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章 说你能中便能中

第三章 说你能中便能中

  修行者世界的药理和普通人世间的药理截然不同。

  这个世上,能够做出毒药的人有许多许多,一些矿石,一些药草,一些毒兽的体内,都含有毒素,只需要一些普通的提取,便可以做出足够毒死普通人的毒药。

  然而修行者的身体比普通人要生机强横,魂力更是可以逼出体内的毒素,世间绝大多数种毒药,最多只能消耗一些修行者的魂力,对修行者根本没有太大威胁。

  所以这个世上,能够做出猛烈到让修行者无法驱除,或者来不及驱除的毒药的地方其实很少,唯有青鸾学院和炼狱山等数处地方,以及数名像公孙泉这样的存在。

  而且绝大多数毒药即便能够毒死修行者,也都会有独特的气味,颜色,往往都是涂抹在兵刃上,能够制出连圣师阶的修行者都很难察觉出来的毒药的地方,便更少。

  在这云秦边境,这样的对手,便只有可能是青鸾学院。

  神象军有足够招惹来青鸾学院的理由,梵少篁此时想不明白的只是青鸾学院怎么能够这么快发现神象军的军粮来源。

  但他心中十分清楚,自己还是低估了青鸾学院。

  在这种时候,他和神象军,唯有一个选择,就是逃跑。

  除了必须的军备之外,神象军所有的负重,那些被人暗中下了毒的军粮全部抛弃在了般若走廊里。

  神象军的所有人,所有成年神象,那些未长成的小象,全部紧跟着梵少篁所在的领头巨象,涌入了通往黄沙沙漠的通道,穿过了狭长而倾斜的坡面,踏入了黄沙沙地之中。

  在座下的白色神象开始奔跑在平坦而无垠的沙漠上的瞬间,梵少篁抬起了头,他看到,天空之中的白云间,飞出了一片黄色的光华

  神木飞鹤上,林夕神容肃穆的三指勾动了三根黑色的弦。

  高空之中的狂风骤然安歇,周围的元气,在他体内魂力涌入这三根黑色的弦的瞬间,便被抽引而至,变成了黑色的箭光。

  梵少篁和所有神象军军士看到,高空之中,一片黑夜无声的出现,然后急速的降临。

  黑夜无声降临,落到神象军的阵中便是一场飓风,许多名神象军军士惊叫,甚至绝望哭喊,有一名神象军军士厉吼,他座下的白色神象往上猛的躬身。

  在这一瞬间,这名神象军军士体内的魂力迅速的聚集到自己的整条脊骨上,他的身体急剧的挺直,他身上金色铠甲的许多甲片缝隙瞬间嵌合,他的脊骨和他身上背部的铠甲变成了一个支柱,将他身下神象的力量,极好的传递到他的双手,往上敲出。

  啪的一声爆响!这名神象军军士的双手骨骼和脊骨同时从中断裂,他背后一块块嵌合得紧密无间的金色铠甲也同时错位,嵌入了他的身体血肉之中,他发出一声不甘和惨烈的嚎叫,从象背上倒了下去,坠地死亡。

  他身下的白象也发出了一声不甘的嘶吼,口中喷出一蓬带着粉红的白沫。

  这一瞬间,梵少篁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悲哀,他明白…青鸾学院这是要令世间的一些人感到敬畏,而神象军,便在此刻,成了青鸾学院树立这敬畏的道具。

  “风沙!”

  在那名脊骨断裂的神象军军士的身体刚刚坠落在沙地上的瞬间,他厉喝出了这两个字。

  这是唯有神象军才知道的某个军令。

  “胡…喝…”

  所有神象军军士发出了整齐而古怪的叫声。

  在这样的声音之中,他们身下所有的白色神象,那些原先的拖曳象和备象,除了极少数的幼象之外,全部开始用最大的速度奔跑,而且开始奔跑之时,每一步落地,都是用巨大的脚掌刻意的刨动脚下的黄沙。

  所有的神象军军士同时挥动了手中的金色禅杖。

  这一根根金色禅杖随着他们整齐的挥舞,震荡出狂风。

  无数的黄沙从地上升腾而起,吹拂而出,吹到上空,在空中,竟是真的形成了一场沙尘暴。

  …….

  遮天蔽曰的沙尘暴之中。

  一头白色金甲神象轰然倒地。

  没有任何的力量击中这头白色金甲神象,它只是难以抵挡得住体内的毒素侵袭,唯有它自己才清楚,它胃部和肠道之类的黏|膜已经大片大片的溃烂,变成粉红色的血沫…然后大量的从它的口鼻之中涌出。

  在看到粉红色的血沫如同泉水一般,从这头白色神象的口中和长鼻之中不停的喷涌而出时,梵少篁就知道这头白色神象已经完了。

  也就在此时,一片黑夜,无声的降临他的头顶。

  梵少篁双手举起。

  他没有像别的神象军军士一样将自己的身体当成一个柱子,而是双手如同各自结了一个法印。

  从他手指尖涌出的魂力瞬间纵横交错,一条条金色的丝线在他的双手前形成,一片淡金色佛光氤氲而生。

  “啪”的一身爆响。

  他的身体只是微微一震,黑夜尽碎,但他身下的白色神象微微一震,口中却是涌出了一口血沫。

  这一瞬间,梵少篁无法理解施箭者为什么能够在视线明显已经被风沙阻隔的情况下,还能直接准确的锁定他的身位,但他却知道自己已经必须为自己的错误决策付出代价。

  “分散走!”

  “能逃脱多少,就逃脱多少!”

  他放下了双手,落在身下的白象身上,同时发出了命令。

  在他发出了这样的一道命令之后,他转过头,看着一直紧跟着他的一名神象军将领,用唯有两人才能听得见的命令道:“梵明宁,你不要跟着我,先走…记住,不要报仇,这是命令!”

  那名比他略微年轻一些的神象军将领面色瞬间大变,但不待他出身,梵少篁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难道你想违令么?”

  那名神象军将领浑身一颤,发出了一声悲鸣,一拍座下白象,消失在滚滚的沙尘之中。

  ……

  神木飞鹤上,林夕再次勾动三根黑色的弓弦,一片黑夜再次落入滚滚的黄沙之中,再次落向梵少篁。

  神象军的这种“风沙”,在黄沙沙漠之后自然是十分强大的,这种风沙可以掩护神象军在突袭和撤退的过程中,不被一些强力的军械锁定,可以想象,在黄沙沙漠之中,神象军在面对现在整个碧落陵区域内的军队,恐怕都是无敌的。

  但这种战法,对于林夕却是无用。

  即便他得到大黑的时间很短,但他之前一直在接受着三指控弦法的训练,在凭借着自己独特能力调教的情况下,在他那十停的时间用光之前,他可以精准的保证大黑的每一击。

  而且大黑的强大,还在于它是贯入多少魂力,便会激发出相应威能的魂兵,完全就像是魂力力量的放大器,对于一名箭师而言,完全可以视对手的强弱而自行决定出手一击的威力,魂力都丝毫不会有浪费。

  他已经看出了梵少篁是这支神象军的统领,方才针对梵少篁的一箭,虽然被梵少篁轻易的瓦解,似乎即便有着大黑的力量,他也不可能是梵少篁这名圣师的对手,然而他现在是在天上。

  即便对方是圣师,也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威胁,也只有承受大黑威力的份。

  一支拥有圣师的军队,和一支没有圣师的军队的战力,绝对是截然不同的。

  拥有圣师的军队,即便面对圣师领衔的大队修行者,都有可能占据绝对优势,但若是没有圣师,局势却会逆转。

  所以即便有些神象能够在他们这次的追杀下存活下去,但只要杀死这名神象军的圣师,神象军便会彻底的失去独当一面的能力,再次下降一个档次。

  ……

  这种战争当然没有任何仁慈可言。

  放过一名这种等级的对手,便有可能会导致无数的云秦人死亡。

  所以林夕体内的魂力,源源不断的涌出。

  他体内有“两碗水”,先前射向梵少篁的一箭,完全抽空了他体内的“一碗水”,而这一箭,他将他体内剩余的“一碗水”,也毫不吝啬的,完全注入了大黑之中。

  梵少篁感知到了这一击的降临,并再次及时的做出了反应。

  他双手捏出诀印,手上化出金丝,散发出佛光,在他的身体上方,形成了一片淡金色的湖。

  所有冲向这片淡金色的湖的黑光,都被强大至极的力量摧毁成了极其细小的粒子,然后消融在这片佛光里。

  他的身体只是略微的晃了晃,脸色略微白了一些。

  然而他身下的白色神象,在此时,却是四腿都跪倒在地,在一声哀鸣之中,他的这头白色神象,口鼻之中粉红色的血沫,源源不断的喷出,它的身体,摇晃着,想要保持平衡,然而因为身体开始痛楚的抽搐而如一座巨墙,轰然侧倒。

  梵少篁站立在了黄沙地上,站立在这头体内脏器开始衰竭死去的白色神象旁。

  他此时已经落在了所有分散逃离的白色神象的最后,身影在稀薄的风沙之中,慢慢的隐现出来。掉落的黄沙沙砾,铺满了他的发丝缝隙,顺着他的面目洒落下来。

  林夕将手中的大黑递给了身侧的边凌涵。

  “你的力量比我要强,一次姓用出来吧。”他看着边凌涵,平静的说道。

  边凌涵皱起了眉头,沉吟道:“我恐怕射不中。”

  “你尽管射便是。”林夕微微一笑,道:“相信我。”

  说能中便能中?

  边凌涵自己都没有任何的信心和把握,林夕的这种替别人的保证,听上去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可言,然而边凌涵早已见过林夕太多没有道理的事情,所以她虽然眉头还是纠结着,但她却是不再多说什么,伸出了手,接触三根弓弦。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