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九章 后遗症

第九章 后遗症

  夜色开始笼罩碧落陵,笼罩般若走廊和般若走廊之后的黄沙沙漠。

  越来越多的步履蹒跚的白色巨象和神象军军士聚集在一片风沙流动很猛烈,含有金属的沙砾摩擦之下发出连绵呜咽响声的沙丘之后。

  在逃亡的过程中,除了极少数的神象军军士迷失了方向或者遭遇其它意外而没有能够重新会合之外,近千人的神象军军士全部完好的汇聚在了这里。

  然而绝大部分白色神象在逃亡的过程中都已经死去。

  现在能够到达这里的,唯有三百多头成年巨象和一百多头幼象。

  这三百多头成年巨象和一百多头幼象到此刻还能活着,纯粹和运气有关,青鸾学院下的毒应该是复合毒,分下在玉米面和苞谷之中的毒药,参杂得越多,药力就越为猛烈,幼象只吃玉米面,所受的毒便不深,都活了下来,而这三百多头成年神象相对于其余大批神象中毒也略浅一些,所以才能坚持到现在。

  一千几百头神象,只剩下了这些,即便如此,这三百多头成年白色神象之中依旧不是有神象悲嘶倒地,口鼻之中粉红色血沫喷泉般喷洒,最终这三百多头成年白色神象还不知道有多少头会死去,会有多少能够撑得下来。

  在依旧持续不断,一声接着一声的巨象悲鸣和轰然倒地声中,所有神象军军士的脸色变得越来越惨淡,从小声的悲号开始,到最终许多人开始忍不住嚎哭,哭喊声响城了一片,甚至遮过了鸣沙沙丘发出的响声。

  神象军完了。

  神象军的强大和骄傲,全部来自于这些白色神象。

  失去这些力量足以掀翻一个角楼的神象座骑,这一千人规模的神象军又能算得了什么,最多只能算得上是一支重铠步军,还是一支失去给养的步军。

  这种平时的骄傲和自信的轰然倒塌,让这些神象军军士彻底崩溃,觉得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痛苦的哭号不停的回荡,如果没有身上那金色的铠甲和身上的纹身,看到的人绝对无法想象,这是曾经的那支甚至连整个碧落陵军方都根本不放在眼中的强大神象军。

  “哭喊什么,即便是死,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一声厉喝在撕心裂肺的哭嚎声中响起。发出声音的年轻将领身上的金色盔甲的花纹明显要更加细密,隐隐流淌着元气波动,在他发声的瞬间,他身上金色盔甲的这些符文之中发出了淡淡的佛光,映亮了他苍白但分外冷厉的面目。他是梵明宁,神象军的副统帅,在林夕等人袭来之时,想留在梵少篁身边护卫,但却被梵少篁下令驱逐。

  “就算这些成年巨象全部死光,这一百多头幼象应该已经撑得住,还能活下来。”

  “你们不要忘记,我们神象军最早,也只不过就是一百余头神象。”

  梵明宁知道自己此时不能软弱,所以他的脸色越来越平静,越来越为冰冷而没有其它表情。“我们神象军还没有死绝,我们最差还有一百多头幼象,还有翻本的本钱。”

  “可是….”有人出声。

  但马上被他面无表情的打断,“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没有了军械支持,甚至没有食物,你们依旧怀疑能不能活下去,但你们不要忘记,绝望只能使你们死得更干脆。你们不要忘记,我们距离水草丰厚的碧落陵并不远,在绝大多数神象已经死去的情况下,我们要找到一处可以藏身之处,维持活下去,并不困难。”

  “连西夷人都可以活下去,我们依旧比西夷人要强大,而且在将来,我们依旧可以变得更强大,凭什么活不下去?”

  鸣沙沙丘周遭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所有的神象军军士开始变得沉默,然后开始检查所有还活着的神象的状况,开始休憩,等待着接下来的命令。

  梵明宁也沉默的坐了下来,开始休憩。

  看着身前的沙地,他知道已经完了的神象军想要翻本实际根本不可能的。因为之前的神象军能够变得强大,能够有发展,是有唐藏的供养,是唐藏需要神象军威胁云秦,然而现在,他们这支神象军不仅是青鸾学院和云秦大多数人的敌人,而且还是唐藏的敌人。

  此刻的梵明宁还根本不能理解梵少篁让他不要报仇的真正含义,他只是沉默的想着,如果这支神象军还有存在的意义的话,那这个意义就只有是为他们的将军报仇,为这些被杀死的神象伙伴报仇。

  ……

  ……

  深沉的夜色之中,一只鸽子飞入了中州城。

  这只鸽子十分熟悉的飞向这世间第一雄城西北角,朝着一条街巷降落了下去。

  然而这只已经疲惫至极的鸽子马上变得十分迷茫和无助。

  它到达的地方,应该是一个幽静的小院,然后这个小院里的人,会马上供给它最好的清水和食物,让它在这里休憩。

  它也依稀明白,自己脚上带着的东西应该对这里的人极其有用,否则这里的人绝对不会给它最热情和最好的招待。

  然而现在,这个幽静的小院已经变成了一片断墙残垣,已经是变成了一片烧焦了的地方。

  这只精疲力竭,无力再飞的鸽子无助的降落在一条焦黑的断墙上,等待着。

  它很小的脑袋里面,想着既然自己的脚上带着的东西对这里的人极为重要,那即便这地方毁掉了,这里的人应该还会时不时来看,这样它就依旧能够得到很好的招待。

  然而它等待了很久,等待到更加精疲力竭,甚至无法挪动身体,还是没有人出现在它的面前。

  在渡过了一个白天,又一个黑夜之后,这只始终没有等到任何人前来照顾它的鸽子终于死去。

  它的尸体无人知道的在云秦帝国的夏日尾端腐烂,它脚上带着的那个密卷,也掉落在烧焦的墙壁的缝隙里,被雨水冲刷,被尘土掩埋,最终彻底消失在这世间。

  这只鸽子临死前关于自己脚上东西的所想其实并没有错误,它脚上带着的,的确是对于整个云秦,乃至整个世间都可以说是至关紧要的一个秘密,但它没有想到的是,在它朝着中州城飞来之前,中州城已经迎来了一个新的时代,许多人在旧时代的落幕,新时代的到来时死去。

  很多隶属于不同势力的人或机构,在一些混乱之中,死去或是消失,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大浪打来,许多原本无关的小船,也遭受了灭顶之灾。

  皇帝和江家的决裂,接下来又和钟家等诸多门阀的决裂,使得整个中州城一片混乱,许多人死去,许多机构的被捣毁,甚至都弄不清到底是哪方人做的。而只是很短时间,云秦的盛夏还没有完全过去,只是略有秋意,皇帝和九老之间的战斗导致的后遗症已经迅速的显现出来。

  即便江烟织当街遇刺,其余门阀都依旧保持了克制,都怀疑不是皇帝所为,所想的对策第一步,也只是先逼文玄枢下野。谁都没有想到,皇帝竟然会不顾国体,彻底的发疯…正是谁都没有想到皇帝竟然敢冒着整个云秦彻底四分五裂的危险而疯狂行事,所以所有的门阀的应对都是吃亏的,所以接下来和仙一学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根本没有想到火会烧到自己身上的钟家,才会根本措不及防,遭受极惨重的损失。

  然而这些门阀的实力,以及对于云秦和中州皇城的影响,自然不只是明面上那么多名修行者和几名圣师。

  即便是最早自行退出,在皇帝先前的施压下土崩瓦解的黄家,以及遭受血腥清洗的江家,都甚至还有能力进行密谋,联合拿下整个碧落陵。

  钟家在陡然遭受变故,遭受中州军和中州皇城的围剿,钟家的许多重要人物,依旧逃出了中州皇城。

  这些年这些支撑着云秦的门阀,在朝堂之中的势力纵横交错,将这些门阀的势力清洗出去,也相当于将一些原本完善的朝堂机构彻底铲除。

  整个中州城,云秦朝堂,原本就像是无数个链接紧密的齿轮,然而在这些门阀的倒下,以及接下来的一系列反击之下,各司不管是明面上的,还是暗中的一些机构,都遭受着严重的损失。有些司职的整个机构,甚至全部被连根拔起。最为关键的是,其中许多关节上面承接着上下的关键人物的死去,不仅使得这些部门一时根本无法恢复运转,而且许多秘密,上下线的联络,甚至外派的一些人员,便都随着这种关键人物的突然死亡而全部掉线。

  各司的一些机构在短短十余天之内就已经全部处于瘫痪状态,甚至有些根本无法复原。

  无论是朝堂还是权贵私下的部署,全部骤然多了无数的阻塞和断裂。

  哪怕是最简单的一个皇城中传出来,往中州军传出去的命令,其中恐怕都会发生许多想象不到的意外,甚至出现军令一时都难以传到有些应该知道的将领的手中。一些原本应该快速送到某些权贵手中的密报,甚至会因为其中一些环节的彻底断裂,一些关键的秘密人物的死去,而彻底断线,一时根本传递不到那些权贵手中。

  ……

  夜已深,但正武司的数名高阶官员,却是正极其急切的坐轿进入皇宫,有紧急事情面圣。

  ***

  (下一章在明天早上,这两天睡得极少,人有些过分疲惫,又写到最为错综复杂的部分,所以会比较艰难接下来阐述性的文字会更少,我会用自己擅长的,一些有代表性的人物的经历和在这个时代变迁中的表现,来以点凑面,展现这个时代的进程,一些老人的逝去,新一代的崛起。通过单独的一些故事,来窜起整个大的故事脑海之中已经想好了,但因为时间和精神状态的关系,依旧十分困难。希望能最终写出我想要的书和东西大家多给点加油鼓劲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