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章 将来战,今日战

第五章 将来战,今日战

  林夕的这种神情,给人的感觉完全就像是抽了圣师一个耳光,然后让边凌涵也扇了一个耳光,再问高亚楠,你要不要也扇一个耳光试试?

  高亚楠有些无语。

  “你确定亚楠也射得中他?”边凌涵虽然很清楚林夕变态,但林夕的这句话,却也让她十分无语。

  面对高亚楠和边凌涵的眼神,林夕不好意思的笑道:“有些麻烦。”

  “你真是胡闹。”边凌涵将手中的大黑塞回林夕的手中,一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神情,“你索姓不如让李五老师也射他一下好了。”

  “对不起,李五老师…我只是觉得他太过胡闹了。”一句话出口,边凌涵又觉得对于双眼看不见的李五而言有些无礼,马上不好意思的致歉道。

  李五微微一笑,道:“没关系,我明白你自然不是嘲讽我看不见。”

  “就算是胡闹…”林夕申辩道:“亚楠一箭射不死…李五老师也可以射一箭,可惜这神木飞鹤只能载我们几个人的分量,安老师去省督府江家那边了,不然安老师也来射上一箭。大家一起把这个家伙给…这不是很有意思的事么,这恐怕会是唐藏修行史上,死得最为憋屈的一名圣师吧?”

  “你想想当然觉得很有意思,不过还是胡闹。”边凌涵瞪了林夕一眼,“杀个人你也要这么麻烦,而且你觉得对方要是觉得我们并不想和他对话,只是想要这样杀死他…像他这样的人,会傻傻的站在那里等着我们杀死他,而不会自尽么?”

  林夕一怔,往下看去,神色却是认真了一些,“看来你说的是对的…李五老师,您将神木飞鹤飞低一些吧。”

  “飞低一些?”高亚楠眉头微蹙,“你想做什么?”

  “我改变主意了。”林夕脸色又认真了一些,“圣师不是经常能遇见的,和真正圣师的战斗,也不是经常能有的,他至少能够让我感受圣师的力量,增加一些和圣师战斗的经验。毕竟我们将来一定会面对面和圣师战斗。”

  “你刚才是胡闹,现在是疯了?”边凌涵眉头皱成了川形,看着林夕,轻声呵斥道:“再受伤的圣师,也是圣师,而且你现在魂力消耗殆尽,你怎么和他去战斗?”

  边凌涵的话当然是绝对正确的。

  圣师的魂力力量,不知道要高出国士阶多少倍,即便此时梵少篁在伤重的情形下,只能保持平时数分之一的魂力喷涌量,这种力量,恐怕也能将一名国士阶的修行者直接震飞,或者撕成碎片。

  然而林夕却是十分平静的认真点了点头:“魂力的事情,是可以和他商量的,我想他应该会很乐意有和我战斗的机会,毕竟就算是死,这样他也可以死得有尊严一些。而且你们放心…我这么做当然有我的把握,当然不可能是自杀。”

  听上去很像胡扯,但无论是边凌涵还是高亚楠,在林夕十分确定的要做某件事情时,两人却都已习惯不发表反对意见。

  所以神木飞鹤缓缓的降落。

  …….

  在距离地面还有十余米的高度时,林夕直接跃了下来。

  黄沙地面很松软,林夕身形微蹲,身上肌肉松放之间,便轻易的卸掉了冲力,在地上稳稳的站定。

  梵少篁依旧站在被黄沙覆盖的白色神象的象尸旁,看着林夕,他眼中的神色十分复杂,但神色却是彻底平静了下来。

  他双手合什,对着林夕行礼:“你便是青鸾学院这一代的将神,林夕?”

  林夕微躬身见礼:“不知阁下姓名?”

  梵少篁神容更显肃穆:“梵少篁。”

  “此战我们是胜在谋略,胜在有神木飞鹤。”林夕平静的看着他,道:“你让其余所有神象军将领离你而去,自然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你明知必死却还不死,是有什么话要说?”

  梵少篁躬身,却是再次施以云秦之礼,“此战之责全在我,是我对青鸾学院没有足够的敬畏,但我已下令神象军不准再向青鸾学院寻仇,所以还想请求青鸾学院不要斩尽杀绝,给神象军那些人留些生路。”

  “这是很矛盾的事情。”林夕认真的看着他说道:“你们杀死过不少云秦人,而你们也有人死在我们手中,有许多神象也注定会死,这种真实的鲜血之事不是简单的宽恕就能解决,就如现在,我从你的眼中看到了决死的神色,你自己都没办法当这些事情没有发生…就算我能保证我不主动对付神象军,你能保证你那些神象军活着的人,真的会一定听从你的军令,不为你报仇?不再渡过般若走廊?”

  “这只是一个败者对于有可能发生的事情的请求。”梵少篁保持着谦恭的姿态,平静的调集着自己的魂力,准备震断自己的心脉。

  “你的这个请求我会考虑,在将来…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尽量留手一些。”然而让他意外的是,他听到了林夕开口。

  他霍然抬起了头,却是看到林夕看着他,道:“我需要和圣师战斗的经验…所以你要付出的代价,是和我有一场战斗。”

  梵少篁深深的吸气,散去涌向心脉的魂力,反而开始调用魂力护住他体内内脏受伤处,开始尽量遏制内脏一些出血,他面上的神色也开始肃穆了起来。

  这两年时间里,林夕已经成为整个云秦,乃至整个世间,年轻一代中最为出名的人物,梵少篁自然也知道了林夕和胥秋白以及闻人苍月的恩怨,他清楚就像林夕面对胥秋白一样,有一天林夕肯定也会不可避免的面对闻人苍月。

  闻人苍月是圣师阶中近乎无敌的存在,他能理解林夕必须要累积许多和圣师对决的经验。

  但林夕的这个选择,同样可以让他死得更有尊严。

  “好气魄。”他并没有觉得林夕狂妄,只是尊敬的赞叹了一声,然后缓缓的坐了下来,看着林夕道:“你应该需要一些时间补充魂力。”

  “是的。”

  林夕微微一笑,也直接坐在了微烫的沙地上,闭上了眼睛,几乎是瞬间便进入了冥想修行的状态。

  梵少篁静静的看着林夕。

  感知到林夕几乎是瞬间进入冥想修行的状态,补充魂力,他的眼中便又多了几分真正的尊敬和赞叹的神色。

  阵前修行,这个世间,也只是唯有寥寥十数人才能做到的事情。

  ……

  过了许久,林夕睁开了双目。

  梵少篁平静的等待了许久,等到林夕睁开双目,他缓缓的站了起来。

  林夕也缓缓的站起。

  “既然你是想感受圣师的力量,拥有些和圣师战斗的经验,那么等下我和你的战斗,我便不会有留手。”梵少篁看着林夕,说道。

  林夕微躬身:“多谢。”

  “我此刻大约只能发挥出约七成的力量,且因为体内的伤势,魂力的运转和喷涌上面,会有些迟滞的地方,希望不会对你的感觉造成偏差。”梵少篁颔首,道:“我的感知和平时没有差别,这便是此次交手,对你而言最有用的地方。”

  林夕点了点头,“我理解。”

  “请。”梵少篁不再多说什么,对着林夕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林夕动步。

  他体内的魂力以完全超越国士阶的速度,从他的全身急剧沁出,如同无数透明的翅膀,带着他掠地而起。

  急剧的破空声中,他脚下的黄沙地面竟是只有吹起了少量的浮尘。

  林夕瞬间就到达全速。

  因为他十分清楚,要真正对敌圣师,尤其是御剑圣师,两人之间的距离,便完全是属于圣师的距离,唯有尽快的近身,才能尽可能的避免被圣师利用这段距离直接杀死。

  面对以惊人的速度冲向自己身前的林夕,梵少篁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平静的站着。

  这完全是一名非御剑圣师,面对一名敢上前挑战自己的国士阶修行者的正常反应。

  在平时,他这种级别的圣师,就只要在对方冲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不屑的伸出手,将对手轻易的击飞,甚至击成碎片。

  …….

  林夕距离梵少篁十步。

  他的手往后拂去,给所有人的感觉就是要瞬间拔出背上的长剑,顺着冲势,一剑刺向梵少篁。

  然而他的手势刚起,他背上包裹着他长剑的布条便骤然裂开,他的淡青色飞剑一声震鸣,便从背上飞起,飞向梵少篁。

  与此同时,一只黑黑的,掌心肥嘟嘟的爪子从他背上皮囊中也伸了出来,一股恐怖的冰霜如洪流般,涌向了梵少篁。

  林夕的拔剑,只是虚招。

  这一瞬间的真正杀招,是他的飞剑和吉祥偷袭。

  飞剑在前,贴地往上斜挑梵少篁的右小腹处,吉祥全力激发的冰寒气息,涌向梵少篁的面目。

  飞剑的速度远超冰寒气息的喷涌速度,按理而言,应该更早接近梵少篁的身体。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就像是远处的一个湖里被丢进了一颗石子。

  梵少篁的身周出现了一声清晰而显得柔和的轻响。

  飞剑的速度,骤然减慢!

  梵少篁的身前,似乎出现了一道道无形的屏障。

  这只是梵少篁身上的魂力震荡而出时,压迫身外空气形成的力量…只是这样,林夕的飞剑,就像是陷入了泥沼之中,行动艰难,落到了冰雪寒流之后。

  梵少篁伸出了右手,扫向了迎面而来的冰雪寒流。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