳,心想世间竟然有这样的一个雄城的时刻。

  如果没有这些画面,那自己的一生,应该真的会变得很无聊吧?

  它不会笑,但是它的心中,此刻却是在笑着。

  它知道林夕已经不会知道,当年它走入中州城时,是并不会这光明的。

  它只是和当时还并没有那么谦逊和脾气好的宇化灵毓打了一架,从他的身上偷偷的感悟和学到了这光明,然后将这光明变得更加厉害。

  “不知道也好…我明明,又怎么可能会偷别人的东西?”

  想到世上终究没有人会知道这样的秘密,它在心中更加开心的笑了起来,在一生的回忆画面中,在消散的光明中,停止了呼吸。

  ……

  李五的身体第一个震颤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肃穆的对着这头守护了学院的强大妖兽深深躬身,行礼。

  高亚楠和边凌涵也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脸色微白,都捂住了自己的嘴,也都对着它躬身行礼,送它离开这个世间。

  林夕躬身行礼,沉默了片刻,才略有些艰涩的微微一笑,看着高亚楠和边凌涵道:“应该为它开心才对…至少我们正好来得及帮它完成最后这个心愿。”

  高亚楠和边凌涵点了点头,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却是都啊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许多点光星从明哥的身上浮现了出来。

  这是它体内最后的一些魂力。

  它体内的力量已经不多,然而这些却是它已经控制好的,在它死去之后,这股力量便散发了出来,然后它的身体,便在这些光星之中消失,被这些光星净化一般,震成无数肉眼看不见的细尘,弥散在天地之中。

  “很尊严,很潇洒。”

  林夕看着这种只有在他先前那个世界电影之中才会看到的景象,不知道什么样的心情,忍不住轻叹出声。

  高亚楠看着这传说中的强大存在彻底消失在世间,等到所有光星消散了许久,她才转过头,缓缓的问道:“明教授它最后做了些什么?”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

  这时他才开始有瞬间思考。

  他沉吟了片刻,抬起了头,“它帮我伐骨洗髓一般,驱除了我体内所有的暗伤隐疾…它还教了我两门强大的秘法。”

  “两门强大的秘法?”

  “是的。”

  面对高亚楠等人的疑问,林夕重重的点头。

  “最为关键的是,它还告诉了我很多道理。”

  林夕感慨的,轻声又说了一句。

  他的心中极其清晰,那在体内经络形成晶壁的秘法,和光明并不是一样的东西,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秘法。

  在明哥生命的最后时刻,消散的光明里,林夕并没有辜负它的期待。

  林夕懂得了它真正想要告诉他的道理。

  修行之法,是可以学的。

  张院长这一生之中,走过不知道多少地方,也见过了不知道多少强大的对手,或许他也遇到过般若寺的修行者,所以明哥才会懂得这样的秘法。

  但学习并不是终点。

  通过不同的学习,融汇出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令自己变得更为强大,这才是真正的修行。

  在它的眼中,林夕当然和张院长一样前程远大,能够成为真正的宗师。

  所以在它生命中的最后时刻,它设法告知林夕,不要固步自封,不要纯粹局限于前人留给他的一些东西上。

  ……

  高亚楠了解林夕,所以她此刻并不急着问更多的细节,想给林夕更多思考的时间,将思绪理得更为清晰一些。

  也就在此时,林夕和她却是同时觉察到了什么,转头往天空看去。

  一点淡淡的黄光,飞翔在白云间,然后很快的下落,在他们的眼中,变成清晰的神木飞鹤的光影。

  神木飞鹤在他们的注视下飞落下来。

  落在他们的身旁。

  上面一个人走了下来,看着眼前的场景,有些着急的出声道:“我…来晚了么?”

  听着这人在此刻都依旧有些读书般的语气,看着对方有些凌乱的头发和有些书呆气却清秀的容颜,林夕忍不住微微的一笑,躬身行礼,“安老师…不算晚。”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