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章 没有公道,唯有意义

第八章 没有公道,唯有意义

  年辰景并不认识安可依,但安可依身上的黑袍,却是已经昭示出安可依的身份。

  所以这名身穿省督官服的中年文静男子伸出了手,让所有依旧陷于无比震撼之中的部下全部退出省督府。

  碧水和天落行省刚刚设立不到一年,是云秦最为地广人稀的省份,但一省的行政机构,却自然要先行完善起来,这省督府自然也是按照云秦朝堂的规定所建,规模和其余行省的规模一样,所有军士和官员退出之后,这诺大的省督府,自然显得分外的空旷。

  安可依缓缓的从空中降落,十分准确的落在年辰景的面前空处。

  这个世界的修行者可以完成普通人力所不及的事情,所以实施一些构想,对于修行者而言便分外简单,像精准降落这种事情,对于强大的修行者而言只需魂力的一些喷涌,就能改变周围的风流做到,根本不需要其它精巧的设计和技巧。

  ……

  等安可依在地上站定,年辰景深深躬身行了一礼,看着安可依平静的道:“学院的神木飞鹤,的确是可以彻底改变所有战斗的东西。”

  安可依并不擅长和人交谈,所以听到年辰景说出这样一句,她微微蹙眉,一时却是没有应声。

  “学院当然不会无缘无故派人来找我。”

  年辰景也并没有问安可依的姓名,他平静的看着安可依,请教般道:“不知学院派你来找我,是要支持我起兵,还是反对我起兵?”

  安可依微蹙的眉头松开了,她用平时读书般的语气平平的道:“夏副院长让你放手。”

  “放手?”

  年辰景轻叹了一声,低下了头,沉默了片刻,又抬起头,看着安可依,没有表态,只是平静道:“你可不可以先听听我的故事?”

  安可依并不赶时间,而且她既然接受了学院的任务,便必须要确保这任务的完成,所以她当然点了点头。

  “我本来是北苗行省的读书人。”

  年辰景看着安可依,平静的开始述说:“你也应该知道,北苗行省一直是属于整个云秦最为贫穷和私塾最少,最不开化的地方,种田和经商还好一些,但读书想要读出头,要和钱塘、潇湘等行省以及中州的读书人竞争,通过吏司的考核,获取些功名就非常的难。”

  “我父母只是普通的佃户,连字都不认识,但却是最开明,最真正疼爱子女的那种父母,他们想要我能够不再和他们一样整天面对着黄土和泥水,能够走出北苗行省看看,所以他们便选择让我读书。”

  “一个连能吃饱饭都勉强的家里,要想供出一个读书人,要付出多少,是令人难以想象的,我的小妹为了支持我读书,便自己装作对读书不感兴趣,早早的出嫁做了一名富商的偏房,只是为了能多收一些彩礼,平时也能多给我些支持。”

  “但我小妹在那家过得很辛苦,那家当她佣人使唤不算,在发现她偷偷支使些自己积存的银两供给我之后,便是时常一顿毒打,经常连饭都不让吃饱,这些我小妹都瞒着我,终于有一次,我小妹只是因为不小心摔破了一个花瓶,便被硬生生的打断了双腿。”

  “我知道了之后,自然愤怒至极,上门理论,但被暴打一顿之后,想去告状,却是反而被诬陷偷了那家的东西。我小妹也被休了,眼看我要入狱,小妹连医治的钱都没有,我父母都要无奈在刑司寻死,这时,是正巧有一名江家的大人出手,还了我清白。”

  “江家那名大人非但出钱医治了我小妹的双腿,看到我读书不错,甚至出钱资助我读书、习武,后来虽然我也是一步步自己努力,才走到今日的位置,但没有江家那名大人,我们注定便是家破人亡,恐怕我小妹,我父母都是死不瞑目。”

  “江家不止是对我,对我全家都是有莫大的恩情,所以我并非只是江家的门生,我这条命,我全家的命,都是江家给的。”

  年辰景看着安可依,脸上出现了一丝惨然的笑容:“然而现在,当年救了我家的那名江大人,他的父亲,他的子女,在中州城中已经全部被皇帝下令杀死,你说我起不起兵?”

  安可依张了张口,还未来得及说话,年辰景便已经看着她,恢复了平静,“江家从云秦立国前十年到现在,为了云秦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天下人心中都很清楚…但现在皇帝却是要将江家灭族,这不符合道义,这还有什么公道?我要起兵,并不是要泄什么私愤,只是想要一些公道…青鸾学院想不让我起兵,当然有着自己的道理,但对于我而言,我可以听从你们学院,不起兵,但你们青鸾学院,可以给我一个公道,可以杀死皇帝,给江家一个公道么?”

  安可依安静而耐心的听完了年辰景的话,语气依旧平平,但多了几分凝重之意,“张院长在学院的时候,有时经常会嘀咕一些话,有句话他在喝醉了酒的时候经常会嘀咕。他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想不到我无意之中也当了一回侠。”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张院长的功绩和荣光,自然无人可以怀疑。”年辰景微垂着头,道:“但这句话,和我此时的处境有什么关系么?”

  安可依看着他,安静道:“我是想…江烟织老先生,还有江家的其余几名先生,这一生为云秦…不管最后如何牺牲,但他们这一生,也的确配得上张院长口中的这一个侠字。其实我们青鸾学院和外面的想法一直有很大不同。这世间对于我们而言,没有什么公道不公道,有的只是更有意义。”

  “我们不是就想劝你不要起兵,就退隐。”安可依想了想,似乎组织语句对于她而言有些困难,但认真而艰难的样子,却反而更加令人可以感觉出她的认真和诚意:“我知道黄家有些力量也会在碧水行省配合你起兵,但即便你们能够全部控制住碧落行省,又会剩下多少兵力?你们终究不可能杀得了皇帝,在这里反叛,最多只是能够多杀死一些和皇帝根本没有关系的云秦军人。这是没有意义的事情。”

  年辰景早已下定决心,所以平静,此刻听到安可依这样的话,他却是耸然动容,“那学院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学院真会杀死长孙锦瑟么?”

  “不一定。”

  安可依看着年辰景,说道:“学院只做对于云秦和云秦百姓而言最好的事情,学院现在并不能给你任何许诺,但我可以保证的是,只要学院还在,只要学院有能力…若是真到了逼皇帝退位的时候,便自然会那么做。但你同样要明白,张院长不在,而长孙氏并非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学院并没有和整个天下为敌的能力。学院现在所能做的,只能尽力保全任何对云秦有用的势力。”

  年辰景的脸色略白了些,他接触了许多平时无法接触的观念,明白了许多青鸾学院的道理。

  他怔了片刻,又想明白了更多,他看着安可依,“张院长不在,但学院有新的将神。”

  安可依点了点头:“青鸾学院和夏副院长比任何人要清楚将神的能力,夏副院长他们始终坚信,将神能够改变云秦…但需要给他一些时间。”

  年辰景的手心微微渗出些汗珠,他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张院长改变了一个时代…他使得青鸾学院变成天下最强的修行圣地,现在张院长不在,青鸾学院没有能力和整个天下为敌,但新的将神,却可以带来一个新的时代。”

  安可依点了点头,“我对他很有信心…所以与其做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不如有些耐心,等待将来。”

  年辰景想了很久,然后下了决定,对着安可依躬身行礼,“学院要我怎么做?”

  “神象军我们会对付,学院要你保证天落行省和碧水行省的平静和平稳,至于你和你部下一些必须离开的人,学院会安排你们离开,去一个地方。”安可依看得出年辰景已经听从学院的安排,她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极少见的微笑,微躬身回礼道。

  年辰景点了点头,目光中却是出现了一丝震惊,“你们会对付神象军?”

  安可依点了点头,“他已经去了…如果不出意外,此刻神象军已经被对付了。”

  “他?林夕?他在天落行省?神象军已经被…”年辰景的身体猛的一震,眼中尽是震惊和不可置信的光芒。

  除了御药之外,安可依并不太擅长和人交谈,此刻面对年辰景的这种震惊,她就又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但是在心中,她却是忍不住轻声的自语道,接下来你要是去了安排你去的地方…见到那些人,你恐怕会更加的不可置信,还有将来…他做的一些事情让你知晓,你会更加觉得不可置信。

  ***

  (下一章可能在晚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